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的演出2(结局)

96
黑玫瑰先生
2018.02.13 15:29 字数 2455

(结局)

几个月后,伦敦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寒冷的季节,天空中大雪纷飞,整座城市都硬装素裹,仿佛安徒生的童话世界。就在这全世界最宁静的一刻,从街角传来了吉他清脆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般。

那是一家小小的琴行,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就在不久之前,暮雪辞去了公司总裁的工作,用所有的前,在闹市区开了这家小琴行。生意一般,突然多了很多的时间,这让暮雪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

但这样的天气,很少有人会在大街上游荡,更别说到这里来了,暮雪突然停下了演奏,朝着窗外看去。在一片雪白之中,漫天的雪花仿佛天使的召唤,暮雪低下头暗自一笑,就在此时,他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他看见了一个身着红色风衣的异域女子走了进来,看着墙上的吉他,心满意足地转过了头。但她却看见了暮雪那奇异的微笑,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有得到了整个世界一般。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那位女子以为是自己的问题,她低着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位老朋友。”暮雪一字一句地说着,低着头拨动着琴弦,一转眼,房间里又一次回荡着干净的声音。

“这是什么曲子?”她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仿佛听见了什么让人震惊的音符,震撼地让人惊心动皮,但暮雪却抬起头,脸上依旧是熟悉且平静的笑容。

这一次,他是真正找到了平静,那就是自己所写的曲子,写给自己曾经的生活,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弹奏过这首曲子。但今天,那位女子的突然出现,又一次让自己想起了那些事情,那些让人伤感的事情。

暮雪走出了小店,站在了那一片白雪之中,眼里满是笑意,那位女子跟着他走出来,看着那个奇怪的男人,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不禁让她有些恍惚,又似乎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幻觉。

“我能请你喝一杯吗?”那位女子小声地说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音乐中回过神来,她闭上眼睛,体会着那白雪之中刺骨的寒冷。

“还是我请你吧。”如同她所想的那样,那的确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带着古典男人才会有的绅士风度,还有一种神秘的个性,让人想要探究,想要追问。

那天,暮雪早早地关上了店门,和那位红衣女子走出了琴行,沉沦在这异国他乡。暮雪还是撑着那把黑色的雨伞,两人走在雪地之中,鞋子踩在雪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整个世界,都睡着了一般。

他们来到了街角的咖啡店,似乎这条街上,只有这两家店看着,才醒着,招牌的霓虹照亮了店前的雪地,此时,天空渐暗,夜幕将至,气温开始下降,如果不出意外,明天这座城市将被大雪覆盖。

坐在窗边的位子上,暮雪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的世界,这里和他生活的那座城市截然不同,在那里见不到这样的雪季,在这里也见不到那里的繁华。这里的咖啡也和南京的截然不同,多了一份植物根茎的苦涩。

“能和我说说你的事情吗?那首歌的故事。”她拿出纸笔,犹如一位记者,这让暮雪觉得好笑,从来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听他说那些无聊的事情。

“没什么好说的,仇恨让我失去了一切。”暮雪一向这样,直截了当地说着,虽然那并没有什么可说的,就算是仔细回味,带来的也只有深深的伤感。

“就像是《基督山》?那不算是一个悲剧。”那是奇怪的看法,暮雪从来没有听过别人,这样评定他最爱的作品。

“当然不是,我不知道该从那里说起。”暮雪仔细思索着,随后喝着杯中的咖啡,只是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感觉。

“那我来问你,是感情纠葛吗?”暮雪点了点头,那位女子也点了点头,低着头,在纸上写着什么。“那个人现在怎样了?”写完之后,她抬起头继续问暮雪。

“你指的到底是谁?”这让女子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每个故事至少都有三个人的存在。

“那我们从一开始说起。”暮雪朝着窗外看去,外面的雪越来越大,仿佛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一般。

在那之后的三个月,某一天,暮雪走进了一家小小的书店,突然看见了一本小说,上面赫然写着《永别的演出》,在扉页上还有那位女子的照片,直到那个时候,暮雪才知道她并不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是英国当红的畅销小说家。

暮雪郑重地把它从书架上拿下来,静静地走出了书店,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此时,这座城市已经度过了最寒冷艰难的岁月,迎来了阳光灿烂的季节。整个城市冰雪消融,暮雪走在潮湿的街道上,看着火红的朝阳,洒在这古典的城市上空,他终于打开了这本小说,开头是那样写的: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暮雪迎来了他二十岁的声音,但对于暮雪来说,那只是在平常不过的一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但每当此时,他都会回想过去,回想那漫长的二十年的岁月。如同一场永别的演出,深深地刻在那沉重的心里。

那是一个同样明媚的午后,暮雪孤独地坐在操场上,这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孩穿过操场,朝着暮雪走来,但他们并没有发生什匪夷所思的事情,她与暮雪擦肩而过,但却让暮雪永生难忘。

她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在风中凌乱地飘着,仿佛夏日的垂柳迎风招展,那短暂的相逢,却让暮雪永生难忘。那一秒钟似乎是漫长的一生,似乎早已预兆了之后的情节。但那还是消散了,暮雪却回过头,追忆着她身上栀子花的香气,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仿佛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又不忍呼喊。直到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女孩叫做晓云。

暮雪合上小说,觉得心里不由得绞痛,但他的脸上却依旧是熟悉的平静,还有迷人的微笑,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见面,她在没来过暮雪的琴行,暮雪每天都会坐在那里,弹奏着自己最爱的歌。等待着自己的心上人。

后来,暮雪听说那个才华横溢的女作家,和一个企业家结婚了,他甚至没有收到请柬,或是任何的通知。有时候,他甚至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忘了自己,但他看着那本书的时候,总会莫名的微笑,他知道,他们永远不会相忘。

故事的结局是这样的,如同晓云离开时,他说过的那样,他果真一辈子都没有结婚,有人说,他是为了当年的承诺,有人说,他是受伤太深。但事情的真相只有暮雪一个人知道,他真正等待着的人,却永远不会相见。

直到他年老的时候,他才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他再一次回到了白色墓地,在那里哭得像个小孩子。他是死在自己的故乡,那间慕云的老房子里,在他离开之后,也被葬在那白色墓地里,就在慕云的墓地旁边。


                                                  暮光雪月

                                              2018年2月13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