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破局、新零售及国际化整合——阿里巴巴组织调整所释放的信号

字数 1807阅读 66
  1. 以前在回答菜鸟的问题时,曾经提及一个个人解读阿里动向的原则,要站在10年的角度上来看阿里的现实意图,后来又补充了三点,需要从组织变动、技术团队变动和PR变动的角度来看业务落地的信号——以上是我个人的基本立场。至于是否存在过度解读,那就看各人的理解了。
  2. 这次阿里巴巴组织调整中,表面上能看到的是技术端、新零售端和国际业务端的变动,实际上还不能忽略业务调整背后的隐藏对象——品牌客户。不管是天猫事业部「帮助全球品牌数字化转型、实现线上线下融合经营的主阵地」也好,还是猫超「推进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超市新零售模式」,乃至阿里妈妈元老张亿芬(赵敏)回归替代集团CMO董本洪(张无忌)出任阿里妈妈总裁,背后都隐隐指向品牌客户的需求。
  3. 过去这几年中,在B端,天猫非常明显地从商家运营转向了品牌运营:新锐品牌端,延续了淘宝造物节和淘宝二楼等新品(dian)牌(pu)浮出机制,天猫美妆和品牌孵化机构OIB甚至在今年5月合办了新品牌大赛;品牌运营端,以会员体系(品牌数据资产)为中心,建立了从数据银行到策略到传播到会员运营平台的路径;品牌传播端,阿里妈妈推出了Uni Desk,进一步拓展了品牌投放渠道,等等。
  4. 姑且我们可以认为,天猫事业部的独立表明,在经过几年尝试后,阿里巴巴已经摸索出了一条以会员体系为中心的、可复制的、体系化的品牌数字化转型道路,这或许也代表着天猫的思考,品牌数字化转型才是实实在在可实施的方案。
  5. 新零售技术事业群的成立,则释放了另一个信号:要实现数据意义上的新零售,数据意义上的全渠道,仅仅依靠业务已然到达瓶颈,需要技术来破局。换句话说,天猫事业部的前半句「品牌数字化转型主阵地」代表着过去已然的成功,后半句「帮助实现线上线下融合经营」将是接下来技术破局的重点。多说一嘴,这里所说的「数据意义上」指的是新零售未来必然需要基于数据,而现在门店数字化才刚刚开始,除了系统数据,店铺并不能提供任何新的数据来源。
  6. 佐证或许在于,在阿里社招网站上,过去一年中,阿里巴巴增加了两类新的招聘:一类是硬件端,对于硬件工程师和电气工程师的招聘需求;一类是门店端,对于空间设计和陈列等等的招聘需求。前者指向线下的IOT(物联网)设备,后者指向智慧门店。
  7. 旁证或许就是浅雪带领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地位提升,正如资料所显示,人工智能实验室在IOT、汽车智能等领域进行了不少的产品化尝试,其推出的智能音箱已经成为国内 No. 1 的存在。之前和朋友评论新零售的未来或许就是软硬结合,至少从这次调整来看,硬件已然被提升到了更高的层次
  8. 天猫超市事业部成立,释放的信号或许在于:超市数字化是现在门店数字化中最值得探索的方向。新任总裁李永和(老鼎)公开身份是前京东商城COO,和盒马创始人候毅同样出身京东,而众所周知,京东在3C、家电、快消等标品和半标品领域,积累了丰厚的运营经验。候毅的盒马结合了阿里强大的地面执行能力,已然成为该领域的标杆案例,那么,现在再加上一个老鼎,加上大润发等等,会不会上演更多的好戏?当然,盒马在集团的战略地位也可能就相应要下降了,其推出智能POS解决方案,是否也是一种提前的应对方式?
  9. 借着5年2000亿美元进口额的东风,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也独立了。如果单纯是从这个承诺出发,那么,很明显,事业部独立是为了提供组织保证和降低执行中的阻力。但如果是从组织准备的角度,未尝不是在做国际化业务上的新探索,希望能够从中杀出类似靖捷、候毅这样的猛将。
  10. 综合以上,那么作为集团底层的云自然是要动一动的。从「云」到「云智能」,所增加的「智能」一词,恐怕不仅仅指向AI算法,还指向了智能硬件(IOT)——这是阿里巴巴早已经确立的方向,只是通过这次调整被释放出来,把原本的集团能力借助云智能事业部向社会开放,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11. 行癫原本就是集团和云事业部的双料CTO,本次兼任云智能事业部的总裁,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值得过度解读。唯独「兼任」二字,着实有些意味,不负责任猜测,莫非还考虑在未来引入一个新的云智能事业部总裁?再结合阿里云国际化的方向,或许这还是为阿里第一个外国总裁准备的?
  12. 逍遥子公开信最后指出,阿里将从「拥抱变化」转向「创造变化」,成为新时代的「造风者」,这里所释放的信号,恐怕就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即将来临了。
  13. <广告> 接下来的10年,将是「门店数字化-门店数据化」的新时代,以智慧门店为基础,陈列、商品、店铺系统、导购、活动运营、空间设计、pop-up store等等都将发生改变,甚至是变革,「未店」旨在记录和讨论这种变革。关注我的side work:「未店」Future Store,获取未来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