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横波: 世人谓余明眸善睐,我唯求一真心耳

96
慕柒芮
3.5 2018.01.28 19:24 字数 2519

文/慕柒芮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从来,明眸是一件美物。

01

顾横波,原名为顾媚、顾眉,字眉生,一位名字里便带着“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江南才女。

顾横波的美颜是毋庸置疑的。“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这是余怀在《板桥杂记》里的记述。

她好似被上帝赐予了极好的皮囊,于容貌而言,不必有自惭形秽的庸扰。一双秋水横波的眼睛,只回眸一笑,也迷离来往行客。

顾横波,自幼长于烟柳之地,幸而风月楼中有人慧眼识珠,天生的资质得以养育栽培,不致为沧海遗珠。

所以,先天加以后天,她的才情亦是引人称叹。

秋夜,丝雨霏霏,生起一盏香炉,小掩窗扉,珠帘轻曳,藤萝和秋。

也许时常,也许偶尔,顾横波在这座阁楼之中,有过《海月楼坐雨》。

依栏独望,放目远去,囊入眼帘的或是风尘仆仆的行人,或是醉意熏然的商贾,亦或是醉倒温柔乡的客旅,蓦然、收眼,写下一首《花深深·闺坐》。

迎来送往,亦成诗作,《虞美人·答远山夫人寄梦》、《千秋岁·送远山夫人南归》一并纳入《柳花阁集》,这是她文才的最好印证。

她的画艺也是一流,十七岁时绘制的《兰花图》扇面至今安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兰花图》

兰花是动人的,清雅于外,蕙质于内。

懂得画兰的人,想必能心嗅馥郁。


02

顾横波还有着“南曲第一”的美誉。

她也是秦淮女子里能出资置办一座精装修小楼的人,而能在金陵帝都站稳脚跟并声名远播足见其能。

“家有眉楼,绮窗绣帘,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丁当”,书籍、卷轴、美玉、瑶琴、风铃,若能睹上一眼,也是三生有幸。

自然,无论公侯亲贵、乌衣子弟还是风雅流士,风闻之后皆欲瞧瞧这被戏称为“迷楼”的雅阁,最重要的是见见楼里的佳人,小酌一杯、赋诗一首。

于是,这座“眉楼”访客络绎不绝,横波楼主在事业上让人觉着已是风生水起。

一切都可不必挂碍,仿佛只是在等待一个余生能够与之御风同行的人,那样才圆满。

人的一生总会遇见些许产生爱恨纠缠之人,况而秦淮女子阅人无数,只是访客多是过客罢了。

据说,顾横波的情感历程里,首先上场的是一位叫刘芳的书生。

两人最为世人关注的是谁比谁薄情。

开启一段恋情,喜欢约定,喜欢誓言,那是无可厚非甚至是情不自禁的事,而永恒又是最不可信的,那么先失约的那个人会不会被指摘薄情呢?

有人说,顾横波背弃了刘芳,使之殉情而亡。我不知道殉情是一种什么感受,人会在什么时刻才会去衡量生命与爱情的孰轻孰重,情可至此深么?

如果这是刘芳的结局,我终究觉得不够洒脱,但世间之人事,似乎也没有那么容易拿得起放得下。

另有一说,刘芳始终不能给顾横波一个确定的归宿,家族的压力与世俗的言语都吸噬走了这个书生的勇气。

既然没有结果,那么还能如何?

还是相忘于江湖吧,有过开始,有过结束,这样也不算太遗憾,谁不是以青春以岁月相伴!

