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小鸭

到了夏天,小麦是金黄的,燕麦是绿油油的。干草在绿色的牧场上堆成垛,鹳鸟用它又长又红的腿子在散着步,噜嗦地讲着埃及话,这是它从妈妈那儿学到的一种语言。田野和牧场的周围有些大森林,森林里有些很深的池塘。的确,乡间是非常美丽的,太阳光正照着一幢老式的房子,它周围流着几条很深的小溪。从墙角那儿一直到水里,全盖满了牛蒡的大叶子。最大的叶子长得非常高,小孩子简直可以直着腰站在下面。像在最浓密的森林里一样,这儿也是很荒凉的。这儿有一只母鸭坐在窠里,她得把她的几个小鸭都孵出来,不过这时她已经累坏了。很少有客人来看她。别的鸭子都愿意在溪流里游来游去,而不愿意跑到牛蒡下面来和她聊天。

最后,那些鸭蛋一个接着一个地崩开了。“噼!噼!”蛋壳响起来。所有的蛋黄现在都变成了小鸭。他们把小头都伸出来。“嘎!嘎!”母鸭说。他们也就跟着嘎嘎地大声叫起来。他们在绿叶子下面向四周看。妈妈让他们尽量地东张西望,因为绿色对他们的眼睛是有好处的。“这个世界真够大!”这些年轻的小家伙说。的确,比起他们在蛋壳里的时候,他们现在的天地真是大不相同了。“你们以为这就是整个世界。”妈妈说,“这地方伸展到花园的另一边,一直伸展到牧师的田里去,才远呢。连我自己都没有去过。我想你们都在这儿吧?”她站起来。“没有,我还没有把你们都生出来呢!这只顶大的蛋还躺着没有动静。它还得躺多久呢?我真是有些烦了。”于是她又坐下来,“唔,情形怎样?”一只来拜访她的老鸭子问。“这个蛋费的时间真久!”坐着的母鸭说,“它老是不裂开。请你看看别的吧。他们真是一些最逗人爱的小鸭儿。都像他们的爸爸——这个坏东西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一次!”“让我瞧瞧这个老是不裂开的蛋吧,”这位年老的客人说,“请相信我,这是一只吐绶鸡的蛋。有一次我也同样受过骗,你知道,那些小家伙不知道给了我多少麻烦和苦恼,因为他们都不敢下水。我简直没有办法叫他们在水里试一试。我说好说歹,一点用也没有!——让我来瞧瞧这只蛋吧。哎呀!这是一只吐绶鸡的蛋!让他躺着吧,你尽管叫别的孩子去游泳好了。”“我还是在它上面多坐一会儿吧,”鸭妈妈说,“我已经坐了这么久,就是再坐它一个星期也没有关系。”“那么就请便吧,”老鸭子说。于是她就告辞了。

最后这枚大大的蛋的蛋壳还是裂开了,从里面钻出来一个灰蓬蓬的小家伙。

“这……这是……”鸭妈妈瞪大了眼睛。

第二天,天气依然晴朗,风和日丽。鸭妈妈带着她的孩子们下水游玩。

“嘿!这家伙长得真够丑的呀!”同伴们看见了这个灰蓬蓬的家伙,“他跟我们为什么不一样啊?”

“喔喔喔,别管这些!”鸭妈妈一边把小家伙赶开,一边带着其他小鸭子下了水。

“噫?这家伙……不是吐绶鸡啊。他长得像是……”老鸭子又来了。

“是啊。真是丑的可怕呢。”鸭妈妈打断她,摇摇头,抖了抖身上的水。

“这么丑,不如我们就叫他丑小鸭吧!”小鸭子们起哄着,其中一只趁机在他头上啄了一下。

“嘿嘿嘿!别欺负你兄弟!”鸭妈妈生气地说,但即便如此,还是有另一只从丑小鸭脖子上揪下来一撮毛。

“我带你们去农场的另一边吧。”鸭妈妈转移话题,带着小鸭子们走了。老鸭子留在原地,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

