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之死

-1-

上灵山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取经团集体失眠。

悟净显得异常兴奋,一反平时的镇定,时而站立时而坐下,心经反复诵读多遍,不见一丝成效。八戒一如往常一样,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只是今天显得似乎更加惆怅了。就连小白龙,也绕着我们休息的营地一遍一遍地打转,激动不已。

我也睡不着,盘坐在地上,心里却始终不平静。自多年前离开故土踏上取经之路,总觉得好像越是靠近终点,越是在丢失什么,但是冥冥中又有一种声音在告诉我,必须走完这一趟。

我叫唐三藏,一个和尚,十四年前从东土大唐而来,前往西天灵山大雷音寺求取真经。

这就是我全部的信息。有人说我是金蝉子转世,有人说我的肉吃了可以长生不老,有的人说天下苍生等着我求取真经去解救。但我就是我,肉体凡胎,跋山涉水十四余载,才来到这灵山脚下。

为了求取所谓的“真经”,也为了寻求一个我穷尽一生都在寻找的答案,而现在,我觉得我距离这个答案很接近了。

我偏过头,看向斜前方离我最远的那个背影,此刻他正倚立在插进土里的金箍棒,出神地望着东边的星空,显得无比落寞萧瑟。

孙悟空。他望着的是花果山的方向,那儿是他的家乡,据说距此有十万八千里。这点距离对法力高强的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不过是一个跟斗的事情,但是很奇怪的是,他已经好久没有回去过了,且很少提及有这个念头,仿佛那个地方,就不存在似的。

说“很少”其实并不准确,确切地说,从“真假美猴王”一难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且再也不想家,甚至在跟我有矛盾冲突的时候,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溜烟跑回去斗猴子猴孙玩,像变了一个猴似的。

我起身,走到他旁边,循着他望着的方向望去。什么也没有,只有万年不变的苍龙七宿,粲然地闪耀在东边的夜空中。

我问他:“悟空,你在看什么?”

“花果山。”他回答,依旧是看着天空的样子,纹丝不动。

“花果山……你是离开得太久了,该回去看看了。等明天我们取到真经之后,大家都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回自己家看看。”我感叹道。

“师父,”他忽然转过头看向我,很认真地问道,“你想家吗?”

“当然想!为师自出发取经,至今已历十四余载,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大唐故土。”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他皱着眉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继而说道:“师父,你的家不在东土大唐。”

“哦?”我疑惑道,“既不在东土大唐,那是在哪儿。”

“在那儿。”他指了指与他之前望向的东方相反的西方。

“灵山吗?”其实我们到了灵山脚下,此刻灵山并不在我们的西边,只是我实在想不起来,除了灵山还有什么西边的地方是我想要去的。

他摇了摇头,眼神里透着失望的神情,然后像看着一只正要被他揍的白痴妖怪一样看着我,问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什么呢?我忽然有一种直觉,觉得他说的是对的,我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是具体忘记了什么,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三藏佛法、东土大唐、救济苍生,一直以来,大家都告诉我,这是我的全部,但我总觉得,好像缺失了什么,可是为什么我怎么都想不起来呢?

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我问他:“想不起来什么?”

他摇了摇头:“我不能说,你只能自己去发现。”

打哑谜,这只猴子的佛性真是越来越高了,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把他头上的毛也全部剃光得了,也算是皈依佛门皈依地有模有样,反正他这么喜欢打禅机。

“既出家,则无家,师父。”不知什么时候,悟净忽然走了过来,冒出这么一句。

我点头。三个徒弟中,悟净最喜欢跟着我参研佛法,论起佛理来一套一套的,有模有样。

接着,悟净又问道:“大师兄,既然你这么想念花果山,为什么不回去呢?对你来说不过就是一个跟斗的问题嘛。”

“若不成佛,我回不去的。”悟空说完,拔起插在地上的金箍棒,朝远处走去。

悟净叨叨着念了几遍这句话,忽然朝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喊道:“大师兄,佛祖没规定没成佛不能回家啊,再说你以前不也……”

悟空没有理会他,而是在走远之前,朝着我说了一句话:“师父,没有人告诉你你不是金蝉子转世吗?”

