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机器灰尘(5)

《机器灰尘》目录

第五章 档案室的熊

  刑警大楼档案室里。

  “小李子,快下班了,来干嘛?”说话的是档案室的主管连宣,说是主管,其实整个档案室就他一个人,数据档案很多电脑就能自动完成,用到人工的地方很少,一个人足够了。

  “什么小李子,叫小李哥。”李觉明正义凛然地指正。

  “凭什么?我可比你早进队一年。”胖乎乎的连宣斜靠在圈椅里,活像一只呆萌的大嘟嘟熊。

  “早进一年有屁用。你现在是档案室,我是正经的刑侦队。达者为师,知道不。”

  “达个屁!前晚要不是我血厚,抗下那个怪怪,你小子早就被毒翻了,还能屁颠屁颠地连升两级?”

  “嘘,小声点,老子现在是过街老鼠,谁都逮我这玩游戏的毛病,哼上两句。”李觉明贼眉鼠眼地压低声音。

  “我看你还是到我这档案室干活,多好,又轻松,又舒服,还没人管,多自由。”连宣舒服地伸了个熊瘫式懒腰。

  “得了吧,就你这档案室那点破工资,老子拼死拼活才挤到刑侦队。少废话,快点干活!”李觉明霸气地挥了挥手,“把最近丢失微型机器人的记录拿出来给哥看一下。”

  连宣敲了几下光屏,很快跳出一行信息。

  “怎么就一个?”李觉明有些奇怪。

  “有一个就不错了,现在机器人公司都贼精贼精,哪个客户要丢了机器人,都下大力气,大成本去找。要是没找着,那不是说这家机器人有问题?公司信誉不就完了!”

  “这样啊!”李觉明摸了摸下巴,“那这小子的机器人怎么没找着?”

  “这我哪知道,也许丢哪里,被扔焚烧炉了也不一定。”

  “那不是应该会丢很多吗?”

  “你问我,我问谁去?你就说要不要吧,不要我可关了。”连宣没有理睬李觉明怀疑的眼神。

  “要,怎么不要,就一个,老子还省心了。”李觉明连忙把光屏上的信息记录到手机上。

  丢机器人的是一个叫杨鼎的年轻人,是去年刚入职的行山市立大学助教,住在行山市汇通中区的聚龙路上,报警时间是半年前,说是丢了三个微型的清洁机器人。

  “咦!”旁边仍在看屏幕的连宣突然叫出声。

  “又叫个什么鬼!”李觉明刚把手上资料看完,就被连宣的叫声给惊了一下。

  “这家伙一年前买了一百个微型机器人。”连宣指着屏幕上的一行信息。

  “一百个?”李觉明疑惑看了连宣一眼,“这东西多少钱一个?”

  “一个五十来块钱吧!我家里就有十个。”连宣又敲了几下光屏。

  “那他报个什么警啊!一百多块钱的东西,也要报警,咱们队居然还记录在档了。”

  “你不懂机器人行业的规矩,虽然现在机器人伤人的事件极少,但万一,我是说万一出事,那机器人的主人也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即使是丢失的机器人也一样,不过如果报过警,在警队备过案,那就和挂失身份证一样,就算有人拿机器人改装成禁忌的生物智能型,也没人能找你麻烦。”连宣继续发挥他的渊博知识,这都是他整天在档案室无所事事,只好无奈博览群书的结果。

  “不对,这家伙丢的机器人居然是改造过的,难怪刚才看不到型号,我还以为是三无产品。”连宣把丢失机器人的登记档案又仔细巡视了一遍,突然发现了一些特别的地方,“居然是一千元一个的奔锐狍!”

  “一千元一个!那一百个不得十万白币!”李觉明眼睛顿时瞪起来,“有问题啊!一个住平民区,去年才入职的大学助教,能一下子掏出十万白币吗?”

  “好像还真可以。”一旁的连宣咧着嘴,羡慕地盯着屏幕,“这家伙的父母是上回天洄市化学事故的幸存者,天洄市不但送了两套行山市终身免租的房子和终身医疗保障,还赔了每个人五十万白币,两个人可就是一百万啊!老子都可以躺在家里喝西北风玩了!”