但因为丑小鸭长得实在太丑了,走到哪里都是被嘲讽的对象。

“哇!咱农场还有这么丑的东西?”鸡棚里的老母鸡生来是一副怨妇模样,扇动着翅膀说道。

一只雄吐绶鸡昂着头,把自己鼓得像一个气球,趾高气昂地看着这像又不像自己的小怪物。

晚上,大家都进入了睡眠,只有鸭妈妈一个人窝在草垛里辗转反侧,看着身旁熟睡的丑小鸭,又看了看四周,鸭妈妈狠下心,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她偷偷来到了吐绶鸡窝。

“他是您的孩子吗?”鸭妈妈坐在雄吐绶鸡对面,搓着手,脸红红地问。

“啊……我看看啊……”白天那个趾高气昂的雄吐绶鸡从草垛里摸索出一个眼镜,颤颤巍巍地带上——他有着严重的近视。

“即便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要他的。你知道……这小家伙……长得太……奇怪了。”雄吐绶鸡收起眼镜。

“啊,好的,打扰了……”鸭妈妈失望地捧着熟睡中的丑小鸭走了。

第二天,情况依然糟糕。似乎农场里所有的人和动物都不喜欢这个长相丑陋的家伙。大家都欺负他,弄得丑小鸭十分难过。

“你走吧。”鸭妈妈大手一挥。

可能是受不了大家的态度以及眼神,丑小鸭心一横,翻过栅栏,跑掉了。

“哎哎哎!你……你怎么把他放走了!”老鸭子刚刚追过来,想仔细看看这丑家伙。

鸭妈妈痛苦地摇摇头,转身照顾其他小鸭子去了。

丑小鸭独自来到一个沼泽边上,小鸟们看见他,都惊讶地飞走了。

“一定是我长得太丑了……”丑小鸭心想,于是跑的更快了。他一口气跑到一块住着野鸭的沼泽地里。他在这儿躺了一整夜,因为他太累了,太丧气了。

天亮的时候,野鸭都飞起来了。他们瞧了瞧这位新来的朋友。

“你是谁呀?”他们问。丑小鸭一下转向这边,一下转向那边,尽量对大家恭恭敬敬地行礼。

“你真是丑得厉害,”野鸭们说,“不过只要你不跟我们族里任何鸭子结婚,对我们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可怜的小东西!他根本没有想到什么结婚,他只希望人家准许他躺在芦苇里,喝点沼泽的水就够了。

他在那儿躺了两个整天。后来有两只雁——严格地讲,应该说是两只公雁飞来了。他们从蛋壳里爬出来还没有多久,因此非常顽皮。“听着,朋友,”他们说,“你丑得可爱,连我都禁不住要喜欢你了。你做一个候鸟,跟我们一块儿飞走好吗?另外有一块沼泽地离这儿很近,那里有好几只活泼可爱的雁儿。她们都是小姐,都会说:‘嘎!’你是那么丑,可以在她们那儿碰碰你的运气!”“噼!啪!”天空中发出一阵响声。这两只公雁落到芦苇里,死了,把水染得鲜红。“噼!啪!”又是一阵响声。整群的雁儿都从芦苇里飞起来,于是又是一阵枪声响起来了。原来有人在大规模地打猎。猎人都埋伏在这沼泽地的周围,有几个人甚至坐在伸到芦苇上空的树枝上。蓝色的烟雾像云块似地笼罩着这些黑树,慢慢地在水面上向远方漂去。这时,猎狗都扑通扑通地在泥泞里跑过来,灯芯草和芦苇向两边倒去。这对于可怜的丑小鸭说来真是可怕的事情!他把头掉过来,藏在翅膀里。不过,正在这时候,一只骇人的大猎狗紧紧地站在小鸭的身边。它的舌头从嘴里伸出很长,眼睛发出丑恶和可怕的光。它把鼻子顶到这小鸭的身上,露出了尖牙齿,可是——扑通!扑通!——它跑开了,没有把他抓走。

