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默研勤耕之陈增弼先生收藏的榉木四出头官帽椅

陈增弼教授古典家具藏品展于4月26日结束,两日前与几位好友前去嘉德参观学习。近几日会把这些家具与各位分享一二。因场馆环境所限,拍的照片有些差强人意,大家就凑合着看吧。在此深表歉意。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尺寸:长52厘米;宽41厘米;高93厘米。椅子是清早期作品,整体秀美文绮。这些年在博物馆、拍卖会或书籍资料上看到的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较多,但此椅子的气韵并不亚于黄花梨制器。榉木作为古典家具传统用材的一种,它纹理细密,纹路山峦叠嶂般华美。王世襄先生曾在《明式家具研究》中指出:“即使有东、西山榉木家具肯能时代较晚,惟手法不变,典型俱在,只能说明明式风格在此地绪远流长,延绵不替”。榉木家具与黄花梨家具的手法相同,只是用料上差异。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靠背板用S形独板,纹理华美。搭脑与靠背板交接处出斜坡,与靠背板如一体,给人舒适的就坐体验。椅盘攒框装棕藤软屉。屉下有一根弯带。椅盘边抹混面线脚,上下压边线,做工细致考究。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棕藤软屉

椅子屉面的棕藤看上去较为粗糙,估计是因年代久远原来的棕藤软屉遭到破损,现在的软屉为后人所配。这件椅子从造型及手法来看,应为“苏作”。苏作家具虽然用材极为珍惜,但在编软屉上非常讲究。苏州地区很早以来就以手工艺品著称。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藤面

椅子后腿与靠背两侧立柱为一木连做。但椅子的鹅脖退后安装,并未与椅子的前腿一木连做。一木连做有加强椅子架构的特定作用,非一木连做,肯定也有设计者自己的考量。这件椅子扶手下没有我们常见的联帮棍,而是采用鹅脖退后安装,替代了联帮棍, 从外观上看,非常清爽。对于扶手和椅腿都比较纤细的椅子,这样设计也无可厚非。美国著名收藏家安思远先生曾特别钟情此类鹅脖退后安装,未施联帮棍的四出头官帽椅。(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翻阅我以前写的关于安思远先生收藏四出头官帽椅鉴赏的文章)

椅子的券口牙子起边线,前足与正面券口相接处也起边线,让椅盘的混面线脚与券口、前腿的线脚相呼应。腿子的管脚枨用前后低,中间高的造法,用以错开榫卯,保证椅子腿足的承重力。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扶手细节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扶手细节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鹅脖细节

从上图所示的榉木四出头官帽椅的扶手及鹅脖细节来看,虽然椅子为榉木,但已经看出非常亮泽的包浆。扶手及鹅脖的弧度优美,粗细匀称,非常耐看。

我们接下来再看这椅子做工的两个细节。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细节图

第一,这件椅子的扶手与立柱、扶手与鹅脖的接合处,除正常的榫卯外,还有一个辅助的销钉。不知道这椅子是从一开始就这样做的,还是后来为了增加椅子的架构稳固才销入的。关于这个销子我们可以从王世襄先生所著的《明式家具研究》中找到一些现线索。“极少数明式家具在榫卯拍合后,用钻打眼,销入一枚木钉或竹钉,目的在使榫卯固定不动。北京匠师称之为“关门钉”,意思是门已关上,不再开了。修理古旧家具,遇此情况,仍需用钻将钉钻碎,方能拆卸,否则会把榫卯拆坏”。


黄花梨四面平条桌细节

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出的一件黄花梨四面平条桌,我们可以通过细节,看到关门钉的使用。使用关门钉或许是某些工匠的手法,也或许是定制者有此要求。王世襄先生认为,良工制榫,实无再加销钉的必要。现在无论用或不用关门钉,我们都觉得这是个有趣的点,是个值得说说的事情。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椅盘边抹榫卯


榉木四出头官帽椅椅盘边抹榫卯

第二,这件榉木四出头官帽椅的边抹榫卯接合与我们常见的椅盘攒框略有不同,采用大边出一大一小双透榫的方式。

这件榉木四出头官帽椅基本保存整,只是两个后腿处因腐朽嫁接了一段,侧面牙板还能看到有几个虫蛀的洞洞。一说虫蛀,原谅我想到了,只有虫蛀的蔬菜才是安全无公害的蔬菜。无论怎样,这件颇具明式风格的清早期榉木四出头官帽椅能保存尚好,且能被公之于众,也是它做出的重要贡献。它是我们研究明式家具的实物。也是家具发展史上的重要物证。存之,它幸,见之,吾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