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六章)  媚色天成

字数 3246阅读 8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事后,我自然是遭了阿妈一顿狠狠的数落,诸如“不识大体”“丢人现眼”“你阿姐的吉礼都敢吃你真是反了天了”,我默默低头认了,大气也不敢出,作出一副相当愧疚的样子。

阿姐一如往常般温柔,大王子也未与我计较,二人均帮着我宽慰阿妈,终在两个时辰后,阿妈勉强消了气,很是“宽宏大量”的不和我一般见识了。

我走出屋门,当被清洌的秋风拥着的那一刻,真真有种新生的感觉,不自觉深深的松了口气。

“噗…”

我循声望去,发出笑声的人正是雷族的二王子,此刻他斜靠在柱子旁,一脸戏谑的看着我。

一见这个人,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分明知道这鱼意义非凡,可他偏不告诉我;分明与我一同享用了,可这责任却偏让我一人担,自己倒落得个轻松快活。

我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信步朝外走去。

可他却一同跟着我走了,离我不远不近的距离,我步子迈得慢些,他便慢些;我步子迈得快了,他便也快了。

忍无可忍,我转身质问他“二王子大人,你跟着我做什么?”

他十分无赖又无辜地道:“这里可是我家。”

我一时语塞,咬牙对他道:“无耻!”顿了顿,又接着道:“没义气!”

说完,我欲使诀子,神行离开。

他却拦住了我:“慢着,你可以说我无耻,但不可以说我不义。我雷辰这辈子,最看重的便是一个义字。”

“你哄谁呢。”我一脸不信地看着他。

他抱袖对我行了一礼,笑道:“之前确实是我做得不对,我给阿持姑娘赔个不是。此事,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自当偿还。”

接着,他从袖间拿出三颗黑色的珠子,递给我。

“这是何物?黑不溜秋的,我不要。”

“这是我用灵力凝聚的雷珠,今后你若有需要我帮忙地方,便捏碎它,我自会感应到前来助你。用一尾烤鱼,换我答应你三件事,如此,你觉得可还划算?”

我接过,道:“勉勉强强,”

他笑了,勾人的丹凤眼眯了眯,我一时竟晃了心神。

我忽的回想起将将在屋里,阿姐说的那句话——

“按俗礼,两个人一齐吃了那姻缘池养出的鱼,是要结同心的。这般想来,咱家小妹与小辰,怕是有缘得紧呢。”





阿姐的婚事完结了,我并未如期回南海仙岛,而是使了个诀子神行往咸阳去。

我的好阿哥,小妹对不住你,没能遵守和你的约定。可我确确实实是太想念方梓靖了,我想见他,想和他说说话,哪怕只说上一句,或者哪怕,只远远的看上他一眼,也是好的。

到了咸阳,经一番打听,我才知道,方梓靖早些年已然高中,被御上亲封为节度使,到淮南当差去了。

我很是欣慰,当年在天灯上许的愿,果然实现了,如今,他终是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了。

于是,我又转折去了淮南。

说来也奇,明明是人间四月天的季节,淮南城的地上,却铺满了厚厚的白雪。街上也甚少有人来往,家家户户窗门紧闭,冷清得不像样。

向路人稍作打听后,我走到了方家府邸前。

不至此地时,我满心焦急,唯恐慢了一分一秒。

待真正到了此处,我却又有些胆怯了。

他的病可有留根,他是否变了模样,他成亲了吗,若是他问起我,我该如何解释这些年的不联系,他…还记得我吗。

几番踌躇,我终是下定了决心,上前扣响了府门。

不多时,门便开了,从中走出一位约莫十五岁的少女,朝我问道:“姑娘,你找谁?”

“请问这可是方梓靖的府上?劳烦这位妹妹通报一声,说是阿持特来拜访。”

“大人不在府中。”她狐疑的上下打量着我“姑娘看着眼生得很,找大人有何事?若是公事,还烦请移步官衙。”

“我…我是他的一位故人…那请问,他现下在何处?”

“大人出城办事去了,自从这城中怪事频发后,大人便甚少回府了。姑娘还是下次再来吧。”

言罢,她便不再语,默默将府门重新关上了。

怪事频发?

莫非是这四月飞雪,行人稀少的原因么?

我心下思虑着,望见路边正好有一老妇经过,便上前问道:“这位大娘,请问这淮南城,近来有发生什么大事么?”

“姑娘一看就是外乡人吧,大娘劝你啊,切莫在这城中久待,速速离去吧。”

“这是为何?”