  “啃老啊!”李觉明沮丧地看着屏幕,“老子还以为抓到疑点,白高兴一场。”

  “那你就别去他家了,反正也没啥疑点,不如今晚就去我家吧!”连宣兴奋地搓了搓手,用左手在李觉明身上捶了两下,右手在光屏上敲击了几个奇怪的手势。

  “那不行,吕队当众点了名要我干的,我要不去,万一被吕队抓个现行,脸没了不要紧,这个月奖金可不能没,这个月底我可是打算把凝弦里头的场景升它几级的!”李觉明边说边往正门口移了一大步,“还有,你小子能不能别这么猥琐,让人看到,知道的是打游戏,不知道的,还以为和你有一腿。”

  “你在凝弦里头也有场景?”连宣直接无视李觉明的鄙夷,反而一下抓住话里的要点,“啥场景?让我也见识见识!”

  “算了,现在就是一破烂地方,没啥好见。等升完级,保证让你小子第一个见识老子的天才!”

  李觉明走出档案室时,正好碰到方婕玫和吴天语走进来。

  “婕玫,你来连猪这做啥?吕队不会又让你去物流场吧?”李觉明语气里带着一丝担心。

  “不准诽谤老子,老子再胖也是熊。”里屋传来连宣的叫嚷。

  “闭嘴,别没大没小的。”李觉明霸气地一回头。

  “是啊,物流场每次都是我去,又不是第一次。”

  “那还是要小心,玄武区那帮混蛋,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李觉明看了看旁边的吴天语,“小吴和方姐一起去?”

  “嗯。”吴天语面带微笑地点点头,虽然他和李觉明同岁,不过从长相上看,确定更显小一些。

  “那你可要保护好方姐,她可是被老鼠给吓出过毛病的人。”李觉明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吴天语的肩膀。

  “滚,你个臭小子,快死边去。”方婕玫立刻一脚踹出去,李觉明一个快闪,嘻笑着朝外边小跑出去。

  “来查物流场的?”看到方婕玫和吴天语两个人走进门,原本坐在圈椅里的连宣站起身,接近一米八的身高,配上一百多公斤的体重,猛然站起来,确实有种灰熊迎面扑来的压迫感,只是那抖动的赘肉和一脸的傻笑,一下子把压迫感冲刷得一干二净。

  “是。”方婕玫掏出一张卡片,递给连宣。

  连宣接过卡片,走到里间一扇紧闭的小门前,同时刷过卡片和两个人的信息,小门往后一退一移,露出后面一个十米见方的房间,房间里的灯随着开门已然亮起,正门这面墙空荡荡没有东西,其他三面墙上都挂了巨大的显示光屏,房间中间的地板和天花板上,各自对立着一个宽圆头的黑色柱状体,柱状体身上有一个由亮蓝色挂锁连起来的“井”字,井字旁边还有一只振翅欲飞的白色蝙蝠。

  “不错的瓶塞房。”吴天语在门口就看到屋内的情景。

  连宣转头看了一眼吴天语,“兄弟以前没见过啊?”

  “前几天刚来。”吴天语掏出自己的手机,“这东西放哪里?”

  “放门口就行。”连宣指了指门口的黄色储物箱,“前几天刚来的?不像新兵啊!”

  “来学习的。”吴天语把自己的手机放进门口的储物箱。

  “喔,来镀金的。”连宣理解地点点头。

  吴天语笑了笑,没有接茬。

  三个人把身上的所有电子仪器都放进储物箱后,才一起走进这间“瓶塞房”,瓶塞房的全标准名称是“屏蔽筛查房”,是用来防止房间里的人使用各种电子仪器,对屋内的情景进行电子记录的地方,运行成本相当高,不是因为仪器有多昂贵,而是因为必须联网进行数据检查,在数据黄金的年代,涉及政府信息安全的数据,无一不是奢侈品。

  “一个物流场的数据,还要用瓶塞来保密?”吴天语看着在光屏前操作的连宣,朝身旁的方婕玫问道。

  “物流场的数据属于行山二级保密级别,按规定要用瓶塞房的。”

