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人

字数 1212阅读 106

      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一个佝偻的老妇人。

      我最近回了趟老家。在村口的大槐树见到了这个老妇人。他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吃力的走着。经过我身旁时,把握打量了一番,然后友好的地对我微笑。我也勉强的回以微笑。她的车上放着各种垃圾,我猜测她是在捡垃圾。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猜测她应该是我村的王大妈。

      十年没回家了,踏进村的那一刻,熟悉而又陌生。那座小石拱桥还屹立在那里,只不过从桥下流过的不再是清澈的河水了,是又黑又臭的污水。白色垃圾散乱的排在水上,地头田边到处是农药瓶子。我梦中的家乡啥时变成了这样。我想这已不再是我的故乡了。

     村里都盖起了二层小楼,都修起了水泥路。路边停着各种各样的小轿车。越走越感觉这个地方很陌生。一种莫名的失望油然而生。我回来到底是来寻找什么呢?

      晚上吃过饭后,和本家大姐闲聊。我就随口问起了王大妈。大姐叹了口气,说起了王大妈的一生。

      王大妈的娘家是隔壁村的王家庄。她十八岁就嫁给了我村的王大傻。王大傻原名叫王同来。他其实不是傻,就是为人特实在,在别人看来挺傻的。所以大家都叫他王大傻。他干活肯出力,不偷懒,有力气。王大妈的名字叫王爱华,为人随和,年轻时很漂亮的。王爱华就是看上了王大傻的那股憨劲。

       不到两年,他们就有了个儿子,儿子是在谷雨那天出生的,所以就取名叫王谷雨。谷雨这孩子模样很耐看,就是一直不说话。到了四岁时,才结结巴巴说:“妈……爸……”。别人都说,这孩子随他爸,也是个傻子。

     俗话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王大傻得了一场感冒,不到两天就死掉了。村里人怎么也不相信,那么一个强壮的人说倒下就倒下了。王爱华哭了三天三夜。

       生活还得继续,王爱华和谷雨相依为命。倒是有好心人劝说王爱华再找个人嫁了吧。一个女人拉扯一个孩子太不容易了。王爱华都给拒绝了。

      村里的有个煤球厂,王爱华就在厂里打工。转眼间,谷雨已经二十了,到了娶媳妇的年龄。谷雨继承了他爸的传统,有力气,肯干,木讷。

      说到这里,大姐感到些口渴,喝了口水,继续讲道……

      谷雨娶了个老婆就刘翠翠。这刘翠翠可是个泼妇,蛮不讲理。结婚不到三天就把王大妈撵出来家。王大妈没地方住,煤球厂的李老板气不过,安排王大妈住在了煤球厂。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结婚不到半年,谷雨便被他老婆逼到城里打工了。谷雨习惯了与土地打交道,离开村庄不到一月,就出事了,从四楼跌落了下来。脑部受到撞击,躺在床上昏迷了三天,王大妈在医院大哭了三天。刘翠翠在医院与王大妈大闹了三天。谷雨第四天终于醒了,第一句听到的是刘翠翠要与他离婚的消息。

       谷雨出院后,脑部留下了后遗症,丧失了劳动力。王大妈与谷雨再次相依为命。王大妈现在已无力在煤球厂劳动了。现在只能推着破三轮车,靠捡破烂为生了。

       大姐讲到这里,钟声敲了九下。大姐回屋睡觉了,我躺在沙发上,抽着烟,让烟雾遮迷了双眼。

       三天后,我离开了村庄。在大槐树下,我又遇到了王大妈。她推着那辆三轮车,吃力的走着。

       一阵风吹过,槐花飘落。

无戒写作训练营三期第五天,学号18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