说完,他消失在丛林深处。

“师父,大师兄他……”

“不用管他,每当心烦意乱的时候,他就这样,让他一个人静静吧。”

“可是大师兄刚刚说,你不是金蝉子转世。大师兄是不是弄错了,佛祖和观音菩萨都说你是金蝉子转世,所以特派你去西天取经的……大师兄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为师也不知道。”我打断了他,“悟净,你觉不觉得,悟空变了。”

悟净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我也觉得大师兄变了,变得越来越神秘了。”

“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

“从……”他挠了挠头,想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想起来了,从‘真假美猴王’那一难之后开始的,他在灵山杀了六耳猕猴,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跟我想的一样,真假美猴王、雷音寺大殿、六耳猕猴、两只我一念紧箍咒都会头疼的猴子……

我陷入了沉思,开始回忆关于那两只猴子的故事细节。

-2-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是人命关天,岂容你说杀就杀!”看到地上躺着的十几具凡人尸体,我怒不可遏,大声怒斥孙悟空。

“这些强盗坏事做尽,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我替天行道,何错之有?”他昂着头,丝毫没有悔悟的意思。

“他们做坏事自有官府惩处,岂容你妄动私刑!”看他如此狡辩,我更是火冒三丈。

“师父,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刚才如若被他们抓住的是你,怕是早就被煮成一锅唐僧肉了!”

“不知悔改,还要强行狡辩!”

我盘腿坐下,念起了紧箍咒,他顿时全身萎顿,抱着头,疼得在地上打滚。

这一次的紧箍咒,我念得比以往任何一次的时间都长,任由他数次哀嚎求饶,我都置之不理,最后还是悟净和悟能于心不忍,过来拉着我,我才停下咒语。

我口干舌燥,喝了两三碗水之后,向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孙悟空问道:“你知错不知?”

他不说话,做着无声的反抗。

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

早就跟观音菩萨说过了,这个泼猴仗着一身本领胡作非为,根本教化不了,偏不信,这才来了多久,惹出了多少事情,心累啊,阿弥陀佛。

既然无法沟通,那就做个了断吧。

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孙悟空,你走吧,回你的花果山去,我教不了你。”

“师父?”他从地上爬起,倔强的眼神对上我凌厉的目光,顿时显得委屈又颓丧。

“从今以后,不要叫我师父,就当一开始,我就没有你这个徒弟吧。”

说罢,我转过身,闭目诵经,不再理会他,任凭他百般言语,我自纹丝不动。

“师父既不再认我,那我这就离去。师父,珍重!”

许久,他终于放弃,似是朝着我拜了三拜,转身离去。

我睁开眼,只看到一个远去的背影,这一段路,他没有用跟斗云。

后来的几年时间里,每当我再想起那个背影的时候,我总有一个奇特的感觉,好像那是我这一生中,最后一次看见那个桀骜而又孤勇的影子。

后来的故事情节有些无聊,六耳猕猴化成孙悟空的样子打伤了我,又用几只猴子变出了取经团队,悟空知道以后,抄起金箍棒就跟他打得不可开交,之后谁也分不清哪个是真悟空哪个是假悟空。

上天庭,玉帝分不出,众仙官分不出。

下地府,阎王分不出,连号称无所不知的地藏王菩萨,也分不出。后来仙界有个传说,说他的坐骑谛听好像听出来了,两猴法力实有高低,真悟空略胜一筹,但是谛听不敢说。

也飞过南海,下过龙宫,观音菩萨无能为力,东海龙王一脸迷茫。

再往后就找上了我,因为当初在五行山收徒以后,观音菩萨怕我无法管控他,给了我一个金箍和一篇紧箍咒。

我念起紧箍咒,两个孙悟空都疼得在地上打滚,连声求饶,都说自己是真悟空,丝毫没有伪装做作痕迹。

紧箍咒停下,两猴看向我,目带垂询。我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两猴顿时抽出金箍棒,继续你来我往打个不停,难舍难分,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大雷音寺。

没办法,这天底下要是还有谁能把他们分辨出来,那只能是如来佛祖了。

听说真假美猴王在大雄宝殿大战三百回合,佛祖始才辨得,以无量佛珠镇住假悟空,才使得他束手就范。

真相大白,原来此猴名叫六耳猕猴,也是灵石所生,生得跟孙悟空几乎一模一样,但秉性不纯为非作歹,加上求功心切,所有想出这么一个方法,趁着孙悟空出走,欲取而代之求取真经。

这是西天给的官方说法,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不得而知,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是对的。