“唉,我在这淮南城活了大半辈子了,向来是风调雨顺,邻里和谐啊。可自从去年新任节度使上任后,城中便断断续续有人莫名失踪,今年年初更是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至今不化。街坊里甚至有人传言,新上任的那位大人,怕是与妖秽有染,才至此城陷入如此死局啊。如今年轻少壮的,都背井离乡了,只留下我们这些老的走不动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吧。”

“…谢谢大娘,我会多加注意的。”

听完老妇的话,我心内已有了盘算。

这气候颠倒,人口失踪,皆非人力可为之,定是有妖类作乱,伺机获利。

我必查出根源,为梓靖哥哥洗清这不白之冤。

我在城中调查了几户有人失踪的人家,他们所言有两处共通之处。

一是失踪的人皆是青壮年,二是他们失踪的当天,均告知家人要上山砍柴,结果却一去不复返。

如此,更加坚定了我认为此事是妖作乱的想法。

那妖施法延长冬雪,使得淮南城持续酷寒,人们为了保暖,必然会上山伐木,以获取烧火的木材。

而他就藏身于山林中,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于是我对城周边的几座山又进行了粗略的探寻,发现其中一山瘴气颇重,且树林分外浓密,想必那妖的在处便是此山了。

循着瘴气愈浓处往里走,过了两个时辰便走到了一山洞处,洞口周边设有结界,使得外人不能随意进入。

正当我思虑如何破界时,从里传来一个媚到骨子里的声音:“既有贵客来访,便请进来一叙。”

话落,那结界便开了,我定定心神走进去,不想这洞外冰雪封天,洞内却是真正暖春三月,有潺潺流水,有青青杨柳,竟是与一般江南官宦人家的庭院别无二致。

继续往前,不多时便见院中有一亭,周围开满了各色的花朵,花香溢在了风里。亭下有一华贵的软榻,榻上卧着一位女子,一袭瑰色丝裙领口开得极低,酥胸半露,面似芙蓉,眸如春水,一颦一笑都透着勾人的蛊惑,真真应了那句“人比花娇。”

原来是只千年九尾狐妖。

“叨扰姐姐清修了。”我道。

“妹妹哪里的话,我在这深山久居,难免寂寥,你我既是同类,正好陪我说说哈,再好不过了。来,朝前来些,坐这儿。”她从榻上起了半身,朝我招手道。

我依言到了她跟前,她看了看我:“多漂亮的小白鹤,这模样叫人看了喜欢得紧。”

“姐姐才是倾城真绝色,在姐姐这样的牡丹面前,妹妹不过一朵平淡无奇的野花罢了。”

她掩面微微一笑,又问道:“妹妹叫什么名儿?”

“我叫阿持,姐姐呢?”

她眼神忽的有些悠远:“我么,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叫过我的名字了。”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你就以姐姐称我便好,若有阿持这般可人的妹妹,也是此生一件乐事。”

我望着她娇人的面容,心下不自觉地怀疑,这般美丽温婉的女子,真的会去害人么?

她又同我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亭下忽有一侍女跪拜,那侍女也是狐妖所变,只是比起眼前这难得一见的九尾狐,自然有天差地别的不同。

侍女恭敬道:“娘娘,又有一个跑了。”

九尾狐看都未看那侍女一眼,只慵懒地道:“带上来。”

过了一会,几只小狐狸便押着一男子上前来。

男子整个人呈颓然之色,他不住的蜷缩着自己的身体,眼神里透着绝望与恐惧。

九尾狐起身,风情万种的走到了男子跟前,用羊脂一般白皙的手指抚摸着男子的脸庞,柔情地问:“你不是说,你爱我么,你不是说,此生非我不娶么,那如今,为何又要走呢?”

男子的脸色瞬间煞白,只是无意识的推着她,嘴里嘟囔着“妖怪…妖怪…”

她先前神情里的温情蜜意皆立时变为如冰般冷冽,轻描淡写道:“既然你违背了你的誓言,那便用命来偿吧。”

见她眼中杀机瞬起,我忙至男子身前,恳求道:“姐姐,你放过他吧。”

九尾狐见我挡她,略略有些惊讶,接着又十分不屑的道:“放过?我放过他,那谁来放过我?”她重新审视我一眼,神色里似乎很是受伤:“原来,你我今日相遇,也不是偶然。说吧,你来我这儿,是要除我的么?”

我摇摇头:“我只是希望姐姐莫害了无辜之人,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你放过他们吧。”

“无辜?哈哈哈哈哈。”她仰天长笑,接着愤恨道:“他们凭什么无辜?这些人,嘴上都说着山盟海誓,内里却一个个薄情寡义,肮脏不堪,他们都该死!我要杀便杀,谁也阻不了我!”

她凶光毕露,我欲使术对应,却突然发现灵力竟在不知不觉中全被封住。因无法抵抗外力,她一挥袖我即被甩到了远处,五脏六腑立时传来震痛之感。

之后传来的,是男子极其惊恐的哀嚎。

她站在我面前,冷冷道:“把她带走。”









每晚简书更新一章,谢谢各位看官一阅~传送门→白鹤情(第七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江上渔者 范仲淹 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1]美。 君看一叶舟,出没[2]风波里。 注释 [1]鲈鱼:一种头大口大、...
  • 魏老师说你要来的比学生早,无声地形成一种氛围,给学生传达一种信息:你对教室的绝对掌控权,你的信念和决心。我一直都来...
  • 上一章 白话聊斋•王六郎|善良酒鬼 《白话聊斋》目录 原文:蒲松龄 翻译:池风晓 长山有一个姓安的老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