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雪国》中的人物形象分析

序言

川端康成于1899年生于日本,著名小说家,曾于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创作风格独具特色,在本国传统文学中融入欧美国家在现代文学上的创作手法。其中《雪国》是其中篇小说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小说对几位主人公的形象塑在文学上极具解析价值。

一、小说中悲与美的呈现

《雪国》讲述了一位名为岛村的是西洋舞蹈艺术研究家三次前往雪国与一位名为驹子的艺伎和一位偶遇的美丽女子叶子三人之间发生的情感纠葛。岛村是一位已婚的男人,无所事事,靠父母留下的遗产生活,他三次前往雪国,雪国是离东京很远的一座北国小村,那里有温泉、有滑雪场、有雪山、有旅馆、还有艺妓。岛村由于精神上的空虚以致十分向往纯洁之美以及那转瞬即逝又纯粹的爱。带着这种心情,他邂逅了驹子,并坠入情网。岛村第二次去雪国约会驹子时,火车上一位美丽的女子正无微不至的照顾一个生病的男人,那位女子的美貌深深吸引了岛村。这位女子就是叶子,而叶子照料的这位男人正是行男,即和驹子有婚约的男人。岛村第二次前往雪国,离开之时正值行男命不久矣之时,他体察到驹子和叶子这两位女性的内心世界。岛村对这两位女性更深层次的了解是在第三次去雪国的时候。小说最后以岛村准备离开雪国时蚕房突发大火,叶子不幸从楼上掉下来为结局。面对叶子生死,岛村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终于在这样的夜晚中找到了自我,得以重生。整个故事在我们眼中其结局是十分悲惨的,然而在岛村眼中却并非如此。他认为其中既有悲也有美,由悲而生美。虽然小说中描写他的笔墨不多,但可以看出其思想正是代表着作者是思想。在岛村即川端康成看来,小说以“火灾雪场”结局是美的,即使是叶子从楼上掉下来的场面也很美。小说通过对驹子和叶子这两位女性人物的形象进行塑造,表现了日本本土传统女性所具有的美,与此同时也展现了两位女性的人格美以及心灵美。其中驹子是身体美的体现,充满野性而且真实;叶子是灵魂美的体现,充满纯洁而且虚幻。和她们相比,男主人公岛村显然并非作者描写的重点,然而作者具有的思想以及悲观意识则是通过他来体现。

二、驹子形象的塑造

驹子作为小说《雪国》其中一位女主角具有其独特的个人魅力。她充满野性、外表妩媚,性格开朗、率真,像烈焰般充满生命的活力。单从表象上来看,驹子的性格太过外向,难免让人觉得风骚堕落,然而经过仔细分析,驹子其实不仅思想独立、性格复杂,而且极具艺术内涵。驹子外表美丽妩媚,灵巧活泼,嘴唇纤巧,肌肤白皙,心灵纯净,她虽然对行男并没有任何感情却甘愿为他走上艺伎之路,而对于有妇之夫的岛村有着与世俗金钱无关的纯粹爱情。在川端康成的作品中,驹子是位极其纯净的女性,不仅外表纯洁而且内心纯净,然而命运却十分坎坷。驹子很小的时候就被卖了,后来幸被人所救,但恩人却没过多久就因病而亡,使她再次跌入人生谷底,后被一位琴师赎身,为了报恩,她为给琴师患病的儿子行男筹钱治病而沦为艺伎。然而历经生活的磨难驹子并未向命运屈服,她刻苦练习,认真生活。她知道自尊,而且也非常自重,有着自己做人的道德底线。虽然她的生活并不宽裕,但是她并非以追求金钱为生活目标,坦然的面对自己的生活现状。驹子对正常生活以及平凡爱情充满向往,然而无论她怎么努力,她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使她注定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她虽然明明知道和岛村的爱情是无法天长地久的,却仍然义无反顾地去爱。即使生活布满荆棘,但驹子仍乐观的去面对生活。虽然,她无法改变命运,也无法拥有爱情,但她仍用她的善良和她的坚持努力生活。小说里驹子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她现实生活的悲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驹子的美丽也是她的悲哀,虽然拥有美丽却无处绽放,虽为爱人绽放却无法得到永恒的爱。驹子的内心深处充满矛盾、充满痛苦、充满失落,她只有不断使自己更加坚强、更加勇敢、更加坚持。虽然驹子拥有悲惨的命运,但顽强不屈的性格使她可以在残酷的世界中得以生存。通过对驹子这个人物形象的刻画反映了日本现实生活中处于社会最底层的那些女性所拥有的坎坷命运,她们在毫无希望的生活中面临的无助与无奈是如此真实,虽然满怀忧伤与悲痛,却不得不寻找让自己继续生活的动力以及勇气。驹子所表现出的颓废美也正是川端康成在颓废以及悲伤的情感中极力营造的艺术氛围。

