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精灵 7 愚人码头

晓熹盼兮/文

目录 | 上一章

7 愚人码头( 本故事纯属虚构 )

逸珺拨通越洋电话,被告知茂雄已离开唱片公司和临时寓所,连通知他改寄地址的那封信也被退了回来,原因自然是“Reciever Not Found(查无此人)”。

按说,茂雄就算有什么事,至少会打电话去她家。可现在究竟怎么了?不会是……逸珺赶紧打住自己下意识的臆测。来回踱步中,她瞥见办公桌侧柜敞开的第一格抽屉内,覆在记事簿封皮上的,不正是记着茂雄家电话号码的便利贴?她双手捂住脸,不禁为自己刚才的紧张慌乱哑然失笑。对了,何不试看看打电话问他的家人呢?

接起电话的那头“喂”了一声,听来和善可亲,她请逸珺稍等。又来一个青涩男声用国语恭敬询问:“请问尊姓台甫?”

逸珺简要介绍了自己的姓名身份,说茂雄嘱咐过,如果找不到他,就请她向他家人询问想办法。男孩的声音稍稍迟疑,却马上热情洋溢起来:“阿姊,老实讲……我们也有个把月没三哥的消息了。要不,你南下台中,我们见面聊一下?”

逸珺随即应下。她处理完身边公事,向直属女上司提前告了假。到家后跟爸妈说南下休假两天,将两套衣物收进行囊。次日清晨,她就搭乘丰原客运,转乘公车到达谷关。

初抵谷关,逸珺戴着遮阳草帽,还是被强烈的直射日光晒得眯起了眼,赶紧披上长袖薄衫。尽管一路青山河谷风景迷人,终究入不了她的眼。此刻她正心急如焚,收获再美的景致又哪比得上寻获茂雄的消息。

环顾四周,这边住宅均建在山脚下,垭口处。下车站正逢中饭时分,她在附近路边小店叫了碗四宝牛肉面,又按地址询人,找到了茂雄家的门牌号。

她按下门铃,应门的年轻小伙想必就是电话里邀约的那位。他和茂雄一般清秀,面带羞涩,只是比他哥个子高些:“你就是逸珺姊吧!请跟我来里边坐!”穿过院落,小弟介绍自己叫茂松,茂雄妈妈则顺手递上凉茶。这两天,恰巧已出嫁的二姊回门在家,聊起才知逸珺是敏妮的闺中密友,无形中彼此亲密起来。

二姊晓妍将襁褓中的囡仔放在藤编摇椅里哄睡,坐下端详着逸珺,拉起家常:“我啊,从小像这样看着敏妮长大。她幼稚园起ㄏㄡ,就常来找茂雄他们兄弟玩。时间长了,外人还以为她是我家小妹呢!”逸珺听毕,轻轻颔首扶墙,顾睨墙上挂着的茂雄祖父及父亲的军官退役证,全家福相框与字画等。

晓妍见她对此感兴趣,拿出相簿指给她看,让她了解好多和茂雄有关的童年往事。逸珺静静聆听,仍不时眉头微蹙。晓妍看出来,故作轻松安慰道:“放心,我大弟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他那年滑雪摔得好厉害,我们都为他揪心,结果倒也奇迹般地康复了!”

逸珺也轻抿起嘴附和:“是啊,茂雄他目前可能有难处。相信过段时间他一定会来联系我们的。”逸珺察觉茂松似有话要说,尽管他只是坐在小竹凳上,默默交握着双手,不时抬头望她们二人说话。

见茂雄家人也不知其所踪,逸珺不舍也只得起身告辞。待她走远,林太太望着她的背影,对儿女说:“尚好的一个查某囡仔啊!我诚尬意伊!但愿茂雄能早日回来说清楚,不要辜负了人家!”

大家此刻都为茂雄的下落忧心忡忡。却不知逸珺赶来谷关时,他已回到了台北,在松山区一幢单身公寓里住下。

海外三年穷酸助理生涯,茂雄只存下些微薄积蓄。但他再不会联络逸珺。此刻他也没脸告诉家人。换成新台币,仅是为了方便。这些钱对于目前生活窘境不过杯水车薪罢了。他要趁着手里不多的结余,奋发创作些佳词新曲,好投给台北各大唱片行。等三个月的积蓄都花光光,各大唱片公司还杳无音信的话,那只好另谋出路了。

