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送别诗》名篇撷拾赏析

古代《送别诗》名篇撷拾赏析

枯木

古人诗词当中,送别诗是最常见的题材之一。因为古代交通不便,通信不发达,亲人朋友之间往往一别数载,难以相见,因而古人特别看重离别,离别之际,常常设酒饯别,或折柳攀杨,或赠物送银,有时还要吟诗作赋,以表深情。

古人外出,有的访亲寻友,有的贩运经商,有的进京赶考,有的从军戍边,有的异地为官,有的告老归乡,贬谪升迁,生离死别,难以一一,然而,无一例外的是离别愁绪,积郁悱恻,忧思愁苦,感慨万千。

何以解忧,唯有诗酒,酒可助兴,诗以寄情。或感伤,或激昂;或抒情,或向往;或激励,或劝勉;境遇差别,感受迥异,因此诗词表达的意境自然不同。

送别诗第一高手当属诗仙李白,各种情形的送别诗在他那里信手拈来,或者酣畅淋漓,豪放洒脱,或者饱含热情,意境开阔。篇篇经典,句句绝妙,如有神灵之助,不愧“诗仙”称号。

譬如李白《金陵酒肆留别》“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李白年轻之时,喜欢结交,仗义疏财,豪放洒脱,气吞如虎,“少年不知愁滋味”,“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使得送别犹如英雄会。

《渡荆门送别》:“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境,云生结海楼。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此首送别,诗人“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告别故乡,梦想建功立业,雄心壮志,志在千里,想象瑰丽,意境高远,思乡之情,深藏心底。

《送友人》:“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青年李白,与友相别,虽然依依惜别,依然志向不改,即便是犹如孤蓬漂泊不定,也有朋友默默惦念之情,当以自勉。

李白东游归来,寓居安陆,岁月蹉跎,结识孟浩然,当是人生一大幸事,“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闻友出游,不能随往,以诗寄情,《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以景见情,境界开阔,含蓄内敛,饱含真情,令人读之神驰心往。

《赠汪伦》:“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此诗据说作于李白晚年流落之时,汪伦为一村夫,偶然相聚,倏忽而离。李白洒脱不羁,不拘形迹,说走就走,不讲客套;汪伦真性情,率真质朴,以歌送友。直呼其名,毫无忌讳,不雕凿矫饰,真情流露,君子之交淡如水,一切繁文缛节都抛掷脑后,也许只有落魄之人才感触最深,也体会最真。

李白之外,若论饱含真情、令人伤感、艺术感染力最强的送别诗词,当属“诗佛”王维的七绝《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前句写景,后句抒情,情景交融,蕴含真情。频频劝酒,殷殷话别,片言之悲,令人心折,浅显直白,深邃隽永,艺术感染力极为强烈,后来被乐人谱曲,名为“阳关三叠”,一唱三叹,传唱千古,堪称送别诗悲情之首。

借送别之际,剖肝沥胆,表明心迹,告慰友人,志向不改,那么当属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昌龄博学多才,超绝群伦,奈何一贬再贬,命运多舛,因此借送友离别之际,自明心迹,犹如从清澈无瑕、澄空见底的玉壶中,捧出一颗晶亮纯洁、洁白无暇的冰心,以表明自己的志向高洁的品节。

而送别诗当中,相互劝勉的诗词佳句,当属“初唐四杰”之一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在这首送别诗中,诗人一改以往送别诗黯然销魂的感伤情调,劝诫朋友不要像小儿女那样挥泪感伤,要知道虽然远隔天涯,然而我们永远心连心,勉励朋友要坚强,气象壮阔,格调高昂,意境旷达,雄浑豪放,“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也成为千古名句,传诵古今。

若论激励的送别诗,那应该以唐朝著名边塞诗人高适的气势最为奔放,《别董大》:“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董大为当时著名的琴师董庭兰,因吏部尚书房琯被贬出朝,门客董庭兰也被迫离开,于是高适送别之时,赋诗两首予以激励,这是其中之一,慷慨悲壮,蓬勃向上,笔力雄健,气势奔放,令人读了情绪激昂,斗志昂扬。

关于告别的诗词,还有太多太多,用汗牛充栋、车载斗量来形容也不为过,每首精品诗词的背后都隐含着一个故事,一段交往。这些诗词字字含情,句句感动,归结到一起,那就是真情,那就是古人重情、惜情、恋情,不管友情、亲情、爱情,只有真情在胸,有感而发,借景抒情,寓情于景,才能感动古今,千古传诵。

然而,如今的人们,交通是便利了,通信更加发达了,只要相见,地球上不超过一天即可到达;只要想念,一个视频电话就可以及时接通。可是,为什么,反而感觉到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似乎有点淡漠了,难道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随着时代进化反而疏远了,相逢犹如陌路,同床还做异梦,恋情恰似儿戏,友情不经权衡。

过去的那种令人缠绵悱恻、忧思困扰、刻骨铭心的友情、亲情、恋情、爱情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还在苦苦的寻找……

2018/11/18榆木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