至于六耳猕猴的结局,据说得知真相的孙悟空怒不可遏,一棒子将他打死,而向来慈悲为怀的佛祖,竟然没有出手阻止。

灵山回来以后,孙悟空变得性情乖张,一反以前不将我放在眼里的常态,对我敬重无比,虽偶有分歧,却从不冲突。

也不再轻易说起花果山。

这就是“真假美猴王”的全部,我每次想起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

-3-

灵山,雷音寺。

“师父,佛祖叫你!”悟净推了推我,不停给我使眼色,我才从沉思中缓过神来。

“三藏在此,佛祖有何训示?”我这才朗声说道。

“三藏,对于本座适才所说,你可有何疑问?”佛祖笑容满面,如沐春风,一贯和蔼可亲的样子。

佛祖刚才说了什么,由于分神,我根本没有听到,听到此番询问,慌张之间,只能支支吾吾地点头,又忽而摇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佛祖大笑,向众佛打趣的说道:“这三藏向来稳重,怎么今日这般慌张了,哈哈哈!”

观音菩萨一心圆场,说道:“依本座之见,想是多年努力终见成效,是故激动忘形。”

我赶紧躬身致歉:“适才三藏一时走神,故而未曾听到佛祖之训示,求佛祖宽恕!”

“无妨,本座不怪罪你。我且复述一遍,尔等静听。”佛祖哈哈大笑,朗声说道,“稍后请随阿南迦叶去往藏经阁请三藏真经,由尔等五人即刻启程,护送至南瞻部洲东土大唐,待传经完毕之后,速回雷音寺封佛。诸位可有疑问?”

我们师徒几人互望,不语,悟空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上前问道:“佛祖,我的事情?”

“亦是等封佛之后,自会了结。”佛祖依旧满脸笑容,这笑容看不出喜怒深浅。

之见他又问道:“还有疑问吗?”

已经变成人形的小白龙,怯生生地上前问道:“我等回东土大唐,还走路吗?”

经他一问我才想起来,这个确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要是走路的话,再行一十四年不说,一路八十一难险象环生,我自己能不能回得了大唐都还是个未知数,更别说带着这好几箱的经书了。

好在佛祖似乎看穿了我们的心思,依旧带着那个看不出深浅的笑容说道:“尔等西天取经之行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已经修成正果,此次回去传经,我雷音寺自当派人护送尔等,也特许可以法术代步了。”

“不用派人不用派人,我们大师兄有跟斗云。”八戒忙不迭说道。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佛祖道。

过了一会儿,佛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朝着我问道:“三藏,适才你出神,在思考什么?”

我自觉此问题不便在此出口,但出家人不打诳语,只好说道:“三藏恐佛祖不悦,不敢说。”

“说吧,本座不怪罪于你。”

“那三藏便冒昧直说了。三藏适才所思者,佛祖向来慈悲为怀,为何‘真假美猴王’一难中,却由得悟空打死六耳猕猴?”

说完我就有些后悔了,我有种预感,好像这是个触不得的逆鳞,问了准是要倒霉的。

果不其然,佛祖虽然脸上依然挂着笑容,但是语气却明显没有之前柔和,只听他说道:“你的意思是,怪本座袖手旁观,枉怀慈悲了?”

“三藏不敢!”我赶忙躬身致歉。

佛祖继续说道:“你有所不知,这六耳猕猴穷凶极恶,坏事做尽,却因本领强大几无人可限制,故上天虽有好生之德,却也只能痛下杀手,为三界除害。此事悟空实未做错,三藏切勿介怀。”

这个老滑头,明明是问他问题,几句话就推到孙悟空头上去了。

六耳猕猴穷凶极恶吗?他横空出世,之前并没有人听说过他,也没有听过他做过什么坏事,没杀人没放火,假扮一个孙悟空,骗了几个神仙,在三界打了几架,如此而已,与孙悟空大闹天宫以及之前滥杀无辜之类的罪孽比起来,屁都不是,哪犯得着要打个灰飞烟灭?

再说,满天神佛和如来他自己怎么不动手,非要等孙悟空出手?

