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宝钗扑蝶,折射出她命运的写照

作者总是不吝惜自己的笔墨,大量描写红楼中钗黛的种种,而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宝钗扑蝶和黛玉葬花这两幅如诗如画的场景。更有趣的是,因了一段嫁祸于人的公案,原本很美好的扑蝶,变成了耍心机的代表,而葬花却为黛玉拉来了更多读者的怜惜与同情之谊。

人性是复杂的,无法单一的分为好和坏、善与恶。而了解一个人的品性,多从事儿上来。也就是说,一个人所作所为,无不投射出其真实的品性。又恰恰源于真实,反而复杂。所以,宝钗扑蝶,不能一言论之,以为这是心机婊的一贯行为。

如果站在更高处,以客观的角度来看,宝钗扑蝶恰好是她命运的写照,或者称之为命运四部曲。先看扑蝶的缘起:

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末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行风俗之事。

且说宝钗、迎春、探春、惜春、李执、凤姐等并大姐儿、香菱与众丫环们,都在园里玩耍,独不见黛玉,迎春因说道:“林妹妹怎么不见?好个懒丫头,这会子难道还睡觉不成?”(迎春之细心,及对黛玉的关心,由此可见)宝钗道:“你们等着,等我去闹了他来。”说着,便撂下众人,一直往潇湘馆来。正走着,只见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也来了,上来问了好,说了一回闲话儿,才走开。宝钗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我找林姑娘去就来。”说着,逶迤往潇湘馆来。

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一想:“宝玉和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的,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不忌,喜怒无常!况且黛玉素多猜忌,好弄小性儿,此刻自己也跟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倒是回来的妙。”

这一段描述,可以说是宝钗生命中最纯朴、最无心机的阶段,换句话说,是父亲还在,宝钗仍可保持小女孩心性的幸福时光。她不仅主动去闹黛玉,一句“等我去闹了他来”,也透露出宝钗的天真无邪。同时,这个时候的宝钗,是真的非常平易近人,而不是刻意维护关系的那种随和,所以,在路上和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不只是问了好,还说了一会儿闲话,走开之后,宝钗更是主动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我找林姑娘去就来。”

终于来到潇湘馆,可巧看见宝玉进去了,这个时候的宝钗,已经知道宝玉和黛玉之间的青梅竹马之深情,也了解了宝玉不喜欢别人打扰他跟黛玉在一起的时光,更担心黛玉嫌疑,所以,她设身处地为宝黛着想,没有直接进潇湘馆,试想一下,如果宝玉和宝钗一起进去,黛玉又作何想?在这里,不得不为宝姐姐的宅心仁厚点赞。


那个守着生命中的纯粹,时时替父母着想、并在小小年纪便得到了父亲厚爱及敦敦教导的小女孩,父亲还在时,一定是扑蝶之前的这个宝钗,热情、主动、亲近人也懂得为他人着想。紧接着,生命进入了第二阶段:扑蝶。

想毕,抽身回来,刚要寻别的妹妹去。忽见面前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翩,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将欲过河去了。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边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宝钗也无心扑了,刚欲回来,只听那亭里边喊喊喳喳有人说话。

短短的一段描写,将宝钗扑蝶的美景,完美的呈现在众人面前。人生如此美好,就连不起眼的蝴蝶之翩翩起舞,也觉得十分有趣。所以,宝钗一时玩心大起,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当蝴蝶忽起忽落,欲过河去的时候,宝钗更是蹑手蹑脚,一直跟到池边滴翠亭上。这一路跟来,香汗淋漓、娇喘细细,把一个活泼且张扬着生命活力的美女形象,活脱脱的示现给读者。这是最美的青春气息,是宝钗生命中难得的一段青春年华好时光。只可惜,这是一本太过仓促的书,再回首时,心底留下的淡淡忧伤,总无人懂。

