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磊白】Coming Soon

· Coming Soon工作室荣誉出品

· 非官方非正规纯民办工作室成立首席茶水小妹贺文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

2007年10月15日。

吴磊第一次见到白敬亭。

快8岁的吴磊见到了刚好满14岁的白敬亭。

#

作为白家最受宠的小儿子,白敬亭的生日会办得格外隆重,邀请的也是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以及子女,吴磊和姐姐吴悦受邀的原因却与众人不同。

一进宴会厅,吴磊第一眼就看到了白敬亭。

白敬亭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他和身边的亲姐姐王鸥一起靠着二层的栏杆,两个人都不说话,白敬亭也只是一直看着一层众多的宾客微笑,眼神却无法聚焦。

那是吴磊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白敬亭——白家姐弟里唯一一个姓白的孩子,白敬亭就像是高高在上的月亮一样,温暖却又清冷。

吴悦看着二层的王鸥笑了笑,嘴里却问的是吴磊:“磊磊,你看见他了吗?”

当时还不知道其中的是非曲直的吴磊只是一脸茫然的问姐姐说的是谁。

“二层的那个男孩子。”

吴磊“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看到了。

“他叫白敬亭,是白叔叔唯一的儿子。”

之后姐姐的话是当时的他还听不懂的,却被他用一辈子完成了。

“你要好好保护他。”

#

2014年7月18日。

吴磊第一次和白敬亭谈话。

14岁6个月的吴磊和20岁8个月的白敬亭进行了很正式的谈话。

#

这一次吴磊随父亲去白家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孩了,经过了各方各面的训练,他已经是一个足够成熟的少年,他知道吴家的男孩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要成为白家男孩的“影子”,知道了所谓“影子”的使命,更知道他就是白敬亭的“影子”。

再次见到白敬亭,相比六年前他长高了不少,吴磊也终于看清楚了他的泪痣,但是他自然觉得白敬亭看着这个世界的眼神依然单薄。

吴磊听见白先生向白敬亭宣布吴磊“影子”的身份,吴磊听见王鸥拜托他保护好白敬亭,吴磊的心却只听清了白敬亭的那句“我们谈谈吧”。

他说“我们”,我和他是“我们”。

吴磊跟着白敬亭去了白家大宅最深处的那个房间——连白先生都没有钥匙。

“你好,我叫白敬亭,今年已经20岁了。”

“啊,我是吴磊,过几个月就15岁了。”

“如你所见,我的父亲是一个很不讲道理的人,他不允许我姐姐姓白,而且强制要求我姓白,同时要求我拥有一个‘影子’,哪怕我不需要‘影子’。”白敬亭看了看窗外,“我早晚会和这里毫无关系的。”

“我不能成为违背吴家世世代代规矩的第一人,而且,”吴磊停顿了一下,确认了白敬亭正在看着他的眼睛,“我想保护你。”

“……”

白敬亭没再说话,拉开抽屉拿出一把钥匙扔给吴磊。

吴磊在看到了银白的钥匙上有一个小小的“亭”之后了然。

两个人各怀心事的沉默着,但心照不宣的幻想了一个有彼此的未来。

#

2017年5月22日。

白敬亭第一次在吴磊面前哭

23岁7个月的白敬亭躲在17岁4个月的吴磊的怀里哭红了眼睛。

#

在接到白母去世的消息时吴磊正在练拳,他最近一直沉浸在还有半年多就能正式成为白敬亭的“影子”的喜悦里,却突然被现实泼了一盆“来历不明”的冷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白敬亭,那个视母亲为存活动力的人要怎么办。

吴磊是和姐姐一起去的白家,还没进门他就能感觉到整个宅子上空都笼罩着密密麻麻的乌云,白先生亲自站在门口迎接着来来往往,身边站着的只有强打精神的王鸥,纵然化妆也挡不住几日不见多了的憔悴,可唯独不见白家小少爷。

白敬亭从懂事起就清楚的明白他的母亲有多么爱他的父亲,同时他也清楚的知道他的父亲并不爱他的母亲。母亲为父亲诞下一儿一女,别人都说父亲是爱母亲才让第一个孩子随母姓,但他知道还不是因为姐姐是女孩。姐姐年长他11岁,他不知道十多年的岁月里不能随父亲的姓对于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但至少她知道高龄产子本就是对母体的伤害。

