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雨夜》(下部)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第六章 吴阳

进来的人正是吴阳,只见他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们。好像没想到大家都会坐在客厅。

吴阳收了伞,拍着身上的雨水走过来疑惑的说道:“大家怎么都在这?”

“你刚去哪了?”刘鸿看着他问道。

他看了眼陈伊蔓,又看了看林萱和我们三个,疑惑的答道:“我去车里睡了。”

“车里睡?”李洛问道:“为什么要跑车里去睡觉,你不是和李辰伟一个房间吗。”

提到李辰伟,大家脸上都有点不自然。

“哦……我习惯在车里睡觉。”吴阳有点吞吞吐吐。

“李辰伟死了。”刘鸿忽然开口直接说道。

我注意到吴阳脸上肌肉抽搐了下,眼睛里满是震惊和悲伤的神色。

“死了……怎么……怎么死的。”

“被人用利器割开脖子动脉死的。”刘鸿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吴阳面前,头往前靠紧盯着吴阳双眼说道。

吴阳后退一步,不敢与刘鸿对视。只是嘴里重复念叨着:辰伟死了,辰伟死了。

“是你杀的吧!”刘鸿势不饶人,步步紧逼。

“不是我!”听到这句,吴阳像是突然从自我的世界里清醒一样,大喊道:“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是谁!”刘鸿也大喊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注意到吴阳表情说不出的古怪,有震惊、难过,还有一种释然。

“甭废话了,看他这反应是他没错了,先把他绑起来再说。”说着周海从沙发上迅速跳起来想要去抓住吴阳。

吴阳看到周海朝自己走来,大喊一声不是我之后往门口跑去。周海一个加速度前扑,把吴阳扑倒在地,周海毕竟打了十几年篮球,比吴阳这种公子哥力气大得多,把吴阳压在自己身下,抽了自己皮带把吴阳两只手给绑在了身后。

刘鸿也上去帮忙把吴阳双腿绑了起来。然后两人合力把吴阳扔在了单人沙发上。

这个过程中林萱和陈伊蔓只是注视着周海和刘鸿的动作,没有说什么话。我注意到林萱嘴巴动了下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出来,陈伊蔓则全程冷漠脸。

我和李洛虽然觉得事情有古怪,但目前来看吴阳嫌疑确实最大,先把他绑起来是最好的办法了。

吴阳被周海扑倒后就一直没再说话,也不抗争,任凭周海刘鸿二人把自己手脚绑了扔在沙发上,眼里露出绝望悲伤的神色。

“好了,现在安全了,虽然不知道你跟张运华还有李辰伟有什么恩怨,不过那些交给警察,我们今晚把你绑好就行。”周海拍了拍手说道,已经自动把张运华的死也归在吴阳头上。

“那接下来怎么弄,就把他绑在这里吗。”李洛问道。

周海打了个哈欠,“还……还能怎么弄,继续睡觉等天亮咯,不然还彻夜守着他啊。”

我看了看腕表,02:19,天亮还有段时间,这么一折腾确实够累的,继续睡一觉也好。

“把他关到二楼房间去吧,在这里怕他跑掉。”刘鸿提议道。

我们点了点头没什么意见。

不过关哪个房间是个麻烦,最后商量了下把他关在周海睡的儿童房,周海过来和我俩挤挤,刘鸿说他刚和林萱陈伊蔓在一楼找吴阳的时候发现厨房旁边还有个房间,看里面的布置估计是给不方便爬楼梯的老人住的,他在那躺躺就行。

周海刘鸿两人合力把吴阳架上了楼,到儿童房后除了手脚被绑外,又用床单把吴阳绑在了床角上确定吴阳挣脱不得这张床,全程吴阳像只木偶一样任他俩摆布,这倒省去了不少时间。绑好之后大家出了房间。

上楼后林萱陈伊蔓直接先进了房间,林萱进房间前看了我一样,我冲她点了点头。我一开始还担心她会因为李辰伟的死太难过,但她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伤,倒是陈伊蔓,自从知道李辰伟死了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包括在绑吴阳的过程中也没说过一句话,不帮忙也不制止,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回到房间后李洛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说道。

“唉你就是推理小说看多了。”周海踢掉他那双拖鞋爬上床舒服的靠在床头说道:“还能怎么复杂,生活不是小说也不是电视剧,看蓝毛那小子的神情、动作,凶手是他无误了。”

“不对,我们再来理理。”

“理个毛,要理你们理吧,我先睡了……哈……这折腾的,困死了。”说着缩进了被子里。

“我们九个人一块进到这个别墅,那时候应该是19:30左右,一开始在客厅坐着,然后陈伊蔓林萱两个人上楼去休息。大家饿了,蓝毛富二代刘鸿周海四人去车里搬食材。按我们后来的说法,应该是被下药了,但除了张运华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碰过食物。”李洛没有理周海,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我走到他旁边椅子坐下,“刘鸿没有吃鸡胸肉,但按周海的说法凶手不会露这么明显的马脚,应该是跟大家一起吃了然后自己又吃了解药还是什么的。”补充道。

“对,而且目前看来这药没什么大的危害,只是让人昏睡,估计是安定类的。然后我们上楼休息,刘鸿一个人在楼下。最后也是刘鸿最先发现张运华死亡过来通知大家。所以到这里,刘鸿的嫌疑最大。”

“嗯,可以这么说。”

“然后大家在客厅集合,发现手机都没信号。”

“那会儿应该是21:29,我记得当时瞄了眼时间。”我补充道:“也就是说其实在饭后到发现张运华死亡,凶手是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把张运华杀了的。”想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对,我们接着往下走,然后我们去每一个房间搜注射器,最后在周海房间搜到了那只胰岛素笔,确认凶手是一次性给张运华注射了大剂量的胰岛素导致他血糖过低死亡。不过那支胰岛素笔应该是凶手随手放在周海房间桌子上的。没有别的信息到这里还是刘鸿嫌疑最大。”

李洛看着我,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接着说道:“然后大家再次回房间休息,最后我尿急出去上洗手间,听到蓝毛富二代房间有声音,进去发现富二代死在床上,蓝毛不见了。按林萱的说法他俩本来在陈伊蔓林萱房间,但困了之后两人就回房间睡了。那会儿我记得你问了我时间,1:20左右。”

听到这个时间我又回想起那个梦,陈伊蔓翘起屁股趴在床沿的样子在脑海里浮现,我不禁咽了口口水,脸微微发烫。

不过李洛没有注意到我的样子,沉浸在回忆和判断中,自顾继续讲了下去。

“所以到这里需要搞清楚两点,假设林萱说的话是真的的话。”李洛突然停了下看着我,我点头示意他继续。

“那么蓝毛为什么离开了跟李辰伟两人待的房间,他是在什么时间离开的?”

