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之外的爱情

听说水滴已经在地球被控制的时候,杜市还待在自己的沙坑里啃着饼,旁边的湿衣服把沙子洇出了一滩深色。杜市提起衣服,水滴反射着远处的霓虹灯。杜市忽然想起来第一次自己的星球发现水滴时,人人自危。人人都想最后活下来,可码号星人只想要占领杜市的星球,安置他们过多的同类。最开始国家与国家相争,弱小之国被兼并,弱小民族被驱逐,腾出的空间像是块诱人的镜面蛋糕,好看也引人食欲大增。更高级的生物就像是一盘又一盘珍珑局背后的手,尝试解局的人必然是出头的鸟。同样的,最先争夺的国家一个又一个被攻破,剩下的是原先能上街为了牛奶的尊严而朝政府大门撒尿的公民,现在这些人都流着鼻涕与眼泪躲在沙漠里。

杜市也是这些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人之一。霓虹灯越多,各种信号灯越闪亮的地方,对杜市们而言总是沉沉地狱,一旦踏入,所有思想都会被记录。码号星人当然知道杜市们的存在。最初,杜市们各自的国家内部相互设计,自相残杀,杜市所在星球的最新技术已经被各自国家的间谍捣毁,而剩下的那些几十年以前制造出来的所谓威胁性武器对能够从几十亿光年外飞来的星球而言,算什么高精尖的战略武器呢?留下杜市们,自然是因为根本不在乎他们可能具有的威胁性。

虽然码号星人只能解读中级的人类言语,但是他们仍然在用着最新的科技研究这个星球上的人。偶尔,杜市也会想,当初被那些穿着各种各样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关在实验室里面,作为研究对象的狗、猫、猿猴以及其他。

在更为强大的能量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谁又不是狗、猫、猿猴以及其他呢?

地球也被水滴覆盖。远处的霓虹灯光芒闪烁,连湿衣服的水滴都能反射。妈的,还躲什么躲?做什么乌龟!老子要去找水水!杜市这样想着,掀开了防止红外线探测的沙篷,这玩意儿都是几十年前的了。

水水是杜市喜欢的地球人。杜市第一次去地球参观时,降落错了地方,于是就在河边看到她,头发不长不短,个子不高不矮,皮肤不黑不白,反正都是刚刚好。风吹起的时候,她的发丝轻轻从耳旁落下来,真是好看啊!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人,在春风里,温暖刚刚好,时间刚刚好,你和我都刚刚好的时候,春心不经意就萌动了,即使当初那一眼外,无话。转身后,思念就如同春潮,汹涌似海涛。

杜市想去找水水,就要从这破破烂烂的星球冲出去!老子要走!什么狗日的日子!

杜市拎着衣服,挺直着身板走出去,动静有点大。周围的沙篷发出细细索索的声音,却是把各自锁紧了。杜市冷哼一声,连周围原本他帮着安置进来的几个年轻人都不敢出来了。

杜市踢开路边的啤酒瓶子,瓶子里残存的几滴也在隐隐折射着霓虹的光。哼,早就成骷髅了,还害怕什么?杜市在心里想。他骑上自己的小飞侠,一会儿就从沙漠中心到了边检站。胳膊上挂着袖章的同类与异类从屏幕上看着他停在门口。杜市也不用说话,站在隐光门之下,他要做的事情按照思维顺序,自动在屏幕上弹出,屏幕旁的两个人相互看看,倒是杜市的同类终于开口:你要去?

废话,杜市想,嗯了一声,拽下自己沙篷的锁和钥匙,放在伸出来的收纳篮子里,看着收纳篮子缩进墙壁里,墙壁发出微微的声音,他知道那是在改锁孔与钥匙。

杜市的身后带着离开的标记,小飞侠闪烁着绿色的光芒,赶上最后一趟自由舰基地的车。基地体内,有几十个人,都在默默地为自己的飞侠进行升级,补充能量,杜市的小飞侠加了十亿光年的量,就走进了1号自由舰。舰体内的人面色深沉,各自带着些许的悲伤或者无奈。起飞了,要燃烧了,乒乒砰砰地响,格老子的,瘪犊子玩意儿,老子都走了,还这么待老子!等老子弄死你们,杜市想,然而想到茫茫宇宙后水水飘舞的发丝,他心里一片柔软,算了,不回来了!

