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光在哪儿,结果就在那儿

  第六感特别敏感的我,在一些地方感受到不舒服,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知道为什么了,自己来事后,自己盯着负向的。所有的人开始盯着不好的一面,开始挖伤口,开始疗愈,开始盯着说这个是小时候的创伤,那个是小时候的创伤开始。

正好来事的时候我自己也默认为自己低能量,是所有的事情卡在一起。我自己没有出口,拿一个姑娘做了出口

阿点老师那边的氛围还有人可以影响到我们俩。一下子扭转乾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