“啊,谢谢老天爷!”丑小鸭叹了一口气,“我丑得连猎狗也不要咬我了!”他安静地躺下来。枪声还在芦苇里响着,枪弹一发接着一发地射出来。

天快要暗的时候,四周才静下来。可是这只可怜的丑小鸭还不敢站起来。他等了好几个钟头,才敢向四周望一眼,于是他急忙跑出这块沼泽地,拼命地跑,向田野上跑,向牧场上跑。这时吹起一阵狂风,他跑起来非常困难。到天黑的时候,他来到一个简陋的农家小屋。它是那么残破,甚至不知道应该向哪一边倒才好——因此它也就没有倒。狂风在丑小鸭身边号叫得非常厉害,他只好面对着它坐下来。它越吹越凶。于是他看到那门上的铰链有一个已经松了,门也歪了,他可以从空隙钻进屋子里去,他便钻进去了。

屋子里有一个老太婆和她的猫儿,还有一只母鸡住在一起。她把这只猫儿叫“小儿子”。他能把背拱得很高,发出咪咪的叫声来;他的身上还能迸出火花,不过要他这样做,你就得倒摸他的毛。母鸡的腿又短又小,因此她叫“短腿鸡”。她生下的蛋很好,所以老太婆把她爱得像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第二天早晨,人们马上注意到了这只来历不明的丑小鸭。那只猫儿开始咪咪地叫,那只母鸡也咯咯地喊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老太婆说,同时朝四周看。不过她的眼睛有点花,所以她以为丑小鸭是一只肥鸭,走错了路,才跑到这儿来了。“这真是少有的运气!”她说,“现在我可以有鸭蛋了。我只希望他不是一只公鸭才好!我们得弄个清楚!”

这样,丑小鸭就在这里受了三个星期的考验,可是他什么蛋也没有生下来。那只猫儿是这家的绅士,那只母鸡是这家的太太,所以他们一开口就说:“我们和这世界!”因为他们以为他们就是半个世界,而且还是最好的那一半呢。丑小鸭觉得自己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是他的这种态度,母鸡却忍受不了。

“你能够生蛋吗?”她问。

“不能!”

“那么就请你不要发表意见。”

于是雄猫说:“你能拱起背,发出咪咪的叫声和迸出火花吗?”

“不能!”

“那么,当有理智的人在讲话的时候,你就没有发表意见的必要!”

丑小鸭坐在一个墙角里,心情非常不好。这时他想起了新鲜空气和太阳光。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渴望:他想到水里去游泳。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就不得不把心事对母鸡说出来。“你在起什么念头?”母鸡问。“你没有事情可干,所以你才有这些怪想头。你只要生几个蛋,或者咪咪地叫几声,那么你这些怪想头也就会没有了。”

“不过,在水里游泳是多么痛快呀!”丑小鸭说。“让水淹在你的头上,往水底一钻,那是多么痛快呀!”

“是的,那一定很痛快!”母鸡说,“你简直在发疯。你去问问猫儿吧——在我所认识的一切朋友当中,他是最聪明的——你去问问他喜欢不喜欢在水里游泳,或者钻进水里去。我先不讲我自己。你去问问你的主人——那个老太婆吧,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她更聪明的人了!你以为她想去游泳,让水淹在她的头顶上吗?”

“你们不了解我,”丑小鸭说。

“我们不了解你?那么请问谁了解你呢?你决不会比猫儿和女主人更聪明吧——我先不提我自己。孩子,你不要自以为了不起吧!你现在得到这些照顾,你应该感谢上帝。你现在到一个温暖的屋子里来,有了一些朋友,而且还可以向他们学习很多的东西,不是吗?不过你是一个废物,跟你在一起真不痛快。你可以相信我,我对你说这些不好听的话,完全是为了帮助你呀。只有这样,你才知道谁是你的真正朋友!请你注意学习生蛋,或者咪咪地叫,或者迸出火花吧!”

