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我只想对你好(45)

96
金忆潇阳
2018.01.07 21:56* 字数 1176
娶媳妇与嫁闺女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前者喜气洋洋,后者如失至宝。

自从有了向阳公社,就没见过来这么多人的婚礼。早晨九点多,人便渐渐涌了上来。

听说杨穆主任给哥哥主持婚礼,向阳公社大小干部几乎全部到了位。

刘媛爸爸拄着拐,招呼着往来的亲友。杨母也是笑得拢不上嘴。

杨武和刘媛本该是这一切喜庆的源头,只是焦点至始至终都不是他们。

春风得意的是杨穆,只见他大手一挥,公社干部们就欢呼雀跃。仿佛结婚的是他自己,而非自己的哥哥。杨穆充当新郎的角色,对到来的“大人物”亲切握手致意。一声声寒嘘问暖,真得有些感人。他还亲自排列座次,什么样的干部,什么级别,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谁该坐南边,谁该服侍两旁,他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公社干部们也都清楚这来是不能白来。有些讲究的,弄了两瓶汾酒(其实最代表心情的是茅台,但是太精贵了,不好弄),也算镇镇场面。不太讲究的,也都买了瓜果蔬菜、鱼肉米面,那时候钱啥的不算重要,物资奇缺,这实物倒是贵重的多。街坊邻居、乡里乡亲、亲朋好友们也都有啥带啥来。这个挎了一篮子鸡蛋,那个带着一袋子白菜;这家有豇豆,那家有茄子;这家打下一筐枣,那家又带着一兜桃儿,总之,结婚的餐桌就是大家一起凑出来的。那时候年景穷,人们不流行随份子,实际也没钱随,彼此之间更多的是情分。因为情分,有事二话不说,人肯定到。因为情分,这一家的婚礼,全村人一起帮着忙活。

杨穆被震撼到了。他结婚的时候,家里只摆了一桌,也没请谁,也就是自己的几个同事,大家喝喝酒,祝福祝福也就完了。但是杨武这婚结得真热闹啊。他渴望这样的热闹,但是他没机会了。

杨武也在招呼客人,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些不请自来的领导们。但为了这热热闹闹的婚礼现场,他就不得不感谢杨穆。若是什么事都让自己弄,还不一定是怎样的光景。看到杨穆,杨武又想起了他的妻子白琼琚。十月怀胎,她怕是要生了吧。这样也好,若是她也参加自己的婚礼,那情景怕是不太容易熬过去。放下是一种选择,但想起却不是,那并不受人的控制。

刘媛看着父亲艰难的身躯,眼角含着泪。这个坚强的父亲与自己终究不是一个家了。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是覆水难收,情也难消,人生也终须一别。即便明知重逢并不遥远,但念及物是人非,也会引起无尽哀愁。

刘媛忍不住哭了出来。刘媛她妈也在角落里抹眼泪。

“大喜的日子,哭个啥?闺女,这二十多年难为你了,难为你生在我们家。没享几天福,就跟着我遭罪。上上下下,帮着照顾打理,老刘家对不起你啊。杨武这小子不错,也都是苦命人,彼此之间也有个互相理解,省得你们以后吵架拌嘴。闺女,以后你就要嫁入杨家了,得孝顺婆婆。别的我就没啥说的了。也不图你怎么照顾我老两口,闺女,你得知道,我只想对你好。”

刘媛听了这话,哪里还受得了,早已是泪如雨下。

“爹,我都知道,我都知道。我虽然嫁到别人家,但我永远是咱刘家人。爹,真的,我一点都不觉得苦。生在咱家,是我的幸运。”

娶媳妇与嫁闺女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前者喜气洋洋,后者如失至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只想对你好
我只想对你好
6.6万字 · 8037阅读 · 34人关注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两个并不被看好的年轻人经过重重艰辛走在了一起。日子刚刚平稳,十年浩劫却在此刻爆发。人性里的自私与卑鄙、民粹主义下的权力、纯真爱情的凋零、沟壑难填的欲望……最终这对夫妻何去何从?故事里面有爱情、亲情、幸福、人生、希望等命题的诠释……故事一直讲到今天,直到老人离世。笔者想通过故事来警示一些我们正在失去的美好以及已经在我们这个时代失去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