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

春日的山间微凉,山坳里温度颇低,背阳的地透着阴冷,只有中午阳光普照的地方,你才能感觉到春天的味道。

我们沿着盘山公路,向山上绕行,山路曲折,弯弯绕绕如女人的S型曲线,行驶间看不见脚下的路,车窗里只有缓缓上升,然后是消失了的路,路是单行道,行人很少,只我们一辆车在行驶。

车子一直开到山的尽头,确切的说是路的尽头,尽头是个拓建出来的水泥平台,平台上调转车头,可以放几辆车,再向上走就是石阶,石阶并不平滑,新砌的,没有岁月磨损的痕迹,一阶一阶,拾阶而上。

一低头,看到石阶旁斑驳生了锈的铁链,与游人如丝万人抚摸过的铁链截然不同,那铁链总是被摩擦的泛着油光,而这里鲜少有人触及。

最上层的石阶上立着一块碑,碑上记录了庙宇的来源,此为狐仙洞,供奉的是狐仙,狐仙善德,福泽庇佑世人,世人感恩于狐仙,遂建庙宇。

庙宇三处,一处朝西,两处朝南,每一处都有一个水泥做的焚香炉,庙宇四周插着红旗,无庙门,敞开着,只在门口随意的放着几个编制的垫子,庙中并无雕刻的神仙塑像,只有一个向里深入的洞穴,为狐仙洞。

一个凉亭,凉亭上落满灰尘,并无歇息之地,我们站在庙宇前向南眺望,满目尽是荒凉,一小块一小块圈起来的地,有梯田的风貌,却无梯田般的水乡风景,地是未种任何作物的裸露泥土。

小朋友也趴在栏杆处,从缝隙中向外观望,脸上是欢呼雀跃激动的神情,从后面,一把抱起他,将他双脚放在栏杆上,他突然就安静了,而后才意识到他是害怕了,忙将他放下,转过身来,问他,“怕不怕?”

他小声的说着:“怕!”

幼儿的世界真是纯真!

下山再上山,这次是徒步,并没有成行的路,只有一条貌似有人向上走的痕迹,踩下去,踩折了的植物,植物是干枝、枯草,看不出是什么,也叫不上名字,只是有的布满行刺,一不留神挂了衣服。

露出来的石头是蓝的加了白丝的花纹石,东一块西一块的,散布在其中,踩上去并不活络,是固定的与大山相连。

行至半山腰,遇到一颗开花的树,远看以为是桃花,走近了才知道是樱花,花开烂漫,小妹妹上山时,折了几枝柳枝遍了个花环,正好缺了花的装点,折了枝樱花点缀其中,傲是好看!

抬眼向上看,上面还有两颗樱花树,开的更为灿烂,那个摇晃树枝的男子周身落满花瓣,突然就有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折颜的十里桃花,花瓣飞舞的场景,那一刻,你笑的如此灿烂。

再向上爬连踩踏的痕迹都不再明显,站在那最后的宽阔处,拍下整个山坳的全貌,房屋林立,不规则的依山而建,有些许朦胧的境意,若是早晨阳光洒下的余晖,当是另一番意境了!

大山确实是适合抒写的水墨,正如苏轼的《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这几句诗是不仅仅可以用做庐山的!

推荐阅读:《腊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