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让子弹飞》勾起的一件奇特往事


01

昨晚看到有朋友在朋友圈发《让子弹飞》,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多回忆。想当年刚上大学时,还不太习惯去电影院看电影。总觉得要是能免费从网上看到,为何还要花钱去电影院看?现在回想起来,总算知道其中一个原因了,那就是氛围。尤其是看起大片时,电影院的大屏幕和音响,特别刺激感官,颇为震撼人心。当时没去体验下,可能主要是因为穷。想想也是心塞。

突然有一天,上完课后,英语老师给了我两张当天下午五点的电影票。(因为平时跟英语老师关系比较好。)说是朋友送给她的,但她没时间去看,让我和舍友一块去看看,免得浪费了。我一看电影名,《让子弹飞》,姜文演的。哇,不错!本着不看白不看的心理,当即答应了。于是立马约上胖子,熬到下午没课,屁颠屁颠地赶去坐公交。因为票上的电影院在市区,而我们学校在郊区,所以离得还是有点远。

记得当时是四点多才坐上公交,我还怕一个小时赶不到,火急火燎的,抱怨胖子磨蹭太久了,不早点出发。胖子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淡定地说:“放心,来得及。”这点我特别佩服他,不论多紧急的事,总要摆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倒的领导做派,心态特别好,但到底慌不慌,鬼才知道。

车上没多少人,除了我们,还有两个大叔,四五十岁的模样。在坐车的这段时间,那两个大叔在一旁侃大山,我们也听得真切,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大叔还讲了个事。

说的是他认识的一个司机朋友,一直在跑黑车宰客,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没跑了。然后他就奇怪呀。正好有一天碰到了这司机,就问他原因,然后司机就给他讲了自己的经历。

这经历特别有意思,我到现在为止都记得特别深刻,这里说来给大家听听。

下面是那个司机的故事。

02

有一次跑黑车时,司机遇到一个小伙,年纪轻轻,估计二十岁出头。小伙着装简单朴素,面相憨厚,颇为稚嫩,一看就是刚进社会的毛头小子。那时他手上还提着个漆黑色的手提箱,正好拦下司机的车,说是要前往某个地方。

司机打量了小伙一番,心中暗想:这下遇到一个肥羊了,可得好好宰宰。于是先报了个实在价,“20元”。小伙子嗯了一声,上了车。

上车之后,他们俩也不搭话。小伙子端坐在后排座位上,把箱子放在右手边,用手护着,很是安静。司机也不觉有异,开着车,照着路线,到达了指定地点,一路上风平浪静,相安无事。

到达目的地后,小伙子提着手提箱下了车,准备拿钱付车费时,这时司机也下了车,笑嘻嘻地对着小伙子说道:“不好意思呀,小伙子,涨价了,现在车费是100块。”

这司机也是四十来岁,一脸横肉,有着将近一米八的个头,体态魁梧,看样子也是道上混过的。笑起来,不觉得温柔,反倒颇为狰狞。

小伙子听到司机变卦,先是愣了一下,有点没反应过来,

“嗯?我们事先不是说好20块吗?你这不按规矩来?”

司机好像是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狗屁规矩!老子就是开黑车的,要啥规矩!”

“要是不给钱,就别想走!”

司机恶狠狠地盯着小伙子,双手紧握着拳头,又补了一句。

在司机眼中,这就是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还不信自己拿不下他。毕竟自己干这行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过,最后还不得照样老老实实地掏钱。

听完司机的恐吓后,小伙子皱起眉,脸上露出几分愠怒之色。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舒展了眉头,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那我给你钱,你敢收吗?”

“啥?”司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见这小子竟然笑起来了,颇为恼火。

“有什么不敢收的?赶紧给我拿来!别耽误老子做生意!”

小伙子嘴角的笑容还是保持不变,恭顺地把手提箱递给了司机。

“这箱子没有密码,掀起卡扣就能打开。”

这时候司机有点懵了,这小伙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不成这一箱子都是钱?

算了,不想了。想那么多不是他的风格。司机毫不客气地接过手提箱。别看体积不大,还挺沉的。司机一手费力托着箱底,一手把搭扣掀起,慢慢打开箱子。

在打开箱子的同时,只见司机的双眼越瞪越大,再瞪下去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了,同时脸色也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过了不到半分钟,他好像回过神来,全身哆嗦了下,颤颤巍巍地合上手提箱,顺势跪在了小伙子的面前,把箱子恭恭敬敬地放在他面前,一边猛磕头,一边哀求道:

“饶命啊……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命啊……我真是瞎了狗眼了!我再也不敢了!请您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说道后面,司机都已经涕泗横流、泣不成声,脑袋都磕出血迹了,整个人几乎都要摊到地上,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模样。

后来具体怎么结尾的,司机没有细说,笔者也不太清楚,但是看样子,那个年轻人多半是放过了司机,而这司机也确实没有再开黑车了,后面也不知道改行做了啥。

故事讲完了,这时候大家可以猜猜,箱子里面有啥?

钱肯定是有的。但不只是钱。


还有一把手枪和一本军官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