杜市等着,舰门打开,他一眼不错地盯着,没有人动,舰体忽然下坠,艹!缺德玩意儿抽掉了底板!坠落中,杜市装上水晶,飞快塞上手控板,他看到有人已经打着红光飞走,从此谁又安知谁的天命?

杜市回头看,各自飞去天涯,那颗红光闪闪的星球已经那么拥挤,而自己身旁却也是孤寂。

忽然,他也想让那些躲在角落里的人出来,在外太空透透气。

然而,UFO在秘密飞行狙击,他从咯吱窝下拿出那个路边的啤酒瓶,把里面的水晶全部倒出来,还有几亿光年的奔袭,一定要撑住,杜市关掉了所有灯光。从旧飞机上搜集的隐形涂层展开覆盖了小飞侠。还剩9亿光年的能量,杜市在手控板上开始操作。

星河漫漫,陨石穿梭,飞行器疾驰而过,杜市想这银河也太小气了点,不能扩大个航道吗?面无表情地想着,想着,操纵板上折射着杜市的表情,毫无波澜,见到水水的时候,可不能这样,他想,女孩子不喜欢的。

呼吸渐渐艰难,他知道自己没有走错方向,但是如果码号星人改变了航向,想到这里,杜市的后背一阵发凉。

寂寞的航行开始有丝丝的慌乱,水水,他想着她的名字。

他的视线开始模糊,他还想撑着,把所有的水晶都塞进瓶子里。远处的星球在靠近,他还是拿出了一颗水晶,小飞侠还没有熄灭的引擎得到能量,再次向前冲进。

水水,他喃喃道,我就快没氧气了,可是我想你呀,我想你呀,水水。握着手里的瓶子,他闭上眼睛,眼前都是路过的星光,想把星光换成你,他等着最后的结局。

不远处笼罩着白色的蓝色星球像他迎来,银河终究还是不小气的。

巨大的波动传来,他似乎还是闭着眼睛决定等待最后的结局。

一片水声传来,在岸边的女子兜头兜尾被溅了水。她抹了一把脸,跨进水里,扒开已经自动打开的舱门,拖出里面的人,臭家伙还握着酒瓶不放手。喂,王八蛋,你死了没?到死了,才晓得来找老子?她捏着他的脸,给他渡氧气。

老半天,他的脸半点波澜不起,她开始心慌。

老半天,他举起手里的瓶子,闭着眼睛,说:换你一个吻。

不客气,她说,水里的倒影却红了耳朵。

风吹来,她的发丝落在他的脸庞。

他的嘴角弯了弯。河水轻轻摇荡,盛着银河里所有的星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爱情在哪一方山水里 仁慈的黑夜牵着我漫长的寻找 就这样一路向北,一路向北 我们躺在雪原上静静看着极光 我好奇问...
    封城雪阅读 95评论 0 7
  • 了解性、超越性 目錄 第一部 從性到超意識五個演講 第一章性--愛的根源 第二章從壓抑到解放 第三章靜心的頂點 第...
    一念谭崔空间阅读 6,715评论 3 54
  • 一封情书 跌落在归燕脚下 青青草丛隐藏缕缕暗香 闪着金光的人儿 拄一把小锄 嬉笑越过田埂茶园 谁家炊烟袅袅兮 秋风...
    金声玉色阅读 19评论 0 0
  • 陈根委翳 落叶飘摇 陈根是逾年的宿草,朋友之墓,有陈根而不哭(曾子,意为悼念朋友,一年后不在哭)。委翳是萎谢之意(...
    李炜微言阅读 302评论 0 0
  • 一直都有人推荐《大鱼》这部电影,昨天就看了一下。初次看得时候,心情不是很平静,很难看完它,后来自己又重新静下来看的...
    爱丫的电影美食和育儿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