  吴天语看了一眼明显没答对地方的方婕玫,“一个物流场为什么会用到二级保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每次都这样,你问问那家伙可能知道。”方婕玫指了指前面的连宣。

  这时连宣已经把需要的数据调了出来,“东西全在这里,半个小时得看完,你们赶紧了。”

  只见中间屏幕上满屏全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体,左边是由很多柱形长条块组成的图形数据表,右边就是一个大圆,大圆被分割成好多不同颜色的扇形。

  “咦?”站在扇形图前查看的方婕玫,突然在一块扇形前止住身形。

  吴天语也靠近过来,这是一块显示保险费用的方块,方婕玫点击进去后,在中间的屏幕上,出现了数条和保险费用有关的历史收支曲线图,其中保险赔偿的金额在这个月陡然窜升到五千多万的金额,而上个月的赔偿数才不过二十多万。

  “有写原因吗?”

  “鼠灾。”方婕玫点开备注,上面所有的赔偿原因都写着红通通的“鼠灾”两个字。

  “鼠灾会有这么大的损失?”虽然吴天语并不精通商贸,但物流场肯定是有防鼠措施的,这得有多大的鼠灾才能造就五千多万的赔偿金额。

  “保险公司赔的九成都是金属类的损失,特别是稀有金属。”方婕玫继续下移面板,“金属,特别是稀有金属的价格是很高的。”方婕玫对物流场的运营还是有所了解的。

  吴天语搜索了一下脑海里关于老鼠的知识储备,发现并不足以理解鼠灾和金属损耗会扯上什么关系,即使是稀有金属那也不成啊!

  稀有金属?好像在哪听过!

  吴天语忽然记起来,仓库失窃货品里头,不是正好有不少是稀有金属!

  “方姐,吕队长要你做的老鼠检测有结果了吗?”吴天语朝仍在观看屏幕的方婕玫问道。

  “一切正常。”

  “一切正常是说?”

  “一切正常,就是一切正常啊!”方婕玫有些不解,然后突然恍然大悟,“你不会以为是老鼠干的吧?那不可能,这么大一只老鼠,怎么跑得进三级仓库,防鼠这不是三级仓库的基本功能吗?”方婕玫连连摆手。

  “那物流场的仓库是几级的?”

  “物流场?”方婕玫停顿了一下。

  “有三级的吗?”

  “三级的肯定有,不过不多,物流场的很多东西只放半天就转走了,所以都是直接放在广场上面。”方婕玫显然十分了解物流场的情况。

  “那就先说货物的种类。长平仓库丢的货物里面,稀有金属的占了四成,两成是普通金属,还有一成是光纤类,最后两成是其他。”吴天语指了指屏幕上的示意图,“你看物流场的赔偿情况,稀有金属占了六成多,普通金属是三成多,你有没发现什么?”

  “物流场丢的金属好像更多一些?”方婕玫语气有些迟疑。

  “物流场比长平仓库大多了,丢的金属多正常,但如果从比例上看,其实两个是一样的。”吴天语语气坚定地指着屏幕上的分布图。

  “还是有点差距的吧?”方婕玫的反应能力有时虽然不怎么敏捷,但基本四则运算还是挺过关的,“你看六成和四成,差了两成呢!”

  “但稀有金属丢失的数量正好都是普通金属的两倍。”

  “咦!真的是两倍!不过长平仓库失窃的比例我没记住,你确定没记错?”

  “应该不会记错,我和吕队还专门讨论过这个事,你要不放心,出去查一下就知道了。”吴天语指了指大门。

  “出去可就不能再进来了,这边不看了?”方婕玫看了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

  “这上面连鼠灾是怎么引起金属损耗,都没具体说明,再看也看不出什么,去现场调查,才能查得更清楚。”吴天语一改之前警队里的温文尔雅,当断得像一个军人。

  “可现在已经五点了,要不然明天吧!”

  “你是担心玄武区的犯罪率?”