可自己会什么呢?茂雄苦笑,大学修韩文,韩语本是亚洲小语种,目前并没有市场,没什么本土公司会需要韩语人才。除此之外,他也只会写写流行词曲;最多写几行诗,而如今当诗人才更赚不到钱。还是想想写新歌吧!凝视那一叠空白乐谱稿纸,他的眼光越过窗棂和对面公寓墙,来到淡水的渔人码头旁。

三年前那场毕业旅行后,茂雄还同逸珺来淡水一游。正值暑天,口渴难耐。逸珺和他从渔人码头一路晃到淡水老街的冰店,随便叫了碗古早味红豆冰。简单一碗红豆冰,浓情蜜意却化不开。他记得在此第一次正式牵起逸珺的手,这一刻似乎还闻得到她手中沁人心脾的淡淡余香。

那芬芳源于一朵初绽的茉莉,那是他从一处砖墙院落外一时兴起偷摘与她的。逸珺嗅着花香,对这朵不起眼的白色小花爱不释手。就这样,他们携手不放,他单手骑着单车载她回到文大……

此刻,茂雄的手指因秋风起而冰凉,可手心却感觉炙烫,好像仍握着她的手,依旧是她那年那时的掌心温度……他低吟一声“Vanilla”,听见附近教堂钟声响起,触动其神经,迅速谱下一首新歌。

念着渔人码头,他笑自己傻。他当然不是个渔人,却是个愚人,守候着一个不可能的结果。是的,她即将成婚了。他有什么资格还不放手?

那天,他带着些许失望和沮丧,飞抵台北。正排队等着给逸珺打公共电话,他摸遍口袋,身边却没零钱。正好身边一个接机的小伙瞧见了,好心给他一个硬币。他道声谢,正待拨号,却掠到身旁如下对话。

“明阳,哇!这么一大束粉玫瑰,你从法国带回来的?求婚用吗?……真被我猜中了!”接机小伙单手收拳,兴奋地怪叫了声“yes!”。

他身边高大的欧洲帅哥略含羞涩,犹面露喜色,一口中文倒是流利:“今天我就要跟Vanilla求婚了。这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她。她就像你们说的仙女,太美太纯真了!”

“你是说文大校花Vanilla Liu?刘逸珺学姊?”那旁的小子睁大双眼,似是不敢相信,英文确认一遍不够,还要确认中文名。

“Oui.”帅哥高兴得顺口说出了母语。这下却轮到茂雄傻眼了。如果说听到Vanilla,他可以假设是其他同名女孩;可台北能有几个刘逸珺,恰好英文名也叫Vanilla呢?

两人还在旁若无人地打赌明阳会不会一次求婚成功。茂雄无法沉着冷静了,想起逸珺说过,有个相亲对象,好像就叫明阳。就是他?他冲到已蓄起一头金发,蓬巴杜(Pompadour)飞机头造型的明阳面前,扯着他笔挺的墨蓝条纹西服质问:“你就是明阳?逸珺她怎么可能答应你!”接机小伙正要拉开他,却发现人已拖着行李失魂落魄掉头离开。

“他是谁?”明阳耸耸肩,摊开手,回问接机同事。同事表示他也不知,可能碰巧遇见个心仪Vanilla却追求未果的倒霉蛋吧。

傍晚,茂雄打开公寓电视。遥控器转台中,恰好看到新闻台播着白天狗仔随机采访台北各处求婚者的录影。那狗仔说着七夕节将至,一个个问题又直指细节,明阳跟逸珺从小订亲,这两年又常一起聚会游玩……细节不忍直视,茂雄按下电源按键,只觉得头晕目眩,几近崩溃。

原来,爱情事业两失意,是这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滋味。再忆起淡水两人的携手,真真是一种讽刺。你会和谁厮守?你又在谁的爱里漂流?而我,将往事引火自焚,只求你回眸的惊鸿一瞥。

附主题歌词:熊天平、齐秦《愚人码头》,词:许常德/刘天健,曲:熊天平/刘天健

时间是码头

它收留我停泊

满载的渔获

原来是你我

拥抱的失落


在爱情的码头

我燃烧我的船

怕夜黑时候

你疏忽错过

我焚心等候


我已不能回头

天/它可愿意帮我

你在何处漂流

你在和谁厮守

我的天涯和梦

要你挽救


我已不能回头

天/你要伤我多久

多么愚蠢是我

多么爱你是我

才会守着不走

你给的寂寞


(才会痴痴固守

这愚人码头)

茂松见逸珺姊远去的背影有如被愁云笼罩,于心何忍。怎奈近期也没收到有关三哥的消息,他才一直保持缄默。听到母亲一言,他迎头赶上正等公车的逸珺,鼓起勇气介绍道:“逸珺姊,你这次为三哥而来,肯定请了不止一天假。我们这里是有名的温泉乡。好多日本友人慕名而来呢。来过的日本游客都说,除去箱根,这里是附近最赞的天然雪山温泉了……”

