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轶事——蛇精之祸

  都说建国后不准动物成精,那咱今天就讲讲建国前动物成精的事吧,讲什么动物呢?蛇精,就是神精病的那个蛇精!不过今天这条蛇精,既不是“千年等一回”里头的白素贞和小青,也不是“妖精!还我爷爷”里头的那个锥子脸,而是一条大有来头的蛇精,故事挺长,所以闲话少说,胆小的坐稳,胆大的吃瓜,且待我慢慢道来。

  故事发生在民国年间,事主家里姓王,家住王家村,家有三口人,家中只有一女,年芳十八,样貌出落得那是十分好看水灵,具体有多好看呢?这么跟您说吧,大伙都知道那时候没有不锈钢这玩意,所以这王家几乎每个月都得雇木匠师傅来修门槛,你想想这姑娘得好看成啥样吧,这每回请老师傅来修都得花钱,可这回请的这个木匠师傅却不按套路出牌,这木匠是个外地刚搬来上各家串门走活的一个小伙子,技艺精湛、仪表堂堂,这王家主妇,也就是姑娘的老母亲一看,来吧,刚好我家这门槛前几日被彭于晏、胡歌那一伙人给登门踩坏了,给修修吧,小伙子手脚也利索,忙活了不一会儿就干完了,准备抬头先要口水然后拿钱收工,一抬头,却瞅见了这家的姑娘,可谓一眼红尘春心起、满目皆是心上人!这工钱小伙是死活都不肯要了!没事,大娘,就当我学雷锋,为人民服务!这明眼人都门清儿,小伙子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行吧,既然你不收钱,那就留下吃个饭吧,盛情难却,小伙子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上了饭桌,小伙这双眼睛几乎是长人家姑娘身上了,得!咱既然都留下吃饭了,就再厚着脸皮拉个交情吧,于是这小伙子便借着小股酒劲跟这家的老父母商量,以后你们家的木器活儿,我一个人全包了,您二老随叫随到,并且分文不取!这敢情好呀,白捡一个傻长工,这姑娘的母亲那是一百个欢喜,但老父亲却是知道这小子心里打得什么算盘,这不摆明冲着自家闺女来的吗,老父亲也没点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咱就先应下,其他的事以后就知道了。

  回到家里,小伙子翻来覆去睡不着,古人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可咱要从哪儿上这近水楼台呢?总不能天天蹲点上人家里修门槛吧,怎么办?没有机会咱就自己创造机会呗!小伙子琢磨了半天,于是想出了这么个歪主意——往人家里偷摸放老鼠!这送花、送钱的各位都见过,可这往人家里偷摸送老鼠的事还是头一回听说,不过这小伙子的法子也是真高明,那时候农村的生活用具大多都是木制的,大伙都知道,这老鼠不仅爱打洞、还喜欢啃东西,于是,这老王家里的衣柜、瓢盆啥的隔三差五就被咬坏了,怎么办?得找人来修呀!上回那个小伙子不是说分文不取嘛!行,那就请他过来修修吧,这多副碗筷就能解决的事,何必要花钱呢,这小伙子还真是随叫就到,这姑娘的老母亲把家里要修要补的木器都拿出来,然后便叫着老伴躲在一旁仔细打量着这小伙子,哎哟,你瞅瞅这小伙,人长又的标致、活儿还干的漂亮,咱家姑娘要是能跟着他,以后准能享福,于是这一来二去,不仅老两口是越看越满意,连带这家的姑娘也对小伙子暗生情愫了,既然男有情女有意,老两口又膝下无子,那就跟这小伙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招个上门女婿吧,于是便由王老头出面跟这小伙子把酒言开,“小师傅独身闯荡江湖该是尚未婚配吧,恰好老汉家中有一女待字闺中,其样貌出众、仪态端庄,若小师傅觉着满意,可择一良辰,敬拜天地高堂,入赘我家,我家虽不富裕,但也有良田十亩、家财几千,待我二老百年,尽归你二人,不知小师傅可否愿意?”好家伙,这又是美女佳人、又是良田家财的,傻子才不愿意,也别择良辰了,咱现在就下跪行礼喊爸爸,如何?

  于是,这二老拿出一点积蓄,先是给女儿置办好了一套金银首饰,又给这小伙裁了一身板正的衣裳,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地热闹了一番,这小伙从此便住进了老王家的院子里,招郎入赘没多久,这王老汉便撒手人寰了,家里也不能没个主事的呀,于是这小伙便成了新的一家之主,之后,这小伙便开始露出了他真正的嘴脸,成日里酗酒赌博不说,还开始欺负起这娘俩来了,老王家的家底本就没多厚实,哪能经得起小伙这番挥霍,输没钱了就把媳妇身上的金银首饰拿去典当,霍霍没了,就开始琢磨起丈母娘的那点养老钱来,先是暗偷,后面就干脆明抢,老妇若是不依,这小伙便要拳脚相加,这一老一少两个妇人每日几乎以泪洗面,悔当初眼拙往家里招来了这么一只狼,没过多久,这家的老妇人便一病不起,而后含怨离世了。双亲离世,这女人的日子便更难过了,不仅得当牛做马,还经常被打得体青肤紫,你看看,和渣男结婚后的生活有多可怕,那时候又不流行什么“分手就分手,下个更趁手”的说法,女人只得忍着受着,可这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呀,这男人没过多久便病倒了,而且这病的说法,还很邪乎。

