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七月是丰收的季节,在两年前的这个似火的七月,我毕业了。毕业就等于失业,这确实是前辈们的肺腑之言,以前还不信,现在不得不信。对于一个小地方的毛头小子来说,车水马龙的大城市就是一种向往,就在那个七月,我背着在学校盖了三年的铺盖,独自一人踏上了那个距离28个小时的城市——帝都。

记得那天火车上人格外的多,但是却有很多老乡。

背影

        帝都真大,从南到北两个小时的车程却还是在五环内,公交车里陌生的北京腔在耳边想起,我才惊觉已到帝都,人生又会增添一笔精彩。

        很快,我便习惯了帝都的生活,挤公交,挤地铁,推推嚷嚷,车水马龙,这才是属于大城市的喧嚣,也让自己看起来不是从小地方来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来北京半年后找到的,怎么说呢,就是被骗了,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自己完全没有经验,在半个月后毅然和同事离开了。

迷失的城市

        直到今年九月,又是一个丰收季,我找到了现在的工作,也许是上天眷顾我,给我这一次机会,确实很满意现在的工作,虽然刚开始会比较累,但是真的很快乐,很有动力。

车站往往是一种寄托

        年底了,两张火车票是我今年最期盼的,两年没回家了,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