  “也不是,其实玄武区没那么可怕,就是有点迟,黑灯瞎火的,进玄武区是有点可怕。除非是大部队,就我们两个。”方婕玫看了看吴天语并不粗壮的胳膊。

  “怎么?我不像个能打硬战的人?”吴天语敏感地捕捉到对方的眼神,他举起手挥了挥,“我这胳膊打肉搏的话,确实不行,不过冷的不行,我就不能用点热的吗?”说完他右手一捏拳,左手再一握右手手腕上的一道很不明显的凸起,一圈明亮的光晕迅速从他的右拳上冒了出来。

  “这是啥?”

  “军用激光手镯。”

  “这么好的防身武器,怎么刑警队都没有。”方婕玫脸上满是羡慕,

  “刑警队用不着这个,这东西一般人用起来,威力还没你那把枪大,就是隐蔽性好点,适合偷袭。”

  “那能买到吗?”

  “不行,这是军用的,我参过军,留下来一副。而且就算能买到,也不建议你用,这东西用起来,一不小就能把自己给点着,以前我们训练的时候经常有人打在脸上。”吴天语一本正经地劝说,其实这种激光手镯的强度是可以调节的,甚至可以调成临时的掌心屏幕,训练时强度自然也不可能调得太高。

  “这样啊!”方婕玫一听有毁容的风险,脸上的艳羡立刻化为乌有,“那你的意思是说,现在就去?”

  “不,还是明天去比较好。”

  “那你刚才还坚持要现在去,还说了那么多废话!”方婕玫有些气恼。

  “其实刚才我并没有说现在就去。”吴天语有些尴尬,刚才他的话确实多了些。

  “是吗?”方婕玫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如此,可是为什么她会有对方很想马上就去的感觉呢?

  “算了,既然明天去,那现在就下班了,走了。”方婕玫一甩脑袋,头也没回朝门外走去。

  李觉明吃过晚饭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打开光屏,准备看看坐哪路车才好到目的地。这个杨鼎住在一个叫游龙村的小区,游龙村旁边就是聚龙河,聚龙河是行山市的内河,从西到东,横穿整个行山市,因为风景秀美,环境优良,河两边的房子也是行山市租金最高的,不管是繁华的中心区和人口稠密的平民区,都是如此。即便是治安混乱的玄武区,因为黑帮的强势管理,河边房子的租金有些甚至比平民区的还要高。不过这个游龙村正好在玄武区的旁边,却又属于平民区的管辖范围,玄武区的黑帮管不到,但玄武区的偷鸡摸狗之徒却常有光顾,长而久之,这里的治安变得比玄武区还要杂乱起来。

  他一个平民区的小刑警,大晚上地跑到玄武区的地方去瞎晃悠,那不是勇猛,那根本就是不系安全绳的蹦极,想怎么死就怎么死,就算游龙村只是在玄武区旁边,但那条绳子还是细了点。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虽然平时有点小冲动,但那也分对象,像陈庭深那种小人物,想怎么冲动都没问题,至于玄武区的黑帮,那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明天白天走正常的路径就好,反正也不是什么急事。

下一章 《情感组件》

《机器灰尘》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遇到一件现在想想还有些汗毛竖起的事情,心有余悸。事情是这样的、中午老公坐电脑前上班,我躺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突...
    轻唱_94db阅读 2,380评论 13 67
  • 几天前一个下午,先是来了两个男孩要买烟。 看着稚嫩的小脸,张嘴就要买华子。 我问,你们多大了。 其中一个头发染着几...
    小燕五阅读 42评论 0 3
  • 几天前被猫抓破了脸,脖子也受伤了,在加上以前被猫咬了一口,就去打了狂犬疫苗。 以前没听说保险可以赔猫抓狗咬,正好今...
    岁月之无常阅读 171评论 3 9
  • 文/牛妈 上周五,我到下沉社区去做了一天志愿者,协助社区做好防疫工作。 我居住在武昌,下沉社区在硚口,距离有点远,...
    牛牛平常阅读 1,464评论 24 92
  • 那是一个经常有野狼出没的年代,晚上走在村子里,时常能碰到狼在游荡。因此到了晚上,家家关门闭户,早早的把牛羊...
    祈福今年阅读 109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