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走不完的长廊

  这下,王哲儒可吓得不轻,拼尽全力往里面跑。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腿都软了。再回头一看时,后面的鬼脸早就不见了!更糟糕的是,手电筒也丢了。没办法,他只能继续往里走。此时,太阳光从一扇透明窗户里射向长廊。按理说,在黑暗中走许久时,如果照见太阳光应该是感到温暖一些的。但是,王哲儒看道这一缕阳光时,却狠狠咽了一口吐沫。

  因为,他看到这缕阳光,又无意中看到自己的表时,才意识到事情的反常:因为这扇窗户面西,太阳光是从西边透进来的。而王哲儒却明明记得,他们来到这里时是上午八点。从进入大门到现在,顶多不过才一个小时。可太阳为什么是从西边的窗户透进来的呢?不!就算是晚上来到这里的吧!可天还亮着呢?!一点泛黄的迹象也没有。甚至让人都感觉不是下午。一个个恐怖的谜题从王哲儒的脑中浮现出来。张敬山离奇的死、这走不完的长廊,还有...偏西的太阳!

  正当他琢磨这些灵异事件时,从密闭的长廊里,发出了恐怖的声音:“嗒、滴答、嗒、滴答...”同时,还隐隐约约传来了凄厉的笑声。王哲儒只觉得脚不听使唤,使出全身的劲挪到了一个黑暗的墙角。那笑声虽然凄厉,但声音却让王哲儒感到熟悉。这声音是...张敬山!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他慢慢地伸出脑袋,却再也收不回去了似的僵在那儿:张敬山的下体在那儿缓慢的行动着,每走一步就掉出一点肠子内脏。一个血淋淋的铁丝把躯干和下体插了起来,歪歪扭扭的,极不平衡。更可怕的是:上面的血肉模糊的头颅竟在唱着那首著名的儿歌:“找呀找呀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那首歌被他唱的阴森恐怖,像是一只冤鬼要从土里爬出来。

“找到一个...好、朋、友!”他一边把眼睛往这边看 ,一边哼着走调的儿歌。此时的王哲儒已经接近于崩溃状态,想叫却又想哑了似的叫不出声音。他现在知道的:只是要拼尽全力往里跑。又跑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这长长的走廊就是见不到头。而后面的吊死鬼,也早已不见了踪影。为什么这走廊这么长?在校外看这走廊时,不过才几十米的长度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那个吊死的张敬山,正狞笑着站在他后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杨柳岸,乌篷船,小桥流水绕人家。江南,是一个绮丽繁华的水乡。郑愁予的《错误》发生在江南,为这片繁华添了一丝悲凉。 ...
    传11111阅读 56评论 0 0
  • By若愚 01 前些日子好友突然发微信说:现在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似乎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一个我喜欢而他也刚好喜欢我的人...
    若愚girl阅读 303评论 5 6
  • 她没带我数过星 他没教我谈过情 她早早去了 他迟迟没来 孤独的生长 肆意的彷徨 都说我是个痴人 其实 我是个诗人
    一缸红酒阅读 16评论 0 0
  • 开了一扇窗
    GuoFuhui阅读 4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