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与花儿(6)

图片发自简书App

常常觉得我是不会写文字的,距离上次写一隔又过去几月,似乎又辜负了岁月流逝。

可是蒋勋老师说,好的文学就是生活的细节。我的文字没有什么技巧、华丽辞藻,我只有30多年来忘不掉的童年,每一点一滴,竟然是清晰的。我只能尽管缓慢地、坚持地用朴素的文字记载下来而已……




接上

幸运的是我没被逮到,逃出那个洞口就是放学的大马路。马路旁有个修自行车的小店,老板是个很灵活能说会道的年轻男子。

腿因为紧张,加之逃跑起来调动了全部的力气,这会儿早已酸软无力,只得在这个修自行车铺子门口找个凳子坐下休息休息。没多久我看到那几个鬼祟的大哥哥,他们跟老板说了句什么就走进了车铺里间。出于好奇,我又来了精神,悄悄地装作恰好往里瞎跑疯玩的样子。只见那几个大哥哥怀里掏出几个大铁球给了老板,那个男老板头一低,嘴角微扯,便回头从一个装钱的方木盒子里取出两张五元钱给了那两个大哥哥。得钱的他们便得意的笑开了离去。我又是惊讶又是羡慕还有点明白了什么,带着似明非懂的心情也离开了。

这段有点“脱轨”的小跟踪后,我又回到学习正轨上。奶奶似乎对我也越来越信任和放任了,这感觉真好。我一直被老师认命为班长和学习委员,中午要管好同学们趴桌子午睡,待与那些调皮捣蛋的几个男生斗智斗勇,最后再施以记名给老师的最后一棒的重拳下,大多都沉浸在睡意中了。大家睡了,而我不能闲着,立马搬把板凳,就开始了从黑板的左边到右边抄试卷的工作,往往一刻不停的抄,待下午老师来上课我正好能抄完,老师便可以就黑板的题布置作业了。每天中午都如此,虽然很累,但每天都过的非常满足。直到有个新转校过来了男生到来......

那个男生比我们同龄的同学更大,说话也不一样,总一副我老大的样子。尤其中午不服我的管,好几次我们都在对峙中度过,让我伤透脑筋。我知道他很不服气,料他知道老师听我的,我握有记名大权,料他也不敢造次,却不想还是出事了。

那次放学刚准备回去,待走到我自行车边上才发现自行车居然没气了,车胎都是瘪的。那时候自己还没经历过如此“大事”,这对我简直是晴天霹雳。我又没钱修车,也无法想象如何推回去一辆没气的自行车回家。人一下就失控了,大声叫起来:

是谁?是谁?

他们露出头来,又马上就要跑,我当时非常绝望,我感觉从来没有遭遇这么大的难题,立刻就哭了:你们叫我怎么回家??大概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见天快黑了,犹犹豫豫地回来帮着抬到很远的修车铺补了胎。

虽然一时的“战争”平息了。可是更大的麻烦又接踵而来。

那时四年级下册,大家渐渐发育,我发育的有点似乎有点早,比同学们稍高点(后来就长势缓慢异常,倒是后话)胸前也莫名的突出两个小骨朵,我身边只有奶奶,也不知和谁说,惊恐羞愧难当。冬天还好,夏天穿件连衣裙就略微比别的同学凸起些。我以为自己不正常,我甚至还找了最好的朋友,让她打开衣服给我看,只看点一个小小点,可为什么偏偏我的有一块骨头一样的突起呢。想到自己的不正常,白天上厕所,我都是一个人偷偷摸摸的上,生怕别人看出我不一样。晚上睡觉盖好被子泪水就这样下来了。看看身边的奶奶已经熟睡,我只能压低声音哭,我觉得自己很可悲。弟弟早早的随爸妈去了大城市读幼儿园,姐姐也隔几年接到大城市。只有我是多余的。

我那么孤独,那么害怕又那么无助......