白敬亭来到这个世界上本就是来伤害别人的。

他已经把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天了,他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母亲走之前拉着他的手说的话“别怪你爸爸”,这句母亲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离开这人世间的话现在又在重播。

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原谅父亲。

然而,先爱先输,爱了的人总是卑微的。这句话总是没错的。

所以当吴磊用钥匙打开他房间的门时,白敬亭依然把自己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他不想听任何人劝自己,却没想到吴磊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是直接掀开被子然后把他按在了自己怀里。

一时间白敬亭大脑有些缺氧连反应变慢了,反而是吴磊抢先开了口。

“我没什么想说的,你可以哭。”

听惯了希望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要求突然有人告诉自己可以哭也没关系,白敬亭竟然真的委屈的哭了出来。

吴磊的怀抱像是一个小天地,白敬亭躲在里面哭了很久很久,久到哭散了眼中的雾气,久到他竟觉得有些习惯吴磊怀抱的温度。

#

2019年6月27日。

吴磊第一次离开白敬亭。

19岁6个月的吴磊成为了“影子”却离开了25岁8个月的白敬亭。

#

自从吴磊正式成为白敬亭的“影子”之后尽职尽责,恨不得每天二十四小时黏在白敬亭身上,倒让已经继承白家的企业却一向性格淡漠的白敬亭也多了几分人情味。

就在两个人都习惯了“形影不离”的生活时吴磊要离开了去进行作为“影子”必须经历的“考核”,但是问题的本源并不是分离而是直到离开前一天吴磊都没有告诉白敬亭这件事。

要不是吴悦告诉了王鸥,很有可能吴磊都离开了白敬亭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白敬亭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总是在身边的人突然不见了总会发现的。

“不去送他吗?”

“要去很久吗?”

王鸥没有想到自己的问题却被弟弟反丢了回来。

“嗯……三个月的话,还好吧。”

“既然他很快就会回来了,我去送什么?又不是不回来了。”

其实后来王鸥才知道那种洒脱并不是不在乎而是太信任。

#

2019年9月9日。

白敬亭第一次亲吻了吴磊。

25岁10个月的白敬亭特别认真的吻了19岁8个月的吴磊。

#

白敬亭也没有想到吴磊会提前回来,只不过他并不喜欢受伤这种“方式”。

吴磊是被走火的手枪误伤了右臂所以不得不提前结束了“考核”,一回国就住进了白家投资的医院,还是VIP病房,家人是最早来探望的,然而离开的时候吴悦还不忘告诉吴磊“小白为了看你推了两个会”这个消息。

说实话吴磊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受了伤会怕面对白敬亭?

忙到连眼镜都没摘的白敬亭拎着个保温桶赶来时吴磊选择了最没出息的一种——装睡。

“吴磊。”

“……”

一起来的王鸥都忍不住劝白敬亭改天再来。

“吴磊。”

“……”

“我熬了鸡汤,你不喝,那我就扔了。”

“我喝!”吴磊忍不住从被子里钻出来,“我错了,能不能原谅我啊……”

白敬亭只是把鸡汤倒在碗里放在吴磊面前没有回答他。

看着眼前诱人的鸡汤吴磊又犯了难。

“白哥……”

在吴磊可怜巴巴的眼神攻击下白敬亭认命的端起碗喂他,谁让他是右臂受伤了的病人呢。

王鸥看着这俩孩子决定出去等会儿。

娇生惯养的白少爷什么时候伺候过别人啊,鸡汤洒了不少,看的吴磊倒是怪可惜的。

“白哥,浪费了好多啊。”

“没事,反正是保姆阿姨熬的。”

“是吗?”

吴磊又不瞎,白敬亭手指的创可贴就是最好的说明。

“吴磊。”

吴磊刚想打趣他几句,没想到白敬亭先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像做了很多心理建设一样深呼吸了几下,声音很低的说:“我以后可以给你熬鸡汤吗?持续很长时间的那种。”

“啊?”

吴磊太过于了解白敬亭,所以他理解白敬亭很多不成熟的表达方式,但同时他也不敢相信,这是……告白?

