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睥睨天下 (135)

原著:远歌

【睥睨天下】目录

【睥睨天下】主角介绍

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夜思忧(下)

那锡宝少爷一改先前的轻浮,正色道:“我乃建州左卫右都督董山三子,爱新觉罗锡宝齐篇古是也。十多年前,我父在朝贡返途中被明军在这广宁城中驿所设计杀害,族人则惨遭丁亥犁庭血洗,明军总兵赵辅曾妄言‘剖其心而碎其脑,粉其骨而涂其膏。强壮尽戮,老稚尽俘。若土崩而烬灭,犹瓦解而冰消。空其藏而潴其宅,杜其穴而火其巢’。此等凶残令人发指,此等仇恨不共戴天!如今我女真得有机会报此前仇,有何不妥?实话告诉你,我两万骑兵此来不但已攻下了建州至此的十个卫所,而且今日到此便为取这广宁城。虽然被你们坏了偷袭大计,但明日天亮便是强攻破城之时,此志已定,断不可挡!”

楚进良和雨沁田闻言知道事态严重,互望一眼,也顾不得风度,拨转马头便往回赶,耳听身后追兵呼啸声声,劲箭破风,心想此等危机战况必须尽速通知广宁总兵和巡抚。

哪知狂奔至城下,发现守兵早已趁二人追敌之际将吊桥拉起,此刻城门紧闭,火把通明之下,一个披甲武官正站在城头向下张望,看衣着便知是广宁总兵王贞。两人赶忙掏出令牌,禀明身份,哪知那王贞非但不开城门,还命城上弓箭手射下一阵乱箭。雨沁田气急,喝道:“刚才若不是楚大人和我打退偷袭敌军,只怕此时广宁早已陷落,大战在即还不赶快放我二人进城共商对策!”

那王贞脸露不屑,道:“西厂督主和锦衣卫指挥使乃奉旨巡守辽东的钦差,是何等尊贵身份,岂会如尔等这般狼狈,没有一兵一将孤身犯险?再说女真来犯,我焉知你们不是联合城外偷城的细作?”

雨沁田气结,还想再言,却被楚进良拉住。二人转过身,只见锡宝齐篇古亲帅背后女真大军徐徐赶到。两万重甲骑兵,一字排开,铁蹄声声,势不可挡。只见他微扬马鞭,前排弓箭手得令弯弓搭箭,千支羽箭齐齐朝向良、雨二人,而背后城楼上王贞手下也是架起弓弩,箭头不朝敌军,却也朝向背抵护城河,无处可躲的二人。

见二人终于被逼得走投无路,面露决然赴死之意,锡宝齐篇古忍不住哈哈大笑:“进良兄,你虽然武艺高强,却胜得了我女真万千勇士否?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二人只怕立时就要变成刺猬。”见楚进良面沉如水,看不出临危的恐惧神色,只是朝身旁雨沁田靠近些许,伸手拉住他的手,不禁莞尔:“我敬重你是条有情有义的汉子,念在相识一场,今夜我不杀你们。只是希望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你们背后的明人,是不是一群软蛋?值不值得你们为之效命?!铁马无情,劝你们还是别趟这滩浑水,即刻远走高飞!”

言罢马鞭一指城上王贞,朗声喝道:“明日天亮女真必破广宁,不想死的,便早早开城受降!”见王贞吓得一脸惨白,露出得意的笑容,马鞭一挥,收了弓箭,朝二人略一抱拳,拨马指挥将士往城下林中扎营而去。

良、雨二人见王贞一副窝囊样子,知道他断不会开门放自己进去,指不定明日真要开城投降也未可知。这广宁乃辽东镇治所,属九边重镇,也是山海关前的最后屏障,绝不可失守,否则凌河以东大明领土岂非全入女真之手?自己二人虽然统领西厂锦衣卫,与这边关战事本无关联,但眼看着女真将士威武,势不可挡,焉能在这个关头置边关军民安危于不顾?无奈之下,只得绕着城池兜转,寻一处守军较少的僻静角落,展开轻功,越过护城河,悄悄攀上城头。

入得城来,二人片刻不停直奔总兵府,正遇见王贞从北门归来。楚进良再不废话,离析双刃剑几个起落,已将他身边亲兵悉数点倒,那王贞腰刀未及出鞘,早已被打落在地,颈上一寒,雪亮的剑锋已压上肩膀。

雨沁田劈手一个巴掌打得王贞眼冒金星,一把抓过他前襟,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不是西厂督主的金令!你个贪生怕死的无知庸才,岂能胜任总兵之职?广宁城乃辽东都司驻兵之地,何等重要,而今女真已经攻占以东十卫,兵临城下,你却浑然不知!辽东都司驻军本有五万之众,据我所见,此时城内兵将不过数千,到底人都去了哪里?还不快说!”

王贞见雨沁田如此气势,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匍匐在地,慌张道:“督主息怒容禀,前几日永平府副总兵赵佐前来,说奉旨调兵,在山海关集中操演,以示太子军威,因此广宁驻兵多数已被他调走,如今城中只剩五千兵马,哪里料到会赶在这个时候遭遇女真大军来袭?那锡宝齐篇古虽然年轻,却号称女真战神,有他作先锋,兼之他大哥妥罗亲自压阵,仅凭这城中区区老弱残兵,如何是他们对手。还请督主和楚指挥使明鉴,不如我们尽早降了,也免遭更多死伤,得保城内百姓安全……”

雨沁田不待他说完,又是一个巴掌扇过去,怒道:“你个不查的东西,赵佐奉谁的旨意,调的又是什么兵?我此行身为钦差护卫太子,若有圣旨,岂会不知此事?况且你在城头,灯火不明,却怎知下面便是甚么妥罗和辽东战神?!”见王贞被问得哑口无言,知道事必有蹊跷,遂道:“我且问你,这广宁不但是都司所在,也是辽王朱豪墭的封地,难道你如此糊涂,擅自行事,辽王殿下也未曾过问?”见那王贞低头不语,知道不好,便命几个军士将他及手下亲信一并捆了,赶紧一同押至辽王府,方才发现辽王朱豪墭和副总兵韩斌以及巡抚陈钺均已被软禁在此。仔细问过,方才知道山海关近日似有变故,那王贞与永平府的副总兵赵佐多半早已密谋协定,擒获诸人,就等着女真大军开到,好献城献人。

山海关兵变?难道海上遇到渤海水师舰船朝自己开炮乃是叛军蓄谋?而且此次兵变到底和关外的女真人有何牵连?众人聚在辽王府一番商议,均不得要领,逼问王贞,虽然招供密谋之事,却也说不出全盘计划究竟奉谁人号令,无奈之下,只能将他暂压大牢。

辽王和韩斌、陈钺等人皆有骨气,不愿开城投降,见良、雨二人虽然年轻,胆识、武功却绝非等闲,有他们愿意协力破敌,正是求之不得,立刻推举二人暂领全军,星夜合计战略,组织城防,布设机关,只待明日一早与女真大军决战。

眼见天将破晓,雨沁田兀自对着铜镜,一遍遍搓洗脸上的死皮,楚进良无奈道:“雨儿,你赶紧睡吧,大战在即,又累了一夜,你的身体还没恢复,怎不抓紧时间休息片刻?”

雨沁田赌气道:“今夜居然有人嫌弃我容貌丑陋,明日必定要他大吃一惊!”


首发:远歌国际

上一章    目录

图片取自花瓣网等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