……

说到这我们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

“虽然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是蓝毛杀了李辰伟后潜逃后又回来的,但我看这里边一定有鬼。看他知道李辰伟死后的神态和表情可以看出,还有就是如果真是他杀的话,他完全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没有理由又自己回来。”李洛分析道。

“逆反心理啊。他也有可能刚好利用这一点,自己杀了人又溜回来显得他没有嫌疑。当然还有个最大的可能就是外面雨太大,去不了哪。”我打断李洛说道。

“好,我们假设蓝毛就是凶手,是他俩回房间后蓝毛杀了富二代离开了这房子,最后利用我们的逆反心理加上外面天气太糟糕自己又回来了。那么现在有两种情况:一,;蓝毛杀了张运华,又杀了李辰伟;二,蓝毛只杀了李辰伟,张运华是另一个人杀的,可能是刘鸿。”

“还有一种情况,李辰伟杀了张运华,蓝毛杀了李辰伟。”我看着李洛说道。

李洛点点头表示赞同。

想到这我们两人后背都感觉有股凉气,心中极不舒服。这时周海的鼾声均匀的传了过来。我跟李洛相视笑了笑,摇摇头,心想还是这小子心大,发生什么事都跟没事人一样,照样睡得香。

我看了看腕表,02:40,感觉从没有哪个夜晚如此漫长。

希望蓝毛就是两次行凶的凶手,想到他现在正被绑在房间动弹不得,心里稍安一些,希望早点天亮,等警察过来一切应该就都过去了。

但我的理智又告诉我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我深吸一口气,总感觉心里还像压着块石头似的,透不过气。

我想起那间阁楼上去可以去到天台,想着去那透透气。便拿了周海去车里取食材时带出来的烟,跟李洛说了声便准备出房间去那透透气。

“小心点。”李洛站起来看着我说道。

“没事,真有什么意外,哥好歹也是健身的人。”我笑着亮了亮自己的二头肌,虽是笑着,但内心却还是感觉很沉重。

“好,记得别待太久。”李洛也感觉到了这种沉重。

“知道,你再睡会儿吧。”说完这句我出了房间。


第七章 天台

客厅的吊灯不知何时又被关了,所以二楼走廊很昏暗,只有那盏黄色的暗灯,想到两个房间里躺着两具尸体,这让我觉得走廊看起来幽深恐怖。我甩甩头,赶紧点了根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才感觉好一点。

走过绑吴阳房间后碰到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林萱。她眉头紧锁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我跟她小声打了个招呼,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我发现她看到我后蹙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换上了浅浅的微笑。

“你要用洗手间吗?”林萱也小声问道,我注意到她看了眼我手里夹着的烟。

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小声说话,可能此时环境和气氛让我们不由自主的选择了降低音量。

“不是……”我想了下还是跟她说实情:“我想去天台透透气。”

“天台?”

“嗯,那边有个小杂物间,上去是阁楼,出去就是天台。”我指了指走廊尽头。

……

林萱没有回我话,这让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那股压抑的感觉又重新攥紧了我的心脏。

……

“我可以陪你一会儿吗?”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林萱咬了咬嘴唇问道。不过话说出来后她像是更加坚定了,认真盯着我双眼,眼里传来期待的信息。

“……可以啊。”我有点惊喜,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那边就是。”我带着她往那间杂物室走去。

一推开阁楼的门一股凉爽的湿气迎面扑来,整个人瞬时脑子清晰了许多。十月份的夜晚不冷也不热,但别墅好像不怎么透气,加上发生的这一系列事,让我感觉在别墅里待的每一秒好像都很压抑,此刻闻着这湿润的空气,听着暴雨击打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竟让我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起来,心情也轻快了许多。

因为雨太大躺椅已被弄湿了,我们便索性站到栏杆旁,头顶的雨檐飘出去许多,所以雨虽大但也淋不到,偶有一些水汽飘来,打在脸上倒让人感觉清新。

林萱和我上来后就一直不说话,只是学着我的样子站到栏杆旁,她身高刚好到我下巴处,所以我是弯着腰双手抱着靠在栏杆上,她则随意站着两只手搭在上面,离我大概一手臂的距离,礼貌的距离。

借着天台的灯光能看清栏杆外是几棵矮树,再远处是一整片森林,雨水落在树叶里,声音很美妙。不过天台的灯光还是延续了别墅里的昏黄风格,但多了些柔和。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沉默,虽然空气很清爽但身边站着一个人却只有雨声让我感觉不怎么好,我看着栏杆外簌簌落下的雨水打破沉默问道。

“挺好啊,你呢?”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我……老样子啊,你知道的。”

“老样子……”林萱点点头。

“老样子是什么样子?”她忽然侧过头望着我笑着问道。

“就是工作,拍照,写写字,偶尔大学的朋友约着打打球吃个饭,剩下的就是和李洛周海云琪贺桥他们几个没事聚聚喝喝酒。”看着林萱微笑的样子,我立刻放松了下来,感觉紧绷的每一块肌肉都舒展开来。

“不过除了李洛和周海,他们几个都结婚了,十安最先,现在都生二胎了。云琪第二个,说不想再浪了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贺桥那两个女生都没娶,最后找了个家里的,现在女儿也会叫爸爸了。将来这小子最厉害,和安娜拖了几年,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最后躲着生了个大胖小子,直接领着儿子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两边也没办法,刚把证给领了。还有黑子和卫新,也成家了。所以现在就剩我和李洛周海这两个单身汉没事喝个酒打个屁,哈哈。”我把身体侧了过来右手抵在栏杆上看着林萱笑着说道。

我说话的过程中林萱一直微笑的看着我,眼睛里流露出跟我说话内容相匹配的神采,像是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我常喜欢给她扯些有的没的,她每次都会笑着看着我听得很认真,好像我此刻讲的东西是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

那是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情,我喜欢她的眼里我就是全世界的感觉。

“你呢,在那边怎么样?”我也看着她眼睛笑着问道,整个人已完全放松下来。

她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的色彩,思考了会儿说道:“一开始过去其实挺不适应的,想家想爸妈……想你,那边的东西我也吃不惯,加上语言不通,当地人不喜欢讲英语,他们更喜欢说自己的母语德语,所以我经常听不懂别人说什么,出了很多错。头一年我除了完成必需的课程其他时间基本全花在语言上了。”

我听到她说的“想我”两个字时心里闪过一丝异样,听她讲到在那边的困难又觉得很是心疼,想起当时她刚过去那段时间总喜欢找我语音视频,我却每次都让她没事好好学习多看书早点睡。几乎没有一次认真的听她说过她这一天做了啥遇到了什么事什么人。更别说问问她今天过得开心吗有没有受什么委屈。现在想来我这个男朋友当时做得真是太不合格了,难怪她会选择放弃。

“对不起啊。”我看着她歉疚的说道。

林萱笑了笑:“这有什么对不起的,你当时刚工作,确实很忙很累,加完班回到家好不容易有自己的时间了总会想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打打游戏写写字,还得早睡因为明天又要早起上班,当然没时间听我唠叨那些不愉快啦。我也都理解,所以从没怪过你。”

“是吗。”我小声答道。

可是我是怪你的,我怪你因为他的出现选择了放弃,我低下头恼怒的想道。

“那时候他刚好出现在我身边,帮了我很多,尤其是语言方面。”仿佛猜到了我此刻在想什么,林萱轻声说道。

“所以你开始思考这段感情了,开始觉得身边的温暖其实更重要,所以你选择了放弃,所以你背叛了我们两年的感情,是吗?”我抬起头紧盯着林萱的双眼质问道,音量不自觉提高了许多。

