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那道难以愈合的伤口

前情提要:这篇文章是小小说|那条时髦的背带裤 - 简书的续集。

雨夜

那一年,何琳十一岁,随着父亲搬到了市里,因为母亲的自杀,她的性情变得愈发孤独,经常把自己锁在小屋里,学习也越来越差,班上同学也渐渐疏远她。

理发店的女人正式接管了这个家,成为了何琳的继母。这个女人很会来事,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在何琳爸爸面前,就假装很关心何琳,何琳爸爸一不在,继母总是恶语相向。不久,继母就怀孕了,她开始恐吓何琳,说将来家里的一切都是她肚子里孩子的,休想来抢。何琳从小就倔强,每当听到这样的恐吓,都会砰的一声摔上门,将自己锁在小屋里。

一天,何琳像往常一样去学校,第二节课上感到一阵肚子痛,于是她跑到厕所,差点被自己裤子上的大片血迹吓晕过去。当她再回到教室里时,全班同学都在笑她,大家笑声此起彼伏。这时她的同桌女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提醒她,她的裤子后面全是血。她强忍着眼泪,放学一直等到人都走光了才走。到家后,继母看到她满裤子的血,才告诉她这是女人来月经。

晚饭时,爸爸说道,“琳琳,我听你妈妈说了你的事,你也不小了,凡事多和你妈妈聊聊,她还是很关心你的。”何琳反驳道,“妈妈?我早就没有妈了!”说完转身就回到自己房间,将房门紧锁。

一天,继母的哥哥说要来这里借宿一阵子,为的是在市里找工作。继母的哥哥三十多岁,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借找工作之名来妹妹家借宿一阵子,说是借宿,其实就是想赖在这儿。妹妹也不好说啥,只好先答应了。

房子里多了个外人,顿时显得拥挤了不少,厕所浴室都得抢着用。青春期的何琳开始发育,出落地像个大姑娘了,竟有几分年轻时妈妈的模样。全家上下都没有人关注到何琳的“成长”,惟独这个继母的哥哥,有时他会盯着何琳看。这样的少女气息对于一个三十多岁单身男人来说,就像是葡萄酒散发出的香味,难以抗拒。

有一次他正鬼鬼祟祟地趴在何琳房间门口往里看,何琳正好从他身后走来,对这个男人也没好气,将门砰地一声关上了。还有一次,何琳穿着一件白色吊带睡裙从浴室里出来,正好被这个男人看见,何琳尴尬地快步钻进了自己的屋。

过了两月,继母的哥哥说找到了一份工作,马上就可以搬走了,何琳这才心里送了口气。临走前几天,何琳爸爸陪继母去医院产检,只有何琳和继母的哥哥在家。何琳从厕所里出来,正好撞到了这个男人怀里。何琳赶忙推开他,结果这男人拉着她就往房间里去,说就待一会,和她聊聊天,边说边上手扒何琳衣服。何琳使劲反抗,边哭边求他,但这男人野兽一般,将这朵刚开的小花踩在了脚底,最终这个男人强奸了何琳。

何琳非常害怕,自知这是一件耻辱的事,忍气吞声没有告诉任何人。一家人在一起吃晚饭,吃到一半何琳就想吐,跑去厕所又吐不出东西来,爸爸以为她生病了,继母一眼就看出她可能是怀孕了。继母故意大声说,“这哪是病,不会是怀孕了吧。” 爸爸让继母不要瞎说,何琳连男朋友都没有,哪来的怀孕。

她回到自己房间,开始害怕,心想难道真是怀孕了。何琳也不敢接受这个事实,难道她怀了那畜生的种?除了他,还能有谁?于是偷偷买了根验孕棒,看着两道红红的杠,她掉下了眼泪。

何琳将怀孕的事坦白了爸爸,爸爸气的脸都绿了,对继母大吼大叫,发誓要把那小子剁了。继母在一旁冷嘲热讽,“这种丑事,张扬出去有啥好处?你女儿将来嫁都嫁不出去。” 继母又继续小声嘀咕,“再说了,是不是我哥干的也不一定,说不定是外面哪个男人的。” 爸爸呵止住了继母,对何琳说,“明天就去医院做掉。”继母知道自己刚才说的有些过分,就假惺惺地说,“这是女人的事,明天我陪琳琳去医院做流产手术,现在科技发达着呢,处女膜都能修复呢。” 何琳冷冷地恨了一眼继母,就回到自己房间了。

第二天,何琳不让继母陪她去医院,继母就在一旁说,“别跟我面前装,说不定谁勾引谁的呢。” 何琳心里流着血,强忍着眼泪,独自一人来到了医院。进入手术室后,她按照医生指示躺了下来,手术台的冰冷入骨,她不觉打了个寒颤。“大口呼气,马上要麻醉了,” 医生话音刚落,何琳就进入了梦乡。

那是三年级,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妈妈在学校门口接她,她兴奋地扑到了妈妈怀抱中,闻着妈妈发丝飘出的香味。“妈妈,你还活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何琳高兴地跳了起来。可是,转眼妈妈就消失了。“妈妈,你别走啊,等等我。”何琳在梦里呼喊着妈妈。“醒醒,手术结束了。”医生叫醒了手术台上的何琳。何琳觉得双腿无力,瞬间,刺骨的寒冷袭卷了全身。

爸爸帮她办完了退学手续,她将自己锁在小屋里一个月。一个月后的夜里,何琳消失了,在家中留下一个字条,“不要来找我。”

Alici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