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自此山水不相逢。

太宰治离开横滨了。

不是暂时性的,时长永久。辞了侦探社的工作,拿了三个月的薪水——难得没有被扣得见底,对此当事人还惊叹了一番信封的厚度。

他在港口上的船,船是黑手党的,森鸥外亲自下令说不准对太宰治动手,顺便几个人护送他离开。写作护送,读作监控,太宰知道他的亲老师这是恨不得他赶紧滚蛋,所以上船的时候特意回过头来,对着森鸥外一眨眼,笑得绵里藏针。不过愉快却是真的,他轻轻快快地说:我真的不回来啦,这种破事又多,又不得安生的地方,我可不想再回来找罪受了。森先生多保重啊,您可一定要活到红叶大姐接班的时候,实在不行我看樋口小姐也行,芥川君就算了,港黑交给他怕是要亡了。

森鸥外假装听不懂他的明嘲暗讽,也笑眯眯地回答:多谢太宰君关心,港黑的事情你现在用不着多操心了。

太宰治才不稀罕在他老师身上多投几分关注,而且想来森鸥外也不乐意被他一个成年男人盯着看,所以太宰转过头,又嘱咐起侦探社的良心来。对中岛敦,他本来是想认真给点人生建议的,结果想了想他这前期杀人放火,后期不明着杀人放火,转职把妹翘班逗后辈的二十来年,好像也没几条能给的人生建议,索性只点点头,口吻沉重:敦君,以后芥川君就麻烦你替我操心啦,也不用太认真,偶尔注意一下他死活就好。

中岛敦心想我不是我没有,我挑不起这个重担,太宰先生您可不要。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婉拒,站在他旁边的芥川已经往前迈了一步,仍然是那么不懂客套的性子,仍然是那么直言不讳的风格:不必,鄙人不劳太宰先生费心,更不需要这种无用之人的关照。

敦:……


短短一段从港口到甲板的舷梯,被太宰治走了近二十分钟,侦探社社员们早就给太宰治送过行了,今天各有各的事,除了一个中岛敦,就乱步跟着社长来送他。太宰治也不知道是不是亏心事做多,看到乱步那双眼睛就心虚,干咳两声后移开目光,对着港口的一众人员挥挥手:走了走了,除了女士留下送行大家都可以回去啦。

立原道造走在广津后面,四下扫了一圈后,终于发现好像缺了个人。他们黑手党也不是天天有事要处理,不然黑蜥蜴今天也没可能跟着凑这趟热闹,但是上到森鸥外下到二队行动人员都来了,这么一群人里,独独缺了个中原中也。他思考了两秒钟,转头拍了拍旁边的银:哎,中也先生怎么没来,难道是被首领打发去护送了?

一直不声不响走在旁边的芥川,这时候淡淡地开了口:中也先生出差了,后天回来。

这下不止立原,广津柳浪都没忍住稍稍偏过头:不在?

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他的情绪看起来没有任何波动,大家只得把刚涌到嘴边的问话压了下去,通过眼神进行八卦交流,只有银眨了眨眼,总觉得微妙地从兄长身上看出了一点好奇。

港口黑手党的人从来不吝啬于想象力,哪怕编排上司和前上司被抓住了可能要扣年终奖,也拦不住众人在中原中也回来前的两天里,把他和太宰治的私下送行的场景编排了八百个情况。就在梶井基次郎钻到黑蜥蜴的办公室里,编排第八百零一种情况的时候,樋口匆匆从门口走过,十秒钟后又退回来,探了个脑袋:“中也先生的飞机回来了,应该正在降落...你们要不上楼顶看一下?”