这个他不是指死去的富二代,是指林萱和我分手后在一起的男生,更准确的说,是在一起后和我分手的那个男生。当时我也是偶然得知的。

“对不起。”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我连忙道歉。

道完歉后我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法坦然面对。可能这根刺一直埋在心里,触碰不得。

“没事。”林萱还是微笑着:“怎么现在这么喜欢说对不起啦,以前那个嚣张跋扈、拽拽酷酷的周河呢。”

感受到林萱的笑意,我也笑了笑,觉得自己控制情绪的能力还是不行啊,以老朋友的心态去聊聊天,不也挺好的嘛。毕竟都过去了。

心态摆好后我情绪倒也立刻缓过来了,看来时间确实是个好东西。

“你跟他在一起应该挺快乐的……那富二代?喔我是说李辰伟。”我记得当时跟林萱在一起的那个男生不是李辰伟的,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是跟李辰伟在一起了,我看着她问道。

“那个男生也是姓周,他父母是华裔,他从小在德国长大但大学是在中国上的,后来回到德国工作,所以他中文也不错,当时在语言上真的帮了我许多。李辰伟他们是我在那边第三年的时候认识的,他和吴阳还有伊蔓是认识多年的好友感情很好,我其实是先认识的伊蔓,当时觉得两人很聊得来,就慢慢的相熟了,伊蔓她很照顾我。后来就认识了李辰伟和吴阳。”林萱知道我的意思,回答道。

“你跟李辰伟没在一起吗?”我问道:“我的意思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在意你。”

“你误会了,我们没在一起,况且,伊蔓喜欢他呢,虽然她嘴上不说,说当哥们,但我看得出她一定很喜欢李辰伟。”

 

“这样?喔难怪事情发生后你没有太难过……那吴阳跟他俩的关系呢?”意识到说她不难过这句话好像不太合适,我赶紧转移话题道。

“关系很好啊,不过吴阳喜欢伊蔓,而且是喜欢很多年那种,嘻嘻,这个也是我看出来的。”林萱吐了吐舌头,露出调皮的神态。

我笑着点点头,他爱她,她爱他,他又爱她这种狗血剧情真的是到处都有,生活处处是戏啊。不过想到李辰伟现在已经“躺”在房间了,又觉得真是世事难料。

“那最伤心的应该是陈伊蔓了。”我轻轻说道,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如果说吴阳喜欢陈伊蔓,忽略其他来说那李辰伟死了对他来说其实收益还不错啊。那他会不会真是凶手呢?如果他真是凶手的话,那为什么要把张运华也一起杀了?还是说杀张运华的另有其人?

“是啊,事情发生后伊蔓就没怎么说过话了,她应该是最伤心那个,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在思考着吴阳是不是凶手的问题,所以林萱说的这句话我没怎么听清楚。想着凶手或许真的就在我们身边,感觉汗毛有点往上提,想到还有两名女生也在经历同样的事情,不知道她们害不害怕。

“你不害怕吗?”我问道:“我的意思今晚发生这些事情。”

“还好吧,在德国三年经历了许多,尤其是第二年我父亲的去世让我真切感受到了生命无常。所以觉得还好。”

“叔叔去世了?”我有点震惊。

“是啊,说是金融诈骗,因数额巨大直接判的死刑。”林萱低了低头,轻轻说道。

我想起前年国内轰动一时的新闻,那个金融诈骗案因数额巨大,当时举国震惊,涉案的好像有两位主要人员,都直接判的死刑,没想到其中一位就是林萱的父亲。不过有些小道消息说那两位人物是被冤枉的而且罪不至死最多判个无期,又有些小道消息说是利益相关方想搞掉他们。

“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我看着林萱的样子,隐隐有些心疼

“没关系。”林萱抬起头,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

这时一阵夹着雨丝的风吹过来,吹在身上竟有些凉意,林萱双手抱了抱胳膊。

“我们下去吧,这边变得有些凉了,别感冒了。”我看着林萱说道。

她看着我点了点头。

“都过去了。”我看着她眼睛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指的是我们的感情还是她父亲去世这件事。

“嗯。”她继续点了点头,看着我笑了起来,眼睛还是那么亮。

然后我便带她离开了天台。


第八章 死亡

从天台下来后路过吴阳房间的时候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推开房门看了看,吴阳还是那个姿势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内墙衣柜方向,听到门被打开了斜着眼瞥了我一眼,看到我身边的林萱时感觉他眼神变了变,目光就一直停留在林萱身上。我看着它的样子,感觉他的眼神很奇怪,悲伤?又带了点绝望?我觉得很不舒服,见他无事便把门带上了。

此时楼下有钢琴声传来,我对音乐不太懂听不出是什么曲子,只觉得听起来很是悲伤,想来弹钢琴的人心里一定是难过的。

“陈伊蔓在下面吗?”我想起晚饭前陈伊蔓给我们大家表演了一曲。

“应该是吧,她心里不好受就喜欢去弹琴。”林萱说道。

送林萱来到她和陈伊蔓房门前,林萱开了门,房里一片黑暗,看来楼下弹琴的确实是陈伊蔓。

“你先再睡会儿吧,还是等陈伊蔓上来再睡?”我站在门前问道。

“我先躺着吧,等等伊蔓,而且现在也没有睡意。”

“好,那我先回房间了。”

“嗯。”

我转身往睡的房间走去,身后传来轻轻的关门声。

此时楼下的钢琴声变得急促起来,一声一声的像是直接敲打在人的心脏上。我探头往楼下看了看,不过因为那盏吊灯关了,又没有别的灯光,楼下一片漆黑,而且钢琴的位置在楼梯口对面也就是林萱睡的房间正下方,在二楼探头也看不到。

别墅内很安静,外边传过来的雨声很小,所以钢琴声听起来很清晰,没有一丝杂质,

我站着听了会儿,只觉得心情越听越沉重,赶紧甩甩头往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关了门,传来的琴声就变得比较小了,这别墅墙壁的隔音效果很好,只能听见钢琴声还在继续,陈伊蔓看来确实挺难受的,我想道。

房间里只有李洛一个人在,靠在床头也没睡着,双眼布满血丝,看来还在思考张运华和李辰伟被杀的问题。

“回来啦。”看到我进门后李洛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发现周海没在房间。“周海呢?”我疑惑道。

“说是饿了,去外边车里找吃的去了。”

我有点恼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吃。

“没事的放心吧,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李洛笑着说道。

我只好点点头,过去躺在了旁边床上。

“我刚碰到林萱了,和她一块去了天台。”我枕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说道。

“干嘛,想复合啊。”李洛转过头看着我笑道。

……

“还行吧,这几年感觉一直有块石头在心上总也放不下,也试想过很多种与她再次相见的场景。我一直觉得再次见面我会很愤怒的问她为什么,或者是很认真的给她说声对不起。没想到刚刚与她一块在天台时我其实很平静。而和她聊完后,感觉那块石头好像也终于放下了。”我长出一口气,淡淡说道。

“你这小子,早就跟你说过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你是有心结,解开了就好了。”李洛笑道。

