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

文/博土


      大概二三十年前就开始流行“文化自信”这个词了,具体出处,还真没去查证。《遥远的救世主》里肯定是提到的(当时的背景里应该是提炼出“文化自信”这个词了,才说大概在二三十年前,否则我这样说是不准确的)。古今中外有所成就的为我们所知的先贤们,肯定是在践行着的。我们不知道的前辈们,肯定也有在践行着的。昨夜的梦里,好像在说这个文化自信,把它归纳总结一下,应该叫做真实,或者表里如一。

当然针对个人,组织,集体,民族,国家,物种等不同层级来说,所对应的表和里就不尽相同,但环环相扣。如《大学》所要求的。

所谓的文化,不应等同文明,就一概而过了。举个例子,在中国讲文化自信,对于个人而言,他也许就会搬出中国文明,古代文化,来展示自己个人的“文化自信”,这个是不对等的,逻辑上是过不去的,我们个人的文化自信是什么呢?不是你有一个强大的背景依托,也不是你了解一下中国历史的某一点,就成为你个人的文化沉淀而口若悬河的。

个人的文化自信,表里在于什么呢?比如说中国有讲儒家的教育体系,那么个人而言,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这是表,你举止行为做到了,也就是你的里。只有你真正的做到仁,人家也知道你一贯如此行仁,那你才能讲你自己仁,讲你自己踏踏实实的,才是自信。(当然中国古人很谦逊,从来不这么自夸,做到了也说自己做的还不够,不像一些人活着就觍着脸说自己多厉害,得意忘形)同样的,你从来都是讲诚信的,或者从你了解诚信开始就践行诚信,这样你才能说你的踏踏实实的文化自信。讲无私奉献的人,他的举止也是无私奉献的人,这也才是相符的。假如你是个虚伪的人,你做不到讲诚信,你还侃侃而谈宣称你自己讲诚信,这就是虚伪的,这样虚伪的你就更不应该说自己修证到了“文化自信”。(因为玷污了祖宗留下来的文明,你没有发扬进步优化也就算了,还拉低祖宗的标准。)

当然不是要求你必须像圣人一样,修证到所有的方面,层级,才能讲文化自信,人无完人。而是说你得修证到你所说的那个方面,名符其实,你讲的时候,心就不会虚。这样的层次修证,在佛家里也是有的,这或许可以称为佛教里的“文化自信”,他们称为果位。

那么这些果位的修证前提是大家都要不说谎。假如一个人谎话连篇,说什么都不是什么,我们是无法确定的,所以信是做人的最最基础的准则。经常影视上看到上法庭的人都要宣誓,表示自己的言语如实。这就是文化自信的一方面要求。

也就是说一个组织,民族,国家,都是这样做到了的个人组成,当我们的国家对外说文化自信的时候,文字理论就是表,而人民做到什么程度就是里,表里如一,我们才能脸不红心不跳,才能真正自信的站在那里,引以为豪。

自信是真实的,不像自负有所夸大、依托;不像自卑有所畏惧。自信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坦坦荡荡光明正大的在阳光下的。

开头说文明不等同于文化,也是这个意思。人类的文明是人类优秀的生活经验的总结、传承理论,是给后人践行的标准参考。时空里只有用这样不断提高的文明来做行为准则,让所辖范围内的人用这样的文明高度去过自己的日常生活,才能称为“被化”,才能称为一个人是受过文明教化的,才能进一步说这人是否有文化自信的。只有真正强大,做到的人,才能兼容基础版本的,这才能是自信(基础,微小的,不代表低贱,更不代表就是错误的,兼容基础正确的,不兼容基础错误的),也不是踮着脚尖企望着,又倒行逆施着,甚至哄骗着别人来达到自己的利益目的,这不是文化自信,也不代表这种错误的“高层次”就是文化自信的高度。这种丑陋的行为,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词可以精确形容。这种文化修养和知识丰富与否,某个技能熟练与否,不能等同。

这种踏踏实实的信仰,才能叫文化自信。当然在道家文化里,真,是他们的文化自信。这个真,不像许多人借着道家的名义说,把一切行为原原本本的暴露无遗当作真。这种“真”是指修行者的心灵层面的准则,而人世里的群居准则,公共准则,甚至法律,一样要遵循的。许多人动不动就说我这个人比较真:粗鲁不叫真,讲粗话不叫真,吃相不好不叫真,暴脾气也不是真……如果每个人是以这样的灵魂准则去修行,那大家其实都不用修,因为每个人性格,背景,生活方式不一样,这种所谓的“真”也就不一样,那大街上,人人都可以互殴的。上面说了,这都是人类历史在淘汰优化的,这不能称为“文明”而去效仿,虽然它可能在某个时期存在过,比如原始人吃人。

所以讲文化自信时,个人讲,以个人层级讲,民族讲,以民族层级讲。不要依托国家历史来讲个人的,先贤的文化自信是属于先贤们的,并不属于我们没有修证到的个人。

我们应该孜孜不倦的学习,不能拿着祖宗的功德牌来庇荫自己,开托自己,或者成就自己自私狭隘的利益。“一无是处”的人是没有资格没来由的“继承”这份荣誉和功勋的,更没有资格拿着它去招摇撞骗。

2021.11.19嘉新《文化自信》

我们张嘴就来的文化自信,也许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它们属于创造它们的先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