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大学才知道》第7章-大话西游(上)

0.428字数 3613阅读 2226

   逃课,不及格,谈恋爱是大学的必修课,后来又增加成了五门,那是因为多了《大话西游》和《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缘故。

对公公来说,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话迷。成为一个大话迷,还得从我那台电脑说起。

出于对计算机的热爱和满足我学习的欲望,我决心买一台电脑,在经过长达48小时的说服教育之后,朵儿终于答应允许我买电脑,在她3000元钱的资助下,我小心翼翼的从电脑城搬回来了一台顶级配置的台式机。我一直都把他当作我和朵儿的儿子一样看待,小心呵护着。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哭丧着脸对朵儿说,“我们的儿子被一帮畜生霸占了。”

我的电脑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盗版和毛片折磨着。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谁让这帮孙子就好这个呢。尤其是公公,不像大头那样有那么多女人可以体验生活,他只能靠毛片来观摩观摩了。他也就这么点爱好,就由着他吧。我每次只好这样子安慰自己。

最可恶的是大头,时不时的整回来几张刺激的,晚上我下自习回来,只要看着宿舍门紧紧关着,我就知道他们在里面不是看AV女优玩3P,就是人兽大战。

我敲了敲门,过了一会,才从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天笼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我答道。暗号对上了,门这才打开,我靠,一屋子的脑袋挤在屏幕前,从他们那饥渴的眼神就看得出他们性压抑的程度了。

原本设计暗号,不仅仅是为了防止老师和领导突袭检查宿舍,也是避免太多的人涌入宿舍,如果不是怕影响不好,大头差点准备雇个人在门口收门票致富呢。

只可惜大头的名人效应太大了,以至与经常人满为患,不得不经常更换接头暗号,不过以大头的那点智商,无非就是想出些什么,“玉树临风塞潘安,一枝梨花压海棠”之类的。

直到有次,我敲门没有人来对暗号,最后没办法,我玩狠的开始拆门的时候,最后还是有人开了,我怒气未消,却看到这帮孙子笑的前俯后仰的,再一看电脑屏幕,原来星爷的尊容取代了以往那些光屁股的女人,《大话西游》从那一刻走进了这一群Fans的心。

公公就是其中的一个,也是我们当中最崇拜星爷的,他对星爷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略去30000字)但凡星爷的作品他都滚瓜烂熟,他的理想就是有生之年可以亲手摸摸他的偶像星爷的生殖器,因为他像非洲土著一样坚信生殖器是人和万物的灵魂,他想触摸一下星爷的灵魂。

灵魂是没摸成,不过公公倒是当了一回至尊宝。

一个晚上,大家都躺在床上,等着公公回来审问他呢。

嘭的一声,门开了,顺便说一句,公公一向开门,不是推的,都是踢开的,为此没有少挨大家伙的打,可这家伙就是不记事,前次被打得“跪地求饶”,第二天还是能忘掉,TMD,隔不了几个月我就要找宿管科的人求爷爷,告奶奶,要求给我们换门,换门的师傅怎么都不相信老鼠能咬出来脑袋那么大个洞。

“贫僧乃少林寺方丈,法号梦遗。阿弥陀佛,我随风而来,随风而去...”不用说,又是公公遇到了点什么得意事,高兴的屁颠屁颠的。

大头先发话了,“公公,老实交代,最近和哪个女人有一腿了?”

大头再问一遍,公公才慢条斯理的说,“跟我说话吗?不是跟我说的吧?认错人啦!”

“我操,你他妈装什么蒜了,再装小心我奸你(爆菊花)!”我们一直怀疑大头有暴力倾向。

“你又吓我了。”公公把星爷的台词记得倒是挺熟。

大头被惹恼了,随手抓了一件东西扔了出去,扔出去才发现是自己刚脱下来的内裤,但是已经晚了,已经挂在了公公的头上。

可怜的公公没有看清楚,还在那里陶醉着,“喂喂喂!不要生气,生气会犯了嗔戒的!你也太调皮了,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乱扔东西,你把他扔掉会污染环境,要是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

当公公发现是一条烂内裤时,本来的好心情也被破坏了,是啊,谁愿意让自己尊贵的脑袋去顶一条几个月没洗的内裤?公公躁了,也忘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随手就给扔到了窗户外面。这下把大头惹毛了,要知道,大头一条内裤可以穿很久,要是没了这条,等于是要他白天真空,他可是不愿意真空的。说起这还有段历史。

大头有次弄脏了内裤(详细情况我就不说了,不然保准你三天吃不下饭),就真空去上课。那节是英语课,不知道是英语老师那时隐时现的文胸带子,还是前排女生白皙的大腿,刺激了大头的神经,大白天上课的时候,大头有了反应。老师恰好点到他上去听写单词,大头说自己不会,死活不愿意上黑板,可老师说了,你哪怕是写一个字母,也要上黑板。大头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结果不用我说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大头内心的邪恶和欲望在全班30多人面前展现无遗,包括那个年轻漂亮的老师,班上几个女生赶紧用手捂住了眼睛,从指头缝里面看着。据我目测,当时,大头支起裤子近乎90度。大头再次出了一把名。

