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17)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聚会南京

第十七章 劫后重生

有点强硬的挂断张磊电话,宁心脸上闪现出一丝内疚,她耷拉下眼睛,叹了口气。突然她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份,毕竟不是上学时冲动无顾忌的年龄了,入社会几年的他们更要面子,自尊心更强。毕业后和张磊几年里接触不多,大多来自妈妈和她的交谈,张磊常去她家看望,而她也知道张磊仍然追她不放。这要放在分手之前,她可能不会觉得自己这么强硬有错,可今天她感到自己行为无礼和随意伤害,毕竟喜欢和爱一个人不是错,不应该被随意对待。

而自己的这种认知变化,她其实很清楚原因。和于安分手这段日子她成长很多,这段日子不好过,但却让她心智更加成熟。失去之痛,让她更多的去反思自己的性格成因和行为表现,让她学会更多关注他人的感受,让她深思自己的需要和所爱,也让她变得更加勇敢,敢于面对,也敢于付出。

她又打开手机,觉得需要给张磊发个短信,委婉解释下。

“谁啊,你的又一个追求者?”一旁的楚雪边悠闲的搅拌着咖啡,边看着挂断电话后,低头思索着好像有心事的宁心问。

“哦,是也不是,我老同学,好多年的一个老同学,我回个短信哈”宁心看着楚雪,好多年这几个字她加重又拖长语调说着,熊猫眼里的憔悴还没有散去。

“哦,回吧,看起来有新情况啊”楚雪调侃到。

“唉,不是有新情况,是很早就有情况,唉,算了,不说他了,我们接着刚才青阳家的事说吧,我还挺好奇的”宁心给张磊简短发了解释的短信,抬头眨巴着眼睛看着楚雪。

“恩,好,你个好奇鬼啊”楚雪调侃微笑说到,她吃了一颗坚果,又抿了两口咖啡,半斜靠在沙发上,肩膀内收,双手交叉合拢,这才开始诉说。

宁心突然发现,青阳祭日后,楚雪谈青阳和与他相关的事时,第一次是这样面带微笑的。能和她调侃,说明她情绪是有放松的,能面带微笑,说明她的内心已经在释怀那段感情。宁心很高兴楚雪能真正慢慢走出阴霾,她手托下巴,微笑着聆听楚雪诉说。

公婆当时没有儿子,就收留了青阳,善良的他们心疼和喜欢这个男婴,当亲儿子来养,始终没告诉青花和别人是捡回来的,为此婆婆大半年没有出过门。怕青阳长大知道身世后埋怨,也担心女儿知道后欺负他,老两口对青阳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好,什么好东西都紧着青阳。

但孩子的心是敏感的,尤其是成长和叛逆期的女孩子。刚开始青花对自己这个弟弟还挺新鲜高兴,但看着爹妈对青阳的偏好,以及她年龄增长,对他的反感日益加深,内心怨恨的她经常私下欺负青阳,后来公婆知道后,理解却不能告诉女儿真相,只是告诉她,她是姐姐,要让着弟弟,因为青阳还小,还不到揭开身世的时机。

公婆对青阳的呵护,以及青花的误解,也加剧着青花和青阳的矛盾,直到青阳如愿考上重点高中,青花初三复读一年仍然没考上,他们的矛盾从此埋下导火索。本来公婆多交点钱她可以上中专,出来也能当个幼儿教师,可家里钱有限,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理所当然,公婆选择了考上高中的青阳。

而青阳也算争气,后来如愿考上了大学,作为村里为数不多走进大学学府人,成为父母的骄傲。而青花初中毕业后,就到外面打工赚钱了,工资几乎都交到了家里,公婆一部分补贴家里,一部分供青阳上学,青阳上大学的一部分学费来自姐姐,所以,他心里对姐姐感激又充满内疚。

打工的生活很艰难,后来有人说媒,男方家庭条件还不错,只是男孩也没有正式工作,也算登对,青花就嫁了过去。结婚后生活还不错,可看到她亲近同学中有当教师的、有当老板的,慢慢都在县城买了房子,而她依然住小平房,在农田里风里来雨里去的,内心的怨恨再次被勾起,她回家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埋怨没供自己上中专,那次吵架就当着青阳的面,青阳感激内疚的心,又附上更深的自责,他暗下决心,毕业工作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姐姐。

农村生活和家庭境况也影响着青阳,他自卑又勤奋,理智又感性,善良也乐于助人。所以,同样来自农村的楚雪在一开始,就很吸引他,激发他的保护欲,他和她有天生的共同语言,而夏冰对他来说,只适合做朋友,生活背景差异巨大的他们走不进彼此的生活和生命,这也是结婚后聊起曾经,青阳才告诉她的。

后来青阳结婚,公婆拿出多年积蓄,在县城给青阳买了房,大姐对青阳的怨恨和对公婆的埋怨又更加深一层,她的心仿佛被这种情绪禁锢,直到青阳离去前依然不能释怀。

青阳离世前一天,他叫过来姐姐,哭着把爹妈告诉他的身世秘密告诉了姐姐。他哭的喘不过气,消瘦的脸在激烈的情绪下抽搐,年轻男子该有的活力荡然无存,他乞求姐姐原谅他不能报答她了,乞求姐姐去和爹妈和解,原谅他让爹妈白养这么大,却无法尽孝。

青花对事实无法接受,木桩似的杵着发懵,她一时转不过来弯。她内心的积怨,让她理解不了父母为什么对个外人比对自己还好,而这个优质养大的外人现在要离开了,把赡养的责任又扔给了嫁出去的她。她原本就有的怨恨此刻又参杂进去了愤怒,埋藏在心里的导火索一触即发,可转脸看到病床上抽搐哭泣的青阳,又有点同情,她什么也没说,漠然的走出病房。从此和爹妈的关系,有缓和,但她内心无法完全释怀的冰冷让她无法一下子就表现出亲密和原谅,而这些,只能交给时间来化解。

楚雪说完,叹了一口气,内收的肩膀慢慢舒缓,双手渐渐散开,整个人仿佛催眠后刚醒来的状态,呈现出完全的放松。这次讲到青阳离世到讲完,她很平静,没有情绪激烈波动和哭泣,她只是很放松的瘫坐在沙发上,仿佛任由这个世界去接纳她,而她呢,好像也在拥抱这个新的世界。

楚雪看着宁心,宁心也看着楚雪,俩人不约而同,相视而笑,俩人脸上那种神采,都宛若新生。

谁说不是呢?每时每刻,都是新的一刻,都可能是新的开始或旧的结束,都可能在任何地方挥手离去或孕育新生。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享受每一刻,缅怀过去但不沉沦,享受当下但不迷惘,期待未来但不怯懦。

下一章 | 放手去爱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