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 350阅读 46

对面的楼传来老鼠的撕咬声。

还有两天,我就离开了这片故土。

我和她,自然是不可能在一起了,可我并不伤感。她的理智,我的掩藏,让我们做了个绝对正确的选择。我从不看好异地恋,我认为,这两个月开始恋爱的人,必定承受不住异地的折磨,结局可想而知。原因么,爱需要陪伴。你我没有荷西对三毛的无需理由,无需解释,无需言语的爱,谈个异地恋,是罪过。我需要的爱情,是能在我为她撑伞时吻我的脸,是能跟我一起在街头弹吉他唱歌,是能跟我在雨中奔跑,是不嫌弃跟我在桥洞子底下睡觉。异地,能做到吗?但是这些人,偏偏认为自己没有问题,偏偏相信这爱可以一生一世。陪伴一生的人给你的爱是现实的。你对离开的人的爱是理想的。但是,我祝福他们。年轻人,总要有些故事丰富阅历。

路,是我自己选的。这条路,只有我自己。既然选择,便一心一意,坚定不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