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39、温情且舒心

“怎样才能快点成啊!愁死人了。”安沫筱在第N次失败之后,愤愤地喊。

“也不是没有办法。”暗月从空中落下,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安沫筱两眼放光凑了上去,随手拿起书当扇子给暗月扇风,“什么办法?”

暗月整以好暇的看着她,“现在是腊月……”

“呵……呵……”安沫筱尴尬的放下手里的书,改为垂肩。

“不好,小沫沫,很寂寞的。”水月斜躺在旁边软椅里摇头,单手支着额角,凤目半垂显然不同意暗月将要说的话。恢复记忆的安沫筱性子较之以前脱跳不安分,他真正的是忧喜参半。

“寂寞?”安沫筱疑狐地看看水月,又看看暗月。

“是,不过对于修行很有帮助。”暗月的话使安沫筱的疑虑马上飞走。

“不就是寂寞嘛,小意思。”安沫筱大大咧咧地笑。寂寞而已,她什么都可能怕,就不怕寂寞。以前那个安沫筱可能唯唯诺诺怯怯生生,但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老虎来了也敢拔了它胡子来耍耍。

“没有大人的手谕是不能进禁地的。”水月一句话使安沫筱的热情熄灭了一半。“不然那些个长老能把墨宛闹翻了天。”后面一句话安沫筱的热情全部熄灭……那些长老的功力她算是见识过了。真可比泼妇,一哭二闹三上吊。头疼……

“真想去?”暗月脸上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目光却停驻于她脸上,似研判什么。

“真想去!”安沫筱白他一眼。干吗怀疑她的毅力和诚心。

“晚上大人回来了你可以直接去找他说。”暗月放下手里的茶杯慢条斯理的说。

……

安沫筱瞪着有些得意的暗月一阵无语!只有想揍他的冲动。

不觉已是初夏的夜微风徐徐,透着丝丝凉爽。太阳还没下山,院子里的虫儿就开始了合唱,天一抹黑,就变成了大合唱。使得院子里好不热闹。

安沫筱懒懒的趴在桌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吹着额前垂下的一缕头发,良衣进屋见状就乐了:“姑娘,你真的是无聊到没东西玩了。”

“哎。”安沫筱闻言一低头,把脸贴在桌面上,无奈的叹气。回想自己从到了这个世界开始所经历的所有事情,安沫筱就感觉无奈感充斥全身。最最让她窝火的是自己喝下了襄王下了料的美酒之后断片了。虽然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那天晚上究竟是她吃了墨轩还是墨轩吃了她,还是根本就没吃?纠结万分!

每到无聊的时候想起来,她就为自己的白痴愤愤不平!一想到墨轩那仙儿一般的人物,她又开始无奈了。要是搁以前,这种人她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往上靠。还是说身体的本能比自己的脑子更为诚实?她骨子里的倔强带着懦弱,所以才会本能的依靠他?!神啊,还不如让她继续失忆下去,别想起来……

“姑娘是在想大人了吧。”良衣奉上茶水,小声说。

“良衣,你的慧眼很亮。问题是,你亲爱的姑娘我,现在没想大人。”安沫筱一手支起脑袋,一手敲击着桌面。“我在想,上哪儿物色个好男人。”

“物色男人?!”良衣一听,脸色刷一下白了。这小姐的脑子里天天都在想什么啊。

“嗯嗯,物色个好男人……”安沫筱扬起一抹坏笑。

“如果这句话被大人听见,我相信,你屁股会开花。”水月和暗月结伴而入。沐浴后的两人,一个白衣柔情,一个黑衣潇洒。白的叫人如沐春风,黑的叫人心旷神怡。

水月晶亮的眼瞳透着些许孩子气,薄薄的嘴唇呈现可爱的粉红色。那颇为阴柔的脸庞搭配着他温柔的笑颜,估计出门都会引发车祸。暗月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冷硬的面部在安沫筱面前也柔和了许多,恢复记忆的安沫筱绝对没有放过这个天天守在身边的冰块的意思。只要他装酷,她就找着茬的使劲揉搓他的脸。美其名曰,帮他活动面部表情。

“哼,我就说了。你去告状也无妨。”安沫筱不服气的喊道。良衣请安后赶忙跑出去端茶,这个姑娘与先前,简直判若两人。还是先前那个姑娘好伺候啊,不过这个姑娘也很好玩。

“嚯,没人管得了你了。”水月嘴上说着,满脸的戏谑。

安沫筱额头抵着桌面,蹭了蹭,幽幽地说。“我是个坏人。”

“这话从何说起?”二月同时一惊,水月紧忙上前扶正她的肩抬起头来,注视着她。

“息……”安沫筱微抬眼睑,幽怨的眼神吓坏了水月,暗月也紧张的看着她。“假若我对你……对你……”含羞带怯,媚眼如丝,“你可愿意?”