……

“现在怎么想呢,还想跟她在一起吗?”李洛忽然看着我认真说道。

……

“怎么说呢,其实今晚在别墅门前的雨中看到她身影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对她的感觉一直没变。但刚刚和她聊完后,我又想开了很多,都过去了,在不在一起也没什么,看缘分吧,不强求什么了。”我也认真说道。

李洛点点头。

“对了,林萱说,陈伊蔓很喜欢李辰伟,而吴阳很喜欢陈伊蔓,都是喜欢很多年那种。”我听着楼下传来轻轻的一直未断的钢琴声,忽然想到林萱说的这些,看着李洛说道。

李洛听完后眉头皱了起来,慢慢说道:“这样说的话,吴阳嫌疑很大啊。”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但我总觉得事情还是没这么简单。”我耸耸肩:“先睡吧,等天亮就行了。”我看了看腕表:“04:19了,睡一会儿吧,也快天亮了。”

……

“阿河,我想再去看看吴阳,顺便再问他点问题。阿河……”

我眯起眼准备入睡时李洛突然说道。

我想了想,“行吧,那我陪你去吧。”

我和李洛起身出了房间,一开房门,楼下的钢琴声又变得很是清晰,不过此时琴声好像轻快了许多,可能陈伊蔓心情慢慢变好了一点。

来到吴阳房间,发现他房间灯不知何时关了,房内一片漆黑,我想到吴阳应该是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那么这灯谁关的?心里顿时浮过一层不好的预感。李洛也意识到了同样的问题,赶紧把灯按开。

吴阳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白色的枕头盖住了整个头部,露出脖子以下的整个身体看起来像具无头尸一样阴森诡异。

李洛快步走上前去,拿掉枕头,摸了摸脖子动脉,回过头冲我摇了摇头。

“从尸体状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一个小时。”仔细查看了吴阳尸体情况后李洛说道。

我站在门口没有走上前去,此刻心里倒没有很震惊,像是早就料到了会发生这种情况,又像一直担心的悬而未决的情形终于有了结果,心里反倒有一丝轻松。

我看了看时间,“04:30,我02:40出去天台,在那应该待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是03:10,和林萱下来后还打开这间房门看了看,那时候吴阳还好好的,看来是在03:10到03:40之间被杀的。”

李洛点了点头,和我出了房间,关好门。站在门前,两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走廊还是一样的昏暗。我感觉头越来越重,一种恐惧感慢慢侵袭了我心间。已经死了三个人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李洛拍了拍我肩膀,“还是下去去客厅吧,再让大家集合一下,我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

我缓过神来,点点头。

路过林萱房间时,我敲了敲门,林萱很快的开了门,看着我。我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她和我俩一块下去去客厅。

发生了这么多事,林萱看着我的样子大概也猜出了发生了什么事,关了门和我俩一起往楼下走去。

此时那顶吊灯忽然被打开了,强烈的亮度很是刺眼,我眯了眯眼睛往楼下看去,周海正站在开关处,一只手还保留着开灯的姿势。

一直响着的钢琴声也戛然而止,好像被这灯光给突然打断了。

我们三个下完楼梯,刚好看到陈伊蔓从钢琴椅子上起身。不得不说她的身形真的很完美,起身的姿势充满了美感。

“你们怎么都下来了?”周海疑惑的看着我们问道。

“我去喊刘鸿。”李洛跟我说了一声后便往厨房旁边的小房间走去。

“又出事了。”我看着周海说道。

“又出事?又谁死了,卧槽有没有搞错。”周海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啤酒,看来他去车里找吃的找到了啤酒。

我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吵。

这时刘鸿跟随着李洛也出来了,大家一一在沙发上坐下,我看着坐下后的每一个人,进来时是9个人,现在剩6个,感觉少了一半,而且一想到凶手可能就是在座的某个人,就坐在我们之间,就感觉后背有一股凉气。


第九章 不在场证明

大家坐下后都很安静,估计也都猜到了发生什么事。

李洛把和我发现吴阳死亡的事情讲了一遍。我认真看着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变化。刘鸿像是刚睡醒,没什么表情。陈伊蔓看着茶几一角发呆,只是在听到吴阳被枕头捂到窒息死亡时眼里闪过一丝波动,林萱抿着嘴,担忧的看着陈伊蔓,周海则在一口一口的喝着手里的啤酒,不像之前那么聒噪,倒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所以,凶手应该就是我们其中某位了,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何种目的,我也不知道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行动。不得不承认他隐藏的很好,为了天亮前不要再出什么事情我们只有合力把他揪出来了。”李洛眼神坚定的说道。

“揪出来,怎么揪?老子早就想把他揪出来了妈的。”周海说道。

李洛扫了一眼众人,缓缓说道:“我和周河可以确认吴阳的死亡时间是03:10到03:40之间,所以每个人都谈一谈那段时间里都在干嘛吧。”

“不好意思我想打断一下,你跟周河确认死亡时间是那半个小时,我想问一下你们是如何确认的?”刘鸿伸了伸手突然说道。

“是这样的,我02:40出去天台……想透透气。”说到这我看了眼林萱,发现她也在看着我。“和林萱一起,我们在那应该待了半小时左右下来了,也就是03:10,和林萱下来后我打开了吴阳的房门看了看,那时候吴阳还好好的。等我和李洛04:30过去想问吴阳点问题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死亡了,但身体还未凉透,结合肌肉松弛度我们推断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所以吴阳应该是在03:10到03:40之间的半小时被杀的。”我说道,惊叹于自己什么时候也拥有侦探类的技能了。看来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非常大。

刘鸿点点头,示意我们接着说下去。

“所以大家都说说自己那一段时间在哪,在干嘛,谁可以证明。”李洛接着说道。

“我先来好了。”周海看着大家,首先开口说道:“我一直在我们三个的房间睡觉,睡着睡着饿了,就起来去外边车里想找点吃的,我们车上确实还有点东西,我就在车里边喝边吃了,然后又回到别墅了,刚进来开灯就发现你们都下来了,我也没注意时间,所以03:10到03:40我应该是在外边车上。证明的话李洛知道我是出去找吃的,但我下楼的时候客厅灯已经关了也没人,好像也没什么人能证明吧。”周海摊了摊手。

接下来是陈伊蔓。

“我跟萱萱在房间休息,萱萱出去上洗手间后一直没有回来,我怕她出什么事就想出去找找她,然后在走廊上听到了周河和萱萱的对话,知道他们准备去天台待一会儿。”说到这陈伊蔓看了我一眼,我有点尴尬,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看来那个梦对我影响太大了。好在陈伊蔓很快的接着说了下去。

“然后我便下到一楼准备弹弹琴,因为……心里不太舒服吧,然后就一直弹到你们下楼了。”

李洛点了点头,示意下一位。

陈伊蔓旁边是林萱,她轻轻说道:“我跟阿河从天台下来后就回房间休息了,听到伊蔓在一楼的琴声本想下去找找她,但我知道她弹琴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她。回房间后也睡不着,想着等伊蔓上来了再陪她说会儿话。然后阿河来敲我的门让我下楼来了。”

