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LPHABET·Crown(王冠)为君加冕

光明与黑暗

其实光明与黑暗是交融的。

我们渴望光明,但也缺不了黑暗。

“文州!那里就是王城了。”黄少天手牵白马,从断崖上眺望远处的城堡,另一只手指着黑暗那边。

金灿灿的余辉洒在他的身上,金边描出了他的轮廓。黄少天得意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喻文州看着他的侧脸,笑容把衬托他的余辉都黯淡了下来。清风拂过,柔顺的金发被风撩起,金色的眼眸坚定望着前方。

这就是能带领他们复国的王,这就是带领他们重回光明的太阳。

上一代的索克萨尔曾说过黄少天是光明之子,能带领他们驱除黑暗的太阳。

这个国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太阳初升了,长期处在黑暗中,万木枯萎,毫无生机。

魏琛把黄少天带回蓝雨,本打算教他法术,但黄少天只对剑术感兴趣,而且在剑术方面天赋异禀。

远方的城堡上徘徊着几只秃鹰,一只较大的是它们的首领,它向天尖叫,刺耳的声音传到他们的耳中。

喻文州皱了皱眉,深蓝的眸子中映照了一个可怕的情景——

秃鹰忽然聚集在一起消失于视线中,没过几秒,又冲出城堡的高墙,分散在空中,嘴里还叼着块肉。首领口中叼着圆的,有毛发,有五官的脑袋。

真是一群疯子。

忽然间,黄少天眼前一片黑暗看不到眼前景色,有人捂住他的眼睛。

黄少天想要拉下他的手时,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别去看那可怕的黑暗。”你的眼睛只有光明就好了。

但黄少天还是拉下来了。

“走吧文州,明天将是一场恶战。”难道我看过的还不够多吗?

想必黄少天已经全看在了眼里,他也不忍心地继续看下去。

这个天空兜不住太阳,就像黑暗也网不住光明。

平时战争钱喻文州和黄少天都会讨论军情,更何况明天的大战。但唯独今晚不同,喻文州却让他早点休息。

“今天不用制定战略吗?明天可是我们的复国之战哎!要做好十足的准备才行,那个魔王可是很狡猾的。”

玻璃罩中的小火焰明晃晃地跳动,灯芯边放了很多油,人们好似希望他永不熄灭。微弱的光照在破旧的地图上。摊在桌子上的地图破败不堪,上面有多处城市被蓝色标记圈住,这些都是能重见光明的城市。

有一条红色路线,用粗剪头直指王城,这是他们的目的地。

喻文州帮他脱下盔甲,帮他弄好乱糟糟的刘海,在他光滑的额头上亲一口。

黄少天耳根子上的红晕悄无声息地爬上脸颊,“这是干嘛?无端端的。”

喻文州对他轻笑:“晚安吻。”

“怎么忽然间……”

“我怕来不及。”喻文州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答道。

“呸呸呸,你瞎说什么呢。什么来不及,我们说好了,我将成为国王,而你来当我国师辅佐我,以后开心地生活在一起。”

帐篷外的树林被风吹得沙沙响,在外守候的士兵听到“开心地生活”都在偷偷笑,因为这是从心里对他们真挚的祝福。

“少天,你记住明天没有策略,你只需勇敢地带领士兵攻入王城,用你的果断去杀敌,把太阳带回王城就够了。”

“好,我会的。如果文州有什么危险的话我一定会保护你。”

这句话说了无数次,每一次黄少天都能把它兑现。

这次,喻文州的笑容变得苦涩,心想这次还有可能吗?

主营内传出悠扬的笛声,乘着晚风飞上空中,游荡在山林。

守夜的士兵陆陆续续地打着哈欠,强睁开的眼皮上下翻动,但终究不敌这好听的催眠曲。他们听到的宛如母亲在耳边唱的摇篮曲。士兵们都被这温柔的笛声带进了梦乡。

“文州吹的笛子还是这么好听。”渐渐地黄少天也睡着了。

跟黑夜说声晚安,和白天说句你好。

太阳如初升起,直射的光线透过树叶的罅隙,映得地上斑斑点点。

“殿下!殿下!国师大人不见了。”

临大战前,国师失踪,定会军心一散百师溃。黄少天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而且他现在做的应该是冷静。

回想昨晚喻文州的表现确实可疑。以前的流言蜚语都因为黄少天的信任给打破。这次也不例外。

“全体进军!”

