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地去告别,勇敢地去迎接

还没来得及和2018好好告别,它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狠心又决绝,像极了爱情电影里的分手桥段。

回家的路程大约8分钟,我一边打量着街边一盏盏昏黄的路灯,一边开始思索这一年我和2018究竟是什么原因走到了这一步。回忆,开始一点点涌上心头。

与TA初识,是在雾都阴雨绵绵的冬季,TA活力满满,蓬勃积极的样子令长时间处于低气压的我十分着迷。只要一想到TA,就会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都值得期待,似乎TA就是所有美好的化身。

一月,TA让我愈发清晰地看清身边人事,让我又一次在世俗中成长。在KTV里听着我唱"别在意,随便说说而已",告诉我生活就如同这歌词一般,很多时候,真的别太当真。

二月,不知道TA是不是想要试探我那颗宁缺毋滥的心,所以主动为我介绍了一位五官标志的姑娘,只可惜,虽与姑娘乍见之欢,却无法久处不厌,三观不同,我未能有所心动。原来感情,真的是急不来的。

三月,母亲来重庆为外婆祝寿,与我在游乐场留下多年以来的第一张合影,穿着牛仔背带裤,比着剪刀手的她,对着镜头笑得格外开心,开心到一向拍照没有笑容的我也嘴角上扬,两眼有光。那一刻,2018告诉我,有些事,想到就去做,有些人,想见就去见,别让自己有遗憾。

四月,我在雾都迎来23岁的生日,没错,这一年我依旧一个人。只不过这次,我比以往更豁达了些,一个人吃着串串,喝着啤酒,孤独到店老板都开始安慰我,让我敞开吃,不管我吃多少他都只收100串的钱。于是,我端起酒杯敬自己,"不管人生后续演出什么内容,作为主角的你都要记得笑着入场"。是的,直到此时此刻我都依然这样做着,即便再苦再累。

五月,在病房里哭到崩溃,这大概是我们产生隔阂的最重要的原因,我甚至因此有些记恨你。虽然我也清楚外婆身体一直不好,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但你为什么偏偏要在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安慰母亲时,就匆匆让外婆离开呢?难道是因为外婆长久以来被病痛折磨得很辛苦,所以你不忍心看下去了吗?可是你是否知道?我在地铁上泪眼朦胧,咬着牙故作坚强的样子无助得像个小孩,在电话里听到母亲哭泣却不知如何是好的我自责得快要窒息。如果成长一定要是这样,那会不会太过疼痛了一些?

有时候我又在想,也许我应该对你少些抱怨,因为在外婆离世这件事上,我和母亲没有留下太多遗憾,那些我们想做的基本都做了,不管是给外婆买鞋,买她喜欢吃的咸蛋、水果,还是做菜等等。我也永远记得外婆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把毯子盖好,别感冒了",那大概是希望我能照顾好自己,这样才能好好照顾她最疼爱的女儿。

六月,二十三年来,第一次去爷爷墓前祭拜。爷爷曾是铁道兵,在我还未出生之时,爷爷就被成昆线旁金灿灿的金沙江吞没了。爷爷的墓也被安在金沙江畔,正对着攀西大峡谷,每天,太阳从峡谷尽头处升起,千万旅客从一旁铁路线上往来,这个视角的风景甚是独好。

嗑完三个响头,心里默默许下心愿,伴着鞭炮声响,我与父亲便开始了近三十公里的徒步挑战。裹得严严实实生怕被晒黑的我一路走在父亲前面,我这二十出头的青年可绝对不能输给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大哥啊,绝不能!然而,在离终点还有几公里时,我渐渐被父亲赶上,与此同时,还有我每跨出一步,就像脚底触电似的惨叫,酸爽无比。

身体虽然疲惫,但徒步的收获是超出预期的,与父亲的一路交谈让我们对彼此都有了更深的了解,也让我更坚定了将来要与他一起踏足远方的梦想。

七月,一一告别老友后,我从生活了近五年的雾都来到近乎陌生的蓉城,开始新的生活。顶着太阳的暴晒和夏雨的疯狂,一个人搬家,一个人找工作,累了困了就在便利店、奶茶店里趴着睡会儿,那些孤独到极致的时刻,我都在感激这些年不断成长的自己。

到今天,我在这座城市已驻足半年有余,却发现还有好多事没做,还有不少人未见,离那句关于"征服"的豪言还有很远的距离。可我仍信心满满,可期来日。

八月,猎人训练营里把酒言欢,肩扛圆木,翻转轮胎,汗水与雨水混在一起,宣泄与鼓励合二为一,又让我开始感慨那触不可及的迷彩梦。

与新朋友在凌晨一点把酒言欢,大家借着酒精的麻痹,各自倾诉着,身体上的、言语上的、还有精神上的。许多年后,我应该还会怀念那晚被依靠的感觉,是默契的关心,和不动声色的短暂陪伴。

九月,去了城市音乐节,听了田馥甄的现场,在飘着雨的人群里,看着粉丝们欢呼雀跃,尖叫呐喊,那一瞬间,我突然有些迷失,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属于哪里,又终将去向何处。

十月,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那个自己有些陌生,好像多年来的坚持在那一刻都化为了泡影,别人眼中的我和真实的我胡乱交织,最后,连我自己也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如果非要给自己找一个开脱的理由,恐怕只有一句"不留遗憾"能让人稍有心安。

十一月,一双可口可乐配色的AJ和一身稍显正式的西服。我不知道将来遇见的那个人,她会不会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但至少,这让我看起来干净利落而不至于被人发现生活苦难的真相。但我希望她能明白,即便是在我们还没有相遇的时候,我都在为遇见她做着一切力所能及的准备。

十二月,我在越南的海边注目远眺,与老外互相为彼此冲浪时的勇敢称赞,在芽庄的街头旁观当地人的胜利狂欢,在蚕岛浮潜后和安全员握手致谢,在机场候机时同导游击掌告别,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面之缘也变得如此珍贵。

回望自己与2018之间的种种,或许正如朋友所说的那样"你今年经历得多,意味着你一定成长了许多"。我无法确定自己真的成长了很多,但我确实收获了不少"第一次",不管好的、坏的、亦或好坏参半的。

熟悉我的人都了解我的固执,就像这些年我一直认为告别都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就好像这准时准点到来的2019。嗯,猪年,我的本命年。

听朋友在酒桌上讲起,本命年一般会出现两种极端,要么倒霉到喝水都可能被呛死,要么好运到做梦都能笑醒。既然十二年前那次本命年差点要了我的小命,那我想,今年这个本命年,自己必定会大吉大利,顺风顺水,成为我人生路上的重要转折,所以,请允许我多索取一些...

1.希望父母和好友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2.马上我就24了,身边朋友一个个的都在商量着怎么结婚,我却还在一个人看电影,答应我,今年别再让我一个人过了!

3.希望三月份,自己能顺利收获一份满意的工作。

4.希望绿皮火车电台自媒体能够进入更多人的生活,让更多人所熟知。

5.希望能够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屋和小车。

6.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7.希望今年能带父母出去走一走,转一转。

8.青海、新疆、哈尔滨、仙本那,你们会等到我。

9.希望上述所有希望都不止是希望。

2015年,我说,和一个人,牵一只狗,开一辆车去远方。

2016年,我说,和一个人,牵一只狗,开一辆车去远方。

2017年,我说,和一个人,牵一只狗,开一辆车去远方。

2018年,我说,和一个人,牵两只狗,带两只喵,开一辆车去远方。

2019年,我说,和一个人,牵两只狗,带两只猫,开一辆车去远方。

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坚持,也永远不要忘记你是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