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极一生,等你归来

文/Blue板蓝根

穷极一生  等你归来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836天,晴了这么久的丽江终于盼来了一场雨,林小喵开心的不得了,饭也不吃了就跳上窗台蹲在那里看雨,尾巴还摇来摇去的。这只肥猫长胖了好多,好像也已经习惯了你不在的日子。我和她一样,每天过的都很充实,家里所有的摆设和你在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和小喵都没有动你的画板和颜料,想来还是可以用的。这是我给你写的第836封信,截止至今,还是没有收到你的任何回复。没关系,我会等。林辰,记得回家看看林小喵。”

放下笔的时候,外面的雨还没有停。林小喵还是很乖巧的蹲在窗台上看雨,我唤了她几声,她毫无反应,无奈只得自己挪到她身边。“小喵,你看得懂雨吗?”听到我的声音,小喵乖巧的跳进我的怀里,用脑袋蹭着我的手。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总是这么懒啊,大肥猫”低下头,搂起小喵,把她肚皮朝上放在腿上,伸手摸她肚皮。小喵歪着脑袋看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挣扎着跑开。

我惊喜的大叫:“林辰,你看,小喵没有反抗诶”

说完这句话,我呆住了。这是第几次意识到他再也不会回应我、 再也不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呢?

空荡荡的房间里,我搂着林小喵,哭的一塌糊涂。

林辰,我真没用。


1.初见

我叫林小麦,我的男朋友叫林辰。

别误会,我们姓氏相同但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认识他之前,我没有姓氏,因为我没有父母,自我记事起,周围的人就都叫我“小麦”。我问过奶奶,为何叫我“小麦”,她说,在门口捡起我的时候,我的旁边就放了一把小麦。

嗯...一点也不浪漫。

我在北方长大,打小就和黄土地、风沙还有北方汉子打交道,加上没有爹妈管,就成了活脱脱的一土大王,掏鸟窝、偷水果、揭小姑娘裙子的事,从来没少干过。许是觉得我没有爸妈很可怜,街坊邻居没有一个说我不对的人,他们一直都是:“没关系的,没事。”“这不是你的错。”

我被娇纵的以为这个世界上我是最了不起的,我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可以以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无需改变。

直到15岁那年,我遇到林辰。

彼时,他19岁。

2007年到2017年,十年之久,我仍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情景。是在初秋一个平静无常的午后,玩累了跑回家的时候,他就出现在巷口。

穿着深蓝的外套、深灰的裤子,脖子上挂着相机,背后背着画板,一脸新奇的在巷子里张望着。

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相那么温柔的男孩子,白的像一张纸,迎着夕阳光,笑的干净明亮。不可一世的土大王,在那一刻满脸通红,心脏“砰砰砰”的乱跳着。

在还不知道那就是“心动”的年纪里,我对林辰怦然心动。

不过...显然那个时候的林辰对我是不会有任何心动的感觉的...因为他在看到我之后,很欢快的跑了过来,弯着腰问个子还没长高、身材还没发育、剪着男孩子头发的我:“小弟弟,这附近有没有一家姓林的人家啊?”

我木木的看着他,全没了往日“天下第一,唯我独尊”的威风,怯生生的指了指林姓人家的房子。

往后数年里,想起当日的心情,倒真是应了张爱玲小姐的那句:“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林辰看了看我指的方向,咧着嘴笑了,牙齿整整齐齐的,白的晃眼。向我道过谢就匆匆忙忙的去了,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里。

那个在夕阳下背着画板往前走的少年,让我第一次懊悔自己没有留长发,没有穿裙子,没有看起来...像个女孩子。

2.相处

林辰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就热闹的小巷更加热闹了。

说来奇怪,我本以为他受女孩子欢迎是在正常不过了,却没想到他在男孩子中也那么讨喜,大概是得益于他的友善和温柔吧。

和林辰真正有接触是在他来了一个星期以后,因为水土不服,他弱弱的躺在床上,我搀着奶奶来到他的房间,看奶奶给他开药,啊,忘了说,奶奶是小巷子里资质很老的医生了。

林家只有一个伯伯,奶奶开过药之后就和伯伯出去了,让我守在床边和他说说话。

小心的窥探他的房间,书桌旁立起的画架上已经有了画,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出来是我们学校后面的那座山。桌上放着他的相机和一大卷胶带。周边都干净的不像话。

“刚才听到你和你奶奶说话,原来你是女孩子啊”

我转头看他,刚好对上他投来的视线。慌张的低下头,绞着手指支支吾吾:“嗯...是...女孩子”

林辰似笑非笑,露着一口大白牙:“小妹妹你不用紧张啊,我不吃人的,刚才你和你奶奶说话还蛮顺畅的啊”

气鼓鼓的瞅了他一眼,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你才紧张呢,你全家都紧张!”