“我把吴阳在房间安置好后下楼来就去那个小房间睡觉了,本来睡不着但躺了一会儿后传来了钢琴声,这倒帮助我入睡了。”刘洪看了眼陈伊蔓笑了笑,陈伊蔓则还是面无表情的发呆,好像根本没听到。“听着钢琴声我一下子就睡着了,直到李洛过来敲门喊醒我。”刘鸿指了指李洛。“证明的话也没谁能证明吧,不过陈伊蔓不是一直在钢琴那弹琴嘛,我要是期间从房间跑出来上到二楼,她应该能发现吧,所以她算是我的证明人了。”刘鸿笑了笑。

我顺着他说的话往钢琴和那个小房间的位置望去,发现从那个房间的门出来到楼梯处,虽然有一段距离,但对坐在钢琴那的人来说其实刚好有个视角盲点,而且钢琴的椅子是背对着的,所以只要脚步够轻,其实发现不了是不是有人从那个小房间出来上到二楼再下来。

想到这我不由得多看了刘鸿两眼,只见他说完后也没什么表情,只是时不时的看一眼陈伊蔓和林萱。

“我一直在房间休息,直到阿河从天台回来,然后我俩想再去问吴阳点问题,去到他房间后发现吴阳已经死亡,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

最后剩我。

“我的话刚才已经说过了,先是在天台,然后回来时看了眼吴阳发现他还没事,等回到房间和李洛聊了一会儿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后再去看的时候发现吴阳已经死亡了。”

等我说完后除了刘鸿大家就都望着李洛。李洛皱着眉沉思着,思考着每一个人说的话。客厅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我觉得这样没有任何意义。”刘鸿忽然说道。

大家被这个声音吸引过去,对说的内容有点不明所以,齐刷刷的望着刘鸿。

刘鸿笑了笑:“别忘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嫌疑人。”说到这刘鸿一一扫过众人的眼睛和大家对视着,一字一句说道:“你们怎么保证,你们说的话是真的?”

周海刚想说话,刘鸿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而且,你们所谓的不在场证明,难道靠另一个嫌疑人给你证明吗?”说这句话的时候刘鸿特意看了我和李洛一眼,确实,我们两个就是互相证明的。

“当然,不包括陈伊蔓,她的钢琴声大家一直都是听得到的。”刘鸿又看了眼陈伊蔓。

“除了陈伊蔓。周海,林萱的不在场证明靠自己不知真假的说法,当然,包括我。周河李洛的不在场证明靠彼此都是嫌疑人的身份互相证明……,你们真的觉得……有用吗?”

“所以我觉得我们坐在这里谈论什么狗屁的不在场证明没有任何意义。”

我思考着他说的每一句话,想想觉得也并不是毫无道理。

刘鸿说完后见没人说话,拍了拍腿站起了身,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众人说道:“所以,乖乖等天亮等警察来处理好了。我不管凶手是谁,如果他要对我下手,请他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说完这句话刘鸿便头也不回的往那个小房间走去,不一会儿传来关门声。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第十章 黎明前

“我觉得他说的好像蛮有道理的样子。”刘鸿走后客厅安静了一会儿,周海轻轻说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细想过后李洛也认可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一个死循环,这座别墅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嫌疑人。根本不能确定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所以想凭这个来推断出谁是凶手根本毫无意义。

“既然不能确定谁是凶手,要不这样好了,我们几个就呆在一起等天亮啊,不管谁是凶手,他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吧,你们看之前他们都是单独在房间被杀的,因为凶手有可乘之机。”周海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兴奋的说道,“而且,如果刘鸿是凶手的话。”周海望了眼刘鸿房间的方向,“他也总不可能冲出来把我们都杀了吧,老子就不信了。”

我看了眼时间,04:54,再等半个小时应该就天亮了。但现在这段时间恰好也是最黑暗的。

“可是如果天亮之后雨还在下,还是这么大,手机也依旧是没信号,这跟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林萱忽然说道。

“而且,我们之间总会有人要上洗手间,会饿要吃东西,会困要睡觉。”李洛也说道。

一说到饿,周海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周海无奈的笑了笑。我也觉得腹中有点饥饿。昨晚吃的有点少。本是三个人的食物被做成了九人份,确实不够吃。

“车里还有吃的吗?”我问周海。

“没了,就那么点熟食,还不够我塞牙缝。其他食材都搬过来做掉了,啤酒倒还有几罐,你要不要,要的话我给你拿去。”周海摇了摇他手里的空酒瓶说道。

“你妹的,你也不给我留点,算了我自己去吧。对了烟带下来了吗?”我看着李洛问道。

“没有,不是在你身上吗。”

“哦放房间了。”

我起了身,看着大家说道:“我先回房拿下烟,再去车上把那几听啤酒都拿过来,大家解解渴吧。”

李洛想陪我一块去,我让他留在客厅,毕竟现在客厅危险系数更高,凶手还没找出来,随时都有危险。

我上了楼,来到我跟李洛睡的房间,烟安静的躺在床头柜上。我过去拿了烟,准备出门的时候眼光瞥到了内墙的衣柜。我感觉脑海里一瞬间有什么东西飞过一样,但又看不清具体是什么东西。我索性来到衣柜旁边,推开衣柜门,里面很干净也很空,没什么衣服在里面,只有一床被子躺在里面,空间很大。

我保持推开衣柜的姿势安静的思索了几秒,但还是抓不住那从脑海里瞬间飞过的东西。

我甩甩头,下了楼。

客厅里大家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坐着,并没有交谈,看来大家这时候心情都比较低落。

我也没说话,径直往大门口走去,感觉大家的目光一直跟随在我身上,这倒让我有点压力,感觉像是去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一样。

我在门口捞了把伞,开门出了别墅。

一出门便感受到强烈的湿润气息,雨水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不过四处倒没有水洼,看来这别墅的排水系统很不错。不过我感觉雨量好像变小了点,没有刚过来时那么凶猛了。外边还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那种,毕竟黎明前的时刻是最黑暗的了。

撑着伞疾步走到停车处,车子我们一直没有锁,这地方再安全不过了应该。

打开车门后发现车内音乐还没关,估计周海这小子刚刚在这又吃又喝又听歌的,还挺会享受啊妈蛋。

我找了一下,确实就剩三四罐啤酒了,不过总比没有好,也能顶顶了。

拿了啤酒正想把音乐关了,这时刚好播放下一首,是我最喜欢的吉他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而且是最简单的只有两把吉他声没有其他伴奏的那版。

清脆的吉他声一传来,我脑海里像是电光火石的闪过一道光。我仔细的想去捕捉什么,但又什么都捕捉不到。

我干脆坐下来慢慢听着这首曲子,脑海里的那道光时有时无,每当我快抓住它的时候,它又消失不见了。我内心慢慢变得急躁起来,额头冒出一层细汗。我点了根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想所有的事。

曲子不长,不到三分钟,待它播放完毕后我又按了重新播放,并设置为单曲循环。

待播放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终于抓住了那道光。我心跳开始加速,现在只需去向周海验证一件事情就行了,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我拿着啤酒回到客厅。客厅很安静,林萱和陈伊蔓互相挽着手,但没有交谈,各自发着呆。周海靠在沙发背上,双手抚着自己肚子,李洛也仰躺在沙发上,两只手不停地揉着自己太阳穴。

我走过去把啤酒放在茶几上,慢慢坐下,不动声色的看了每个人一眼。

大家奇怪的看着我。

“我想,我知道谁是凶手了。”我轻轻说道。


终章 真相

众人楞了一下,好像没反应过来。

“阿河,你说什么?”周海从沙发上坐起来,望着我疑惑的问道。

说完那句话后我特意看了凶手一眼,虽然没能看出什么反应,但还是从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异样。为此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阿海,我问你,现场弹奏出来的钢琴声和用播放器播放出来的钢琴声,我们听起来有什么区别吗?”

