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言六十三:令白灵百思不得其解的

         白灵敬佩父亲能震慑住族人的威力,可是对父亲对于一个死去的女人那些近乎“恶毒”的批判,她百思不得其解,她说父亲根本不知道小娥过得有多苦,而且她没有招惹谁,没有碍着谁的事,乡亲们不把她当人看,都死了依然要被人骂。父亲告诉她自己镇的是人心,好像为了镇住人心,牺牲她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在所不惜。

        她又向她的姑父朱先生表达自己的疑惑,想不通父亲为什么要发了狠地骂小娥姐,人死了还那么招人恨,她那见多识广的姑父只是含糊地告诉她,她父亲就是靠这个镇住人心的,感叹她这个干净的女娃生在了浊世里。

        回城里后,她又向她的兆鹏哥说兆鹏哥媳妇和小娥姐都死了,兆鹏哥媳妇当初是不愿来城里,而小娥姐其实被她说动了,可是最后却让人折磨死了,由此她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


         田小娥大概也不会想到,她在生前遭人唾弃,死后依然得不到安宁,遇到瘟疫,人们说是她带来的,反过来“好心”地为自己烧香磕头。族人为镇住人心,要专门建一座塔来压住自己的“邪气”,使她永世不得超生。

         黑娃问白嘉轩为什么这样对小娥的时候,白嘉轩说因为她“坏了规矩,坏了原上的规矩!”我们在这里甚至疑惑起来,究竟是什么规矩,竟然不给人重新做人的机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