于是,宝钗的生命,进入了第三阶段:用尽心机。

原来这亭子四面俱是游廊曲栏,盖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桶子,糊着纸。宝钗在亭外听见说话,便煞住脚往里细听。只听说道:“你瞧这绢子果然是你丢的那一块,你就拿着;要不是,就还芸二爷去。”又有一个说:“可不是我那块!拿来给我罢。”又听道:“你拿什么谢我呢?难道白找了来不成?”又答道:“我已经许了谢你,自然是不哄你的。”又听说道:“我找了来给你,自然谢我;但只是那拣的人,你就不谢他么?”那一个又说道:“你别胡说。他是个爷们家,拣了我们的东西,自然该还的。叫我拿什么谢他呢?”又听说道:“你不谢他,我怎么回他呢?况且他再三再四的和我说了,若没谢的,不许我给你呢。”半晌,又听说道:“也罢,拿我这个给他,算谢他的罢。你要告诉别人呢?须得起个誓。”又听说道:“我告诉人,嘴上就长一个疔,日后不得好死!”又听说道:“嗳哟!咱们只顾说,看仔细有人来悄悄的在外头听见。不如把这隔子都推开了,就是人见咱们在这里,他们只当我们说玩话儿呢。走到跟前,咱们也看的见,就别说了。”

宝钗外面听见这话,心中吃惊,想道:“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躁了?况且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小红。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丫头,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犹未想完,只听“咯吱”一声,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

那亭内的小红坠儿刚一推窗,只听宝钗如此说着往前赶,两个人都唬怔了。宝钗反向他二人笑道:“你们把林姑娘藏在那里了?”坠儿道:”何曾见林姑娘了?”宝钗道:“我才在河那边看着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呢。我要悄悄的唬他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他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别是藏在里头了?”一面说,一面故意进去,寻了一寻,抽身就走,一边说道:“一定又钻在山子洞里去了。遇见蛇,咬一口也罢了。”一面说,一面走,心中又好笑:“这件事算遮过去了。不知他二人怎么样?”

世事无常,转眼间,所有的幸福戛然而止,父亲去了,母亲性格懦弱又毫无主见,哥哥也不争气无力担当家庭重任。被父亲培养成才华横溢的宝钗,不得不收起小女孩的心性,将还未来得及绽放的青春之花,彻底掐断,成为一个有担当、成熟又稳重、以家族利益为主的女子。

这个时候的宝钗,必须不再做小女孩,才有能力支撑起日渐衰落的薛家。所以,她开始变得有心机,刻意维护好人际关系为自己铺路,凡是涉及损害自身利益的事情,一定以自己利益为先,先己后人。


因此,无意中偷听了丫鬟们私密对话时,为了不给自己惹上麻烦,急中生智想出了“金蝉脱壳”的法子,嫁祸于还在傻乎乎跟宝玉你情我爱的黛玉身上。这也不是最可怕的,连宝玉都不认识的屋里人小红,宝钗不仅认识,而且还特别了解她的性情: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的丫头。细思极恐,细思极恐啊!而一个人能在紧急关头立刻使出合适的招数,令处于不利地位的自己,转瞬间脱离险境,必定是将这些招数背熟于心,并且使用时已经得心应手了。否则,很难真正脱险。换言之,宝钗耍心机的所作所为,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惯常手段。她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守护住父亲及祖上留下的家族生意,早已习惯了使用各种非常手腕。

这类似于现实生活中,很多在社会打拼多年的中年人,虽然不喜欢应酬和耍心机,却不得不为之。时间一长,便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夜深人静时,也已想不起当初纯真的模样了。恰如席慕蓉的《青春》这首诗里写道:

……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

……

用尽心机,终于得偿所愿,或者说终于有了个不算太坏的结局:嫁给宝玉。这个时候的宝钗,进入了命运的第四个阶段,也算是最后的阶段。

自以为从此有了归宿,安心做起宝二奶奶的宝钗,一开始还很享受这段时光,而且非常尽职尽责的督促宝玉,希望他能够早日成才。若以续书的内容来看,宝钗也确实盼来了宝玉的成才——考上大学。

然而,上天总是以幻灭来提醒众生,无常才是永恒的。所以,考取功名的宝玉,不但没给宝钗带来实际意义上的依靠,还令其成为守活寡的媳妇。不管宝钗有无身孕,等待她的,都是如李纨那般心如死灰的后半生。甚至,宝钗的日子还不如李纨,因为此时的贾家与薛家,早已不是盛世光景了。

当一切成空,宝钗是否忆起自己的初心,是否悔恨曾经的机关算尽?是否,会在夕阳西下,回顾自己的前半生,终究悟道,不再依靠冷香丸来解出生便带来的胎里毒?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宝钗为何不教香菱写诗?

尘锁红楼:贾瑞之死,只因入戏太深

尘锁红楼:黛玉教香菱学诗意欲何在?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王夫人凭什么不能喜钗厌黛?

尘锁红楼:为什么贾琏冒死偷娶尤二姐?

尘锁红楼:黛玉为何没有碰过通灵宝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