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抑郁症(一)

       七月中旬确诊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亲近的一些人陆陆续续都知道了,隔几天就会有人问我现在怎么样了,能得到关心是件好事,不过也渐渐体会到很多人对这个病的误解甚至歧视,我想我有勇气承认自己还是个病人,不想伪装或者否定这一段过程。也是因为曾经做过抑郁症相关的神经药理的研究,切身体会了抑郁症才理解到从研究者到病人之间的距离,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让更多的人了解抑郁症,正视抑郁症。

        今天先说说我的生病的历程以及相关的药物治疗。确诊前一个月左右感觉上班时常常如鲠在喉,做不了深呼吸,吞咽也有点困难,曾经还喜欢和同事们开开玩笑的我,慢慢变得内向,甚至连办公室的电话响了都很难去接一下。每天觉得下班的路上骑单车听书的四十分钟是一天最放松的状态。回到家也觉得挺压抑的,没有完全独立,还和父亲生活在一起,但是面对他对我像未成年人的一样的管教时,我常常觉得很压抑,此外长期四点半到五点就早醒。

       意识到自己心理可能出问题了,加上想学习大数据和生物信息学早日转行获得独立,我辞职了,然后去上海一周调整自己。在男票的陪同下去看了心理医生,诊断“抑郁状态”,开了草酸艾斯普兰西酞,一种选择性五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服药一周后可以增强体内维持快乐和活力的神经递质五羟色胺的水平。但是吃药以后并没有好转,来自原公司的一些压力以及自己的一开始的茫然失措,让我在后来的半个月病情加重了。连着一阵子,早晨起床很费力,感到灰暗无望,常常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小事产生自我攻击放声痛哭;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会产生焦虑惊恐的状态,具体来说就是坐立不安,必须依靠抖腿和来回踱步来压制;身心无力,一天的大部分时间卧床听书望着天花板,无法做到社交、打电话、去人多的地方、坐公交车,甚至连听见嘈杂的声音都会惊恐;食欲下降,短短一个月体重降了十斤,觉得平时再好吃的东西都没有胃口;晚上又是难以入睡,经常到两三点实在撑不住了才迷迷糊糊睡着或者做一晚的噩梦。

      父亲和程阿姨看得很焦急,阿姨信基督教,于是带我去见了她的教友一名省立医院的心理咨询师,聊了很多,感觉到程阿姨和她的教友对我的关爱和体贴,内心长期以来被封闭的一个小角落被打开了一点,有一点阳光进来了,强烈渴求治好疾病,不要再陷在昏暗的角落里。后来在介绍下去了省立医院的精神科,可能因为就诊时间是下午焦虑状态产生的时间段,医生诊断我为“焦虑症”,开了阿普唑仑,一种苯二氮卓类的中枢镇静药物,与“安定”类似。吃完以后头两三天,睡眠好多了,终于体会了久违的深度睡眠,头两天居然可以早起散步了,而这之前我半个月只出门了三回,有了我的病终于要好了的感觉;但是好景不长,因为知道阿普唑仑的服用会产生依赖性,我只吃了二十天,而在最后的十天,阿普唑仑对我的睡眠已经没有什么帮助了,该失眠还是失眠,该多梦还是多梦,白天的症状也没有好转,常常还是会陷入深深的无力感中,看了一些介绍精神疾病的书籍,觉得自己还是抑郁症是主症,焦虑是伴随的症状。

      于是在帮助下又去了武警医院的精神科,经过系统的测试评分和交流,确诊为躯体型中重度抑郁伴随重度焦虑,除了继续吃阿普唑仑外,新开了百忧解——盐酸氟西汀。这一次终于对症了,在吃了氟西汀一周后,我终于摆脱了最痛苦的阶段,虽然离发病前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我至少可以出去走走了,而抑郁症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运动,能运动哪怕是最简单的骑车和散步都会让身体舒畅许多。之后又在亲人的介绍下去四院的抑郁焦虑科看病,和医生的聊天让我多年的心结打开了,减少了无谓的担心和自我攻击,同时也意识到了更加成熟理性处理家庭矛盾的方法。医生考虑到我的食欲减退和睡眠不好,新开了米氮平,一种五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这种药物除了可以治疗抑郁症,还可以有效缓解焦虑症,而利用该药的副作用嗜睡和增进食欲,对我的睡眠和食欲问题也可以有效改善。时到如今,对米氮平的心态是又爱又恨,爱的地方是经焦虑基本痊愈了,在合适的剂量下能睡一夜好觉;恨的地方在于我的体质对米氮平很敏感,正常患者每天四分之一片的药量对我来说太大了,按照该药量每天需要睡14个小时以上,并且起床以后有很强的宿醉感,觉得精神恍惚,经过半个月的调试才得到八到十分之一片的合适药量;此外由于自己对药物的敏感性,即便是只服用合适的药量,连续吃药几天说明书上的副作用就慢慢一个个在我身上出现,免疫力下降、心动过缓、体重增加、虚汗、水肿、恶心,因为副作用而停药,又会接连几天睡不好觉,不得不再次服药,如此循环。

       一个人体重增加、虚弱会连自己都会对自己产生质疑,于是在和医生的沟通后,我决定慢慢停掉米氮平。头几天的失眠还是很困扰,但是经过一个星期后,昨晚终于拥有了生病以后第一次不依赖药物的深度睡眠,早晨起来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感。

       以上就是我的生病和药物治疗历程。啰啰嗦嗦写了很长一篇,结合曾经的研究经历,体会到虽然很多人都患有抑郁症,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疾病的发病原因分型症状都是不相同的,对抑郁症的诊治中除了医生例行的询问病情,做系统的评分也很重要,这样才能做到因人而治。最近在听王煜全老师介绍精准医疗,触发了我一点联想,除了肿瘤、遗传病等疾病需要,精神疾病领域也迫切的需要精准医疗的介入,希望等自己好全了,可以重新上路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抑郁症的治疗过程中抗抑郁药物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急性发病期间,主要控制病情的手段就是使用抗抑郁药物。抗抑郁药...
    小楠子阅读 5,147评论 2 6
  • 来源:美国卫生部焦虑症专题 定义 偶尔的焦虑是生活的正常部分,面对工作中的问题、参加测验或做出重要决定之前,您都可...
    多多爸阅读 818评论 5 3
  • 学习原则: 用好奇代替强迫 用更加好理解的方法学习-但是要直面困难 学习是个结果论的事儿 越到后期越不能松懈 规划...
    vif阅读 36评论 0 0
  • 有很多,如 UIViewAnimationOptionCurveEaseInOut UIViewAnimation...
    评评分分阅读 270评论 0 1
  • DOM节点 js获取元素及其属性 1.访问或获取节点 getElementById(); getElementsB...
    007_2278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