“我想我还是走到广大的世界上去好,”丑小鸭说。

“好吧,你去吧!”母鸡说。

于是丑小鸭就走了。他一会儿在水上游,一会儿钻进水里去;不过,因为他的样子丑,所有的动物都瞧不起他。秋天到来了。树林里的叶子变成了黄色和棕色。风卷起它们,把它们带到空中飞舞,而空中是很冷的。云块沉重地载着冰雹和雪花,低低地悬着。乌鸦站在篱笆上,冻得只管叫:“呱!呱!”是的,你只要想想这情景,就会觉得冷了。这只可怜的丑小鸭的确没有一个舒服的时候。

一天晚上,当太阳正在美丽地落下去的时候,有一群漂亮的大鸟从灌木林里飞出来,丑小鸭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美丽的东西。他们白得发亮,颈项又长又柔软。这就是天鹅。他们发出一种奇异的叫声,展开美丽的长翅膀,从寒冷的地带飞向温暖的国度,飞向不结冰的湖上去。

他们飞得很高——那么高,丑小鸭不禁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他在水上像一个车轮似地不停地旋转着,同时,把自己的颈项高高地向他们伸着,发出一种响亮的怪叫声,连他自己也害怕起来。啊!他再也忘记不了这些美丽的鸟儿,这些幸福的鸟儿。当他看不见他们的时候,就沉入水底;但是当他再冒到水面上来的时候,却感到非常空虚。他不知道这些鸟儿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要向什么地方飞去。不过他爱他们,好像他从来还没有爱过什么东西似的。他并不嫉妒他们。他怎能梦想有他们那样美丽呢?只要别的鸭儿准许他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他就已经很满意了——可怜的丑东西。

他一直生活在这里,不论春夏秋冬,温饱冷暖,他都一直一个人过着。

有一天早上,丑小鸭看着还未来得及结冰的湖面惊叫了起来。湖面上呈现出的自己的倒影,并不是自己一直相信中的丑丑的大鸭子,而是有一个尖尖的嘴,样子像极了农场里的那只……诶?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吐绶鸡!

他发了疯似得跑回了农场,四周的景象还像他离开时的那样,没有变,只是动物们都变得他已经不认识了。

“喔!快来瞧瞧啊!看是谁回来了!”一只老母鸡嚷嚷起来,就像当年那样。动物们一下子被吸引了过来。

“你是……”老鸭子走过来打量了他一番,觉得眼熟,却又不认的。

“我是丑小鸭啊!”丑小鸭叫了起来。

大家都惊呆了。

“你……你不是鸭子,而是……一只……”老鸭子看了看丑小鸭,又回头看了看鸭妈妈。

这时,鸡棚里传来一声嘹亮的叫声,大家不约而同地望去,只见一只白色的美丽的大鸟扇动着翅膀飞了起来。他的羽毛是那么的美丽,他的身形是那么的优雅。

“是……是天鹅!”见多识广的老鸭子一眼就认了出来。

“哦!上帝啊!那才是我的孩子啊!”鸭妈妈激动地说。

“你的孩子?”老鸭子不解。

“那……你是说……我一直养着的……是一只天鹅!”雄吐绶鸡颤抖着声音。

“是的。”

“那……这家伙……才是……”

“是的。”鸭妈妈鞠了一躬,“抱歉那天将您的孩子换了。不过您看,他不是好好的吗!”

这时,鸭爸爸终于露面了,他背着手,拍了拍鸭妈妈的肩膀,面带微笑,“那么亲爱的,或许我们俩应该谈谈。”

“谈什么?”鸭爸爸的笑容让鸭妈妈有些不安。

“我们抛开你所有的问题不说,或许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生出一只天鹅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