琅琊令之不可貌相|藏剑山庄

陆离的伤势已经有所好转,苏纯的身体还是十分虚弱。两人穿过蒿草丛生的山脊,下坡到达山谷。苏纯提议顺着小河往出走应该能走出去。果不其然,他们找到了一个小村庄。村里人朴实,听说他们远来就给他们准备了饭食和干净的换洗衣服。

陆离不情不愿地开口向大嫂要了他们家唯一的驴车,拉车的驴还是一头很嫩的幼驴。陆离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苏纯想要人家的驴车,自己却不开口,还让他来当个厚脸皮的。心里直犯嘀咕,嘴上却不能开口,他知道每次开口他都捞不着好。

走出村庄,陆离更郁闷了,为什么坐在驴车上的苏纯自在安逸,他就要在前面牵驴赶驴。更让他气恼的是文质彬彬的苏纯坐在驴车上竟毫无违和感。陆离闷闷地不出声,又不忍心使劲抽小驴,只能有一下没一下地回瞪苏纯。

驴车走到岔路口时,苏纯突然说不回京城了,要去另一个地方。

“去哪儿?”

“藏剑山庄”

“你要去藏剑山庄?你知道在哪儿吗?藏剑山庄数百年来位居天下第一庄,神秘诡异,没有人知道它在哪。”

“嗯”

驴车向南走了约十里地到达官道上的驿站,苏纯却没有停留的意思,跟驿站的人交代了换两匹好马。两人很快吃完饭就出发。吃饱了饭食,骑上好马,又要去藏剑山庄,陆离的心情立时好了不少,看苏纯也顺眼了好多。

可路越走越不对劲,好像越走越接近繁华的城镇。

“丞相大人,这路是不是不对?”

“你知道藏剑山庄在哪”

“不知道,我猜......”

“你猜藏剑山庄应该在名山大川或是郊外?肤浅”

陆离挨了训不敢再开口,只能跟在苏纯后面。风吹着草抬不起头,云遮住太阳露不出脸。

进城后,苏纯和陆离径直穿过东大街,走到头在一家客栈前才停下来。

“千寻客栈”陆离自顾自念到。

苏纯已经走进去在柜台和掌柜的说话,要了两间客房。掌柜的亲自给陆离和苏纯引路。穿过客栈大堂进入后院,后面有很多独立二层小楼。高低错落,绿树掩映。陆离和苏纯的房间在最里面的沁源小楼。饶是陆离身为将军府少爷见多识广,也却是没有见过这样格局的客栈。用过晚饭,陆离便问何时可以出发去藏剑山庄,苏纯只是看了他一眼,只说现在就在山庄里。已经是掌灯十分,掌柜的恭敬前来邀请苏纯和陆离。

一行三人来到一个景致极佳的湖,坐船往对岸而去。进入小亭,掌柜的启动开关,三人站立之处急速下坠。“请陆公子站稳,等一下我们就要到了。”掌柜的不时提醒,陆离点头谢过。待三人不再下坠站稳之后,掌柜的去处怀里的星形钥匙,放到墙上的钥匙孔位置,左右扭转,石门轰然打开。忽然的光线让陆离有点睁不开眼,等他回过神来,苏纯已经和掌柜的走出好几步。

此时的陆离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半山腰上,有瀑布从山顶飞流而下,气势磅礴。山下不远处有官道,人来马蹄之声。陆离跟到瀑布脚下,掌柜的正在往瀑布里掷石子,石子不大不小,撞到瀑布后的石壁叮咚作响。大约掷完六个石子,瀑布戛然而止,露出瀑布后的石壁。高大的石壁上,刻有“江山藏剑”四个大字。不可谓不震撼,陆离习武深知此笔直陡立崖壁四处没有可攀附之物,还要在上面剑刻大字,此人的轻功,剑法简直深不可测。还未来得及细品四个大字,那石壁竟然向左侧移动打开了。

掌柜的见时机正好便飞身入内,陆离正打算跟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苏纯不会武功要怎么进去。正在这时,里面飞出麻绳结成网状物,直直地向二人脚下而来。陆离没看清那绳结做的桥是怎么钩住他们脚下大石头的,苏纯熟门熟路走上去,陆离这才提气运功飞向那打开的石门。往前走了一段路,陆离再次听到了瀑布的声音。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他们再次见到了自然光。往前走就是山庄的大堂正厅,掌柜的向苏纯辞别,恭敬地退出。陆离环顾四周发现与普通殷食人家并无二致,于是坐下来等。一个小女孩蹦跳着来到大厅,对着苏纯道:“大哥哥,大哥哥好久不来看臻儿了,你不喜欢臻儿了吗?”

苏纯弯下腰冲他笑,“臻儿这么乖,大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是大哥哥太忙了”

叫臻儿的女孩笑的更欢了,“我娘说,大哥哥要去干大事,是真的吗?”

苏纯笑,还未回答。“臻儿乖,娘和大哥哥有事商量,你和青杏她们去玩会。”一个主人模样的女子带着身后两个丫鬟向小大一小走来。小女孩明显极不情愿,但也只好乖乖听话。

“那我晚些和哥哥玩儿”

女子望着,小女孩和叫青杏的丫鬟走了。转过身正色走进大厅主位坐下。苏纯跟进去,未陆离引荐。“这位是藏剑山庄这一任的庄主,我的师叔——慕容霜”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不可貌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