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花开

梧桐花开

还是在少年求学的时候,忘记从哪一篇文章里学到一个句子:绿树掩映的村庄。蓦然间,毫无来由的喜欢了这个美丽的句子。

我家离学校有七八里的样子,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喜欢抄小路走。弯弯曲曲的乡间的小路纤陌纵横,大片大片的庄稼地绿油油的非常可爱,特别是秋天的早晨,初日把麦苗尖尖上顶着的露珠映照的闪闪发亮,不小心从地边走过,裤角便会扫上禾苗,亮闪闪的露珠颤颤的顺着麦苗细长的纹路流进根底去了。

上学的路上会路过很多村庄,远远的看去,一个个村庄都是掩映在绿绿的树影里,很神秘的样子。一个村庄,就是一片绿云。绿云里,有白色的墙,红色的瓦房,房顶的烟囱里有袅袅婷婷的炊烟,偶尔还会有几声狗吠,还有主人的呵斥声。春天里,村庄的绿树上就开满了红的白的花朵,空气中刺槐花香甜的味道和蔷薇花浓郁的芳香搅和在一起,叫人沈醉。

农村人喜欢栽种梧桐树。梧桐树泼实,好成活,早成才,是做家具的好材料。记得父亲曾经在春天的集日里买回几棵壮实的梧桐树苗,生机勃勃的梧桐树苗泛着烟绿色的光彩,就像长身玉立的翩翩少年。我们小心的把它栽在院子里,浇透水,它便自由自在的生长。过几天,树干上悄悄冒出几朵包鼓鼓的嫩芽,慢慢的在阳光雨露里舒展开来,小小的芽片长成一张张翠绿色的小伞。再过两年,梧桐树就会在春天里开出满树的淡紫色的喇叭形花朵。长大了的梧桐树是准备给孩子们做嫁妆用的。天下父母心啊!

那时候,我们的村子街巷两侧栽了很多的杨树,夏日的杨树绿意浓浓,炎热的中午,邻居家婶娘们会在树荫下摆上个小方桌子,每人提个小凳子,有生炉子的人家从家里捎壶开水,有好茶叶的带上茶,然后围着小桌子坐了一圈,扇着芭蕉扇,勤快点的带着针线活,嘻嘻哈哈的聊起家常话。秋天时,杨树上会有一种很可怕的毛茸茸的虫子,我们叫它是“刷毛甲子”,被它蛰到了会很痛的哩!心思缜密的家长就给杨树喷洒农药,防止孩子们被虫子伤到了。

后来,村里的领导们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把街巷里的树木全部砍掉了。可惜了我“绿树掩映的村庄了”。

多年前,我们这个村子就有议论说要搞旧城改造,说来说去一直没成事实,把人们都说淡漠了。因为早已没了土地,有勤快的女主人就在院墙外开出一小片菜园,像种花似的种了几行绿菜,依着墙栽两棵丝瓜豆角,绿绿的 ,很是惹人爱怜。

我家的东墙底下不知怎么就长了一棵憨头憨脑的梧桐树芽来,毛绒绒绿油油可爱的样子,我没舍得拔掉,一年里竟然长成了婷婷玉树。第二年的春天,我发现这棵小树已经把墙基给撑裂了一条纹。不能叫它长在这里了,但是我又舍不得除掉这棵生机勃勃的小生命,于是,我在门外一侧挖了一个坑,把梧桐树苗搬了过来。有村领导从我忙碌的场地走过,我一脸赖皮的样子和人家说笑,大概是因为这个村子已经列入拆迁范围了吧?人家也没和我一般见识,小小的梧桐树便临时保留下来了。

绿色的生命

我家门前的大街铺的是建筑垃圾,碎砖块碎水泥块铺成的路面非常结实,但是对梧桐树苗来说不是好的生长环境。刚栽了的两年,梧桐树叶上长满了黄色的斑点,小树瘦瘦的,很可怜的样子。我经常看着这棵小树想,梧桐树啊,你会死去吗?

然而,在第三年里,梧桐树忽然茂盛起来。真的是枝繁叶茂了呢!原来,这两年里,小梧桐是在努力的把根须往深里扎呢,它穿透了水泥石块的磨难,把生命的根连在大地母亲奔腾的血液里,抖擞精神,向着天空,向着太阳,向着所有的生命,骄傲的宣布了一棵小树的生存能力。去年秋天,我看见梧桐树上结出了一串串褐色的花蕾,小小的花蕾在寒风里摇摆,有一些被凌厉的北风吹掉了,有些被调皮的鸟儿啄掉了,剩下的就像不屈的斗士,在冰天雪地里傲然挺立。

春天来了,杨柳绿了,桃李花开又谢了,燕子也归来了,我家门前的紫荆花已经开至荼蘼,梧桐花还没有开的意思。前几天,我发现有几朵淡紫从褐色的骨朵里探出半个脸颊,两三天后,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梧桐树便绽放了满树烟霞似得花朵,把暮春四月点染的如此娇娆。阳光下,满树花朵的梧桐更显得生机盎然。

而今,我的小村庄因为修建高铁需要,已经拆掉了半个村庄,剩下的半个村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拆掉了。我“绿树掩映的村庄”很快就要消失了。我的梧桐树啊,不知道你的未来是怎样的结局呢?

建设中的高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日前从饭堂出来,见保安大哥在停车场墙角扫着什么,地上一片白点。近看竟是凋落的花朵,抬头才发现围墙后面有两棵桐树...
    liuweizhen老哥倒影阅读 463评论 0 0
  • 我一直认为梧桐花开的时节是老家最美的时候。远远望去,村庄笼罩在一团紫色的烟雾中,朦胧,梦幻,像是一幅彩墨画,唯美得...
    听雪1014阅读 117评论 2 1
  • 北冥憂鬱阅读 123评论 0 3
  • 共三个类,挺简单的直接去看代码一目了然。 主要实现在YWGesturesUnLockView中 Demo下载地址
    真的很菜阅读 1,216评论 0 1
  • 鲁迅是王鲁彦的老师,或者应该换句话说王鲁彦是鲁迅的迷弟。上世纪20年代,为了在北大旁听鲁迅的《中国小说史》课程,曾...
    城南草堂阅读 10,20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