“废话,播放器放出来的钢琴声和现场弹奏的钢琴声能一样么!阿河,你怎么啦,出去拿了趟啤酒被雨淋傻了啊?”周海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

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李洛也慢慢从沙发上坐起来,仔细的看了我一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死死地盯着陈伊蔓。

“不是,我不知道钢琴的发声原理。就拿那边那架钢琴来说,它不是有个麦克风在收音吗,再通过音响扩音放出来,假如直接给音响接个播放器放同样的曲子,我们在楼上听,能听出差别吗,我的意思是能听出我们听到的是人在弹奏出来的钢琴声,还是播放器播放出来的钢琴声吗?”

“那要看距离了,如果远一点的话,那听到的本来就都是通过音响扩音放出来的,最后听到的效果基本一样的。当然如果距离近一点的话还是能听出差别,因为你听到的是钢琴本身的声音+音响的扩音,如果插播放器的话就没有这个效果了。”看我问的认真,周海也仔细的回答道。

我细细思索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如果播放器外放,模拟钢琴本来的演奏声,再用麦克风在旁边收音,最后通过音响扩音。那最终听到的,基本都一样了吧?”

“那要看钢琴材质了,好的钢琴弹奏发出的声音哪是播放器能比的啊。”

“就那边那架呢。”我指了指楼梯口那边的钢琴说道。

“那架啊,那基本差不多吧,那钢琴确实很一般。冒牌货嘛。”周海看了看那架安静躺着的钢琴说道,“而且,这别墅主人不是想模拟演奏厅在大厅到处装小音箱吗,我们在楼上听的话听来就像整个大厅发出的声音,所以听不出什么差别。”

我慢慢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说完我抬起头,盯着陈伊蔓,陈伊蔓从我说话开始脸色变得惨白,不过慢慢的又恢复了血色,且嘴唇鲜艳如血,让她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显得更加艳丽。

她也抬起头,坦然的盯着我。

此刻周海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也震惊的看着陈伊蔓,起身坐到了我和李洛旁边。林萱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然后转过头看着陈伊蔓,轻声喊道:“伊蔓。”

陈伊蔓转过头看着林萱,笑了笑,拍了拍林萱的手。

此刻我倒不担心她会对林萱怎么样,要下手早就下手了,毕竟两人同一个房间,林萱是最容易下手的了。

“阿河。”陈伊蔓放开了林萱的手,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使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优雅自然,看着我笑着说道,“这样叫你不介意吧,以前我们虽然没见过面,但感觉跟你还蛮熟的,因为在德国的时候常听萱萱提起你,说你看事情很清晰,总能抓住关键点。今天看来,萱萱说的没错了。不错,他们三个都是我杀的。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是怎样发现的。”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陈伊蔓神情自然,且还带有一丝快意。

众人看着她,眼神复杂。

林萱在旁边紧紧的盯着陈伊蔓的侧脸,眼神充满了悲伤和担忧。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死他们,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那毕竟是三条人命,你就这样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权利,他们都是有爸妈或者还有子女的人,你毁掉了三个家庭。”我也看着她,轻轻的说道。

陈伊蔓无所谓的笑了下:“别废话了,我要听的不是这些。”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杀死张运华很简单,你应该是在我们昨天晚上吃的那顿饭里放了安定类的药物使我们被困意侵袭,我记得你端过那碗汤,可能就是加在那里面的。然后周海困得直接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声,是你直接提议让大家上楼睡觉说有很多房间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方便下手。当时大家都很困,意志力很差,虽然觉得这别墅主人不在直接进房睡觉不好,但也抵挡不住浓浓的困意。”

“可是你是和大家吃一样的东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被怀疑,但为什么你能不睡过去呢。我现在记起来上楼安顿完周海后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当时在那里闻到一股淡淡的酸味,所以我猜想你上楼后应该立刻就去洗手间催吐了。”

“随后在大家都在睡梦中的时候你进入张运华房间,将一整笔的胰岛素注射入张运华体内,使他血糖急剧下降在睡梦中死亡。然后你又随手把空笔放在了周海的儿童房。”

说完我紧紧地盯着她双眼,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杀死李辰伟具体细节我不清楚,因为我不知道吴阳为什么要离开房间去到车里睡觉。不过后来听了林萱说了你们几人的关系。”说到这我停顿了下,注意到陈伊蔓脸色变了变。

我接着说道:“我估计应该是你乘林萱熟睡去到他们两个房间,要求跟李辰伟独处,我相信以你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中很容易做到这一点。然后你便乘机杀了李辰伟,再回到自己房间休息。我之所以确定林萱是熟睡的,第一个是我去敲门时过了很久她才给我开门,而你当时在房内不管是不是睡着了肯定也不会第一个过来开门的。第二点就是林萱睡觉有一个习惯就是一旦睡着了会比较不容易醒,这也为你溜到李辰伟房间杀人后又溜回房间睡觉创造了便利。”

“所以我们告诉吴阳李辰伟死了的时候他才会那么震惊,因为他一定知道你就是凶手。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致认为他就是凶手时并把他绑在房间的过程中他却一直不愿意说出真相……爱一个人真的能做到这样吗。”

我看着陈伊蔓,她没有说话,只是眼眶却慢慢红了起来。她吸了吸鼻子,头微微往上仰,坚强的不让眼泪流出来。

“如果说杀死张运华和李辰伟你有你自己的理由,那我始终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杀死吴阳,杀死一个宁愿牺牲自己庇护你,一个那么爱你的人。”

“虽然不知道你是出于何种理由,但你这次的手法我却能完全推断出来,事实也就是因为你这次设计的过于严谨,露了马脚,反倒使我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我抬起头环顾着客厅,接着说道:“就跟这客厅的主人一样,四处装着小音箱,想模仿演奏厅的效果,却是弄巧成拙,降低了现场听众的听觉享受。”

我重新盯着陈伊蔓:“你现在身上一定有一个播放器吧。”

李洛和周海听我说到这,也明白了陈伊蔓是什么时候杀死吴阳的了。

“你听到我和林萱要去天台后,便下楼去把播放器放在钢琴旁,设定了播放时间,然后回到楼上直接进了吴阳房间,当我和林萱从天台回来听到钢琴声的时候,你其实就在吴阳房间里,我记得当我打开吴阳房间门的时候,他正侧着头望着内墙衣柜方向,当时你就在里面吧。”

“等我送完林萱再回到自己房间,然后你便对吴阳下了手,之后你来到一楼,收起播放器真的开始弹起了钢琴。这期间楼下的钢琴声其实一直都没有断过,所以我们都以为你一直在楼下弹钢琴。”

“这就为你提供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我轻轻说道,“可惜,也就是这个不在场证明太过于明显了,因为我们其实都没有不在场证明,就像刘鸿说的,我们都是嫌疑人,说的话不知真假,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在场证明之说。”

“过程应该基本就是这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乖乖待在这里,等天亮警察过来吧。”我语气变得强硬。

陈伊蔓盯着我,眼眶通红,但泪水终究没有流下来,她红着眼笑了笑,说道:“阿河,你说的基本都对了。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张运华吗?”