“呃?!!”水月一愣,暗月傻眼。

“物色了半天,我还是觉得你最好。”水月看着安沫筱含情脉脉个眼神没来由的打个冷颤。石化……

“哈哈哈哈哈……”随即屋内响起一串清脆的笑声,安沫筱看着两人傻掉的样子边笑边往屋外跑。

“小沫!!!”水月窘得的脸微微泛红,紧跟着恼火的追了出去。暗月则站在一旁捧腹大笑。早知道她这么好玩,他就不多此一举删除她的记忆了。

安沫筱纵身飞向房顶,水月宽袖一抖,一道水纹直奔她身影而去,缠住她的脚踝往回一带。她的身子立马失去重心,伴随一声惨叫,四仰八叉的摔进了院子里的荷花池里,惊得池中的鱼儿乱窜,溅起一片水花。等她狼狈的冒出水面,头顶着一片荷花残叶。两边还挂着三,四根水草。

“要人命呢,我美丽的息!”安沫筱扯掉头上的叶子和水草,爬上岸边,一边调侃着水月,一边拧着裙摆的水。暗月已经笑得快瘫倒在地上,而水月站在门前哭笑不得。

“这是演的哪一出?”墨轩儒雅的身形从外面拐进院子,看着狼狈的安沫筱笑道。

“大人。”一见墨轩,原本看热闹的一屋子人全跪在了地上。就剩了拧水的安沫筱稳稳当当的站着。

“恩,都起来吧。”墨轩微微抬手,丫鬟侍从各干各的散开去了。水月的脸上还带着红晕。“沫筱,跟我过来。”

“噢。”安沫筱提着湿漉漉的裙摆,甩了甩衣袖,跟着墨轩身后走了过去,没走两步忽然回头冲着水月和暗月吐吐舌头拌个鬼脸,嬉笑着走了。

水月挫败的一拍额头无奈叹息,暗月笑着搂着他的肩膀,不停的抖。水月没好气的冷着脸瞥他一眼,转身就走。

“喂,干吗啊,又不是我逗的你,别生气了,我不笑了,不笑了还不行么?哈哈哈哈……啊!”乐极生悲,暗月追上去,没注意到走廊边上有盆刺梅,一脚踏了上去。后果可想而知。

“哈哈哈哈……”看着一脚花刺的暗月,水月也乐了。

“水,月,息!”暗月咬着后槽牙喊出水月的全名,水月不以为然的哼着小曲自己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陈祥怕打翻了瓷罐,轻手轻脚放在石桌上扭身去抓安沫筱。 别看老爷子头发花白,胡须甚长。动作灵敏,如白驹过隙,在空中留...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62评论 0 1
  • “玄在何处?”墨轩立于院中冷声问道。 “回大人,暗月小主出城去迎接水月小主了。”出声的人名为墨阳。乃墨宛影卫,一般...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845评论 0 1
  • 风轻云淡,柳絮摇曳,草长莺飞;花园里绿意浓浓,水波粼粼。 闲来无事,安沫筱开始钻研花花草草的培育。没事就往花园跑,...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88评论 0 1
  • 解开了那繁复宫装的盘扣,宽大的群幅随地而落,束腰的纽带缓缓松开……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安沫筱的举动……站定时,只剩一袭...
    MissGirls组合Anne阅读 174评论 0 1
  • 业界普遍认为2016年将成为VR元年被载入史册。5月19日的 i/o大会上Google公布其vr系统daydrea...
    于叽叽阅读 1,941评论 1 13
  • 世界如此美好,看起来触手可及,但你却可能一辈子都触碰不到。你以为自己真实地活在世间,享受着这个世界的真善美,而事实...
    CJLi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