三、叶子形象的塑造

在小说《雪国》中,描写叶子的笔墨并不多,其人物形象主要通过岛村的视角和驹子的视角进行塑造。文中叶子是位文静而美丽的女子,她的出身虽然非常卑微,但其言行举止却流露出她坚强的性格。她在驹子的庇护下默默地以自己的方式安静的生活,照顾着患病的行男,她十分单纯、安静而且美丽。她的出场也极具清冷以及梦幻的色彩,当她推开玻璃窗的那一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岛村也被她的美丽所深深吸引。由于叶子一直在照料患病的行男,这引起了岛村的好奇,想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然而他们的关系却始终是个谜,这也无疑使的叶子的人物形象增加了几分神秘。然而,往往神秘的东西才能激起人类的好奇心,叶子正是这样让人充满好奇的姑娘。在岛村眼中,叶子是雪国最纯洁无暇的天使,这更增添了他在雪国旅行的兴致。叶子的出现使岛村原本寄托于驹子的追梦情结转移到了叶子身上。岛村通过仔细观察,认为叶子不仅有梦想而且十分坚持。叶子无微不至的照料驹子的未婚夫,使得岛村十分困惑,他十分想弄明白究竟是什么让叶子如此坚持,然而却始终得不到答案。岛村认为叶子拥有的美是超越俗世的,她美丽的外貌,清澈的嗓音,对弟弟无私的爱以及对行男细致入微的照料都深深吸引着岛村。叶子不用像驹子那样为生活而奔波,她可以避开世俗的眼光,为自己而活。叶子如同纯洁的雪地,任何人都不忍心去打破她的完美,所以,她一直完美地存在着,以致岛村满怀敬畏的想要守护她。在《雪国》中,叶子犹如驹子在生命上的延续,驹子梦想的实现,她是驹子对过往生活的怀念以及对现实生活的无奈。叶子驹子生活的补充,也是驹子对理想生活的寄托。当叶子坠如火堆的时候,驹子撕心裂肺地叫喊是她心中梦想破灭的声音,叶子的死带给驹子无法抹灭的心灵创伤。在作者眼中叶子是圣洁无暇的,他称其为姑娘,流露出川端康成处女情结,小说《雪国》中的叶子犹如凡尘中美丽圣洁的幻影。在小说中,叶子的出场并不多,第一次是在火车上和岛村的初遇;随后是在驹子的家中与岛村的偶然相遇;后来,叶子前去为驹子送东西;再后来是叶子前在车站,告知驹子其未婚夫行男病危;还有就是在浴池里放歌和与岛村进行的对话;最后的出场便是叶子从楼上掉下来。叶子就这样死了,她完美无暇的生命在烈焰中消失,从某种角度而言这种死亡的方式使其完美的生命得以保存。叶子虽然离开了尘世,但她的生命在纯洁的空气中得到永恒,这也许是保存叶子纯洁形象最好的结局。

