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42)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7.11.19 11:18* 字数 2358

上一章-人间地狱

小说目录

第四十二章-世间绝情

明南到田野里找她。可现实却是残酷的,当得知某些事以后,想回到从前的那种感觉便难了。

虽然晕倒在那儿,但千风的心却是醒着的,抆着泪,揉着枯干的眼角;可怜,受了这么大的打击,竟没有一个人来安慰她,也就只有明南,可这回,连明南也要失去了。明南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肩膀,问:“又怎么了?怎么还是悒悒不乐?”

明南的借问很让她感觉厚颜无耻。甚至是觉得可怕、虚伪。

千风推开他的手,埋头沉思着。

叆叇云朵一片片相缠一起,好像软绵绵的棉花,挨挨挤挤。蓝天印底,缥缈虚风。明南又接着凑过去慰藉:“你应该多笑笑!”

千风真的忍不住了,缓缓地抬起头来,用一种凝视异类的感觉可怕地望着他,眼睛里无穷的不满:“我也想笑,可却总是如何也笑不出来;我不知道,是要笑自己天真地交了一些来历不明的朋友,还是要笑我失去又失去,一贫如洗呢?”

明南甚是不解。而且坐立不安,生怕自己多虑了,是自己猜错了,刻意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千风却肆无忌惮地继续说:“你到底,要骗我到何时?南幽鬼王,大写的南幽鬼王呀……”她的声音略微颤抖,显然脸色惨白,双手冰冷。一丝薄如透明的白纱蒙在了她的眼里,一直嘟噜着在眼球中灌。

这世上到底还有多少绝对忠诚一心一意的好知己?我常常深谂自己,这世间,是绝情的;这现实,是残酷的。

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但明南却似乎选择自欺欺人,选择逃避,“我知道,你会明白的。你现在有什么怒气怨气尽管撒出来吧。完了,跟我走,我们去报仇,去杀了他们……”

她不明白,明南的世界里就只有为王只有杀戮吗?他的世界里就没有爱吗?于是,她终于毅然决然地想要反驳,恻然回道:“去哪里?我敬爱的南幽鬼王。你别再打我的念头了,别再想着你的春秋大梦了!休想要我打开地狱之门。我虽为花脖鬼,但我不会再让我成全地狱之神的身份那种地步!”说完,千风连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的背影似乎没有一点自私,而且孤单,孤单得十分气愤。

她已经被明南那种假惺惺激怒了,想起他利用自己,便真是令人发指。

千风现在倒不是忧伤,更多的是愤怒,她从未这样忿忿不平过。大概是太累了吧,自那案子过后,她没有一天好好休息过,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也从未像今日这样的失魂落魄,明南正四处寻找她,说自己错了,自己不应该欺骗她,更不应该利用她。可改她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想给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说了。她选择销声匿迹。

门庭若市,街上人声鼎沸,人来人往人头攒动。恰巧碰到了红云仙祖,仙祖说有要事相商,便请她到一个客栈里说事。

仙祖的脸色很难看,心急如焚,愁眉惨雾的看来情况可真是十万火急。忧心忡忡地讲道:“千风呀!你还好吗?你还是一个人?明南呢?”她忽然把手放到千风的手上,紧紧地握着,还轻轻地拍了拍,轻声细语道,“孩子啊,我只希望,你能和明南两情相悦,同时,他能够推心置腹地对你,二人过上相濡以沫的生活。可看样子,你应该是知道明南的身份了吧?但我还是要保证,明南并非有意要骗你,他对你是真的。”

千风不动声色,看了看仙祖那满怀的期望与撮合,她也不忍拒绝。只能委婉而平然地说:“我知道。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二人才更不般配,与其整天提心吊胆地生活,倒不如放手为好。”

“我来,是想告诉你,上官云嫣必然不会放过你,你现如今,更要振作起来,不能像一只惊弓之鸟。过不了几时,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要了你的命。可,为今之计,便是打破上官云嫣的计划,打开地狱之门,你将成为地狱之神。”红云仙祖郑重其事地说。

可千风却斩钉截铁地拒绝:“不,我是不会打开地狱之门的。我宁愿死也不想让天下民不聊生!”

她深知成为地狱之神将意味着什么。她将成为在众人眼里无恶不作的人,为所欲为,大乱天下。百姓不得安宁。在七千多年前,第一个花脖神,亦是如此。

“现在不是你献身的时候。有道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你难道忘了柳夏、宇文拓之死吗?”

“我宁为玉碎亦不为瓦全,上官云嫣,我绝不会让她阴谋得逞的。若因我而地狱之门敞开,我何能安然?现在因为我已经死伤无数了,坚决不能这样做了,”她失落地补充道,“还有其他办法吗?”

“办法倒是有一个,可,你真的想好了吗?”红云仙祖似乎在隐藏什么,端凝着她,却不禁泪流满面,心中载满不舍。

上官云嫣要实施的计划,便是在今夜亥时除掉千风用的可是执掌大仙当年困住梼杌精的诛妖阵,妖魔鬼怪,没有一个能逃过。而红云仙租最惨淡的唯一一个不用打开地狱之门的办法,便是让自己替代千风。她并没有事先将此事的隐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千风,因为她知道千风铁定不会同意红云仙祖一命抵一命的方法的。

深夜,红云仙祖心中闷得慌。她让千风先出去避一避,这里交给她了。

万籁俱寂,四处静得离奇,凉风习习,残月如梦。窗户当当直响。月黑风高,竹林已掩盖住红云仙祖那间鲜为人知的小草屋。

仙祖却是显得好有闲情雅致,躲在屋里,梳着头发,画着眉眼,盘坐着在梳妆台前。她那一袭红衣长发拖在地上,不紧不慢,一丝丝显得无私有爱。红衣女子,泪泪婆娑。她竭力抑制内心深处的不宁,闭着眼,长松一口气,忍不住,还是掉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这时,门突然开了,上官云嫣小声问道“蓉千风便是住在这里?”一个下属回答“是”。

只见光滑的地面银光闪闪,锃亮刺眼。仙祖背对着他们。

一群人念着诛妖诀,并且比了几个手诀,金色的光晕闪在周围,零落的剑术叠影却是娴熟通透。刹那,一个圆圆的剑阵便布在仙祖中央,而且旋转着,上下流动的光辉,终于在仙祖脸上留下了一道道光芒。这一个诛妖阵,紫色的光圈终于呈现。众人一齐把手指指向仙祖,青天里一个霹雳“轰”的一声!

飞石迸发,炸得满屋的东西飞,凌乱不堪。仙祖紧闭双眼,头发遮住脸部,活像一个女鬼,纹丝不动。

她的眼间中,忽然滚出热乎乎的红血交泪。

上官云嫣还是趾高气扬,自以为千风已被诛死。领着一群人,头也不回便眉飞色舞地离开了。

星星稀落,夜晚孤寂凄凉。稍许,黎明之际将要来临。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