我们静静望着她,等待着她说下去。

“你说我毁了三个家庭,那么他呢……他毁了我的家庭啊。”

陈伊蔓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没有抽咽,只是默默的留着泪。轻轻说道:“两年前的金融诈骗案,获死刑的两个人,一个是林萱父亲,还有一个,是我父亲。”

听到这句话林萱身体颤了一下,和陈伊蔓认识快两年了,她从来不知道陈伊蔓就是另一位的女儿。

“我父亲罪不至死,甚至连无期都不到,可利益相关方却收买了那个案子的两名律师,最终直接给我和林萱的父亲定罪死刑。而张运华,就是其中一名律师。”

我神情复杂的盯着她,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如果说张运华是害死陈伊蔓和林萱父亲的凶手,那为什么要把李辰伟和吴阳也杀死呢。

“有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自己下的药,是吴阳去搬食材的时候帮我下的,他应该是下在了鸡胸肉上,刚好只有八块,最终刘鸿没有吃,所以他没有跟张运华一起回房间,也没有睡死过去。这使我的计划出了点纰漏,不过也没关系。”

我有点震惊,这么说吴阳其实算帮凶了,还是说吴阳其实一开始就知道她的计划。

“而辰伟。”说到李辰伟,陈伊蔓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辰伟,我爱了他这么多年,杀死张运华后,我又开心又害怕。我去到他房间找他了,吴阳主动提出去车里睡给我们空间。我只是想去找他说说话,当时我的内心极度脆弱,我只是想让他陪陪我。我跟他高中相识,大学在一起过一段时间,后来他以更适合做朋友提出分手,我也尊重他,一直陪在他身边,以一个朋友的姿态。在德国遇见萱萱,他又疯狂的喜欢上萱萱,当我知道萱萱就是另一位的女儿时,我还帮他出谋划策希望他俩在一起,因为我知道萱萱跟我一样都是可怜人。”

说到这陈伊蔓哭着看了眼林萱,而林萱也哭了起来,且哭得越来越厉害,肩膀剧烈的耸动着。

“在房间里他疯狂的吻我,我很开心,我以为他终于又接受了我,我疯狂的和他做了爱。可是事后,他却急着让我离开,说怕萱萱误会。”

“那一刻我绝望了,加上我当时刚杀死张运华,我觉得杀死一个人是如此简单……所以我割开了他的喉咙。”

“回到房间后我看着熟睡的萱萱,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但已经晚了。每个人都有求生的欲望,我父亲的死对我妈妈打击很大,我不能再让她失去我了,而吴阳,他一定知道辰伟是我杀的,他可以帮助我杀死张运华,但他一定不会愿意帮我隐瞒我杀了辰伟。”

“所以你把吴阳也杀了。”

“对。我求生的欲望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尤其是在我杀了两个人之后。吴阳的存在,会让警察一定知道我就是凶手。”

“我辜负了他,我答应他下辈子一定喜欢他,和他在一起。”

其实你对张运华下手那一刻,就注定你难逃法律制裁了,杀不杀吴阳,又有什么区别呢。我想道,不过没有开口告诉她。

“有个问题想问你,你是如何让张运华……和我们一起相聚在这里呢,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不认识你,不可能是事先约好的,而且……前面交谈中也了解到我们和他们都是迷路才到这的。”李洛忽然问道,“还有就是,你说有两名律师,张运华是一个,那还有一个呢?”

陈伊蔓忽然站了起来,我身边的周海也赶紧起身想制止她,被我摁住了,我冲他点了点头。

陈伊蔓像是没有看到周海的反应,自顾自的往客厅中间走去,她抬头环顾着四周,伸手轻轻抚摸着银色的烛台。

“这房子是我爸给我20岁的生日礼物,我一天都没住过,想来以后也不会住了,可惜了。”

我有点吃惊,不过想想也想通了。

“你们开的车里都有一份报纸,那是我放进去的,那报纸报道的内容就是两年前我父亲的案子。两名律师,张运华是一名,还有一名今天没有过来,可惜了,我不能亲手杀了他。”

我想起周海找吃的找到的那份报纸,当时没仔细看报纸内容。可是为什么我们车里会有那份报纸?

“你们车子的导航我也做了手脚,所以你们开到这来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时陈伊蔓已经走回到沙发旁边,重新坐下,情绪也好像稳定了,看着我说道。

我疑惑的盯着她。

“你的车子应该是上周才买的吧,在橙子二手车交易市场挑的。”

我像是明白了什么,内心惊诧。

“他们的车子也是那买的,当我打听到他们想买一辆二手车的时候,我把S市最大的几个二手车交易市场都买下来了。他们选中那辆悍马H5后,我让工作人员让他们第二天来提车,然后吴阳对那车稍做了改装。”

“那为什么我的车也被改装过?”

“估计是为了更方便作案吧。”李洛说道,“让过来的人多一点,这样对让她自己摆脱嫌疑有帮助。”

“她又怎么知道我们一定会往野外跑呢?”

“这样的车,吴阳帮我改装了100辆,全是那几天交易的,我知道他们两个喜欢往野外跑,但我又不能保证买到另外改装车的某些人能在同一天和他们一样往野外跑,所以只能在数量上做文章。”陈伊蔓骄傲的说道。

“没想到过来的是你们三个。”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林萱,黯然道。

“那你也不能确定他们两个会在哪一天会往野外跑啊。”

“这是第一个周末,如果这天他们没过来,我会在这住下去,到时候等他们过来可能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反正我一定会在这,亲手为我父亲报仇。”

“你如果只是想报仇,那你只要在他们买的那个车做做手脚就行了,比如弄弄刹车,让他们出个车祸不就行了?”我问道。

“别傻,你当人家蠢,这种问题人家能买这个车吗,也就只能在导航上做做文章了。而且出出车祸又不一定会死人,除非在车上绑个炸弹了。”李洛打断我说道。

陈伊蔓则是望着茶几的一角发着呆,不再说话。

周海忽然迅速起身,把陈伊蔓手抓到后面,用自己的T恤粗鲁的绑了起来。林萱想要制止,但也抵不过周海的蛮力,而陈伊蔓则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任凭周海动作。

我看着陈伊蔓看起来很是疲惫的脸,也默认了周海的做法。

“好了,真相大白了反正,等天亮等雨停,报警让警察过来吧。”周海拍了拍手说道。

我看了看时间,05:14,应该是天亮了

李洛过去把大门打开,发现外面确实天亮了,雨也停了。

“你抓着她,我去把刘鸿喊起来,我们先开车往外边跑吧,我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待了。”周海冲我喊道。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内心复杂。