  说是一天傍晚,这男人赌完钱回家准备吃饭,刚准备进这院子,便看见一条一尺来长、浑身发青的小蛇挂在门楣上吐着信子,男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又抄起门口的农具将蛇打死,随后才骂骂咧咧的进了屋,一看桌上的饭菜凉了,便对着媳妇一顿打骂,将输钱后的虚火全部发泄在媳妇身上,一顿酒足饭饱后,男人便自个睡去了,半夜,男人被尿憋醒,准备起身找尿桶,一抬头却又看见了傍晚打死的那条青蛇,此刻正盘在床柱上盯着他,你说半夜醒来看见这么个玩意,谁受得了,这男人胆儿小,当场就被吓得尿失禁,开始大声叫唤隔壁房里的媳妇,当这女人赶来时,却又未看见半寸青蛇的影子了,此刻,男人也缓过神来了,定睛一看,也确实没有,可能是假酒喝多了,出现幻觉了吧,行吧,咱就先别管有没有蛇吧,你这死婆娘,赶紧给我打点水来擦身子,然后再给我把裤子洗干净,要是耽误了我明天进城,看我不打死你!这女人也不敢违抗,只得出去烧水,结果刚走到屋外,便听到了男人传来一声惨叫,女人闻声回屋一看,只见男人瘫倒在床边,口吐白沫,女人废了好大会功夫才将男人搬上床,接下来怎么办,先找大夫过来瞧瞧吧,这一摸口袋,却是分文没有,没办法,女人只得去跪求大夫义诊,好在以前的王老汉积攒了一点微薄情面,请大夫过来开了一剂药,这才保住了男人的一丝性命。

    翌日,男人能张嘴说话了,开始不停的念叨有蛇,周里邻居里头也不是没有明白人,也知道这男人多半是中了邪,那就找个懂事的人来看看吧,还是拉到吧,这男人平日的作风可不咋滴,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样,这男人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最后都卧床不起了,这日,打外地来了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头来村里串门走亲戚,这老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似乎懂点神鬼精怪的门道,听说这村上的老王家闹妖怪,于是这老头便过来瞧瞧,老头问路来到老王家,向女主人道明了来意,于是女人客客气气的给老人家端了碗水,又把这老头请到男人的病榻前,老头看着床上这位瘦骨如柴、面色发黄的主儿,也不作声,拿出随身带着的一副阴阳卦嘴里念叨几句,一卦下去,阴卦朝西,不是,又一卦下去,还又不是,完了起第三卦,卦象对立、一阴一阳,老头看了看这卦象,捋了捋胡须问道,“你家男人是不是对你不好?”女人点头默认,老头见此,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哎,给他准备后事吧,最迟不过一个月,这人就该上路了!”听完这话,女人顿时就抹起了眼泪,这一日夫妻百日恩,虽说这男人不是个什么东西,可好歹也朝夕相处了这么久,“请先生想法子救救我家男人吧!”女人一把跪在老头面前开始哭求,这老头也是心善,摇头叹气将这妇人扶起,这人指定是救不活了,咱就折回寿给你泄露一丝天机,也好让你家男人死个明白吧

  老头喝了口水,然后向这女人缓缓说起了原由:害你家男人的不是什么妖怪,是地府十二法圣里的圣蛇使者,乃是你那得道的双亲求来庇护你的,可你家这主事不知好歹、不发善心,不仅对你万般不好,还将这使者灵魄所化的青蛇斩杀,以致结下这绝命因果,如今他三盏命火已灭,三魂已失其二,除非能请得道德天尊一剂金丹妙药,否则华佗难医、药石难治啊!老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爹妈去世后找了个挺硬的关系,请了个神仙变成蛇来保佑你,结果却被你们家这位大哥稀里糊涂的给弄死了,还差点做成了口味蛇,这神仙一来气呢,就给你们家这位大哥下了药,如今要救他呢,除非你能跟孙悟空似的,上天找太上老君要几粒仙丹,否则必死无疑!

    这老头捣鼓了半天,说得跟西游记似的,行吧,您老还是上别处忽悠去吧,既然土郎中治不好,那我就想法子找个正儿八经的医生看看吧,女人无奈将母亲唯一剩下的遗物一只白玉镯子给当掉,向邻居借来一辆板车,完事一个人拉着这男人上城里头去看病,结果绕了一个圈,也没查出什么病,只好打道回府,那时候这男人已经没法开口说话了,每天也只能勉强吃点流食,人之将死其鸣也哀,看着这媳妇对他这般不计前嫌、呵护有加,男人心里虽是万般悔恨,可也只得流泪哀嚎、无力悔改,没过几天,这男人便一命呜呼了,传说这男人死后,脖子上显出好几条勒痕,于是街道邻居都说是被蛇精缠了脖子要了命,这男人一死,女人也悄悄搬走了,至于去了哪儿,也没人知晓。

    故事讲到这也就结束了,其中有多少道理、有多少真假,您自个琢磨,毕竟事出一件、嘴有万张,我觉得是渣男自作自受,您觉得是事主心善纵容,这形形色色、人心复杂,善恶与否、对错也罢,自个开心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