“哈哈哈,到底是小孩子”

“你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

“是是是,我是我是,我全家都是”

我被林辰逗笑了,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聊开了,聊天中得知,林辰是扬州人,在江南水乡生活了19年,对祖国大地充满了敬佩之情,想要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用自己的脚步和画笔好好感受一下祖国的伟岸,所以,他毅然决然的从学校休学,做一个放荡不羁的行者,却没料到在第一站就因为水土不服...倒下了...

“扬州?老师跟我们说,扬州多美人,所以你才这么好看吗?”

“小麦,不能说男孩子好看,那是形容女孩子的”

“嗯...好吧,可是你确实好看啊”。

像极了语文老师说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林辰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紧接着想起了什么似的,眨巴着大眼睛问我:“你是不是对这里特别熟?我堂叔整天忙工作没时间带我去转,你可以带我好好参观参观你们这里不?”

小羊自己送上门来,灰狼当然不会拒绝。我点头点的如捣蒜,生怕下一秒他就改变主意了。

那以后,几乎每天他都在我家门口等着我放学回来,奶奶对林辰笑:“小麦可是个小疯子,不要被她欺负了”...我果然是她捡来的孙女...

林辰乖巧的摇摇头:“奶奶,小麦不会欺负我的,对我这个大哥哥可照顾了”

我内心:要不是贪图你的美色,才不会对你温柔

3.相约

林辰画山画水的时候,我就在旁边静静看着他,他太投入了,从来没有在意过我对他太过热烈的爱慕的目光,又或者,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早就学会自动忽略这种目光了?

林辰从初秋待到了冬天,我特意留长的头发也终于可以扎一个马尾。

我问林辰:“你不是说要踏遍祖国土地吗?怎么在这里待这么久?”

他坐在小板凳上,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笑的时候,就好像把整个星辰都装进了自己的笑容里。许久后,他才搭话:“因为,济南很美啊,有我喜欢的景色和人,我想多看一会儿咯”

15岁那年,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什么叫暧昧,更不懂男孩子的心思,所以不知道他说到“有我喜欢的景色和人”时投向我的眼光意味着什么,只知道他的眼神真是温柔如水,看久了就该醉了。

“你还会待多久?”

林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倒转过来问我:“小麦,你知道从济南怎么去丽江吗?”

我茫然的摇摇头。

“丽江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呢,你一定要知道怎么去丽江。”林辰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认真地盯着我的眼睛。嗯...那种认真程度就像看抗日剧时,主角交代自己的同伴千万要把机密送到组织手上时的那种认真一样。好像如果不成功的话就大大大大大事不好了。

我用同样认真地眼神回应他,重复了五遍他说的话。

他又露出了他的大白牙,狠狠的揉乱了我的头发:“那小麦以后有机会了千万要去丽江走一走哦”

“好!”我亦笑的明亮。

我们约定好了的。

那是我第一次对林辰许诺,也是林辰第一次向别人要求承诺。

往后的日子里,我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赴他的那个约,都是为了去到他所说的丽江。

4.相互暗恋

2008年的新年钟声敲响时,我的16岁也来了。

因为并不知道自己的准确生辰,所以新年就是我的生日。

16岁,就是成为大姑娘了吧?我开始慢慢长高,皮肤也变得雪白,胸部也开始羞人的隆起,头发已经过肩。我学着电视剧里的琼瑶女主角轻声细语的说话。

林辰只是笑笑,像往日对待我的态度一样。

嗯...心里有点失落。

林辰在新年夜晚塞给我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他威胁我说:“得等到我离开济南之后再看,不然,你就再也不要想和我玩了,我再也不会画画给你看了!”