那个转校生在我低沉之际,把全班搅的天翻地覆,还把男生分成了两派。一派以他为首,肆意妄为;一派则是班里的老男同学们,专门对抗。我冷眼相看,也没有了以往的霸气去管。沉浸在自己的异常中,人都似乎矮了一截。

有次老师通知我,班里准备一个节目跳舞《采蘑菇的小姑娘》还让我们准备自己最漂亮的裙子上台表演,因为排练可以不用上课,同学们尤其是男同学们羡慕的不行,老伸出头来看我们随着音乐跳舞,一到下课都围上前来。见我们拿着花篮采蘑菇的样子,也在旁边扭扭做态,自己也觉得太可笑了,又跑开,不一会儿又跑回来,被我们撵和骂走也照样不怕。我自没有心情理他们,只觉他们可笑。

等到登台表演那天,我穿上平时舍不得穿得黄色格纹连衣裙,裙子胸前还有朵扣子缀的也雏菊装饰。奶奶帮我梳并编好两条辫子,分列两旁。老师还给涂了口红和两个超大的腮红大花脸,大家一心为班级赢得荣誉,果然不辜负大家,当晚,我们的舞蹈获得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同学们都特别高兴,我们跳舞的同学还每人得了一只笔。特别珍贵,我一直舍不得用,后来放着放着也不知所踪。

那次跳舞之后,男同学们就不一样了。不知怎么了,我放学路上多了跟班。如果我走大路以转校生为带领的一派会跟在我身后,也不说什么。就是跟着我。我走小路,以老同学为一派的也紧紧的跟在我身后。好朋友汪春雪和周丹丹都在那儿笑,我让她们打听打听这是怎么了。结果到了后面几天,无论我走哪条路,都跟着他们“两派”。这真叫我心烦,好朋友们打听说原来他们想保护我。我当时也是个女汉子,也身体发育先行,情志发育滞后。不但还觉不出青春的早早期的懵动、甜蜜,还觉得很麻烦很恶心。我开始使坏,哪偏我走哪,放着有路不走,偏偏从小河沟里跳来跳去,还绕远路,更过分的是,还走着走着回头凶骂他们。时间一长,大概觉得我又凶又恶本性回来了,也不再跟着我了。

就在我开心得到解放之时,顿觉自由舒畅之际。那个转校生居然一个人悄悄继续跟着我,风雨无阻。到后期,我就算是石头也总算知道了他小男孩的心思,他比我们年级要大些。似乎懂得也比我们多,常常让同学们很讶异。就这么让他跟着一段时间,我们也渐渐进入到了即将五年级的时光。

暑假我到好朋友丹丹的爸爸家,见到她从小跟着大城市妈妈一起长大的弟弟,而且得知他也要转到我们班。他瘦瘦小小的,不爱说话。随着暑假我与他姐姐的亲密,也和我成了朋友。我们三人一起玩,一起吃,偶尔我睡丹丹家。不知不觉把另一个好朋友汪春雪给抛下了很久。

于是,我们商量着一起去找找春雪。

到了春雪家,才知她搬新家了。新家装修的非常漂亮豪华,我们一下子变得怯怯的。房子地板是大理石铺开,很气派的感觉。接着她的妈妈给我们拿糖果,还给我们泡了炼奶。我们平时都没见过,别说喝过了。带着欣喜的心情又带些压抑,最后道别。不知为何,就再也没去过她家了。

待开学后,我们这些同学似乎一下子都长大许多。每个人似乎都有点不一样了。可能大家还有一年就读初中了,身高像宣誓一般宣告自己都真的大了。

那个转校生开课伊始没跟着我,我想他大概也挺没趣的。不想,后来我每天放学他都突然跑来塞一个纸条。纸条上有时写一句话,有时是一副乱乱的画,间或画里配几个小字。一打开都是让人觉得难为情的话,我有时展开纸团没看完就撕了扔了。他也不气馁,继续写,越写越无趣和让人脸红心跳。我觉得很难为情,也都撕了抛了。不过我倒也私下观察了一下他,觉得他不爱学习,也不爱说话,整天看似酷酷的。渐渐的,我们开始讲几句小话。可最后我总是觉得他怪怪的,比如我们有次课外大家在教学楼后面的小池塘看人泥里抓龙虾,他突然伸手扯我辫子或者把我猛推一下,险些摔倒,我就又渐渐离他远了。直到他后来又转学就再无交集。这是人生第一次,有人对我那么执着的尾随过,我还是记住了他。

