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给我烙了五个菜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天忙得真是有始有终,刚瘫在沙发上喘口气,我妈的电话来了,我疑心是妈的腿又疼了。接通一听是我爹的声音,他奉我妈的命令问我有空没,要给我送菜馍,我妈正在灶间忙着。我这才想起昨天给妈打过电话让我爹骑着三轮车来带粽子。

单位发了两箱粽子,个个真空包装,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我撕开煮了几个,还不错。于是打电话让我爹来拿,我很乐意让老头儿开着三轮车没事出门多跑跑腿,这对他曾经的焦虑抑郁大有益处(虽然经过艰难治疗已大有好转)。

其实我给家里打电话并不全是为了粽子,隔几天给爹妈通一次电话是常态,我需要从爹妈说话的语调语气判断他们这几天的心情和状态,以便及时应对。我把电话打回家,响了好久我妈没接,这不正常,我正心里嘀咕,果然一会儿我爹接住电话就告了我妈一状,说我妈为了一点儿芫荽种子在平房上爬高上低(她有腿疼病,需要多歇息),我一听火气腾腾得,这老太太真不听话啊。我听见我爹在电话里大声嚷:“哼,恁闺女吵你哩!”等我妈接住电话,我还没张嘴,妈乐呵呵地一句:“是丽呀!”我的怒气像气球被刺破,“砰”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妈的中气十足,给她检查买的药肯定起作用了,说明腿疼大有缓解。

本着负责的态度,我还是对妈进行了又一次语重心长的告诫。我的喋喋不休刚说了三分之一,我妈就把话题支开了:“我给你烙个菜馍吧,家里的米谷菜长得太旺了,吃不及。”于是我就很没有骨气地放弃了对妈的批评,转而就唾液生津,拼命想菜馍了。

刚走到后操场,我爹的电话就追来了,说都到我家门口了。想着热腾腾的菜馍,我一溜烟往家跑去。我爹每次来就在家门口老实站着等我,从不肯移动半步,难道是担心走几步我就找不到他?我一看,那么大一包菜馍!我爹说有五个,我抱着还烫手,还有一兜番茄。我笑我妈啥都给我带,超市里到处是番茄,还大老远让我爹带来。我爹认真地说这是从许昌买的,又面又甜。好吧,这几个又大又圆的番茄跟着我爹的三轮车从几十里外的城里下乡体验生活来了。

我把那箱粽子给我爹拿着,一问,他竟还没喝汤(晚饭),我妈做事一向心急,一定是刚烙完菜馍就催着我爹给我送来了。我急匆匆把我爹赶走,迫不及待抓起一个热乎乎的菜馍“吭叽吭叽”咬起来(连切成两半这个最起码的仪式感也没要,实在对不起人们赋予菜馍的传统吃法)。菜馍很香很软,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就吃完了一个(是一整个!)

吃完后开始懊恼,我不是减肥嘛!晚上一向不吃晚饭,还因此有了一点点瘦意呢。不过立刻又理直气壮地想,这是我妈给我烙的菜馍,我要不吃就是暴殄天物,于是我就又吃了半个!然后,我想尝尝我爹说的又面又甜的许昌番茄,我就又吃了一个大番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我由于感冒,嗓子疼痛,茶饭不思,身心疲惫。上班的走了,上学的也走了,我一个人在家,本想睡觉,不经意间,看到...
    呆萌的老张看世界687阅读 897评论 56 70
  • 这是一篇演讲稿作业或者也叫碎碎念 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想说的题目是:爱是什么?其实,与其说我要告诉大家什么...
    天青色Gracy阅读 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