即使万分好奇的想要拆开看,还是忍住了,闭着眼把礼物塞给奶奶:“等林辰走掉后再拿给我”

我们一起在林伯伯家的院子里守夜,凌晨4点多的时候,雪花纷纷扬扬的飘了下来。林辰开心的大叫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雪越下越大,他伸手拉起我,指着天空对我说:“小麦你知道吗?如果能够和喜欢的人一起看雪的话,就能够一起白头到老!”

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他的眼睛在黑夜里亮晶晶的。

林辰,我在和你一起看雪,如果你恰好也喜欢我,我们是不是就会一起白头到老?

两个人的头顶都积了一些雪,林辰温柔的揽过我,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怯怯的望着他,他还是很开心的用手掌接雪花,仿佛揽过我是再正常不过的举动了。

倘若我再敏感些,那时就该感受到他手臂有轻微的颤抖。

5.第一次离别

那一天过后,我再也不喜欢雪天了。好像,下雪就意味着离别。

他在第二天天明的时候,踏着雪离开了这个小巷,也离开了济南。

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奶奶将林辰之前送我的礼物递到我手上,我不解:“林辰走了之后你再拿给我啊?”

奶奶皱了皱眉:“他今天在门口等了好久,没让我叫醒你。我以为他已经和你道别过了”

像被人从头顶浇了一盆冷水,即使坐在温暖的床上,我依然感觉冷的彻骨,好像有数十块重重的石头压在我的心口上,心脏一个劲的的往下沉。

我在后来向林辰哭诉当初的心情时,他满是歉意的说再也不会让我有这种难过的瞬间。可是他没做到。

我急冲冲的穿着拖鞋,连羽绒服都没来得及披就跑到门口。雪太大了,早就盖住了来往的脚印,我不信,怀里抱着他送的礼物顶着雪敲林伯伯家的门。

没有人回应,许是还在送林辰的路上。

怎么就说走就走了呢?

我一点都不酷了,我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老大,我连个人都没能留住...

手颤颤的打开林辰送的东西,是许多副画,和一封信。

本来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打开那封信之后“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林辰说:“小麦,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走掉了。原谅我没有好好跟你道别,因为我怕你会挽留我,更怕你不挽留我,我却还是想要留下来。是啊,我喜欢你。小麦,我喜欢你啊。一个快要20岁的大男人却喜欢上了还未成年的丫头,像不像猥琐大叔?可是,小麦这么可爱、这么善良、这么坚强和乐观,是谁都会被吸引的吧?小麦,我在前方等着你,你要快点长大,我在等小麦找我。”

林辰画的是什么呢?是夜晚仰头看星星的我、光脚丫在小溪里踏水的我、扎着小马尾托腮笑的我、穿着校服走在巷子里的我...每一副提名都是:“最美的风景”。

少女的心意以这种方式得到了回应。那家伙一定是吃准了我喜欢他吧?

像收藏珍宝一样,收藏了这个少年的心意。

我狠狠的擦掉了脸上的泪珠,朝着巷子口喊了一句:“好,你等我”。

6.寻找,相遇

2012年,我终于来到了丽江。

孤身一人,未能如愿看到林辰的身影。

你说这个世界该有多大呢?我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林辰离我有多远。

我想,我真是傻的不像话,他只是说他等我,又没有说他等我到多久,也没有约定好什么时候在丽江见面啊,就这样匆忙的来到了丽江,若是他早已离去,或,多年后再来呢?

林辰总会来到丽江的吧?没关系,等多久都没关系。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在丽江寻了一处临河的小房间住下。因为我记得,林辰是喜欢水的。

许是上帝怜悯我,不想苦了我三年多的思念,又或许是月老的红线拉的越来越近。来到丽江的第二个月,我见到了林辰。

像往常一样推开窗子晒太阳的时候,无意间瞥见桥上有个男孩子坐在石墩上,怀里抱着猫。侧面像极了林辰。

年少时就是这样,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喜欢的人,仿佛他自带光芒一样。

我顾不得桥上、船上有那么多人,慌张的朝着那个男孩子的身影大叫:“林辰!!!”

那个人听到我的声音后,急急地回过头来,往四周张望着。脸庞转向我的那一刻,我不可以抑制的哭了出来。

是林辰,那个怀里抱着猫的少年就是林辰。

我向他挥手,一边笑着一边流泪。林辰目光定在我身上,眼眶红了,冲着我大叫:“小麦,你等我!”