泱泱蓝军向王城进军。

黄少天身骑白马,一路冲锋厮杀,猩红的血液溅上他的脸颊,温热的红色液体洒到他的盔甲。他渴望着把魔王从占据已久的皇位上拉下来。他现在孤身进军。

城堡依旧是庄严肃穆,但死气沉沉。周围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尸体没有几具是完整的。城堡内没有阳光照射,只能通过墙壁上幽暗的绿光照明。

一路走来,没有偷袭,没有陷阱,但黄少天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心脏的魔王会有什么诡计。

他走到一扇高门前。朱漆门面似是鲜血涂染,用黄金的雕花装饰。半拱上还雕刻着光明之子的石雕。

这到门似是有感应,正当黄少天伸手触碰时,它徐徐打开了。

黄少天看见一个人戴着皇冠,坐在高高在上的皇位,背着光。虽然看不到样子,但依旧觉得这个身影无比熟悉。

“喻文州。”名字脱口而出。

时间仿佛停止,外面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朱漆大门又再次缓缓关上,把外面武器的碰撞声,士兵的喊叫声,野兽的嘶吼声都隔绝在外面。

“文州,你怎么在这?魔王呢?被你一个人打败了吗?我还没有出手了,魔王还没尝到冰雨的厉害呢。你怎么……”

“少天。”还没等黄少天说完,喻文州便发声打断,“你要打败的魔王就是我。”

轰——脑袋如同火山爆发,这个信息如岩浆般涌出来。黄少天的金色瞳孔被放大,这么多年来信任的居然就是自己的敌人。

“那,我的国师——索克萨尔是谁?”

“也是我。”喻文州从台阶上慢慢地走了下来,面带笑意,笑意中夹杂着苦涩,温柔。

黄少天的手已经搭在剑柄上,却始终无法拔剑相对,感觉忽然间这冰雨变得有千斤重。

“你不应该犹豫,你是个果断的人。”

喻文州越走越近,近到只有一把剑的距离时,黄少天才拿出剑,锋利的剑身直指喻文州的心脏,不论哪一方继续走进,剑就会直刺他的心脏。

黄少天怒视着他,“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喻文州没有停下,又往前走进一步,剑尖已经刺破他的衣服,刺穿了皮肤,血浸湿了周围的衣布,化成一朵梅花。

“我是黑暗之子,但我却渴望光明,直到我遇见了你。”

黄少天看着血浸湿了他衣服一大片,心疼了,感觉自己也好像被自己刺了一剑。

“我成为了第二代索克萨尔,想要为你加冕。请您接受索克萨尔的加冕。”喻文州摘下自己的皇冠,原本属于他的皇冠。

黄少天感觉自己头上重了很多,“为君加冕,祝君永恒。”听到这句话后,手背传来一阵温热。黄少天怔怔地看着喻文州单膝跪下亲吻他的手背。

“作为索克萨尔的使命完成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黄少天疑惑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依旧给他报以温柔的微笑,“因为你是我的光明啊。”

手握冰雨的手微微颤抖,“我下不了手,我那么信任你,喜欢你。”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他的脸颊被双手捧起,两只手指轻轻拭去他的眼泪。“我知道。”

喻文州轻柔地吻了上去,吮吸着他微微张开嘴唇。

黄少天脸上一阵燥热,心房里传来急促的跳动声,他闭上眼睛享受着恋人之间的亲密行为。

殊不知,喻文州的身体从脚步开始幻化成了黑色羽毛,随风飘到窗外,渐渐地,悄悄地化到了颈部。

最后空中回声中传来三个字,“我爱你。”

这是喻文州里光明最近的一次。

黄少天睁开眼睛,哭得通红的眼睛,看见一片黑色羽毛在空中飘散,去寻找光明。

最后一片羽毛被他紧紧地握在手心,放在心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无聊时候的脑洞………… “我靠,我说了跟我没关系啊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黄少天暴躁的看着身后不疾不徐跟...
    烨雨惊岚阅读 7,747评论 4 45
  • 我娃有几个课外班?肯定低于平均数。 课外班大致两类,学习类和兴趣类。我曾经对两种类都持平和态度。我想着课外班嘛,我...
    悦书_王小悦阅读 163评论 0 7
  • 烛清夜浓 春衫凉 只影坐等曙光 往事漫漫打湿眼眶 隔着夜的黑 隔着路的长 隔着十年未见的想往 隔着旧时的温暖 隔着...
    春衫凉阅读 257评论 31 44
  • 时间:2017/06/09 007-132 韦露娟 《》(小说创作) |公众号:SeraTime 鱼鱼 17:51...
    把躁郁当做朋友007阅读 142评论 0 2
  • 吃完麻辣烫,她睁大眼睛 在理发店的门口看了一眼月亮 从影子里拨下落在东门的线头 说要给我织一件毛衣
    九月谣言阅读 161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