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白狐显恻心,与君相逢已隔世

缘定三生世

妖狐在岩石背后等待时机之时,她想起五百年前耶律道长对自己的点化,每日认真修习不敢懈怠,只等有缘人的出现。

话说五百年前,耶律道长途经此地遇一妖狐,本该收妖替天行道,但道长看出小妖狐本性纯良,聪明乖巧,又具有极高造化,便心生喜悦,决定传她心法,引她修归正道,同时赐名为“雨诺”。

耶律道长嘱咐道:“雨诺,待你修炼出第八条尾巴之时,缘分将至,切不可错过良机,待你成全一对生死鸳鸯之后便生出第九条尾巴,圆满归一,不可因爱生怨伤及他人性命,你要铭记于心”。妖狐点头一一答应。耶律道长手掌向上一翻,一道金光划过,粒花与水的结合体出现在他的掌心,道长转身向妖狐说道:“这是千年“风源粒花”,此花食用后,可增加千年功力,无论是人、神、妖、魔、鬼、怪都能获益匪浅,对常人具有起死回生之效。贫道就先将此物托付于你代为保管,只待有缘人出现才能拿出救济他们的性命,你便即可化妖为人,功德圆满。千万不可贪图此物,否则将瞬间化为脓血,灰飞烟灭,你可记住了”。妖狐答道:“请道长放心,小妖狐一定将此物救助有缘人,不敢私享”。耶律道长满意的点点头大笑一声,飘然而去。

妖狐从岩石背后一跃而起,飞至秦帅和雨诺旁边,白绒如雪的尾巴在她身后飞舞着,妖狐吮吸着刚死过去的雨诺之血,鲜血从树杈、草地上剥离而出悬浮在空中,此时,妖狐从腹中顶出千年“风源粒花”,只见“风源粒花”与鲜血迅速熔合为一体,而后进入了雨诺体内,但雨诺并没有因此苏醒过来。此时,妖狐的身体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她的八条尾巴开始收缩、凝聚,整个身体放射出强力的紫金色光线逐渐退化,周围出现一层层硕大的粉色桃花瓣包裹着妖狐,花瓣一片片在金光中打开,妖狐在花蕊中慢慢走出,强光刺醒了秦帅,他抬起手臂挡住强光,从袖口的细缝中望去,想看个究竟。妖狐雨诺看到自己幻化成人形的模样,兴奋不已,欢声雀跃的跳着、笑着、上下打量着自己,左摸摸右摸摸,她生出了一副美人胚子,发髻高挽,粉面含春,体态轻盈,燕雀身姿舞蹈,甜美笑声足以倾倒所有人。


妖狐雨诺

秦帅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他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雨诺,他激动的用力爬起来跑向妖狐雨诺,双手抱住她的肩,激动的大喊起来:“雨诺,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感谢上天。”妖狐雨诺被疯癫的秦帅吓的呆在那里,看着这位伤痕累累,满身是血,毫无人样的将军,她本能的推开了秦帅,整理着被弄乱的衣物,秦帅被推开后,再次上前,妖狐雨诺马上制止道:“停,别靠近我,我不是你的什么雨诺,我是妖狐雨诺。”秦帅执着的说:“雨诺,你是我的雨诺?”秦帅已不顾一切的上前想抱住妖狐雨诺,“站住,不许过来,别再靠近我了,要不然,要不然我就杀了你。”妖狐雨诺呵斥道。秦帅还是继续上前,妖狐雨诺随即使出一掌,打在了秦帅心脏部位,秦帅向后退了几步,但他还不死心。妖狐雨诺无奈的喊道:“我真不是你的什么雨诺,哎,你看,你的那位姑娘在哪里呢!”。她边说边指着秦帅后面躺着的雨诺,只见雨诺横躺在树杈旁边一动不动。秦帅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雨诺还死死的躺在哪里,秦帅扑倒过去,跪在雨诺旁边,大叫着雨诺的名字,哭丧着,哀求着唤她醒来。秦帅转过头哀求着说:“神仙姐姐,求你救救我的雨诺吧,求你了,我愿意用我的所有换她醒来,求求你了”。妖狐雨诺问:“她也叫雨诺啊,居然和我一样的名字,我刚才已经救过她了,想让她醒来还需要一样东西,怕你无法舍弃” 。“只要能救活雨诺,只要能让她醒来,无论什么东西我都会舍弃。”妖狐雨诺搓着自己的嘴唇,思索的上前一步,说:“既然你这么坚决的救她,那我就好人做到底,救她醒来” 。妖狐雨诺继续解释道:“天地之气由阴阳所致,阳之所得,阴之所舍,现在这位姑娘的阳气我已救回,阴气需要用纯阳之气转化后才能唤醒她,所以要用你的纯阳之气救她。但是,你会马上死去,你真的想好了吗?”秦帅说:“我想好了,如果雨诺死了,我也不独活”。妖狐雨诺说:“当你的纯阳之气全部被抽出时,你会生不如死,痛苦至极。如果坚持不住半途而废,你会爆血而亡,你不后悔吗?”。“我不后悔,只要能让雨诺活过来,我做什么都愿意,”秦帅坚决的说道。妖狐雨诺继续说道:“你死了,唤醒她,你们还是不能在一起,你这又何苦呢?”无论妖狐怎样劝解,秦帅都坚持到底苦苦的哀求她。因为他亏欠雨诺太多,甘愿为她做出一切,这也是他活着的意义。而此时,用一命抵一命来偿还,也随了他的心愿。