我亦冲着他大喊:“好,我等你!”语气和三年前一样坚定。

他抱着猫咪跑得飞快,穿过人群,穿过房屋,穿过这三年的时光,推开门,带着一身阳光揽我入怀。

“小麦,我来晚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7.以你之姓 冠我之名

林辰是晚我一个月到丽江的,他说:“做了个梦,梦见你在找我,我也不知道梦境里的地点是哪。所以我先去了一趟济南,堂叔说你奶奶去世了,你被小姨接走了,我又想着也许你已经来了丽江,所以我找过来了。上天待我不薄,你真的在这里。”

我窝到他的怀里,抬头问他:“你就不怕我不来?”

他顿了顿,放在我腰间的手紧了紧。“怕。怕你没有看到那封信,怕你不喜欢我,怕你不来丽江,怕我再也遇不到你。” 

我笑他傻:“我还以为你吃定了我喜欢你呢?”

他俯下身来,在我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我哪有那么自信?我们小麦这么优秀,我真怕你被别的小男孩拐走了”

你看,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彼此都认为对方是最好的,我又何尝不是一路成长着,一路担忧着林辰会喜欢上别人?

我给林辰讲他走后我的生活,他给我讲他去过的所有地方、给我看他画的景色,我笑着看他走来走去,像做梦一样,自己日思夜念的人真切的就在自己的面前时竟是这般梦幻。

林小喵大概是吃醋了,从地上跑到我怀里来用爪子抓我的手,林辰慌张的搂过他:“林小喵!和你说过不许抓人!” 小喵仰着脑袋“喵~”呜呜的一脸可怜样。

“为什么小喵还有姓氏?”

“因为小喵是我的猫啊~所以和我同姓”

“那我是你的人,是不是也该姓林?”

林辰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哈哈哈哈”我笑的前仰后合“林辰你咋地了?我都没害羞,你脸那么红干啥玩意?”

他见我笑,气呼呼的放下小喵,大步走到我面前,一把将我抱住,狠狠地把我脑袋按在怀里“哪有你这么不害臊的女孩子,这么轻易的就说自己是我的人了?”

我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就是你的人,就是你的人!”

“好好好,小麦以后就是林小麦了,林小麦林小麦林小麦”

从那以后我就叫林小麦了,本名“小麦”,随夫姓“林”。

8.同居生活

我和林辰像新婚夫妻一样开始一起生活。

他觉得我找的房子太小,我们便一起寻了一处大房子住下,按照林辰的描述就是:“至少大到我家林夫人和小喵满地打滚儿滚到累”

嗯...他可能脑袋不太好使才会觉得我会在地上打滚...

我们手挽着手,一家又一家商场的逛,挑选着彼此中意的家具、电器、情侣睡衣、情侣拖鞋还有各种各样的盆栽和装饰品。我们都以为,总有一天这里会变成我们的婚房。

林辰的小画室里挂满了我的画像。

我打趣他:“我人都在你面前了,你还要看着画像啊?”

他满脸宠溺:“只有一抬头就能看见你,我才能感觉到安心”

嗯...腻死人了。

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一睁眼就能看见爱人的感觉真好。有时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林辰还在睡梦里,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他的睫毛上时,美得不像话。

这种男生女相的男孩子是最可怕的,他就算什么都不做,安静的躺在床上都能勾住你的心魄...大概连猫咪都被他的美貌折服了吧?反正我知道,林小喵总是会跳上床去舔林辰的脸...


图片发自简书App


9.宠妻狂魔

林辰真的是个极宠女朋友的人,他总是能够很快的挣脱温暖的床的诱惑,快速的洗漱好,然后给我做早餐。

牙刷上会有他挤好的牙膏,杯子里会有他倒好的温度刚好的水,阳台上的衣服他也总是能够很快的收回去,窗前的植被也被他照顾的很好很好。

我嘴里塞着早餐问他:“干嘛那么勤快,这些不该是女朋友来做的吗?”

