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老金出局,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失败

96
大俗小雅
2017.07.16 20:55* 字数 2915

在《我的前半生》即将到来的剧集,老金就要从罗子君的世界里出局了。尽管,他用了很多方式,希望能追到子君,但是最终,他还是黯然地、众望所归地领了盒饭。

在@我的前半生 官微上,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老金:我能修水管做饭做家务,开车接你上下班,跟我一起过可以吗?”

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老金,你会和他在一起吗?

微博下端的评论出奇的一致——只要贺涵!

“我是脸盲,根本看不出来谁好看不好看,老金又会做菜又体贴,家里什么活都能一手搞定,嫁给他应该会非常幸福吧,所以,我选贺涵~”

“挺好的,可惜有贺涵在,我选贺涵”

“照这么说都找水暖工和司机了”

我自己就可以修水管,做饭,做家务,开车上下班,干嘛和你过!!

“我会发张好人卡给老金,我要贺涵!”

那么,老金的出局是因为贺涵吗?是,也不全是

老金的自信与聪明

老金是自信的。一开始时,老金在子君面前是自信满满的,所以他会说:我是老金,黄金万两的金。他留意子君许久,大概判断出子君的状况:离婚,带着孩子,上下班坐公交,生活略窘迫。在这样的子君面前,老金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他用自己的条件做了精细的评估:

在上海,有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一个稳定尚算体面的工作,一辆能够出行的车子,虽然破了点,但是毕竟比挤地铁坐公交要好。

会做饭,离婚后练得一手好厨艺,第一次到子君家做客,他有备而来,提前准备食材,顺理成章地进入厨房,用他的厨艺征服子君和平儿。他对子君说,我一定把你们娘俩的肠胃调理好。

会修东西,下水道,水龙头,煤气罐,他对平儿说:金叔叔,什么东西都会修。随身带着的工具箱不是摆设,通过娴熟有用的水电工技能,让子君感受到他的无所不能。

老金觉得,自己是过日子的人,他能给子君的,是充满烟火气的普通人的平凡人生,这是子君这个单身妈妈最渴望得到的,他有这个自信,而这也是他的想象极限。

更让老金自信的是,他通过了子君妈妈的考察,并通过子君妈妈的问话,透露出自己的“优越”条件,他觉得,这个未来的岳母,肯定会认可自己的,这也是一上来,他脱口而出,喊子君妈妈“妈”的原因,好像这场婚姻,他已十拿九稳。

老金是聪明的。他对子君一见钟情,并不着急吐露心声,却选择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热情自我介绍,拉近与子君的关系,并用子君无法拒绝的理由,邀请子君上了他的车。在这一点上,老金并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得那么老实与忠厚。此后,他利用舆论,通过同事们的议论,制造压力,进一步推动了他与子君之间的关系——表白。

这次表白并不算突兀,他刻意营造的亲密关系,引来同事的八卦,加上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子君至少并不讨厌他,所以表白起来也相当大方得体: 我知道别人在议论什么,他们问我我就直接说,我喜欢你,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自从遇到你,看到你的第一眼,虽然我们不认识,但是我就觉得,你跟她们不一样……如果你想找一个好人过日子,你就考验一下我,看我老金行不行。

表白真挚,以退为进,这让子君在离婚后首次感受到来自男性的温暖贴心,在某一瞬间,她会认为,自己心里也是有老金的。

从这次表白开始,老金在子君面前,给自己贴了一张好人标签,这张好人标签在后面的剧情里,成了他和子君关系的通关钥匙。虽然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人来接送你,而你也愿意去让别人接送,那我就懂了。”这不过是他的堂皇之言而已。

老金很敏锐,他和子君的关系更进一步之后,便将子君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不容他人染指。他敏锐地发现了贺涵对于子君的感情不一样,立即挡在身前,对贺涵说:你的女朋友是唐小姐,你更应该去关心她……