化妖身为人

妖狐雨诺说:“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坚决,我就成全你们”。妖狐继续说道:“我先将你的纯阳之气封住再抽出,期间,你会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你一旦忍受不了,就前功尽弃了,你也会爆血而亡,当我抽出纯阳之气后,你的所有记忆也会全部被抹掉,你肉体会退化成畜生的模样,当纯阳之气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她的记忆也会不复存在,你都愿意吗?”秦帅听到这里,他犹豫了,如果我们的记忆全部被抹去,我们以前的种种都将全部消失…雨诺还会认得我吗?秦帅想到这里问道:“如果记忆全部抹去,她会忘了我,也忘了那所有的快乐和痛苦,她不会再受到伤害。也罢,这样也好,只要她能活过来,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我就心安了。神仙姐姐,我愿意,现在就开始吧。”妖狐雨诺被这位痴情的将军感动了,她开始运功来治疗秦帅的伤,伤口在灵力的催化下快速愈合,不一会儿,秦帅恢复如初,他全身发散出淡蓝色的光,纯阳之气被抽离出来的那一刻,秦帅的魂魄慢慢走出那个供养他二十八年的身体,妖狐雨诺看到秦帅的本像为之一振: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冷酷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英姿,微卷的睫毛、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粉嫩的嘴唇,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肤色古铜,邪魅性感。妖狐雨诺也被秦帅的美貌所吸引,更被这股王者之气所触动。秦帅的纯阳之灵走近沉睡的雨诺旁边,他深情的看着雨诺,还是那样的美,他想帮她再拨弄一下头发,他想再紧紧抱住她,她还想与她在缠绵中合奏一曲。秦帅微笑着,恋恋不舍的,他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深情的亲吻了她,这最后一吻,感动了所有在场的生灵,妖狐雨诺被这最后的离别感动的泪流满面,抽噎着身体不能平静,秦帅的纯阳之灵逐渐分散,最后凝缩成一颗紫金色的光球,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妖狐雨诺动了恻隐之心,她想为他们留下一个回忆的种子,让他们心里彼此再留有一丝爱意,待光球进入雨诺口中的一刹那,妖狐推出一股阴气包裹住光球,光球开始震动起来,放出一丝丝的烟雾,雨诺的记忆从封印光球中,逃出的那一丝丝的记忆飞进了她的心里,秦帅的记忆却没能封住,“嗖”的一下进入到早已变成畜生模样的尸体内。因秦帅的一念,他幻化成一只硕大的金色神犬。妖狐雨诺深知自己犯下了无可挽回的过错,她心急如焚,不知所措的嘟囔着:“怎么办?怎么办?”。而此时,雨诺起死回生,慢慢的有了知觉,渐渐苏醒了,妖狐雨诺看此情景已无力回天,在她们还未全部醒来时,赶紧寻机逃离了现场。秦帅醒来后,看到自己变成了狗的模样,无奈的嚎叫着,声音在空旷的峡谷中回荡,它留着泪蹲坐在雨诺身旁,看着她,守护着她醒来。

第六章:封印魂魄于剑鞘 泪溅尸骨于悬崖


第六章:封印魂魄于剑鞘 泪溅尸骨于悬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