他举着相机对着我,按快门的时候说:“我家小麦是我的公主,小公主是用来疼的,我得对你好到让你谁都看不上”

他确实是对我好到我谁也看不上了。

逛街的时候若是我的鞋带松了,不管周边有没有人,他都会蹲下来很耐心的给我系。压马路的时候永远把我护在他的保护范围内;买东西的时候从来不让我拎包;一起旅游的时候像哄孩子一样给我买糖人、棉花糖;不定期带我去游乐园,一米八的大个子还非要和我玩碰碰车;在我生理期还会给我挑好合适的卫生巾,把手搓热给我暖肚子。

在所有算得上是节日的日子里,他会把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在卧室里挂上气球和小彩灯,连林小喵都会戴上粉色的蝴蝶结。餐桌上摆的是我钟爱的红玫瑰,餐盘里是他精心做的饭菜。

我觉得我上辈子绝对是拯救过全世界,才会在20岁这年和这么优秀的男孩子在一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10.第二次离别

人沉浸在幸福中的时间过久,就会以为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所以当噩耗突然传来时,没有几个人能够经受的住打击吧?

2015年的冬季,昆明那个四季如春的城市,罕见的下了雪。

林辰开心的不行:“听说是一边开花一边下雪诶,我一定要去好好拍几张照片,多找找灵感,把这绝美的景色画给你”,他总是这样,有什么好的,都想给我。其实于我而言,他就是最好的。

像往常一样,我没有拦着林辰,我和他一样兴奋,我开心着所有他开心着的事。帮他收拾行李的时候,我问他:“准备呆多久?我想和你一起去”

他走过来搂着我,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我和其他朋友约好了在昆明回合,期间可能为了拍夜景还会住帐篷的,怎么去能带你一起呢?”

“我才不介意住帐篷”

“那我可介意了,你和小喵乖乖在家等着我,我会给你们带礼物的”

小喵像听懂了一样,蹭着林辰的裤腿,“喵喵喵”的叫,一改往日的高冷范。

他爱怜的抱起小喵,像对着孩子一样叮嘱到:“保护好小麦呐,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她”

噗...谁照顾谁啊?

我想我永生都不会忘记他离开的那个下午的,就像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那个如水一样澄澈的少年,在离别时温柔的吻了吻我的额头:“我会早点回来的”。依旧是背着画架、挂着相机,在落日的余晖中,渐行渐远。

11.无止境的等待

“我会早点回来的”

“我等你”

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我的耳边都回荡着这两句话,这是我和林辰最后的对话。依旧是像最开始离别的那样,我说:“我等你”

这一等,就是836天,或许还会更长。

林辰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在他离开丽江的第二天,一个人陌生男子用林辰的手机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您是林辰先生的女朋友吗?我是昆明市的警察,林先生乘坐的这趟大巴在前行过程中遭遇了滑坡,车子坠落山下,搜救人员未能找到林辰先生,只在车上看到他的手机和背包...”

我只记得那个陌生人说了这几句,匆匆撂下小喵赶去昆明的时候,昆明还在下着雪,雪花纷纷扬扬,许多人哭喊着晕倒在路边,我像发了疯一样的扯周边人的衣服,一句又一句的大喊着:“林辰!!!”

没有答复,没有答复,就像他当年离开济南一样,地上连个他的脚印都没有。

我时常懊悔着那天没有随他一起去,我不该总是听他的在某地静静等待,我应该与他同行的...

林辰的名字就这样躺在警察局的“失踪人口”名单里。

我始终相信林辰还会回来,尽管他们都告诉我“林辰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无望的等待着,一封又一封的写着不会有回信的信件。寄的终点是哪里?是他给我说的每一个他落脚过的城市。

我不敢离开这个房子,我还得照顾小喵。我怕他回来找我的时候,我不在。可是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的味道啊,哪里都是他的影子,他说过再也不会让我难过,我的眼泪却因为他,从未停过。

那么爱我的他啊,怎么舍得。怎么舍得我这一生都是为他等待。

12.

眼泪滴落在小喵身上,他没逃开,窝在我的怀里脑袋乖巧的蹭着我,像舔林辰那样舔我的脸。

我起身将小喵放在沙发上,拉开客厅的灯,准备去寄信。

披好外套,手刚刚接触到门把手,手机“叮叮叮”的响了,林小喵从沙发跳到我脚边“喵喵喵”的叫。

我打开手机,来电归属地是“昆明”。

像期待着什么一样,心脏开始“砰砰砰”的跳着,手也不可以抑制的颤抖。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在我15岁时闯进我的生活、20岁时揽我入怀说“我来晚了”的少年回来了,我想,他总该记得他答应过我:“我会早点回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