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教最终还是攻上了青云。

士气高昂的呼喊声震天动地,昔日宁静的青云山被黑压压的魔教众人代替,纷乱的脚步声接踵而至,在山间屡屡回荡。

天地黯然失色,兽神张牙舞爪地狂啸着。昔日正气凛然,堪为标榜的萧师兄,在黑暗中永无止境的堕落,为奸恶献身。

鲜血肆意流淌,浅灰的青石板已然失色。或深或浅的红在脚下徐徐蔓延,浓重的血腥气灌入肺腑,呛的胸口难受。

狂风席卷,倒在地上的青云弟子像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兽神仰天嘶吼,偌大的青云山仿佛都在撼动。

墨色兜帽被风掀开,露出棱角分明的俊俏面容。嗜血珠的红在漫天灰霾中幽幽发亮,朝着兽神所在方向一往无前行进着。一声急切的呼喊从空中泻下:“张小凡,你在等什么!”

“是啊,我在等什么,他已经不是萧师兄了。”张小凡握紧噬魂飞身而起,追上天空中投下的红,随后衬上一抹绚丽的蓝。

串串金色符文环绕着兽神的身躯,兽神凄号一声,化作黑烟散尽,已被附体半成的萧逸才自然也难逃厄运,一命呜呼。

“萧师兄……”张小凡喃喃低语,握紧拳头,沉浸在哀伤之中。

一道刺眼的异光忽然在天空中绽放,是盖过一切苍山松海的白。灼热的剑气从空中疾速倒下,无形禁锢了所有人,强封住法力,连稍许挪步都无法做到。

张小凡手心渗出汗水,他拧紧眉头,顿感空中越来越重的杀气,正凶神恶煞的朝自己逼来。

错愕之余,道玄由远及近缓缓飞来,他颤抖着双手凌空操纵着诛仙剑,嘴角血迹未干。张小凡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看到了道玄眼里严酷冰冷的决绝。

“背师弃祖,勾结魔教,其罪当诛!”

“我没有!”

灼热的白光铺天盖地,横空出世的诛仙古剑在强光中陡然增大,绽放出奇世异彩。那闪耀着万丈光华的剑锋,赫然对着下方血红着眼撑在地上的张小凡。

“你……要杀我?”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黑色身影迎着剑锋横冲而上,掀起的衣袍在风声中呼呼作响。那义无反顾的果决模样,让所有人震惊又胆寒。

冰冷的声音有力而坦然。

“九阴神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清脆铃响如声声哀诉,在天地间悠悠回荡。一声巨响轰然响彻苍穹,白芒之下散出柔和的红,像一瞬间炸开的烟花。

“三生七世,永坠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不要!”张小凡沙哑着声音呼喊出声,却只能无力站在原地看着空中那抹孤寂的黑飘然坠落。

所有光芒都在这一刻悄然沉寂,诛仙剑阵也随着散尽的光芒消去。

“鬼厉!”张小凡冲上前扑倒在地,死力按住他不断涌出血的伤口,可惜徒劳无功,刺目的鲜红顺着指缝流出,沿着手背滑进衣袖,染红一片淡蓝。

“不要……”张小凡双目是死寂般的灰,他猛然啜泣出声,又在下一刻拼命忍住。恍然间那怀里呼吸微弱的人抬手死力抓住了自己胸前的衣襟,拉着他俯下身来,尚存温热的唇贴在他耳边,依然是再熟悉不过的深沉语调。

他说:“虽死,不悔。”

熄灭的是眼中再也无法复燃的光。

温热的身躯渐渐冷透,瓢泼大雨骤然而至。

眼前所有景象在漫天雨幕里重重叠叠,模糊成一片混沌飘渺的光影……


张小凡捂着胸口惊坐起身,眼里是客栈房间依旧古朴的陈设。他手扶额头慌乱喘着气,汗水浸湿了鬓发,湿湿粘粘的泪水覆了满脸。他猛的侧头看向一边,床的外侧空空如也。急促的心跳让他呼吸艰难,张小凡一下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就看到门被轻轻的推开。

鬼厉端着一盆火热的木碳,正轻悄悄的背身把门掩好。

“鬼厉。”张小凡紧抓着被角,努力掩饰着身体的颤抖,满是泪痕的脸极为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他深深望着鬼厉转过了身,挂满湿润的睫毛一下也舍不得眨。他双唇颤了颤,声音随着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哽咽下去。

他说:“你回来了。”

鬼厉看向他,眉头轻蹙了一下。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撂下火盆,飞快冲上前去,张开双臂将那个在床上微微瑟缩的身体紧紧拥在怀里。

张小凡把脸上的泪全都蹭在鬼厉衣袍上,红肿着眼在他怀里抬起头,低声说着:“谢谢你。”

“谢什么?”鬼厉把他额前被泪水打湿的发捋到耳后。

张小凡揉了揉发胀的眼,笑的温婉,说:“谢谢你,还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