***


一整周不见踪影的港黑大忙人终于回来了,中原中也这次回来得简直是众望所归,京都到横滨的直升机刚落了地,迎接的人就站了两列,为首的是广津柳浪和立原道造。中原中也从机舱里跨出来,愣了一下,而后对立原道造招招手:把上个月武器流入总额的审计报告给我拿来。

抱着资料的银向来不善言辞,闻言当机立断地把手里的文件交给立原,对他使了个眼色——你上,我们掩护。后者被队友卖了个干净,然而碍于干部大人在前,敢怒也不敢言,比了个中指就颠颠地跟上去,琢磨着中原的脸色提了一句,那个什么,您的老相好...不是不是,搭档,滚出横滨了,您听说了吗?中原中也把那厚厚一沓报告拿过来,一边往楼里走一边头也不抬地随口应道:哦,我知道,前两天抽空和他喝过酒了。

立原道造竖着耳朵听了半分钟,却没等到他上司的下文,这才意识到中原已经说完了。黑蜥蜴和梶井基次郎期待了三天的大八卦,甚至连樋口和芥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注意着的新闻,落在当事人这里居然只是下班后随便喝了杯酒?期待和现实落差太大,立原觉得就是中原中也下一秒要扣他年终奖也无所谓了,当即一个激动,追着干部大人进了办公室,忙不迭地追问:喝了酒就没了?真情道别呢?最后一架呢?再不济,你俩就是平时见面,不也得硝烟十足地互讽几个回合吗?虽然中也先生您平时都想把太宰...先生,剁成肉酱,但是给老搭档的送别酒,跟我们这些人不一样,总得有点什么特殊的吧!

他这一问还真问住了中原中也,大忙人想了半天,最后皱着眉回答:“我俩敬了个酒,算是特殊的吧。”

立原说敬什么?

他说就碰了个杯呗。

立原说那当然不算啊!你们就不能认真敬个酒吗!

中原耐心告罄,心想就你事儿多,算不算老子说了算,直接大手一挥把人扔出了门外。


不过叫立原道造问了这么一通,他莫名有点想喝酒,当即从书柜里层找了瓶波尔多出来,一边醒酒一边漫不经心地想刚刚那个话题:不然呢?还能敬什么,敬两社友谊长存? 还是敬我们相互浪费的那些青春?算了吧,他跟太宰治何其熟悉,举手投足间的小动作姑且不谈,对方家里有几双筷子他俩都一清二楚。这些客套话,就是太宰治想说,他中原中也也不屑于听。

其实他和太宰治私下里,真没其他人想象得那么剑拔弩张,战火四起。早几年恨不得把对方赶紧死是真,现在连吵架都嫌懒也是真。旗鼓相当的交锋来了无数轮,对方有什么套路招数,早就知根知底;你来我往的试探玩了千百遍,也没见着谁真把谁弄死。七八年过去,他还是黑手党的高层干部,太宰治也好端端地沾花惹草祸害众生。两个认识十几年的人,要是临道别还跟高中生一样,搞什么要滚快滚我放炮庆祝那一套才是搞笑,怎么想都不如坐下来和和气气吃碗拉面。

他俩之前会面完全是出于意外,不过现在想来也可能是太宰故意堵他的。这点还和以前一样——有什么事儿不能直说,非要自己凑到他面前,笑吟吟地说:哟,中也,这么不巧啊。满脸写的都是我有个关子要卖,你快给我个台阶下。中原对他这点毛病烂熟于心,极配合地一挑眉毛,摆出一副你懂我懂的不耐烦,说怎么又是你这家伙,你还没死成啊?

只是这次太宰治不按套路出牌,他点点头:对啊,但是我要走啦,要离开横滨了。

他笑得太平常,看不出一星半点认真的意味,然而那双眼睛却是温暖又沉重的,明明白白地告诉中原中也,这不是句难得好心的玩笑。于是港黑的劳模就愣在了原地,把这几个字拆开咀嚼了半晌,然后一点头:哦,挺好的,至少我不用再三天两头就收到港口出现人形漂流物的汇报了。

太宰治假装没听懂他的挖苦,凑过去对他的老搭档眨眨眼,真实意图总算暴露出来:那你不请我吃个饭呀?