知道了内裤的重要作用,就明白了大头生气的原因了。这次,大头是真的生气了,大头从床上崩了下来,看那样式真要去爆公公的菊花一样。

公公也不是吃素的,危机时刻,仍不忘台词,只见公公后退一步,扎下马步,大喝一声,“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话音刚落,一丝不挂的大头就扑了上来。这一场战斗,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之举。众人睡意全无,拍桌子,跺床板,呐喊助威,杀声震天。两位高人过招,在夜色之下,不见武功的招数,只见人影飘动,菩萨摇头怕怕,劈雳金光雷电掌!一掌打出,方圆百里之内,不论人畜、虾蟹、跳蚤,全部都化成了飞灰!

那场面,要是被那个姓张的导演看到,《英雄》早就TMD上映了。战役最后是在我等“联合国”维和部队干预下平息了,不过,功劳最大的要数木瓜了。

这场决斗的平息是木瓜用一颗门牙换来的。木瓜到死可能都不明白是谁在黑暗中让他那个门牙光荣的下岗了。

战斗是平息了,第二天,我们才得以看到战场的凄凉和惨状,由此可以推断决斗的激烈是史无前例的。屋子里一片狼藉,纸屑,垃圾,袜子,内裤,烂鞋.........屋子内的东西几乎无一幸免。我的“儿子”也未能幸免遇难:显示器早已经滚到到床底,硬盘飞到了老头的床角,内存条躺在了大头的破皮鞋里.......

这回轮到我伤心了,“小强!小强你怎么了小强?小强,你不能死啊!我跟你相依为命,同甘共苦了这么多年,一直把你当亲生骨肉一样教你养你,想不到今天,白发人送黑发人!”

木瓜在一片斑斑血迹中找到了他的那颗门牙,“旺财你不能死啊,旺财,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对我有情有义,肝胆相照,但是到了现在我连一顿饱饭都没让你吃过,我对不起你啊,旺财!”

就在我们正伤心欲绝的时候,那两个肇事的禽兽却情同手足般嘻嘻哈哈的回来了。看得我们这帮SB眼都直了,昨天还像有杀父之仇的仇人决一死战呢,今天TMD就又称兄道弟的。这也难怪呢,为了一条内裤。按照停火协议,公公还了大头一条内裤,一笑泯恩仇。至于公公给大头的那条内裤,直到有次公公喝高了说露了嘴,我才知道,那条内裤根本不是新买的,是公公买回来已经穿了两次,洗了一下看起来像新的。听了公公说,我当时就喷了公公一脸的米饭,连鼻涕都喷了出来长长一条挂在公公的左脸呷上,摇摇欲坠的,服务员上来倒酒看见了,还直夸公公,“你这条链子还真特别,怎么挂在脸上?”。直到毕业我都没把这事告诉大头,指不准这回又是哪个倒霉蛋的门牙要下岗了,说不准会搭上人命的,我可不想看到一条内裤引发一起血案。

过了两天,老头又想起了那天大头还没有问完的话,“唉,我说公公,你和大食堂那个肥炊姐是不是有一腿呀?”

“就是胸大的那个。”大头补充了一句。

“去你妈的。哪有这回事。”公公不肯承认。

“还说没有。我都看到你们眉来眼去的了。”木瓜尽管少了门牙,说起话来漏风,但是这也阻止不了他要发表意见。

“那是我一个老乡。”公公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点点害羞。

“嘿!你要是把她搞定了,你就爽了,波涛汹涌啊!”

宿舍里面一阵狂笑。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我们每次去打饭的时候,就去找炊姐,混熟了,我们的碗里总要比别人多些饭菜。原本以为公公大波炊姐能成呢,可是结局却如同大话西游一般。

在毕业前夕,公公喝得一塌糊涂,这次他留着泪说了一遍平日里挂在嘴边的台词,“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以往,公公背台词的时候,我们都会笑,这次,我们谁也没有笑,大家眼睛都是红的。


-------专题介绍------

大学从我身上下来,边系裤子边说,青春留下,你走。

那一刻我才明白,不是我上了大学,而是大学上了我。

欢迎关注专题:《上了大学才知道》

-------作者资料------

作者:失落的羊

微信号:249031373 (欢迎文艺和2B青年骚扰,注明简书)

爱好: 折腾豆瓣小组,微信公号和网站

-------广告时间------

不是每个人都是写作天才,但我们热爱,我们有写作的梦想。

---写作●生活在别处

【写作●生活在别处】是一个写作爱好者的俱乐部,旨在建立面向写作爱好者的交流学习和互动的平台,其宗旨是营造一种文字爱好者之间交流、互动、学习的氛围,鼓励爱好文字的每一个人,都能有拿起笔的勇气和决心,并且坚持写下去。

俱乐部豆瓣主页

http://www.douban.com/group/414140/

俱乐部微信公号:

公众号:写作生活在别处

微信号:xiezuo5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