我想不明白,却也没有再问。因为我知道,再问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真相,只能自己去找,它永远不会自己跳到你面前。

-4-

传经之路并不顺利。

阿南迦叶在藏经阁公然向我们索取贿赂,我向来耿介自不必说,且我一介清贫出家人也没有可以送的礼物,但是我几个徒弟就不一样了,他们的正直向来带刺,一言不合就跟阿南迦叶吵了起来,尤其是悟空,要不是被我喝住,差点拿起棒子就朝两人招呼。

兴许是被悟空的气势吓到了,两人最终服软,乖乖把经书一部一部交给我们。

祸不单行,返程途中,不知从哪飞来一只大雕,力大无比,叼起经书就跑,悟空追出,大雕自知肯定打不过悟空,丢掉经书立马飞走了。

经书掉落的地方正是一条河流,待我们捞起的时候,已然湿透,不过好在没丢,找个地方晾起来晒晒问题应该不大。

把经书一摊开才发现,所得三藏真经,共三十五部经书,全是无字白卷。

得知真相的我们怒气冲冲杀回雷音寺与阿南迦叶争执,闹到大雄宝殿,岂知佛祖并未训斥,反而默许了两人的索贿行为,最后我只好送上当年皇帝陛下所赠的紫金钵盂,以求破财通路。

佛祖说,南瞻部洲人多性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故而需要真经感化救赎。

但我越来越觉得,这冠冕堂皇的大雷音寺,声名显赫的西牛贺洲,也不过如此。只是我意在真经,也无需多加争论,只想快点把真经传回大唐。

在仔细核对经书,确认无误之后,我们再次乘上返程的跟斗云。

一路正常,偏偏到了通天河上方,忽然狂风肆虐,把我们吹落到地面。

孙悟空两手一摊:“河太宽,水太急,有旋涡,跟斗云起飞时会被卷进去。”

正当众人愁眉苦脸,一筹莫展之际,一只多年前被我们帮助过的老龟慢悠悠地游了过来。

“唐长老莫慌,就让老身驮你们过河吧。”他倒是很直接,正合我意,也不必说一大堆无用的客套话。

我们师徒几人连声感谢,迫不及待地跳到了老龟的背上,由他带着我们缓缓地向着对岸游去。

在后来的很多传说里,这只老龟行到河中,因不忿于我没有按照他的托付,询问佛祖他何时修成正果,怒而将我们甩入河中,他成了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我成了辜负重托的失信之人。

但这只是传说,不是真相,或者说,不是全部的真相。事实上,当时的情况要复杂得多。

行到河中,悟空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老龟道:“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大圣,你们师徒取经路上我们见过的,您忘了吗?”老龟缓缓说道,但我却明显能感觉到这话里面有犹疑。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悟空看着他,眼神里透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老龟不语。

我不懂,但是悟空懂了,只听他说道:“我懂了。你也不能说是不是?”

老龟点了点头,悟空也知趣地不再询问,我们开始聊其他事情。

可是当老龟听到大雕让我们发现无字经书的时候,他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说得正在兴头上的八戒顿时住口,一个劲地叫他游稳一点。

老龟强行稳住身体,颤巍巍地说道:“大圣,您刚刚不是问我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吗?见过,五百年前我们见过啊。”

悟空忽然惶恐起来,说道:“你没必要这样,不用说了!”

“不,大圣,五百年了,这个秘密我藏了五百年了,今天我必须说出来,不惜一切代价。雕兄试图想办法让你们知道取经的真相,我就有义务告诉你们这个秘密。”他已哽咽,两行热泪从他眼眶里流出来。

“什么秘密?”除了悟空,我们师徒几人齐声说道。

“秘密就是,你不是金蝉子,你是菩……”他是朝着我说的,但是没有说完。

菩什么?菩萨?菩提?他没有说完就立马断了气,慢慢沉进了水里。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悟空拼命劝阻不让他说,因为这是一个有诅咒的秘密,说出来的代价,就是死,从开口说第一个字开始,就注定是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血祭。

我是谁?

以前别人说我是金蝉子,说我是注定的取经人,说我是大唐皇弟,我都深信不疑,但是现在,反而越来越扑朔迷离。我深知,这些都不是本质。那么,我到底是谁?那个性情大变的孙悟空,又是谁?六耳猕猴是谁?