老金或许是第一个发现贺涵对子君动情的人。

老金的自卑与短视

让老金从自信转向自卑,是遇到唐晶开始。

在老金的车上,唐晶问他,在商场干了十年,有没有未来的职业规划,并对子君的能力做出评估:不会在这个商场待一年以上。

唐晶很认真地对子君说,你必须对自己未来的五年十年有更清晰的职业规划。

老金一脸尴尬:我都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这并非他的假话,在老金内心里,从来没有对自己的未来有过职业规划,只是单纯的觉得留在这里,干得顺心顺手就行。在职业规划和个人视野上,老金是欠缺的,他的人生“带宽”不够,认知能力有限,缺乏对人生的洞察力和前瞻性,所以他只得意于如今工作的顺遂,却从未想过未来的长远。

后来,老金看到了唐晶的车,又与唐晶贺涵吃饭,让他深刻感受到了阶层差异,他忽然发现,自己有房有车、工作尚可的条件,在子君的朋友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先前内心里算计的优越感荡然无存。临别时,他硬塞给贺涵的饭钱,是他在自卑心态驱使下,努力挽回自尊的表现。

老金坦言,看到唐晶,他心里有点慌,因为像他这样的人,以前根本就接触不到唐晶这样的精英阶层。

老金的自卑受到一万点暴击,是在为子君调动工作时。当他发现自己在公司十年工作的资历,还不如人家贺涵举手之劳的一句话来得管用,他的自信之堤彻底崩塌。

老金的功利与阴暗

无疑,老金看起来是好人,但他骨子里却是功利的。他是个典型的精致利己主义者:老道,世俗,懂得人情世故,善于表演,他通过一连串看似好人的表演,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追求罗子君。

从一次经过精细计算的偶遇,到成为子君家的座上宾,再到顺利通过子君妈妈的考核,老金追爱之路,相当顺畅,子君对他也算是比较满意,对于一个离过婚,还带着孩子的女性,有一个这样的人全心全意对她好,已经是求之不得了。

这便是老金的功利所在,虽然这样的功利无可厚非。

还是唐晶和贺涵了解子君。

唐晶说:体验爱情,问的是心,不是脑子。

贺涵说:你现在应该更清楚地了解到,你交往的对象,应该是什么样的人。他现在生活的样子,就是你未来生活的样子。

话术不同,意思一样,老金是配不上子君的,两个人并不在一个世界。

老金并不想跟唐晶贺涵存在于同一个世界,他对子君说,以后你们这种聚会,我就不参加了。

老金不仅不想融入子君的世界,反而想把子君拉进自己圈子,所以他才会不满意子君穿着昂贵的外套去见自己的朋友,他要的是一个跟他一样,穿着朴素,面目平淡的女友,他接受不了光芒万丈,明媚靓丽的子君。因为,自卑会不断提醒他:他与她是不配的。

可以想见,如果两人走进婚姻,老金一定会用自己的方法隔断子君原来的世界,强行将子君拉低到自己的世界中,不允许子君向上,不允许子君优秀,只要差不多就行。他习惯用的那句话:我们小老百姓……这样的婚姻,必然让子君的下半生无比痛苦且无法自拔。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金之于子君,跟白光之于子群,是一样的。

贺涵一语点破真相:不要小瞧老好人的阴暗面。他为什么那么积极地帮你调到企划部,是因为企划部与收货部是一个楼层,这才是他的目的。

与老金的功利相比,贺涵一开始帮助子君是受唐晶之托,尽管他很讨厌她,却也愿意帮助她。在子君被离婚时,他教她如何清晰地认识对手凌玲的手段,分析她婚姻出问题的原因;

在她要抢夺儿子的抚养权时,他悄悄帮她找工作,教她如何争取到属于自己的50万;

他教她如何从低谷中走出,如何学会坚强,如何独立地重新生活。

他鼓励她成长,欣赏她的变化,尊重她的选择,没有任何功利心地,只是单纯地希望她可以重新站起来,改变自己前半生糟糕的状态,走进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所以,这样的老金与贺涵,如果你是子君,你选哪一个?

大俗小雅/文

原创作品,首发简书,欢迎转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