他叫徐先应。


他走了之后,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我只知道家里常常开始没钱买菜了。奶奶开始每天都在发愁。她开始在天没亮就起床,去菜市场捡有损的别人批发贩子不要丢掉的菜,捡回来炒了对付几天。后来听说捡玻璃瓶子可以卖钱,就带我捡碎玻璃瓶子。一般村子里也有,地里也挖的到。我眼里一看到玻璃就放光,奶奶也夸我捡的快捡的多。再后来屋前后都没有玻璃可捡了,奶奶有次居然带我到医院后面去捡碎玻璃。当时我还觉得很高兴,怎么这里有那么多小瓶瓶罐罐且都是玻璃的,现在回想真是...可当时总有捡不完的欢乐,每次都捡到实在提不动了。好在又所幸、大概、这种玻璃卖不出什么钱,就没在去过医院后面了。

如果说之前我都非常高兴自己可以和奶奶一起分担,哪怕捡瓶子我也不觉得累。后来的一件事,我不但开始觉得很丢脸,还有些怨恨奶奶。

那次奶奶带着我捡塑料瓶,都是装水或饮料的瓶子。因为这种瓶子马路上多,奶奶就带着我到大马路上捡,这可不像以前捡玻璃瓶子,房前屋后的,医院后面的,没有什么人看见,基本就我和奶奶两个人。这次是大街上,人来车往。奶奶还要我盯着人家喝完丢了立马捡着。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一下子觉得非常丢脸,不肯去。奶奶气了,一直骂我。我心里非常挣扎,脚底似有千斤重,最后,我虽然去了,却觉得很屈辱,手伸向地面时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那次回来哭了很久。自那以后就再没去过了。

钱少有钱少的过法。我和奶奶开始少吃。倒也觉得没什么。有次下午上课,我毫无征兆突然晕倒了,老师掐我鼻下人中,把我掐醒了,就叫我回家休息。我答应着,虚虚晕晕的就往家走。不想路上又晕倒了,人还没摔到地上,突然出现几个同学架住了我。原来他们不放心我,一直跟在我身后。他们又抬又扶的把我搬回教室,我心里又虚脱又温暖。这些好同学啊!老师也不知从哪里拿了两个鸡蛋给我吃。我一下子眼泪就止不住......

在那段难熬的日子,老师给我申请了一些免费新校服补助等,体育老师还翻出女儿的几件衣服送我。

我内心没有因为那段难挨的日子难过,反倒一直内心满满的暖意。

这时我们换了新副校长,他高高瘦瘦,戴着眼镜,温和儒雅,他的到来给我带来了莫大的快乐……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481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908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710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7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216评论 1 26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4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5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308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83评论 7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75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16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5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314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1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82评论 3 21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91评论 0 17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8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3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Sorry,my English is poor. 学习英语后,我很快掌握了这句话,潜意识里觉得这可能...
    Clearness阅读 483评论 0 0
  • 2017年,《巨婴国》的出版曾引发了一阵热议,甚至一度这本书曾成为“禁书”。 这本书用精神分析的方法,深度剖析国人...
    易安公子阅读 937评论 0 3
  • 拍摄背景:无意中在苏州城北发现了一家藏匿在地铁站的小书店,店不大,氛围不错。在实体书店已死尸遍野的如今,这...
    之墨之海阅读 765评论 0 0
  • 茶之语 .军 强~~~~~~~~~~~~ 茶中精华启欢颜,茶留芬芳醉婵娟。 茶色红绿常回味,茶心悠然康乐延。 茶品...
    八宝楼艺术阅读 259评论 0 0
  • 爱转角的下一次遇见, 我怕你不来不爱。 你的眼睛里, 是否也有和我相似的情意多多。 再也不愿意去猜测没有你的日子里...
    阿俊xi阅读 177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