我觉得我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可是真相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接近,越是迷茫。

我一路带着这些疑问,回到大唐,又回到雷音寺,却始终不得其解。

直到封佛第二天,我发现孙悟空失踪了。

花果山找不到他,灵山找不到他,哪里都找不到他,我问遍三界人仙佛,没有人见过他,没人知道他在哪儿。我想起那天他跟佛祖的对话,我知道佛祖肯定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无论我怎么问,他一句话不说,我只能自己去找。

我找遍三界,毫无成效,最后颓丧的回到了最初找人的起点——花果山。

花果山,曾经美丽富饶,犹如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此刻只剩一个空荡荡的山头,别说猴子,就连鸟都不见几只。我上次来的时候就很奇怪,因为之前孙悟空一直说,花果山有成千上万的猴子猴孙,聚满山头,热闹无比,我却只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山头,但由于我急于找人,没来得及深究。

此刻再看,真的太诡异了。

我进了水帘洞,打量着这一洞布满灰尘的石桌石椅,忽而看到长满藤蔓的石壁上,发着淡蓝色的光。拨开藤蔓,我看到一个淡蓝色的光球——那是一段神仙的记忆。

记忆应该是从某位仙官脑子里抽取出来的,里面细记录了所有关于孙悟空失踪的一切。

原来,这一切,不过是满天神佛精心布置的一个骗局。

-5-

五百年前,天庭。

“你说什么?跑了是什么意思?连八卦炉都杀不死孙悟空吗?”听到太上老君的汇报,玉帝暴跳如雷,拍案而起。

太上老君跪地不起,战战兢兢地答道:“秉玉帝,孙悟空确是打翻了八卦炉,跑了。”

“废物!”玉帝气的胡子都在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稍微平静了一些,尽量保持形象,淡然问道:“众卿还有何良策?”

大家七嘴八舌讨论,但是都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太白金星上前说道:“玉帝,雷神电母、刀山火海、巨斧灵刃,我们都尝试过了,不见一丝成效,而今连这个高等神仙在里面待上三个时辰都要灰飞烟灭的八卦炉,也奈何不了他,依臣之见……”

“依你之见如何?太白卿家,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依臣之见,孙悟空既是众神之母女娲娘娘遗落的补天石,吸收天地日月精华,三界之内,只怕没有任何人能杀得了他。换言之,孙悟空是杀不死的。”太白金星说得很慢,唯恐玉帝再次震怒。

玉帝似乎也深知这一点,并没有怪罪于他说了真话,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我看未必!”

众仙循声望去,只见发言的是卯日星君,玉帝问道:“哦?卿家有何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能杀死孙悟空的,只有孙悟空自己。”得到玉帝示意首肯之后,只见他继续说道,“臣有一件法器,名曰天机仪,可穿越时空。故臣有一计,只需将孙悟空送到五百年后即可。”

接着,卯日星君详细介绍了此计谋的操作过程。刚说完,孙悟空已经来到殿外。

玉帝一反之前高高在上的态势,好言劝阻孙悟空,而后以花果山永世安宁作为交换条件,请孙悟空去五百年后杀死一只冒充自己的叫六耳猕猴的猴子。

孙悟空听罢,犹疑的问道:“就这么简单?”

玉帝笑道:“对,就这么简单。”

“我孙悟空,天生地养,凭自身努力修得一身法术,在花果山逍遥自在,与世无争,你们非要搞什么招安,叫老孙去养马,又暗中欺负我花果山众兄弟。你欺负我可以,你欺负我兄弟,不行!”孙悟空拿棒子指着玉帝说道。

玉帝赔笑道:“是是是,悟空兄弟,不欺负不欺负,我保证你完成这件事情以后,从此天庭永世不再踏入花果山半步,至于‘齐天大圣’,你想当就当吧,没关系。”

“此话当真?”

“当真当真,绝对当真!”

“好,谅你们也不敢耍什么花招,否则等老孙回来,有你们好看的。”

说罢,孙悟空飞身进入了天机仪之内。

-6-

“孙悟空,你若要回到五百年前,必须完成取西经的任务,修成佛身。而且,你不能告诉唐三藏真相,否则你将再也回不去花果山。”

这是来自五百年前的孙悟空,与如来达成的协议。

孙悟空跟我们不一样,我们被灌输的“修成正果”的观念,在他那儿屁都不是。

他取西经,降妖魔,修正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回五百年前,回花果山,以求花果山和所有的猴子猴孙永世太平。

所以他说:“若不成佛,我回不去的。”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所谓的西行,是一场无意义的徒劳,对他来说只是回去的工具而已。但他不知道,如来和玉帝许下的种种诺言,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履行。

