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连“女友”都能共享了?他们做到了然后OVER了

2017年9月的一天,情趣电商他趣在北京某商场外的公园投放第一批“共享女友”。

在他们的App首页选择“共享女友”后,点击“开始预订”,阅读娃娃的详细介绍,就可以选择心仪的女友类型。目前上线的有五款娃娃,与成本低廉的充气娃娃不同,娃娃由实体硅胶材料制成,与真人的身高体重相同,均为市场售价高达上万元人民币的硅胶实体娃娃,进入“个性化定制”界面,定制女友专属的发型、瞳孔颜色、肤色,以及加热、发声等智能属性;还可以根据需要,选择是否为女友购买服装与道具。

来源网络|现场图

这款万元级别的充气娃娃使用一天只需要298元,还可以包月,但需要提前支付8000元押金,可送货上门。

从滴滴快车到共享单车,从共享宾馆到共享雨伞,从共享充电宝到共享充马扎,从共享宝马到共享“女友”,共享经济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大势所趋,各类共享项目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要么独树一帜,要么选择合作,要么渴求合并。但共享“女友”一出,不过几天,项目便宣告失败。

平台官微发表致歉声明,宣布将暂停“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声明称,对于己经完成预订并交纳押金的用户,平台将全数退回押金和费用,并赔偿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而北京三里屯派出所已以“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其进行了罚款处罚,并要求其写了检查和保证书。


来源网络|网评

什么时候连“女友”都能共享了?这特么还是人麽?脏死了。有网友发出如此感叹。

针对清洁卫生问题,相关负责人给出回复:关键部位,会一单一换,使用之后,可以拆卸保留,反复使用。回收后还会经过五道清洁工序。(大多数网评表示不信真的会认认真真给你仔仔细细清洁,走个过场maybe。)

尽管官方给出的回复在他们自己看来滴水不漏,卫生保障堪称完美,甚至拿出来了“中国人羞于启齿那方面”来说事,但受众依旧不买单。

大清朝虽然已经亡了,但人类社会依旧向前发展,人的道德底线受到一次次考量,共享“女友”偷换概念式的挑战了人类的道德底线。从产品名称上打出“共享‘女友”的噱头,我们可以反问道:你家女友竟然允许被共享?共享经济的发展是为了在造福人类社会的同时而获益,然而共享“女友”的噱头就在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按网友的话说:想钱想疯了。寻找痛点,对症下药,找准产品定位,才能保障一个有质有量的项目实施。

共享“女友”换汤不换药,人在产品使用过程中产生了心理抵触。他趣推出的一个充气娃娃造价8000多,298元使用一次,送货上门,很多人表示,如果是这样子的操作,那还不如自己买一个,不论怎样对待她,她永远都是自己的,我的女友,只希望不退不换。一个人使用一个娃娃满足生理需求,这很正常,但成千上万个人使用一个娃娃,听上去像是找了个小姐——永远不用去对她负责任,只为了各取所需。

来源网络

我们可以推测一下,如果这个项目推广使用会造成怎样一种现象?

国民道德底线考量的又一次得到审视。充气娃娃是一些人解决生理需求的物品,是另一些人的精神寄托,单单是消费品不带有任何感情,那自然可以把重心放在卫生方面,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它已经上升到精神层面,它成为了依赖品,这种依赖品一旦嫁接到人身上,它所带来的影响便是社会现象的呈现。快餐式生活,快餐式爱情,快餐式婚姻,男人们会不会对于娃娃的“接盘”操作转换到人身上?快餐式爱情会不会加重呢?

共享经济的衍生物愈发的多,法律法规不完善,对人性的考量越来越多。人类的贪嗔痴念有的时候真禁不住考量,把垃圾按照规定分类丢进垃圾桶,而这件事还是个流浪汉做的,那这件事就会被铺天卷地的被报道被赞扬,这难道不应该是每个公民应该做的呢?什么时候这样的小事变得如此难能可贵了。言归正传,各类共享层出不穷,有了共享女友的轰炸,就会有共享男友的脑洞,无法想象它将怎样刷新人们的三观。触碰到监管红线,夭折便不言而喻。

共享创新虽好,万不能毁三观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