中原翻了个白眼,而后爽快地一点头,说行吧,就请你一顿断头饭。

虽然说是吃顿好的,中原中也却也没任由着太宰治指着横滨最贵的餐厅挑,开车载着人三拐两拐,去了原来他两搭档那会儿住的公寓附近的日料店。太宰下车的时候咂了咂嘴,嫌他小气,却也没有别的意见。老板娘还认得中原,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瞟到太宰治身上,愣了几秒钟才露出恍然的表情,皱着眉埋怨道你好久不来啦。

吃饭的过程平淡无奇,中原中也一个劲往太宰治碗里放辣,太宰则把自己碗里所有的胡萝卜都丢给了中也,整个过程宛如战争,还是持续了很多年,却愈演愈烈的那种。他去结账的时候,太宰摸出签字笔,在中原中也大衣里层的角落,画了小小一只猫。画右半边猫胡子的时候中原回来了,太宰治干坏事被抓包,却仍然不慌不忙,添上没画完的那几笔的同时还问候了一下他当年一时兴起捡回来,最后全权丢给中也抚养的那只猫。后者叫他滚,于是太宰就明白那只猫对方肯定养得好好的。

走的时候中原中也难得好心,问要不要送他一程,太宰治看着他摇下窗子,然后替对方关上门,笑盈盈地说不用啦,散步的时候说不定能碰上什么美人呢,那我就不走了。他搭档嗤笑一声,对着他扬了扬下巴,踩下油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


从柜子里翻高脚杯的时候,中原想起自己那天吃饭吃到一半来的短信,他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手机正摆在桌上,消息显示未读,不过太宰治的话八成看见了。这次出差的原因不大不小,就是时间太凑巧,但是到底为什么中原中也不打算问,太宰治也绝不会承认他有动什么手脚——这些方面他们还是一样的默契。太宰治说要走,他怎么可能去拦?十八岁那年太宰治离开黑手党,没人拦得住,如今太宰治二十四,要离开横滨,更是不可能为谁留下。作为昔日搭档,中原中也看得比谁都通透,他也不屑于去做任何自降身价的事情,和原来一样请太宰治一顿饭,在出任务之前问对方要不要搭顺风车,留着大衣上那枚涂鸦,就已经是莫大的宽容了。其他所有的,都该随着两瓶啤酒的相碰,消融个干干净净,只留他们两人心知肚明,才算圆满。

这就是如今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哪怕昨日名声震彻横滨,对当事人来说也都久远得像是上辈子的事儿了。所以中原没想过敬已经落幕的时代,也不会敬再不相见的未来,该顺应时间归于平静的,他才不会声势浩大地去缅怀。

中原中也起了酒,往高脚杯里倒了小半杯。窗外黄昏已至,从港口黑手党的大楼高层看下去,正好能看到海边的七八分全景,他的办公室在二十六楼,中原端着酒杯走到落地窗边,入眼处海岸线吞没了半枚血轮一般的夕阳,正是橘红和蔚蓝的交界时分。余晖落在中原中也肩头,映衬发尾如火。

他出神了几秒钟,脑海里忽地闪过一个念头,下一刻便真心实意地笑起来。这一笑仿佛洗掉了中原中也用数十年沉淀下来的稳重狠练,露出骨子里的意气风发来,他瞳仁清亮,恍若十六七的少年。

还是有些东西值得敬一杯的,他想。

中原单手揣着口袋,对着海面上鸣笛的汽船举了举杯。


敬双黑。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冰箱门上的便利贴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家中放在厨房拐角处的偏蓝绿色冰箱上贴满了便利贴,为了方便留言,干脆连没写过的...
    爱太中的大可乐阅读 2,501评论 1 16
  • 结局下一章,标准大团圆 「请进」 敲门声戛然而止,漆黑的人拖着他沉重的外套走进。 刀尖般削瘦的男人,体质欠佳,习惯...
    月又三郎阅读 1,964评论 0 9
  • 给家宰的生贺,琐碎日常。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走进港口黑手党大楼的时候,两个人头顶都落了一层薄雪,冬雪下了一夜,早上中...
    御星辰阅读 368评论 0 5
  • 从物理学能量守恒定律到李笑来最近的一句话:人的幸福感来自于与世界产生更深的链接。 体悟极简的必要性。把一件事情干好...
    春天的约会阅读 214评论 0 1
  • 后来,我们都长大了。 各自旋转在自己的小世界。 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 或是擦肩而过,或你仍记得我。 我们随意走进路...
    孟冬流萤阅读 92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