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一样 第2章 惯的是吧

字数 2536阅读 268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我们都一样》

第二章:“惯的是吧?”

“就你这个函数,来,你过来看一眼。”卓越依旧盯着电脑敲着键盘,跟我一样也没时间转头。

“等等,5分钟。”

对我来说,时间真的贵如金钱。

“你这个函数,返回的值的类型能不能改一下,我需要int,你给我一个str,你说你过不过分。”见我在座位迟迟未动,卓越嘴里又嘀咕起来。

“要转换自己搞啊,一行代码的事情。”我也懒得搭理他。

“以后出问题了谁背锅?”

“谁改的谁背锅呗!”我哈哈大笑。

“鸡贼的不行,快点改!”卓越似乎没有耐心了。

其实他这个人没多大脾气,只是平时太喜欢虚张声势,他说话声音越大,就证明自己越不在意,相反如果默不作声,是极有可能真的在思考或者生气,但这样的他我还从未见过。

与卓越,是两年前认识的。刚入职的一周,PM(项目经理)便带着一个男生走到我跟前,告诉我说眼前站的这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叫卓越,然后指着我说我也是刚入职的新员工,要相互有个照应。

好不容易在男生堆里挑出来一个女生,卓越说我肯定是特别丑的那种,如果不丑,那至少也不漂亮。

后来与卓越熟了以后,他才说见第一面的时候我的打扮着实把他惊了一呆。他说他没见过头发那么长的程序员,尤其是头发那么长的女程序员。说我颠覆了他对女程序员的认知,原来女程序员也可以像我一样漂亮,哦,不,他说原来从男生堆拣出来的女生也可以很漂亮。

我确实比较讨厌强加在女生身上的这个透明标签,谁说女程序员不可以化妆不可以穿高跟鞋,谁说女程序员一定要是像刚从监狱出来的那样留齐耳短发,谁说女程序员就得天天盯着电脑啃着代码挂着熊猫眼要表现的营养不良。我就有本事将细长的高跟鞋和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驾驭的炉火纯青。

“惯的是吧!”我刚好验证完一个bug,起身便走向他。

“你看看自己写的什么东西,代码不加注释,能不能有一点点程序员的自我修养?”卓越起身,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准备去接水。

“越哥,请告诉我,程序员的自我修养是什么?”我回过头也端起桌子上的水杯,若不是看到卓越接水,还真没发觉自己喉喽也快要冒烟了。

“装比,听比,吹牛比。”卓越座位旁边的左明星伸了一个懒腰,将头靠在椅背上悠闲的打了一个哈欠,黝黑的脸庞上面张开的嘴咧开了像盆子一般大的口子,眼镜滑到了他鼻尖上,蹭上了从他嘴里呼出的白气。

“就你鸡贼!”我回应。

因为他名字比较绕口,所以我们都叫他星星。平时工作大家都互相甩锅,一来二去都变得特别狡猾,当然“鸡贼”这个名词还是从我口中第一次说出,说出后就像一股流感一样蔓延了整个办公室,办公室的每个程序员都开始姓“鸡贼”,例如鸡贼星就是左明星,鸡贼越就是卓越,而鸡贼波,就是星星办公桌旁边透过隔板将头伸过来的那个特别秀气男生,本名叫杨海波。

“鸡贼星需求改完了?B050这个版本还有一个需求,你看到邮件没?”

“fuck,还有完没完了。”星星又瘫坐在椅子上。

“这里还有个bug,星星。”对面李原朝他走来。

“我要出去透透气。”星星从座位蹦起来,大步朝办公室外面走去。

最后一排那个最角落的位置是我的,本是最好的方位。右侧和后面是全景落地天窗覆盖,冬日阳光会直射在我们身上。但就是因为阳光直射,电脑屏幕总是反光,所以不得不时时刻刻拉着窗帘,原本总裁型的办公位被窗帘全部遮挡的透不进一丝阳光,最好的位置,反倒成了最看不见阳光的位置。所以只能在晚上拉开窗帘,观赏错过了一整天的风景,和凌晨四点的太阳,还有月亮。

想必今晚又是一场恶战,我喝了口水,转头看着从窗帘缝隙中直射进来的光线,便随着星星的脚步跨出了办公室,如果此刻不欣赏夕阳,恐怕又只能看到凌晨的月光了。

呼啸的狂风在冬日的夜晚肆无忌惮的怒吼,像是在宣泄内心的不满。我骑着电瓶车,将自己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生怕钻进了一丝风。今晚下班比较早,虽是晚上11点,路上的行人还是络绎不绝,电瓶车不能骑的太快,因为冷。

“滴滴滴…”后面一辆电瓶车不断的摁着喇叭,像是在叫我。

我转过头,是卓越。

“你怎么不等我一起回啊!”卓越的声音混着呼啸而过的风声夹杂着电瓶车的喇叭声,一起向我袭来。

“我看你不是在跟星星说话吗!”

走的时候看到卓越趴在星星电脑跟前,两人不知在商讨什么。见没人回家,我便一个人悄悄溜了出来。

“那你怎么不知道叫我一声啊!”卓越加快速度,与我并排行驶。

“志不同道不合的叫你有毛用!”

“至少路上有个伴啊,逗比。”

他不说我倒忘了还与他合租的事情了。

“谢萧回来没?”他连续问。

“说是今晚回来,但到现在还没信。”

谢萧是我男朋友,大三的时候认识的。毕业后来上海发展多半因素是因为他,不过现在的我工作和感情都按照原来的计划不紧不慢的进行,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与谢萧一起回老家结婚生子,想想人生也不过如此。

“去了几天了?”卓越就是管不住那张嘴,什么时候都那么喜欢说话。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我冷。”

这样的天气是真冷,刺骨的寒风一直拍打着我的脸,我恨不得将自己装进一个密不透风的盔甲里。所以张嘴回答他的问题,对于此刻的我显得多么困难。

“你妹啊!”

“你大爷!”

“信不信我撞你?”

“自己不会算数啊!他走了几天你算不出来吗?小学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吗?”

对他甚是不满,也是知道他不会与我真的生气,才会与他这样说话。

“我小学数学还真是语文老师教的!小学的时候在农村,所有的课程都是一个老师。”

我小的时候又何尝不是,都是农村出身,乡村小学恨不得将一个教师当两个人用,就像现在我们的公司,恨不得我们一个人干四个人的活拿半个人的钱。

“你不冷吗?话这么多!”

“冷啊!”

“那我请求你闭嘴好吗?”

“…”

估计卓越是真的要被我逼出内伤了,不过平时这样与他互相怼惯了,倒也不觉得生分。

到家已经11点20了,家里冷冷清清,谢萧还没回来,发微信说飞机延误了。去昆明出差,已经走了两周了。说这个项目要结束了,今晚回来,结果到现在也不见踪迹。

“我先洗澡。”卓越在客厅大喊,端起水盆,肩膀上搭着浴巾径直往卫生间走去。

“我靠,不知道女士优先么?”我抢先一步跨进浴室,“我先洗!”便哐的一声关上浴室的门。

“来,一起啊!”卓越没有停止脚步,走到浴室门口,准备拉开浴室门。

知道他不会来真的,便大喊,“来啊,趁谢萧不在。”说完这句话,竟将自己都逗笑了。

“你还能不能有点节操,不守妇道。”卓越停止了推开门的动作,拖鞋的脚步声告诉我他离开了浴室跟前

“来嘛来嘛,你不是要洗吗!不要客气啊!哈哈…”

该作品为付费连载
购买即可永久获取连载内的所有内容,包括将来更新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