逸珺鲜有地打断别人的言语:“抱歉,我现在没有心思去泡温泉,和欣赏这里的雪山风景。我……”她想说什么,倏地欲言又止。

茂松怎么不懂,接着开解道:“这次三哥无消无息,我们也很着急。他对走做音乐这条路很坚持。我爸曾在他去加拿大前反对过,但他走得很坚决。我知道,你跟我一样,都很支持他的决定。我就怕你想太多,会难过,所以我……”他本来内向,一时口拙,不知该怎么劝了。

逸珺虚扶住茂松烟灰色帽TEE的长袖,勉强笑道:“其实,你的好意我都懂。特别感谢你们全家人热情接待我这个陌生的不速之客。明明你们也担心他,却还要劝我想开,我太感动!只是公司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处理。目前情形,大家也只能选择静静等待。一有消息,你就会告诉我的,对吗?”

“当然,逸珺姊。这你不用担心。我也是看你对三哥一片情真意切,怕你陷入悲伤而无法自拔。通常大家都会觉得,泡温泉是个不错的解乏方式。其实,如果内心觉得苦闷无出路,除了向天祷告,不如也来泡个汤。”

逸珺眼前一亮,“看样子,你大学主修的是心理学?”

“也不是啦。我从小对各类生命体都很感兴趣。本以为自己喜欢生物,学的是生物医学工程学。后来看过克里希那穆提的系列书籍才知晓,其实我更喜欢研究的是这个。兴趣而已,有时会去相关社团活动一下。”

“你的话很有道理。我决定照着试看看。”逸珺嫣然一笑,脸上阴霾渐少。

逸珺拗不过茂松。他怕逸珺偷溜走,也怕她被欺生宰客,说就让他当一回当地导游,一路将她带到景区最知名的温泉饭店,见她取完房卡才肯放心离去。逸珺亦被深深感动。难怪茂雄不遗余力赞小弟,真是又懂事,又体贴,惹人心疼。

逸珺回到房中,沐浴一番,草草更衣睡下。睡到日上三竿,她在饭店庭院眺望那棵神木——千年五叶松,默默祈求茂雄能平安无事,早日出现。在温泉池内泡完汤,果然神清气爽。她来到空无一人的谷关吊桥上,对着远山和足下的大甲溪水放声呼喊,以释放这些天来的牵挂和不安。喊罢,眼角的泪微微闪烁。夏末了,大风袭来,眼角凉浸浸的。

她望着大甲溪缓缓流去,往丰原一路向海奔涌。茂雄,你怎么舍得我的泪流向海?你怎么舍得我的爱,永不归来?

附背景歌词:许茹芸《泪海》,词:季忠平/许常德,曲:季忠平

爱已不能动

还有什么值得我心痛

想你的天空/下起雨来


没人心疼的黑夜

脸颊两行咸咸的泪水

是你 哦是你

让我望穿泪水 肝肠寸断


你怎么舍得让我的泪流向海

付出的感情永远 找不回来


你怎么舍得让我的爱流向海

伤心的往事一幕幕就像潮水

将我淹埋


闭上了双眼

还看见和你的缠绵


眼角的泪水

洗不去心中

一遍一遍的誓言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简介]:晓熹盼兮,美术师范生毕业,热爱阅读和文字的理想主义者。从事过数年社区及早教类工作。她一直秉持“感动自...
    晓熹盼兮阅读 508评论 0 9
  • 目录 | 上一章 4 爱情电影( 本故事纯属虚构 ) 冬去春来,转而入夏。某初夏夜,茂雄与逸珺牵手来到后山情人坡观...
    晓熹盼兮阅读 92评论 0 1
  • 目录 | 上一章 1 突然想爱你(本故事纯属虚构) 明阳回到闹市区,以顾客身份入西门町自家的烘焙门店晃了一圈。拜凌...
    晓熹盼兮阅读 171评论 8 5
  • 目录 | 上一章 6 Don't Say Goodbye( 本故事纯属虚构 ) 茂雄没辜负逸珺的期望,三年来,每周...
    晓熹盼兮阅读 79评论 0 1
  • 目录 | 上一章 8 你是最爱( 本故事纯属虚构 ) 在机场被媒体逮个正着,明阳也是意外。他并不是明星,怎会?只见...
    晓熹盼兮阅读 5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