若是陷入太深、痛不欲生,也不要以爱为名对自己做最残忍的事,譬如舍弃性命,谁都不要给谁增添罪孽。

不论对错,潇洒转身,如此而已,我想。


03

后来,我们都知道,顾横波是与龚鼎孳相携一生的。

烟月场里漂泊多年,见惯了青楼姐妹的不幸,多少托付均化作一场浮梦。

大多身份低微的女子,皆无独立之自由。年年月月谁又被哪个富商看中,“看中”二字着实凄凉,因为她们没有说不的权利。

豪爽不羁如顾横波,亦不敢轻易托付于人。

我们犹豫不敢下定决心,大多缘于害怕那未可知的可能,若那是泥潭,或是想要远离却已无力抽身。

不过,看她后来的婚姻生活,顾横波是幸福的。

顾横波与龚鼎孳的相遇,缘于龚鼎孳上京赴任途中在金陵的一次逗留。

最美不过邂逅。

从此,龚鼎孳迷恋上了顾横波。

龚鼎孳作诗一首: “腰妒垂杨发妒云,断魂莺语夜深闻。秦楼应被东风误,未遣罗敷嫁使君。” 如此来看,龚大人确实迷恋顾小姐。

但钟情是一事,白首又是另一事。

顾横波给了龚鼎孳一年的时间,以一年光阴来定终身,其实实在冒险,何况是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之下,身份又是那般特殊的。

幸而龚鼎孳对于顾横波,确实诚意十足,从鸿雁传书不断到专往金陵求娶。

我们都需要从真情挚意中汲取勇气。

崇祯十四年,二十二岁的顾横波嫁给了二十六岁的龚鼎孳,令人艳羡,自然也让人评头论足。

可流言蜚语对于这两个置若罔闻的人亦是无可奈何。

我们自游山玩水,笑语盈盈。

顾横波告别了过去,连名字也改成了“徐善持”,倒很是符合此时“进士夫人”的身份。

“识尽飘零路,而今始有家。灯煤知妾喜,特著两头花。”

04

时势造人,每一个处在明末清初的人都要面临考验。

有这样一则轶闻,身为明臣,社稷覆灭,龚鼎孳却以一句“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未能以死殉节,这么一句话使两人都受世人指摘。

龚鼎孳降闯降清,哪边都不讨好,明人讥讽,清人将之列为贰臣。

不过,龚鼎孳在沦丧节操的“盛名”之下,还有一个好名声,就是“穷交则倾囊橐以恤之,知己则出气力以授之”。

而顾横波,接受了龚鼎孳原配童氏不愿受封的清朝封号,于是顾横波一跃成为了“一品夫人”,这地位的显赫更引来诸多非议。

但,不是当时当事当人,难以分说。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角度。

有时候,觉得对与错都太过复杂,就像黑白之间存在了一个灰色地带。

他和她是真的随性,好像眼里只有他们的生活,闲言碎语也从不作解。

也许,她想,斑驳的血与泪何必流给世人观飨?

其实,这一生,顾横波是有遗憾的,她未能留下一儿半女。

无论如何,对于他们二人而言,是互相属意的。不管龚鼎孳官位高低,顾横波始终不离不弃,而龚鼎孳对于顾横波,亦是爱意不褪。

想真是奇妙,相遇是一缘、相识是一缘、相知是一缘、相爱是一缘、相守亦是一缘,秦楼女子多如斯,龚鼎孳偏偏喜欢的是顾横波。

好的爱情,大概是会让彼此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美好的人吧。


05

倏忽几十载,英雄美人都逃脱不了迟暮,更回避不了那个人生必定的结局。

康熙三年,1664年,这年冬天,顾横波因病离去。

然后,世人如何评说,便更与之无关了。

可是艳名之下,依然引人追索。

于她而言,来往行客多是一晌贪欢,可明眸之下,她更想要的只是一颗相伴一生的真心,一个温暖的小家。

这好像我们每个人的愿望,因为难得所以被视为宏愿,但又小到只是仅此而已,一颗真心耳。

顾横波,虽是秦淮八艳里最为人争议的一位,但总还是世人流传的“侠骨芳心”。



END

第九札: 顾横波                                      我一个人,欣赏历史人物后的小小观感,只是想要、想要撷取历史风情中的几许柔软~
风雅如斯
风雅如斯
2.8万字 · 5531阅读 · 7人关注
历史风尘里,淬炼出无数璀璨 拾起一些散落在时光里的高雅风情 或热烈,或浪漫,或柔软 也许在历史人物里 还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