看到吴磊似乎是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白敬亭有些无奈的摘下了眼镜。

“大概就是这样。”

根本不懂什么是接吻的白敬亭只是单纯的把自己的嘴唇覆在吴磊的嘴唇上,仿佛唇齿之间已是千言万语。

还有什么比亲吻更能表达爱呢?

吴磊的心里一瞬间被一种名为白敬亭的情绪膨胀填满,难以言喻的满足就如同对方的耳廓燃起的火焰。

还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美好呢?

#

2020年3月8日。

两个人第一次想实现同一件事。

#

不只是吴磊估计王鸥都没想到白敬亭居然会向白先生摊牌——他要离开白家。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这一天的到来,白先生并没有很惊讶,毕竟相比女儿,儿子的性格更像他。

“要走可以,把‘影子’留下。”

“好。”

离开白家大宅,白敬亭不敢去看吴磊,因为他总觉得他做了一个冒险而又危险的决定,吴磊却忍不住把白敬亭抱在怀里搂得更紧了。

“以后要去哪儿?”

白敬亭摇头,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不告诉你”。

“白敬亭,你考虑过我吗?‘影子’是你一个人就可以决定说不要就不要的吗?”

“……”

沉默往往是冷战的第一导火索。

两个人冷战了。

白敬亭离开那天,送机的人只有王鸥和吴悦。

“不管去哪儿都要让我知道,不要让我和妈妈担心知道吗?”

面对王鸥的叮嘱白敬亭心不在焉的点头,眼神却总是不自觉的看向候机室的入口。

那个应该有一个人的!

承认吧,是你先陷进去了白敬亭,你先爱了所以你输了。

还好吴磊赶到了,已经比白敬亭还要高一些的他能够轻而易举的把对方圈在怀里。

“白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永远都是你的‘影子’!”

白敬亭伸出双手回应吴磊的拥抱,同样害怕失去的人还有他啊。

“给我四个月,就四个月,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情我就去找你,不管你在哪儿我都找得到你。”

“好。”

白敬亭终究还是走了,他想去哪儿没人知道,“影子”也不知道,但是“影子”可以找到他。

#

2020年7月9日。

两个人第一次失败的承诺。

#

四个月的时间有多长?白敬亭是一天一天数着日子过来的,就在昨天,四个月过去了。吴磊没来,他的“影子”没有找到他,长到这么大白敬亭第一次感到了恐慌。

白敬亭自己都觉得自己渐渐地有情绪的改变了,他也开始学着如何去“生活”,而这些都是吴磊带给他的啊。

他在英格兰的小镇上逗留的时间不短了,却没想到居然能遇见“故人”。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王鸥笑而不语,只是托着腮上下打量着他——以前的白敬亭可从来不会穿着制服去打工。

眼看着自家弟弟就要炸毛,王鸥立刻说正事。

“我能找到自己的亲弟弟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我来就是想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还好。”

“还有想告诉你,我希望你能再等一等磊磊,他……他很难做的,所以希望你能再等一等。”

“……我会考虑的。”

告别王鸥,白敬亭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问自己:他愿意继续等吴磊吗?

这个问题就好像是在问他还爱不爱吴磊?

那就……再等一等吧,毕竟还爱着呢。

#

2020年12月26日。

两个人还是没能一起过圣诞节。

#

白敬亭没有等到吴磊陪他过平安夜,包括圣诞节他也是独自一人。

今天是吴磊的生日,他亲手做了一个很难看的蛋糕,虽然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心里却有一种为自己爱人庆祝生日的满足。

他点燃了蜡烛,许了愿,正准备吹灭时他听见了敲门声。

白敬亭大声的喊了一句“Wait”也没有效果,他猜想大概是房东在月末来收房租了。

“Coming soon, please.”

白敬亭只好去开门,打开门以后立刻被熟悉的温度圈在怀里,看来吴磊还来得及一起吹灭自己的生日蜡烛。

有一瞬间白敬亭几乎是要落泪的,对啊,“影子”怎么可能找不到“光”呢?

吴磊失约了,他也错过了很多节日,但他还有白敬亭的余生。


= END =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