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思】2020.08.30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失败

德鲁克:“我绝对不会把从未犯错的人升到高层领导岗位上,因为没有犯过大错的人必然是平庸之辈。”

任正非:“对既没犯过错误,又没有改进的干部可以就地免职。”

稻盛和夫:我们企业为什么那么成功,“也许是当一个员工失败的时候,我们从来不惩罚他。”

刘澜老师在他的得到课程《领导力30讲》中描述了7种失败的类型:1.无视规章;2.粗心大意;3.能力不足;4.流程缺陷;5.已知风险;6.难料风险;7.探索创新。

其中,前四种叫做坏的失败,5和6叫做正常的失败,探索创新是还的失败。

好的失败,是我们主动去追求的失败;正常的失败,是难以避免的失败;坏的失败,是本来可以避免的失败。

刘澜老师指出,无论哪种失败,都是值得恭喜的。之所以这么讲,刘老师的理由是我们需要对失败重新定义。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重新定义失败呢?

一是把失败定义成善意的提醒;二是把是失败定义成成功的过程;三是把失败定义成有益的启发;四是把失败定义成为学习的机会。其中第四个是我们正确对待失败的前提,也是最重要的重新定义。

当然,绝大多数人是惧怕失败的,这主要有心理、社会、能力三个方面的障碍。

心理方面,人类都有损失规避的本性和自我感觉良好的倾向,失败会带给我们巨大的心理冲击。

社会方面,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组织制度,都在奖励成功,惩罚失败,所以人们害怕失败之后的惩罚。

能力方面,一是热炉效应,我们只看表面,没有分析具体原因,所以会对失败的结果过分高估;二是欠缺方法,也就是我们没有找到对待失败的正确态度,作为一个组织正确面对失败的态度至少有以下4个:及早发现失败、鼓励报告失败、深入分析原因、主动实验失败。

刘老师对失败的重新定义,让我联想到了赫伯特·斯宾塞在《斯宾塞的快乐教育》中,提到的“自然惩罚”的概念。

这是与“认为惩罚”相对应的额概念。

自然惩罚是做了错事后的必然后果,而人为惩罚是父母或其他人额外施加的惩罚。

自然惩罚能给孩子提供一个学习的机会,提醒他们以后规避那些风险。人为惩罚会让孩子把注意力集中在外界施加的惩罚上,而忽略了对自身行为好坏的分析,也就让孩子失去了学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