四、岛村形象的塑造

小说中岛村虽未被作者用第一人称描述,但是作为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他是推动情节发展的重要存在。他三次前往雪国,每一次他在旅途中的所有活动以及心理变化,都是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的关键线索,甚至是小说情节的主要内容。作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繁华都市的人,岛村的生活十分优越,然而内心却非常空虚,每天无所事事。他也深刻感受到了自己生活的贫乏、无聊以及空虚,并十分不满意自己目前的身心状态。于是,时而旺盛的精力使得岛村将寻花问柳当作宣泄自己内心烦闷的主要途径。但是,岛村并非普通的浪荡公子,他渴求生命的真实、不断的寻找自我。岛村十分喜爱舞蹈,表明他在艺术美方面有着自己的追求。他被两位女性的美貌吸引来到遥远的雪国,表明他对女性美充满向往。虽然岛村曾经寻花问柳,但他对女性使尊重的。面对驹子的善良纯洁,他并不轻易侮辱,面对驹子的不顺从,他亦不会进行强求,相反因为和驹子之间无果的爱而心怀内疚。面对美丽的女子叶子,岛村可以超脱欲念。可见,岛村虽内心十分空虚,但却十分正直,他对沦落风尘、苦不堪言的驹子充满同情,对不幸的叶子充满怜爱。岛村问题在于,他无法找到生活存在的真正意义,缺乏信念,没有坚强的力量,因而总是显得十分迷惘和对生活的无力。除此以外,岛村还具有现代人性中的自我分裂,尤其体现在面对驹子和叶子方面。对待驹子:岛村既对驹子洁净的性格十分欣赏,内心之中对驹子的友情十分享受;同时,他又十分贪恋驹子的美丽的肌肤,面对肉欲的诱惑始终无法超越。对待叶子:岛村十分爱恋她的美貌和嗓音;同时,他又经常通过叶子而激起对驹子的更加热烈的爱。岛村前往雪国的目的,本来是想在纯洁的雪国姑娘身上寻找到自己极为渴望的纯真精神,然而却没有料到,他不仅自己未能脱离世俗的羁绊,而且还亲眼目睹了纯洁的雪国姑娘跌入世俗的深渊。因此,岛村所看到的这片纯洁宁静的雪国,在其内心深处却早已是充满空虚的白茫茫的雪国世界。这种现实景象与精神世界的矛盾使得岛村一次次的想远离雪国、彻底摆脱因情感而带来的烦恼。但是,即使离开雪国,又将前往何方,原本的家人早已被他淡忘,岛村将更加的迷茫而无路可走。然而,故事却发生了意外的转折,作者在这里安排了一个意外的场景,给岛村带来了一条出路。这场意外便是一场突来的大火,叶子在大火中死去。面对叶子的死,岛村并未过于悲痛,相反通过叶子的死使心灵得到了彻悟、使精神得到了升华。他也最终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叶子的生命如同银河般壮丽无比;她生命虽然消失,却得到了自由;死亡亦是对生命进行的延续。

五、结语

总之,川端康成作为一个将欧美国家的现代文学创作因素融入日本传统的优秀作家,其在小说《雪国》中对几位主人公鲜明性格的塑造十分符合日本的时代特色与社会特征。通过对成熟而妩媚的驹子、圣洁单纯的叶子以及始终追寻人生真谛的岛村这些人物形象进行塑造,充分体现了川端康成在悲哀美方面的深刻理解以及对文学创作的艺术追求。正是如此,川端康成通过代表小说《雪国》等优秀作品荣获了诺贝尔文学奖。

参考文献:

[1]解亚瑾,於国瑛.川端康成と彼の文学の原郷——草[J].科技视界,2015,(12):176-178.

[2]陈婷婷,吕汝泉.川端康成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多样性[J].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5,(11):145-148.

[3]王琦.川端康成文学之美:纯真淡雅哀伤[J].边疆经济与文化,2014,(2):43-45.

[4]樊云.川端康成散文《秋鸟》分析[J].芒种,2013,(24):289-29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