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年|第二十二章:误会加深

暴风雨总是要来的。尽管阳光普照,冷冽的寒风吹得人刺骨的疼。

这不,一大早伴随医生查房,队长,年谨一,身后跟着田沁的爸妈,乌泱泱地挤进了小小的病房里,原本并不宽敞的空间,连呼吸感觉都挤到了一起,让人局促不安。

还好,方堃没来,田沁瞅了一眼皱着眉头的爸爸。爸爸在听完医生说伤口没问题后,一屁股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开始了例行“询问”。

“怎么受得伤?”爸爸看看田沁,又看看身后的何夕,一脸地迷惑。要说自己女儿冒冒失失的田爸爸倒是认同,上次何夕来家里做客,文静且细心的她怎么也伤住了?

“爸,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田沁撇撇嘴,装出一副弱弱的表情,她知道爸爸最吃这一套。可她这句话吓坏了立在一旁的覃嘉琦,田沁不会供出方堃吧?她掩饰不住慌乱地看向年谨一,这家伙也不知道提前劝劝田沁,男人真是靠不住。她不竟担心起自己的发小了。

“何夕课间去拿教具,我在楼梯上突然跳出来吓到她了,结果就是她和我都滚下了楼梯。”听到这样的说辞让田沁妈惹不住地惊呼出声,“这要是伤个好歹来,怎么办?”田沁拉着妈妈的手笑着摇头,“你看我和夕夕都好好的啊。”

队长疑惑地看着田沁,又以眼神示意年谨一,好像在确认,怎么和同学反馈的不一样?年谨一也是一头懵,猜测到是想撇开方堃的恶作剧吧?

“田沁,你说的怎么和大家反馈的情况不一样?不是方堃......”,队长之所以通知家长,主要是想在她们出院前搞清楚事情经过,以便对系里有个交代。

“队长,方堃当时本想抓住我,哪知我脚一崴带倒了何夕,他根本拉不住,看到我们俩的惨状,吓坏了。”田沁一面补充道,一面对着何夕眨眼睛确认自己的话,何夕也忙不迭地点着头。虽然她不明白田沁为何没有说实话,但她本意也不希望方堃受到处罚,还是田沁反应快,如果是问道自己,怕是难得考虑这般周全。

田沁这话一出,一旁的覃嘉琦暗暗松口气,连忙发了一条微信,简短编了几句话发给了方堃。她害怕那个人自己去找队长坦白再落个处分。

虽然队长和田沁父母并未再询问,只是斥责了田沁的行为,让她向何夕道歉,也表示会负责何夕的所有医疗费用支出。队长要求何夕当着大家的面给父母打电话告知一下情况,这让何夕面露难色。

好在田沁爸妈以有会议为由打破了何夕的尴尬,送走了一行人后,病房里的三个女生长舒了一口气,田沁还没来得及高兴,田沁爸爸的一条信息让她捻住了笑容:今天你虽未说实话,想必有自己不想说的理由,但爸爸不再追究,只是下不为例,照顾好自己和何夕。

这条信息田沁默默地删除了,原来她以为的小聪明在爸爸那里,不过是小儿科。也罢,总算是蒙混过关,她守护了自己的心意便好。

一周以后,在医生的建议下,两人终于回到了学校,只是一个人脚还打着石膏,一个人是头缠绷带,两人一度成为学校的亮点人物。

自从上次医院沟通后,队长对于此次事故的处理结果并未对外公布,只当是两人嬉戏打闹,被私下要求写3000字检讨就算处罚了。

而队长单独约谈了何夕,把自己和她父母沟通的情况跟何夕聊了聊,原来自己的妈妈在听到我受伤的消息时,电话那头哭出了声,甚至一度催促着何夕爸爸过来看看。

何夕从未想过,妈妈会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担心流泪,她梗在心里的那根刺是妈妈亲手插进去的,怎么现在?她想不通,也不知如何回应。

队长笑着拥抱了何夕,有些事,也许长大了就会明白。不过,不用急着长大,时间是有记忆的。

这段话,何夕在大学毕业4年后才终于明白,跨过成长的河流,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方堃欠了田沁一个大大的人情,他恨不得24小时待命予以偿还,从病号餐到后来301宿舍的零食,再到月度卫生轮值,他乐此不疲,嘴里依旧哥们长哥们短的调侃。