我走到陈伊蔓身边,右手伸过去抓住陈伊蔓绑在身后的两只手,她右手微曲,左手握成拳状。我手指碰到了陈伊蔓白皙的手腕,触感冰凉。

这让我脑海里又想起了那个梦,梦里她的身体是炽热的。

我望着大门外边的光,太阳还没出来,但天已经很亮了。


尾声


周海和刘鸿走在前面,李洛已经在车那里等着了。我右手抓着陈伊蔓绑在身后的两只手走在最后面,林萱走在我旁边。

刚周海喊醒刘鸿的时候稍微跟他说了下,说凶手自己承认了,到警察局再具体跟他讲细节。刘鸿倒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神情复杂的看了陈伊蔓好久,当我以为他要对陈伊蔓做什么的时候他却忽然率先往门外走去。

此刻我手心里全是汗水,后背也被汗浸湿了,心跳达到了我此生的巅峰,砰砰砰的声音我自己都能听到,感觉好像随时会从我喉咙里蹦出来,脚下这条去往停车处的石子路好像无限漫长。

我咽了口口水,又想起陈伊蔓展开给我看的她左手手心。

那里赫然写着几个字:“帮我解开,刘鸿就是另一名律师”。

我脑海里激烈的在做着决定,额头的汗水如瀑布般盖了下来,双脚如灌了铅一样每迈一步都异常艰难。

就在我脑袋快炸裂,视线逐渐变得模糊的时候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我低头看到陈伊蔓正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掐着我的手腕,她的身体绝望的颤抖着,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我的肉里,鲜血慢慢溢出,染红了周海的T恤。

此时前面刘鸿还有几步就走到停车处了,周海和李洛已经开着车门站在那,两人疑惑的望着我,林萱看了我一眼,担心地问道:“阿河,你怎么了?”

我望着刘鸿的背影,双眼又慢慢变得模糊,刘鸿的脸和张运华的脸在我眼前迅速晃过,渐渐交织在一起,最后慢慢变成梦里陈伊蔓的脸。

我慢慢解开了陈伊蔓的双手。

陈伊蔓像一只野兽般往前冲去,我从没见过这么极致的速度。她掏出兜里的短匕首,在林萱周海和李洛惊恐的眼神中扑到刘鸿身上,匕首深深的刺入刘鸿的喉咙里。

刘鸿挣扎着,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像喷泉一样不断涌出,他双眼睁大,眼球快要爆裂出来般望着陈伊蔓,终于双眼瞳孔慢慢扩大,倒在了地上。

陈伊蔓也像失去所有力气一样,瘫倒在地上。

林萱捂着嘴,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李洛和周海看了我一眼,又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陈伊蔓。

这一切发生太快,我站在原地,看着自己被血染红的右手,内心反倒慢慢平静下来。

“走吧,尸体不要动,我们带着她先往外边开去,导航不能用,先顺着那条进来的泥路往外边开,到那边再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我走到李洛和周海身边说道。

两人茫然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我还在流血的右手,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带着她开另一辆车走前面,我带林萱跟在后面。”

两人渐渐缓过神来,继续点了点头。李洛走到陈伊蔓身边,把她抱到了林萱她们车上,周海也跟着过去帮忙。

我看了眼还呆在原地的林萱,对她笑了笑,喊她上了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缓缓朝外边开去。

我透过车窗看了眼身后的别墅,内心却出奇的平静。此刻也终于能看清楚那个湖,湖其实不大,但湖水异常清澈,初升的阳光照在湖面上,静谧而温馨。

林萱安静的坐在旁边,没有说话。想来发生的这一切对她来说冲击很大,本来四个人一起出来写生,现在就剩她一个人“完好无损”的回去。我看了看她,想说些什么安慰她一下,但却不知道说什么。

“我没事。”发现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林萱看着我说道,笑了笑。

我点了点头。

这条路来的时候根本看不清路两边的样子,现在倒能看的很清楚,路只容得下一个车身,两边多是杂草,有人高,偶有几棵矮树,望不到边界,路上坑坑洼洼积了很多水,只能顺着路慢慢往前开。

“你现在住哪。”我打破沉默,问道。

“刚回来,主要是在忙那个画展,和他们……一直住在酒店。”

“那现在……画展还弄吗?”

“嗯!”林萱坚定的点了点头,“下周六,在静元路1号,欢迎过来观看。”

我笑了笑,没有立即答应。

车里暂时陷入一片沉默。

“阿河。”

“嗯?”

……

“没什么……”

“嗯。”

我扭头看了看她,她看着我笑了笑,眼睛清亮迷人。我也笑了笑。

昨晚发生太多事,大家精神都异常疲惫。不一会儿林萱在座位上沉沉的睡了过去。我把车速渐渐放缓,好让她睡得安稳一些。前面李洛和周海见我车速放低了也把车速降了下来。两辆车安静的行驶在这条窄路上。

大概开了一个半小时,我们回到了来时的主路上,此时手机已经显示有信号了。我让李洛报了警。

警察来之前我去那辆车上看了眼陈伊蔓,她闭着眼睛在休息,五官精致完美,听到我来了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诱人的嘴唇轻轻动了动。

我读出那是两个字:谢谢。

五天后。

“明天的画展去吗?”李洛坐在沙发上,看着我问道。

……

“你这都纠结快一个星期了,至于嘛,要我说人家邀请你了你就去呗。”周海咬着苹果,专心盯着电视上的新闻说道。

“林萱不是还邀请了你们两个,你俩咋不去。”我看着手机上林萱发来的时间和地址,说道。

“去你妹啊,人家那是礼貌性的顺便邀请了我们两个,总不能当着我俩的面提醒你说下周的画展别忘了来,然后又不邀请我们两个吧。”周海转头鄙视了我一眼。

……

……

……

我把手机关了,拿起旁边的杂志,丢到李洛周海旁边,“不去了,明天动身去这个。”

李洛疑惑的捡起杂志,看了一会儿,笑着说道:“你之前说的游轮旅行?”

周海眼睛一亮,抢过杂志,念出声:“皇家加勒比海洋魅力号(Allure of the Seas)邀请你来一趟西加勒比7天3国游轮之旅……行啊,说走就走。”

我笑了笑,起了身,“别看了,走,出门买点东西,准备准备。”

“行。”

“好嘞,古巴美女、巴西美女,我来啦……”

“什么古巴巴西,它只停靠三个国家,海地,牙买加,墨西哥。”

“都一样,都一样。”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第一章暴雨 “小心点,哎慢一点慢一点!”后座...
    大河树树阅读 136评论 0 2
  • 一、哭泣的月亮 文萱感到抱枕下小小的身体渐渐安静,抓住自己胳膊的小手也滑了下去。手背上原来像笑眼的新月形胎记此时变...
    火锅重度爱好者阅读 149评论 1 3
  • 我这人偶尔比较较真和矫情。 和你的事又无从说起,于是开个坑,把我想说的不想说的,关于你的,通通放进这里。 希望蓦然...
    一根鱿鱼酥阅读 21评论 0 0
  • CXF的过滤器可以实现在接口调用前及接口调用后执行一些逻辑处理,适合进行一些统一的接口校验或日志操作。 实现抽象类...
    mtinsky阅读 401评论 0 0
  • 消息推送(push)作为在app运营中经常会使用到的一种手段,能够低成本、点对点的向用户传达明确的信息,但同样的,...
    Elc_tom阅读 319评论 0 9