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 (四十九) 穿越的爱情

字数 2597阅读 167

第四十八章 黑寡妇 回顾

第四十九章  穿越的爱情

    廖天明也清清楚楚看到了这一幕,对于一个从警二十余年的老警察来说,见过的怪事没有一斗车也有一箩筐,但象这种只有在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桥段,活生生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平生所未见,确实有点被惊着了。

    其他人也都回不过神来,包括郭强,他还在后悔抠动了扳机,自己不得不接受命令,好在速射子弹没有伤到朋友,被黑衣女轻易化解,他又是庆幸多过了惊讶。

    阿乙是目击者之一,在汽车被炸的时候,还好他的普桑离得远,没受到什么损坏,黑西装的两个凶徒逃逸后,又看到市里来的警队大动干戈,前赴后继,看得很过瘾,再亲眼看到黑衣女腾云驾雾般来去,他越发觉得今天这趟差使出得真值,活了快四十年,今天终于见到了什么叫匪夷所思。

    最难过的是曹霸,他不知怎么跟孔市长交待,孔市长一直沉稳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今天可是动了肝火,自己的独生子被黄建东虐得那般萧条,气得七窍生烟,下令警队霹雳动员,动用了所有眼线和天网系统,才找到了黄建东在常东的确切位置,立即出动刑警武警特警一百多人,就是为了万无一失地抓捕黄建东。虽然带队的是公安局长廖天明,但是他才是真正的主攻手,本来一直想找机会一枪将黄建东击毙以绝后患,无奈天意弄人,错过了时机,也错过了立功的机会。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猎物被X战警中黑寡妇一样的黑衣女救走,他真的怀疑,廖局长这个报告怎么写得出来,他自己怎么向上汇报?就算所有警察帮着作证,就算将鱼网忽悠成一堵墙,领导们谁又会信呢?

    在场的所有警察,有很多人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以便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那团绿光,确确实实挡住了无数子弹。

    既然最危险的黄建东已经逃走,廖局长也不担心了,挥手召集特警上前,围住崇玲玲和铁牛,将这两个也呆若木鸡的嫌犯铐上手铐,并检查了掉在地上的一堆黄铜子弹,全部收集起来。之后,从县公安局叫来清洁队,带走了地上已被击毙的黑衣男和已然死亡的金三,将崇玲玲和铁牛押上警车,车队呼叫着向衡州市方向开去。

     在不远处,祁阳的父亲——祁雪枫,将刚才发生的一幕,用相机全部拍了下来,他一边拍一边下巴惊得掉在了地上。作为衡州日报的新科记者,他今天正好被派到常东县做采访,做一个关于“村村通工程,利国利民”的专题报道。报社的丰田小霸王正行驶到附近,他听到爆炸声,记者的敏感让他叫司机停车迅速跑过来,现场却被警察封锁,只好远远地用挂在胸前的佳能相机拍了些照片。他也认出了那是机械厂的子弟黄建东——自己的大恩人。边拍边想起一句话,什么叫局限,局限就是砍柴的以为皇帝用的都是金斧头。作为寻常百姓,亲眼所见如此科幻场景,这篇报道写出来,一定会轰动全国。

    ......

    黄建东第一次感受到了飞翔的青春活力,在小时候,他曾多少次渴望能像孙悟空一样能在天上飞,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没想到等了这么多年,自己真的成了悟空——掳走的“妖怪”——被一个女人夹起来冲上云霄,低下的人群慢慢变成蚂蚁,房子慢慢变成火柴盒。上面的空气很清新,耳边呼呼生风,发型都乱了。

    他光顾着体验极限的快感,都忘了观察单手夹住他的女人,直到他们落了地。两人降落在红旗水库旁边的一块草坪上。红旗水库方圆一百里,依山傍水,离县城约有二十里路,清凌凌的水,蓝盈盈的天,非常优美的风景胜地。南宋初年,岳飞岳武穆曾在此练兵,水库北面至今还有岳飞驻军的大营寺和金兰寺,古朴典雅,含韵幽长。从外界要进到水库观景的人,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驱车经过一个长约2.5公里的桃源洞钻山隧道,另一条是坐船进来。由于黑衣女的“带领”,他们是从天上降落,避开了人群,落了东南一处幽静之处,人迹罕至。草坪旁,南面绿树掩映,北面水库中清波泛澜,雨后甜丝丝的空气,沁人心脾。

    黑衣女缓缓揭开黑色的蒙面头巾,露出一张俊俏的脸,从来都是镇静如钢的黄建东,下巴也要掉下来——黑衣女竟然是马云芳,云芳的卷发顺着光洁的额角如波浪似的披垂下来,雾鬓风鬟,发际有飘逸的金光,她面色红润,两只大眼睛,一黑一蓝,根本不像大病初愈。

    “云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建东惊讶道。

    云芳没有回答,只是走到他跟前,抬头深情凝望着他,抬起右手,轻轻抚摸他刀切斧割一般的脸,开始泪眼朦胧。她的右手手腕带着一个像运动手表一样的手环,闪着绿光点点。黄建东一把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搂着,云芳鼓起的双峰贴在他的膛上,能感受到强烈的心跳。

    “建东,我想你,非常非常想你。”云芳在黄建东的耳边喃声说道,声音带着哽咽。

    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此情此景相遇,一切言语都是催化剂。黄建东扳过云芳的肩,双手捧住她的脸,低头深情地吻住了她的红唇,迎接他的,是滚烫火热的潮湿。

    林子里的鸟清脆地叫了起来,湛蓝的天空,开始洋溢热烈的情绪,直到吻得云芳喘不过气,黄建东才将女人放开。

    云芳已经情不自禁,她将双手绕到身后,将紧身衣后的拉链一拉到底,褪下装备,露出雪白的肌肤,她如玉的胸和平坦的小腹,一览无遗地坦露在爱人面前。黄建东心潮起伏,云芳浑身散发出来的迷离香气,如梦如幻,这时候,再也犹豫不得了,他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腰,搂过爱人继续吻将起来,从脸、脖颈、酥胸、手臂、小腹一路吻下去,直到吻得云芳全身融化......

    (此处省略很多字请客官自行脑补)

    待到两人浑身被汗水浸湿,“野战”完美结束,云芳坐了起来,脸上无限的满足,她光着身子去穿她的紧身衣,黄建东这才发现,她的连体紧身衣的大腿外圈,套着一圈黑色橡胶匣,想必里面就是藏了先前挥洒的钢钉暗器。

    黄建东也穿好了衣服,终于该聊天了。

    “云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能飞了?”黄建东好奇地问道。

    “建东。”马云芳穿好了衣服,开始挽头发,说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你可能接受不了,但是你要选择相信,不要有任何怀疑。我是从2012年穿越回来的,碰巧了正好救了你。”马云芳热切地看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道。

    黄建东惊愕地看着自己的女人。穿越?这太不可思议了。他也看过黄易的穿越小说《寻秦记》,作为小说是很有意思的,现实生活真正碰到穿越不由得不令人惊奇,况且,还是自己的女人。

    “等等,一六三医院的你呢?”黄建东抛出了心中的疑问。

    “那个我,还在医院躺着,建东,我在医院躺了九年!也就是2011年,我才醒过来。我是从另一个基准时空穿越过来的。”

    这是一个离奇的时间悖论,同一个时空,有两个马云芳?

    “什么是基准时空?”

   “基准时空是......建东,我慢慢跟你说,这个有点复杂,我饿了,我们是不是先去附近找家餐馆,边吃边谈,听说这红旗水库的农家‘叫花鸡’很好吃。”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