至于他之前提及的4人联谊,虽未再言明,但好像约定俗成的几个人形成了一个小集体,只是4人变5人,因为覃嘉琦认为自己是重要的一份子,她才不管自己是哪个人眼里的电灯泡,只管负责亮就行。

若不是偷听了学期末的那通电话,也许覃嘉琦对待感情就不会那么固执了。

学校通知放假的最后一天,方堃拉着年谨一去给301的几个女生搬行李,放置在桌上年谨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白队,而那一串并不显示的电话号码,让覃嘉琦心漏掉了好几拍。

试图不再想起的那个人,怎么会突然来电?为何年谨一和白韬有联系?他现在在哪儿?覃嘉琦心里一万个问号,在看到年谨一匆忙出去接听时的小心谨慎,她也蹑手蹑脚地跟了出去。

“白哥,我刚才去帮她们搬运行李了。”

“嗯,下雪了。今天可以离校了,放心,我和方堃会把她送到家的。”

“她,没说过什么。”

“好,保持联络,注意身体。”

简短的几句对话,覃嘉琦都能猜出那边电话里的问话,干脆利落地直奔主题,只是他们口中的这个她,是自己吗?嘉琦忍住想要上前抢过电话的冲动,现在终于有了他的讯息,这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最大的希望,不是吗?

还有一年半,她在心里倒计时。

不知是因为不舍离别,雪持续下了近2天才慢慢转停,路面上已有厚厚的积雪,踩上去嘎吱嘎吱作响,拉着箱子归家心切的学子们没有心思再似上次那般打雪仗了,雪地上留下一串串箱子的拖痕和脚印。

年谨一依照电话里的承诺,直至把覃嘉琦送到小区门口才离开,而方堃却提出让年谨一护送何夕回家的要求。在方堃的心里,早已默认何夕是自己的潜在女友,所以为女友安排是他应尽的责任,只是他没有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能委求于这个面冷心热的年谨一。

自上次医院里他们因为何夕,田沁的问题发生过不愉快之后,再未提及。而这次方堃却当面提出这种要求,一时间让年谨一怀疑,是不是自己隐藏的秘密被他发现了,眼神里难掩的慌乱。

“你们不是老乡吗?都在一个县城,多方便,这雪天路滑,她这脚我担心别再有后遗症了,所以......。”

“明白,我会把她安全送到家的。”

“你别敷衍我啊,我可是会给何夕打电话的。”

“不放心的话,你去送?”年谨一挑衅地问道。

“我要不是老爹另有安排,我真愿意送。哎,老天故意捉弄我啊!”年谨一不等他感叹完,摆了摆手离开了。

宿舍里,何夕挨着暖气片跺着脚,放假前屋里最后的一点温度,也随着锅炉不再供暖也要消失殆尽了。田沁笑呵呵地把暖手宝放在她手上,我爸妈要开车送你去车站,咱两得等一会了。

“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田沁紧挨着何夕坐了下来。

何夕把暖热的手捂住了田沁来回揉搓的手,轻笑道,“你说,我听着。”

“就是,年谨一……”,何夕的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显示,“年谨一”。

何夕迅速按下了拒接键,略为尴尬地看着田沁,而田沁也是憋红着一张脸,好像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自己的话。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田沁一把抢过手机,开了免提。

“何夕,行李收拾好了吗?稍后我到宿舍帮你拿行李,咱两一起回家吧?”电话这端田沁一脸坏笑,明明刚才看到电话时,她的表情?何夕伸长手臂想抢过来挂断,却被田沁抢先开了口,“我送你们啊!”

电话那端没了声音便被挂断了,估计被田沁这一嗓子吓到了。原本最近年谨一有意避免单独和田沁接触,就是怕误会加深,但是好像大家的重点都不在他们是否独处,而是已经默认这种关系。这让他头疼无比,而自己偏偏并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只能先这么拖着。

何夕怕田沁误会纠结着如何解释,她也不清楚为何年谨一突然说要和自己一起回家?怕是这种突发情况,任谁都说不清楚。

“沁沁,你和小夕赶紧出来在校门口等着吧,我和你爸爸10分钟左右到。”田沁妈妈的一通电话,打乱了何夕的措词,她却又不得不手忙脚乱地开始提行李。而楼梯口处,身着轻便羽绒背着双肩包的年谨一已经等在了那里。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