他也不知道,西行只是神佛们精心设计,用了五百年的时间给他挖的坟墓。

我所看到的那段记忆到孙悟空跳入天机仪就结束了,但是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真相也全部浮出水面。

等孙悟空再次从五百年后回来的时候,花果山已经被屠戮殆尽,化作一片焦土,他怒不可遏,大闹天宫,后来玉帝请如来佛祖出手,将其镇压在五行山下,以忘情水灌之。

五百年后,佛祖安排了我去收这个忘却了绝大多数记忆的孙悟空为徒。

关于我,不过是另一个骗局,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曾有过金蝉子,我的前世,叫菩提祖师,这是五百年前的孙悟空在那段记忆的末尾告诉我的,也是通天河老龟拼死想要说出的秘密。

我的家在灵山以西的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取经前夜孙悟空给我指向的地方。

五百年前我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投胎成唐三藏?我不知道,也无从知道。

我只知道,五百年后,五行山下,两个本该相认的师徒,一个因为忘情水忘却记忆,一个因为转世丢了记忆,再也记不得彼此,但却因为一个精心安排的西行骗局,再次成为师徒。

西行只不过是一场苦心经营的闹剧,所以雷音寺随手丢给我们几部无字经书,而我只是个为了给孙悟空建立信任而被提线操控的玩偶。大雕冒险揭穿西行真相,老龟拼命说出那个秘密,以为这就是全部,但他们都不知道,这秘密的背后根本就是神佛为除掉孙悟空穷尽心思设计的圈套。

我依稀记得,那天看到他时,那个桀骜不驯的眼神,虽历五百年,却还是英气犹存,他说他想回花果山看看。

他忘记了菩提祖师,忘记了很多事情,却唯独记得花果山。但时至今日我始才明白,五百年后的孙悟空所看到的所谓“歌舞升平”的花果山,本就是一个幻象,因为花果山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被屠戮殆尽了。我现在所看到的毫无生气的景象,才是现在花果山真正的样子。

“没有人可以杀死孙悟空,除了他自己。”

“真假美猴王”一难中,被杀死的那个所谓“六耳猕猴”,才是我一开始收的徒弟,也是孙悟空最后存于这世上的真身。

孙悟空穿越到五百年后去杀死的,不过是五百年后的他自己。而他成佛以后回到五百年前,再历经五百年,最后的命运只不过是被五百年前穿越的自己杀死。

他一直以为,成佛了,他就可以回五百年前,回花果山去了。

“可是,花果山,你再也回不来了。”

我于破落的水帘洞內反复沉吟,彻夜不绝。

-7-

水帘洞外似乎有什么声响,我循声走到洞口。

一只浑身长满金色毛发的小猴子,正在外面的瀑布里跃跃欲试,想跳到洞里来。

只见他委身蓄力,奋力一跃,跳到了我的面前。

他惊讶地看着我:“咦?我还以为整个山都没有生灵呢,原来有人的啊。”

我也很诧异,双手合十,朝他微微一笑。

只听他问到:“大师傅,你是这洞的主人吗?”

我犹豫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算是吧。”

“那你就是孙悟空吗?我听说花果山水帘洞有个美猴王孙悟空,本领高强,通晓七十二般变化,我是来拜师学艺的,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大家。”小猴子欣喜地说道。

“我不是孙悟空。”我摇了摇头,说道,“而且,你再也找不到他了。”

“为什么?”小猴子追问。

“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听罢,小猴子颓丧地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显得无比失望。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问道:“大师傅,你是谁?”

“我?”我苦笑道,“我是孙悟空的师父。”

“那你可不可以收我做徒弟?”他眼里泛着光,眼神天真无邪,满怀期待。

我忽然觉得这眼神无比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我没有回答他,转而问到:“小猴子,你从哪里来的?”

他挠了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只记得我好像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睡觉,醒来以后就在这个山上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又问道。

“嗯……我不知道。”他很认真地想了想,又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好,我收你为徒。”我点头说道。

小猴子高兴地手舞足蹈,在山林间乱窜。

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蹿到我的面前,对我说道:“我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他不回来了,我也是你的徒弟,所以从此以后,我的名字就叫——孙悟空!”

他的声音响彻在花果山的每一寸土地上。

我疲倦的眼泛出热泪,抬起头,看到花果山的东边,太阳正冉冉升起。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