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的她从不敢碰男人,还常做红裙噩梦

【走入咨询室的人们】:

我想给你讲讲走入心理咨询室那些人的故事,谈谈他们为何变成了来访者。或许,当你以后遇到相应的问题,就能想到心理咨询这个途径。

最近,虐童、性侵的话题非常多,那么,他们的心理是怎样的呢?我想给你讲一个玉清的故事。

走入咨询室的人们

01 我怕碰触男人的身体

“提交!”玉清高兴地发送完邮件,完成了今天的工作。

这时,她环顾四周,才发现天色已黑,而偌大的办公室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格子间还发出幽幽的光。

又到了7点半!同事们早已下班,也只有她,此时还主动留在公司加班,因为回家让她更烦。

一回到家,准保就被妈妈催着去相亲,或是催着问相亲的结果。玉清想到这,叹了一口气。

30岁的玉清,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秀眉如画,双目晶莹清澈,清纯可人,身材苗条,外人一看还以为是18岁的小姑娘。追求她的人很多,条件都挺好,但她就从上学那会儿就没交过一个男朋友。

好闺蜜秀芬为此曾经特别好奇,问她:"玉清,你自己工作也不错,家庭条件也挺好,外形相貌性格都不差,怎么就没有交过男朋友呢?”

玉清一直记得自己当初的回答:“我吧,感觉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一样,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男人都很脏,碰到了自己就不干净了。”

这是玉清心里的一道坎:和女性相处很自然,但只要跟男性一接触,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内心特别恐惧。

从上中学开始,玉清就发现,自己不敢跟男生说话,不敢看男生的眼睛。甚至,如果有男生无意间碰到她的身体,她都会像触电一般,马上闪避。她上学时,从来就不跟任何男生接触。

上班之后,因为难免会接触到男性客户或同事,她努力想改变,但男性无意间的身体碰触,仍然会让她本能地想逃开,只是,碍于面子,她能做到让自己静止不动,保持表面的波澜不惊,但内心却已是惊涛拍岸。

跟男性普通接触都是如此,怎么可能还和男性谈恋爱?因此,每次相亲,玉清出于礼节都去见第一面,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玉清也想找一个男人陪伴终身,但就是做不到身体接触。她即使遇到自己欣赏的男性,也只能远观。每次想到此事,玉清既着急,又遗憾。在这其中,最多的还是不解。

莫非,是因为那个红裙子的噩梦?

02 红裙子的噩梦

从上中学开始,玉清睡觉就很晚,而且晚上还必须开着灯睡觉,因为她只要一睡着,经常就会梦到那个可怕的场景。

在梦中,她总会回到8岁时穿红裙子的自己,回到那个偏僻的巷子里:

黑色的天,红色的裙子,一条偏僻的小巷,一双黑黝黝的眼睛,一只粗糙的大手。

她每次都会梦见:

穿红裙的她独自一人在一条偏僻的石板小巷里走着,周围没有人。身后只有一个高大的黑影跟着,她往回望,只看见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闪着光,她很害怕,快步往前跑,可还没跑几步,就被一双大手扣住了肩膀。她刚想叫出声,却被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嘴。

每次梦到此处,她就会醒。可是,当她想要回忆8岁发生的事情时,却什么都想不起。

她只知道,9岁时她家就搬到了现在的城里,远离了记忆中的小巷。

儿时,9岁的她不经意间在吃饭时问妈妈:“妈妈,我以前是不是有过一条红裙子?”

她妈妈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态,缓缓地说:“好像有,可能搬家时弄丢了吧!你要吗?我给你再买一条。”

当时的她听了就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像刀绞一样,立马张口而出:“不!不买!”

她此后一直没穿过红色的裙子,每次看到红色的裙子,她感觉自己的心都会颤一下,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红裙的噩梦一直伴随着玉清到1个月前。

03 我终于知道了红裙的秘密

1个月前,玉清一个人在家整理废旧物品时,无意间发现了被自己遗忘的秘密。

那天,她好奇地翻开了一个已经泛黄的笔记本,只见笔记本的第一页写上:永远都不要翻开

但她还是出于好奇翻到了第二页、第三页……满篇都是她妈妈的笔迹。

随着一页页地看下去,玉清的眼睛越来越红,心越来越沉,双腿越来越重,仿佛再也站不起来了,她瘫坐在地上,只顾流泪。

她很后悔翻开那本笔记本。

因为笔记本上记着同样一个有关红裙的故事:

在她曾经生活过的小镇上,一位外来的混混,在冬天的一个晚上,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把一位穿红裙子的幼童弄晕后糟蹋了她。

当晚,下身流血、晕在路边的幼童被四处寻找她的家长发现时,裙子上都是一朵朵红色的“鲜花”,惨不忍睹。

最后,幼童经过抢救终于醒了,幸好身体并不大碍,唯一丢失的是那段小巷的记忆。

幼童没有那段记忆,那个小巷也没有摄像头,因此,伤害她的混混最后没有找到,逍遥法外。

而幼童的父母为了她的成长,带着幼童背井离乡到了现在的城市。

那条红裙子也被丢弃在那个小镇上。

玉清看到这个故事时,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怔怔地很久回不过神。

故事里的那位幼童,就是玉清自己。

笔记里记载的都是玉清妈妈在那段时间的绝望与伤心。

她感觉自己要疯了:原来,曾经的噩梦竟是真的!原来,自己8岁时的那段记忆太肮脏,所以被主动遗忘了!

玉清揉了揉眼睛,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这时,她的心底却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以前我都以为男人是肮脏的。原来,最肮脏的其实是自己呀!

她抹了抹眼泪,赶紧把那本笔记本烧掉,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天真地想:这样,一切都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吧?

从那天开始,玉清的红裙噩梦消失了,但整个人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整天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偷一样,弓着背、低着头走路,脚步非常轻,常常让同事都不知道她的到来。说话也越来越少,非常小声,工作常出错,最经常的状态是一个人坐着发呆。

以前玉清和男性碰触会紧张、闪避,如今看到男性都会躲得远远的,相亲再也不去了。

她每天下班后就赶紧回家,饭也吃不了两口,就关上卧室门,一个人在屋里发呆,从不出去参加聚会。

同事朋友们都觉得她变得特别胆小,父母也发现她不对劲,但怎么开导,她依然是老样子。

这段时间,她唯一新增的动作是经常会去洗手间洗手,一天洗十多次,每次同事问她,她总说自己的手很脏,怎么也洗不干净,洗了还想洗,想控制也控制不了。

她的妈妈似乎感觉到什么,看着她的样子,也只能背着她哭泣。

她也知道妈妈哭过,自己也感到非常痛苦,想要改变,但却无能为力。

于是,她开始寻找自我改变的方法,在网上找到了心理咨询的介绍,走进了心理咨询室。

前期回顾:

我就是你眼中十恶不赦的罪犯?

老公对不起,我曾当过小三

【走进咨询室的人们】,一周一更,给你讲讲变成来访者的故事。

[本栏目故事部分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Hi,你好,我是素心故事坊,简书心理专题的喵喵评审团成员,爱好讲心理的故事,绘思维的图像。

素心本科毕业于南开大学,研究生毕业于武汉大学。互联网媒体从十年后,跳出自己的舒适区转行心理教育,看到很多心理问题都源于个人成长中的初心迷失, 所以,目前正从经典的心理学书籍中读出简单,用于实践,懂得初心。

希望你和我一起成长,慢慢走,终会看到自己人生的彩虹!

[无戒365极限挑战训练营 第6周第1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